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我將試圖回答以下問題:

怎樣才能真的「成為一個男人」?是什麼「定義」了一個男人?

之所以這樣詮釋問題,是因為我相信男人和女人的天性截然不同,我們來到世上被賦予的任務也因此迥異;我已經分別討論過「志業」與「意義」「原則」與「底線」對於男人生命的重要性,也利用不同文章探討過這些要素將如何幫助你迄及至高的榮耀,乃至於在情感關係中底定你的價值。

我不認為男人和女人的生命目標有任何優劣高下之分,我相信正因兩性具備不同的天性,我們才能夠適時地相互彌補、形塑一個靈性健全的社會。如同在《極性理論》中討論過的,我深信性別的啟蒙尚未完成:我們此刻正瀕臨兩性「趨同」的終點線,然而接下來兩性是否能夠擁抱彼此的天性、共同活出完整而豐沛的生命,取決於我們關鍵的下一步。

我既不是傳統父權價值的盲目擁護者,亦非「性別同化」下脆弱男性形象的支持者。我認為自己一定程度上捕捉到兩者間不易的平衡,而這不僅來自傳統父權典範的潛移默化,也是追求性別平權的社會教化下的自省結果。我相信這裡對男人的定義(乃至於此網誌傳達的一切訊息),能夠有效地維繫傳統性別角色所賦予的性吸引力,同時使兩性透過更和諧的方式實現各自的「性別核心」。

人類歷史與傳統「男性」核心價值

正如《極性理論》一文中提及的,「男性」核心的生命意義建立在任務、目標、志業、自由之上;「女性」核心則將生命的圓滿寄託於愛與親密關係之中。兩性對生命意義的迥異追尋,究竟是起因於我們天生不同的心理組成,或其實是造成兩性人格特質差異的原因,這是個「先有雞或先有蛋」的問題。然而可以確定的是,演化為人類篩選出了這兩種「性別核心」、及其截然不同的生命目標與人格特質,進而造成人類歷史進程中一個普遍發生的事件,也就是「父權制」。

史前人類花了七萬年、為維繫生存所建立的社會結構與個人價值,一直深植我們潛藏的生物意識,並隨著紛亂的兩千年世界歷史繼續被強化。撇開父權制在人類歷史上遍地開花的成因不談(演化心理學家仍未於此尋得共識、各種形成理論也隨著性別啟蒙萌生),父權主義所重視的價值倒是顯露無遺──從建立家園、抵擋野獸、狩獵採集、從事粗重農耕、加入跨海商隊,到征服大陸、建立殖民、發展科學、工業革命,接著上建大廈、下掘礦物、踏上陌生的戰場、殺戮異族或遭異族殺戮、核武下的危險平衡──諸如意志、征服、戰鬥、名利、承擔責任、毫無恐懼、克服艱困、奉獻犧牲等特質,透過歷史的演進、一次次烙印於眾多男性典範身上。這些傳統「男性」核心價值先是從一代又一代、在艱困環境下倖存的男人中被「天擇」出來,然後逐漸成為「社會化」的必備條件,幫助男性在幾乎所有面向獲得統馭大權。

從演化心理學的角度看,傳統的性別角色大多符合人類生物性的社交模式;但當「自然生成」的社交動態成為既定的「社會模組」,這些在兩性關係乃至於人生路途上實具意義的「男性」核心價值,變成男人在社會化過程中被強迫學習的填鴨材料。有幸亦不幸地,現代文明不再賦予我們適當的環境、以從現實中領會自己「性別核心」所含括的任務與意義,傳統的「性別角色」成為了壓抑個人的「外在模型」,而非「內在體認」的價值系統

