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將借用一行禪師的《正念的奇蹟》與Eckhart Tolle的《當下的力量》中的諸多見解,解釋何謂「正念(Mindfulness)」、和培養正念所需的背景知識與觀念矯正;下篇文章將接著探討正念的實際鍛鍊方式以及這在不同領域會帶給我們的幫助。

我在《徹底征服你的情緒》中使用的「臨在(Present)」一詞,其實與正念只是不同文化下所指相同的詞彙。由於正念與相關的東方哲思是我較早接觸的領域,所以我在這篇及同系列的往後幾篇文章都將使用正念一詞作為核心概念的解釋。

這系列文章中我會把這些概念用盡可能理性實際的方式傳達,避免描述過多模糊的靈性體驗。即便如此,我相信許多人仍不禁會覺得這裡使用的語言帶著濃厚的靈性或宗教性色彩。我鼓勵你先用理性理解,然後在培養正念的練習(下篇將提到)中將這些概念導入,並嘗試「感覺」這些概念所描述的現象。就算你還是對這些靈性詞彙抱持保留態度也無妨,因為你的現實生活依然可以受益於正念的培養。當然如果你對於「如何開悟」的細節有興趣,可以直接參閱上面的兩本書,或也許我之後會寫到類似的主題。

何謂「正念」

正念(Mindfulness」一詞來自禪宗,我將之解釋為「對當下身心所處的內外環境保持全然覺知」。這是你所能擁有的最具顛覆性的心理能力:正念能夠幫助你從思想和情緒中脫離、擺脫其控制,用更客觀、不帶得失的角度「觀察」自身的周遭與內在,進而用清晰的意識做出正確行動。隨著你對正念的訓練,你甚至能進一步掌控內心的感受與思想,成為你內在自我的主宰。

我們的真實自我

領略正念的第一步,是更正我們已經誤信大半輩子的謊言:你不等於你的心智與身體。但如果我們不是這些,那是什麼呢?

將東方思想引進西方的重要哲學家Alan Watts這麼描述我們的「真實身份」:就像蘋果樹會長出蘋果,地球「長出」了人類;是以我們並非「生來」這個世界,而是「生自」這個世界。人類正如汪洋大海,我們視自己為一個又一個的小波浪,荒唐地認定自己是「和一切分離」的個體;但當我們看清「一即一切,一切即一」的本質,我們會發現自己就是形成宇宙萬物的大爆炸。

「你不知道你是如何點燃太陽的,但你就是做了!」Alan Watts這麼說道。他對「真實自我」的說法,幫助我們看清心智的微不足道,以及自己與宇宙的緊密連結。

《正念的奇蹟》也教導我們看見事物間「相互依存」的本性:當你看見一張桌子,你還要能看見森林(樹木在那裡生長、被砍伐)、木匠、鐵礦(釘子和螺絲),以及其他無數與這張桌子有關的事物,包括木匠的父母及祖先,乃至於讓樹得以生長的陽光和雨水。這一切的存在,造就了這張桌子的存在。

這在佛家用語稱為事物的「實相」,或哲學家康德口中的「物自身」,是一個無以具名的存在、但也是最接近事物本質的描述。當我們同樣在自己身上看到這種無從分割的本質,那就是觸及了Eckhart Tolle所說的「本體(Being)」(即「實相」),而那便是開悟。

瞭解真實自我,就能夠撼動我們已經習以為常、視之理所當然的個人身份:我們其實更勝於此放下這個緊握不放的「身份」,使我們能更容易地退一步、深入正念,並用「觀察者」的角度覺察一切。

「小我(Ego)」、心智、與痛苦之身

「小我」與正念的關係在心智的運作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小我是我們成長過程中在個人及文化的外在環境塑造下,逐漸勾勒出自我的形象,它由心智活動所組成、需要不停進行思考才能存在。小我只不過是心智自行創造的身份,但我們各自操縱的身體進一步強化了這個身份,並驅使我們將自己和萬物分割開來。小我的身份雖能幫助我們在人類社群中有效地溝通與分工,但對於個人的心靈健康,便非這麼樂觀了。

小我只在乎過去與未來,因為如果沒有過去,你又是誰?若你不企圖在未來尋求釋放或成就,小我也無法存在。這便是為什麼多數人盡其所能地逃避當下,總是流連於過去回憶或寄望於未來歡愉,而現代科技的便利更是變本加厲地滿足了這種惰性。人們工作的時候忙著看臉書、吃飯的時候擔心著公事、洗碗的時候想著股票漲跌、和小孩相處的時候流連於電視新聞。小我左右了大多數人的意志,讓他們總是在過去及未來間游移,極少時間能真正活在當下。

同時,每個人過去經歷過的各種傷痛,都會佔據身體與心智,形成一個負面的能量場,Eckhart Tolle稱之為「痛苦之身(Pain-body)」。從生活中微小的不滿、對人或事的強烈怨恨、到曾經遭遇的失去與悲傷,都包含在痛苦之身中。如果我們不自覺地認同它,它就能更壯大更猖狂,甚至「成為」我們。

於是當你認同於小我、缺乏覺察的習性,痛苦之身就會藉機侵入你的心靈,誘發你的憤怒、悲傷、失控、仇恨等情緒,使你無法自己。這便是為什麼許多人一輩子都認同著自己的痛苦遭遇,並將痛苦之身當成自己;這些人寧願繼續活在痛苦與憤怒之中、滿足於一再地抱怨、發怒或自憐,也不肯從痛苦中自拔。你會聽到他們口口聲聲地說想要快樂、想要世界不這麼糟糕、想要停止對別人發脾氣,但他們的小我已經緊緊嵌入痛苦之身,他們其實想要且需要繼續自憐、埋怨、發怒,以逃避改變自己、活在當下所需耗費的心力。

時間的假象

要擺脫對心智的認同,就得終結時間的假象。

心智和時間當然不是全無用處,處理日常生活、與其他人分工合作都必須用到這些工具,但一旦讓它們掌握了我們人生所有的面向,會使我們更缺乏對內在自我的掌控與瞭解,使我們無止盡地在心智和時間的驅趕下追逐著永遠追不到的成果、同時流連於永遠回不來的美好。

認同於心智,使人們受困在時間之中、不自覺地活在回憶與預期之中,因此無止境地牽掛過去與未來,不願接納當下,更不允許當下就這麼存在。這是因為人們以為自我需寄託於過去、救贖需寄託於未來,而不知這兩者皆是假象。

真正可貴的,只有「當下」的這個點,我們越著眼於時間(過去與未來)就越會忽略當下。當下為何可貴?因為它是你唯一擁有的,也是你所能擁有的全部,永恆的現在(Eternal Present就是我們人生自始至終能夠開展的空間,是我們生命的唯一常數。無論過去或未來,都只不過分別以「先前的當下」和「想像的當下」的形式儲存在心智裡,但它們事實上仍舊是以「當下」的形式存在與來到。過去與未來本身都是不具實相的,只有透過此時此刻能最精準實際地捕捉宇宙萬物的狀態。

跳出時間的思考框架,能夠讓我們更容易「回到」當下,而不被小我所左右;我們因此能對內在外在的環境都有清楚的覺察,進而幫助我們做出正確行動,不再因衝動的想法或情緒造成後悔莫及的傷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