《人類大歷史》由新銳歷史學家Yuval Noah Harari所撰,以宏觀角度分析人類十萬年來如何從初次登上世界舞台、到徹底改變地球樣貌、成為「萬物之靈」的過程與其中的重大脈絡。

《人類大歷史》中最重要、我個人也最為之驚異的論點,是關於人類「集體想像」的能力。多數動物合作生存的方式是被基因所綁定的,然而人類透過「討論虛構的事物」,將能夠合作的範圍拓及整個星球上無數的陌生人,進而幫助我們獲得翻天覆地的力量。

集體想像,讓人類千年來的生活成為「雙重現實」的產物,諸如神、國家、企業等「概念」,甚至已經大舉主宰人類的「現實」生活。書中進而強調,金錢宗教國家已透過歷史向我們明示,我們如何透過這幾個不具生物意義的虛構物,在地球上掀起一波接著一波的變革。

人類歷史上的多數成就與災難都來自集體想像的結果:貿易的便利、國家的庇蔭、宗教的慰藉、科學的革新,都來自人類建立在虛構概念上的分工合作;大量的剝削、殺戮、對生態與其他生物的危害,也再再能歸因於人類對「想像的現實」的執迷。

時至今日,我們已經深深地將人類想像的產物視為無可置疑的真實:上帝、鬼魂、金錢、企業、國家、民族、道德、自由、平等、正義等,這些我們視為理所當然、但在生物學上不具意義的事物,幫助我們「繞過基因演化」,讓人類的成就遠遠超越我們基因所賦予的可能性。

於此我認為,這份超越眾生的力量導致了人類史無前例的傲慢,科學革命之後尤其如此。千年來我們已經習慣以自身為中心去探索並支配這個世界,人類壓根地相信這是「我們的星球」,即便我們試圖在彼此面前展示對於大自然的敬畏與謙遜,我們的行為卻一再真實地反映我們對世界的主宰慾望。

我相信大多數的人「知道」我們是原始人猿的後裔,但已不再真的「相信」這件事實:人類其實不願面對自身的動物性、與我們和其他動物的緊密鏈結,更不用說承擔連帶的生態圈責任。不斷成長的力量使我們越來越無法坐視世間的種種不確定性,我們對於一切的掌控慾望和力量的成長成絕對正比。

隨著人類在通往「上帝」之路的步步逼近,多數人都傾向相信人類的「進步」,而科技的演進也連帶加深了我們對於「進步」的執迷。事實上,我們必須相信人類的進步,才能以延續掌控力量的傲慢,我們不願對人類未來抱持絲毫悲觀。

我必須澄清,我並不是選擇漠視人類生活品質的提升(雖然如果你讀過《人類大歷史》,你會知道事實上人類幾乎一手造成了自己的所有災難),但綜觀人類歷史,我們不得不承認,人類從未為了地球的整體福祉、抑或人類整體福祉努力。人類天性在這場遊戲中從未成為我們的優勢,我們總是傾向忽略長遠未來、追求自身利益、能被輕易操縱、盲從、且缺乏犧牲奉獻的情操。

地球作為一切上演的舞台,對於人類歷史的前進方向,她保持了絕對的中立與冷漠。當我們憂心地呼籲彼此該減少對地球的傷害,我們為的其實只是人類後裔的未來,而在災難將至的前一刻才驚覺自己是元兇。地球不會因人類生滅而受到絲毫「傷害」,就像蘋果根本無力「傷害」蘋果樹;她會繼續維持她在宇宙進程中寂靜的角色,人類的微小喧囂只有自己會聽到。

以上對人類歷史的理解,於是成為我個人的、虛無主義的基石。我不再相信人類生命存在不可撼動的價值、亦無必須貫徹的意義。所有我們一出生就暴露其中的「虛構的現實」都是可以被懷疑的,一切理所當然的道德、人權、國家、宗教等「概念」其實都僅僅只是人類腦海中的共同想像物。

人類的渺小生命對宇宙的進程而言,是無關利害與是非的。以這個視角放大檢視人類個體,一樣能夠發現人類生命的「無意義性」:所有「進步」的篤信、正義的伸張、上帝的恩澤、民族的榮耀、品德的高尚、乃至於完美世界的憧憬,都只存在我們的想像中,宇宙對此從來毫不過問。

然而透過尼采的積極虛無主義,我認為自己找到了更踏實而值得信奉的生存原則。尼采要我們在虛無主義的基礎上對一切價值進行重估,並創造新價值、成為超人。我的詮釋是:由於一切形式與價值對於宇宙進程都不存在利害或是非關係,我們的生命意義,即便它絲毫不受宇宙所關心,應是我們在短暫生命中選擇賦予自己的。

我認為,人類的生命意義應建立在你我都能夠感知的事物上,更精確說,它應建立在我們個人的、以及我們為其他個人創造的經驗之上。而實際的作法,是找到個人生命的奮鬥目標為之努力,並盡可能地為其他人類創造福祉。

我們的生命目標可能依然是人類「集體想像」的產物,人類福祉的提升依然得倚賴「虛構的現實」,但這並無法剝奪你我在追求至高目標時所經歷的種種經驗,也無法剝奪人們在「虛構的現實」中可能迄及的幸福。

世上一切價值都只是對真理的部分詮釋而非真理本身,我認為我們的言行應遵循康德所提出的基本「道德」判準:「若所有人都遵循我的行為,是否能夠維繫人類社會乃至地球的長遠幸福?」

看清人類生命的本質,並非意味著我們終其一生的奮鬥都徒勞無功;反之,我認為這更凸顯了在這個對人類沒有眷戀的浩瀚宇宙中,一個人能夠燃燒短暫的生命中、為他個人及其他人帶來福祉,是多麼可貴而美麗的一件事。

而這就是人類歷史幫助我瞭解、進而透過我的虛無主義所展現的:「入世」地奉獻自己的生命在個人及群體福祉上,然後用「出世」的眼光看清自己生命的渺小、看清人類歷史不需要前往特定方向。

學會無私地奉獻,學會無悔地放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