於是男性開始面臨既得利益的反噬。在仍崇尚傳統男性價值的部分社會裡,他們加於男性角色上的莫大壓力,限制了個人性格的多元發展:男性從小背負著競爭、成功、征服等社會期待,卻從未瞭解這些字眼背後的意義;男性的脆弱從未被諒解、也恐怕永遠無法真正被諒解。我們傳承了父權體制賦予我們的特權與利益,但在缺乏彈性的性別角色中,男性其實從未擁有充足的空間去自省與改變。女性主義者的猛烈指控下,多數的男人始終只是不能自己的得利者、無從選擇的加害人(而且他們可能什麼都沒做)。

女性主義與當代的「兩性同化」

女性主義者西蒙波娃以一句「女人不是天生的,女人是變成的」聞名,她認為女性的社會角色是被男性用結構性手段給塑造出來的。可議的是,性別啟蒙、女權運動後,普遍女性的核心特質根本未有絲毫改變:她們仍然用感性思考、認同情感遠勝邏輯、在意與他人的親密關係、溫順而非好鬥、體諒但不果決。假如女性的傳統性別角色與價值真的多是父權體制下的產物,那麼在女權運動瓦解這些枷鎖(甚至讓法律的天平都朝她們那邊傾倒)後,普遍女性豈不應該有所改變、活出自己真正的性格與價值?然而現今擁有影響力的女性主義者Sheryl Sandberg(Facebook執行營運長)卻需要寫書,一面將女性在職場上的溫順表現歸咎於「社會壓力」、一面「指導」女性該如何適度地「爭強好鬥、追名逐利」。這是因為在已經沒有生存壓力的現代,女性主義者試圖建立的新興女性價值,其實就是過去數萬年來、男性在艱困環境下被磨練出的特質(至於為什麼只有男性需要擔當這些艱難責任,這又回到「父權制」為何興起的待解問題)。

這正是為什麼西蒙波娃的名言事實上更適用男性:男人才是被創造的。我們今天生活在人類歷史上最和平安逸的年代,幾乎沒有人會再面臨艱困的生存危機、食物短缺、爆發戰爭等問題,政府保障了我們的安居樂業,科技賦予我們前所未有的怠惰特權,同時女性主義更高舉性別平等的旗幟、鼓吹著「性別同化」(如前述)。於是在「現代溫室」中成長的男孩們,大多甘願認定傳統男性價值的迂腐、擁抱女權運動賦予他們的「脆弱權利」;他們跟女人一樣嚮往電影裡的浪漫愛情、缺乏對真實世界的洞見;他們選擇臣服於感性、無力帶領團隊、承擔責任、強悍果斷;他們沒有承受殘酷艱困的能耐。除非是在特定的人生經驗中遭遇重大轉捩或天性本如此,現代男性鮮少會再懷抱傳統「男性」、在險惡環境與浴血沙場上鍛鍊出的意志與價值;即使是被強加在身上,也往往未有足夠的生命困境去砥礪去維繫這些價值。現代文明的安逸怠惰、加上女性主義對大環境的「內容審查」,已幾乎將傳統「男性」核心價值消弭殆盡。

(延伸閱讀:《科技如何拖垮你的成就 (3) ──「仙丹」文化、個人成就的「M型化」》

當代男性的自覺

生活環境的劇烈轉變,伴隨著性別啟蒙、女性主義興起,並未徹底地使傳統「男性」價值失去意義。事實上,正類似我在《科技如何拖垮你的成就 (3)》裡討論過的「個人成就的M型化」:當代的先進文明的確強化了多數人的惰性與無知,讓他們距離普遍成就的平均值日益遙遠;但關於性別關係與自我成長的一切資訊也較過去來的豐富,此刻正是歷史上最容易獲取這些知識的頂點。只要有能力看清歷史脈絡與男性的社會角色,這些洞見就能幫助我們超越平庸大眾、迄及不凡的未來。

身在兩性依舊失衡、處處存在誘惑的現代社會,我們必須具有望穿一切混沌的眼光,得以用更開放而廣博的胸襟迎接現況。正如The Way Of The Superior Man你死前必須讀過的三本書之一)所寫:「一個男人若在痛苦中選擇迴避,就等於否決了自己的天命。一個『超然』的男人即便在最深的痛苦中都能夠自由地感受與行動。」我們必須各自透過自己的人生旅程,尋求更高的目標與動機,在心智體魄的磨練中,找回男性祖先的遺志,那些被遺忘被誤解的價值。

這並不代表我們得重蹈父權主義的覆轍:我們不應該也不需要壓榨任何人以達成目的,更不必要求這個世界總是順從我們的意志,「像擁抱愛人般地擁抱生命的每一刻,」The Way Of The Superior Man如此寫道。我們之所以必須走上自我成長的道路,是為了深刻地體認並實踐我們的志業與生命意義、建立穩固的原則與底線、找尋對生命的熱情、培養自己的果決、堅毅、領導與執行力。

而懷抱著這份謙卑但篤定的自覺,我相信只有兩件事真正地定義了一個當代的「超然」男性。

如何「成為一個男人」

第一是「」。

這裡談的「愛」,絕非柔弱男孩們盲目追求的小情小愛,而是對世界、對生命、對人類徹底無私的情感,毫無保留地開放胸襟。身為一個男人,如果我們選擇緊閉自己的心扉,便是拒絕了自己的天命、放棄我們能夠帶給世界的可貴價值。

人終其一生必須經營和其他人的關係,無論我們的角色是兒子、兄弟、父親、朋友、情人、導師、同事,都該學會自由地付出並接受情感。你能做的最幼稚且懦弱的事,就是在人際互動中汲營於利益並逃避付出。多數時候我們總是思索著一切對「我」有什麼影響、「我」會得到或失去什麼、「我」感覺如何,而這份對「小我」的執著,正是各種爭鬥紛亂的源頭。引用佛家的說法,我們應試圖看見「無我」的本質,放下以自我中心的惡習、全然開放地迎接生命的經驗。也許對方對你不起、傷透你的心、或根本是你這輩子無法跨越的陰霾,但身為一個男人,我們應具備面對恐懼與苦痛的勇氣、坦然並擁抱自身的脆弱、堅持以正直誠篤的胸襟對待每個人。一個「超然」的男人,他的愛能超越一切是非成見,在困苦艱辛中維持堅毅。

第二是「奉獻」。

一個男人必須擁有奉獻生命的志業,並且以「為他人創造價值」為目標邁進。你的奉獻未必需要直接使他人受益,但你必須確認自己的努力與衝勁、對生命的熱情、對志業的使命感,並非來自私欲及利益,更不能出自惡劣的動機;在臨死之前,你應能夠毫無慚愧地說「我已帶給世界,最好的我自己」。

我們的奉獻可以小至做好環保、口吐善言、成為兒女最好的榜樣、傾聽朋友的苦惱,大至提升公司員工的工作環境、提供援助給弱勢團體、參與改變時代的人權運動。我們每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上,都存在著沒有人可以替我們完成的任務,我們每個人都能夠成為無人能取代的啟發與激勵,而這正是我們各自必須去追尋去完成的、至高的奉獻。

當我們將自己全然地奉獻於創造自我的價值、提升他人的福祉,我們更能夠領會「無我」的心境、以「整個世界」為中心去思考與行動;我們投入生命的事物,將會是我們留給這個世界最珍貴的遺產,也將是人們記得我們的原因。The Way Of The Superior Man最後一章這麼寫道:「在你天命的無私奉獻中死去(Die in the giving of your gift」,這句刻骨銘心的話總是令我動容而深感啟發,讓我也藉此與你共勉。

Overman Path我們試圖趨近真相、幫助你最真實地理解世界運作方式,但如果世界的殘酷不義只令你產生滿腹的怨憤與仇恨,而無法激發你更深刻無私的愛與奉獻,那麼你就等同重投平庸的懷抱、白白葬送了這個自我超越的可貴契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