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內在自我 (3) ── 駭進你的「心流狀態」(下)

上篇為我們建立了「心流狀態」的基本認知,本文將詳述十五個幫我們「駭進」心流狀態的觸發開關,分別落於環境、心理、社會、及創造性四個象限。

這篇文章雖是心流狀態的攻略,但其中同時包含了既深且廣的自我提升、成功法、及靈性概念,幾乎可以視為個人內在建設的精準藍圖,我強烈建議你參閱附在連結中的各篇延伸文章。

環境(外部)性開關

l   風險性

當危險蟄伏於周遭,我們不需要花力氣凝聚注意力,環境的風險自然會迫使我們專注。求生存作為生物本能,我們大腦面對威脅的第一反應便是全然專注並吸收所有資訊。

當我們試圖利用風險性進入心流時,必須瞭解「風險是相對的」。即便有些危險必定得靠心流應付,心流狀態並不一定要被生命危險所觸發,事實上就連實體危險都不是必要條件。

心智、社會、創造性、情緒性的風險都有相同效果:叫一個害羞的男人去和陌生美女說話就足以啟動這種危機感;在日常對話中,告訴別人實話有時候也有相同效果。

哈佛精神學家Ned Hallowell說道:「要進入心流,必須欣然承擔風險:愛慕者必須抱著被拒絕或羞辱的風險、運動員必須不畏傷害甚至丟失性命、藝術家必須懷著被評論家和大眾羞辱、不屑一顧的準備。對你我這種一般人,我們必須願意承擔失敗、丟臉難看的風險,以進入這個狀態。」

l   豐富性

環境的豐富性包含了新穎、未知、及複雜三個能抓住我們注意力的要件。新穎同時意味著危險與契機,對人類祖先來說,風中的異常氣味可能代表獵物或獵食者──兩者都需要我們的注意。未知代表我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所以需要更加留意。複雜則指我們同時間接收到許多突出且目的不同的資訊。

極限運動員之所以能輕鬆地嚐到這種經驗,是因為大自然正被新穎、未知、及複雜所充斥。河流、高山、大海等都是活現多變的存在,在這些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的地方,心智的恍惚只會導致危機,於是豐富的環境自動凝聚我們的焦點、啟動心流。

對於那些想要利用環境豐富性但對極限冒險運動沒有興趣的人,方法是將自己暴露在大自然中,眺望夜空或走進森林都行。如果你身邊沒有「大」自然可以接觸,就找點「小」的:「一沙一世界」的陳腔濫調之所以存在是因為一粒細沙中真的有一整個世界。找不到沙中世界?那就試試Google Earth或IMAX電影來引發內心的敬畏。

l   「安住身體」

「安住身體」意味著對身體的全然覺知。我們有50%的神經終端分布於手腳和臉上、擁有五感、並能透過本體感覺去察覺身體在空間中的位置、及前庭系統幫助我們維持平衡。

「極限運動需要深度地覺察我們的身體,」專業划船選手Doug Ammons說道,「划船尤其如此。激流會由各個方向替你加速,這會考驗你的前庭系統。不只是你的心智,你體內的每個細胞都必須全神貫注。而當你進入這個狀態,那便已超越我們意識的能耐了,那種感覺無以形容……你真的成為了世界流動的一部份。」

如果我們想在沒這麼極端的環境下深度感知我們的身體,我們只需要訓練自己覺察身體的一切動靜。「正念行走(行禪)」便教我們如何鍛鍊對身體的全面感知;平衡和敏捷訓練(如跳房子、踩梯子訓練)能夠強化我們的本體感覺與前庭系統。瑜珈、太極拳、和幾乎所有的武術都融合兩者。如果你熱衷科技,Xbox的Kinect或Nintendo的Wii也可以是你的選擇。

(延伸閱讀:《通往「正念」之路(下)》

心理(內部)性開關

l   清晰目標

這是我在生產力、意志力、乃至於內在基礎建設已經強調過無數次的重點:清晰目標讓我們知道何時該將注意力投予何處,於是能凝聚注意力、強化動機、過濾雜訊。當行動和心智合而為一,我們會更「深入當下」。在此時此刻,非但過去與未來消失、連「小我」──總使我們脫離專注的傢伙──都銷聲匿跡。

這也教了我們真正該著重的事物:當講到「清晰目標」,多數人會傾向跳過形容詞(清晰)、只考慮名詞(目標)。當我們被要求設定一個清晰目標,我們立刻想像自己在奧林匹克、奧斯卡獎頒獎台、或五百大首富排行榜上,然後說「我從十五歲起就一直懷抱這個目標」好似這是真正的重點。

事實上,那些站上頒獎台的幻想只會把我們拉離當下。即使成功距離我們只剩兩秒鐘,它依舊只存在於我們又期待又害怕的未來裡,並且是摧毀當下的分心之物。想想那些運動員令人扼腕的失常表現:超級盃比賽終了前幾秒的漏接、名人賽最後推竿的關鍵失誤。在那些時刻,「目標」的龐大引力將他們拉離了當下──即便對當下的專注是他們唯一需要的。

如果啟動心流是目標,那麼我們就該把重點放在「清晰」而非「目標」上。對目標的清晰了然能使我們篤定於該做什麼、及過程中應專注於什麼,並使「當下的認知」取代「自我的認知」,於是自我的得失被排除於行動之外。

在生活中的落實應用這個概念,意味著把工作分割成能夠「下嚥」的單位,並依此設立目標。舉作家為例,與其試圖一次寫出精彩的整章,以三個段落作為書寫單位是比較好的作法。不吝給自己挑戰、但也要能充分掌控──最好是剛好能給你夠多刺激、以專注於當下,但不至於令你徬徨顧盼的過份壓力。

(延伸閱讀:《啟動你潛在的「高效能」》《鍛鍊超人意志力》《身為男人,你真正該在乎的事》

l   立即反饋

這是另一個幫助我們「深入當下」的開關。立即反饋意味著「行為導致結果」的顯現是直接、立即性的。這可說是清晰目標的延伸:清晰目標告訴我們該做什麼;立即反饋則告訴我們要如何做的更好。

倘如我們能夠即時知道如何提升表現,就不必分心去尋找變得更好的方式;我們於是能全心投注在當下行動、因此更容易進入心流。

可想而知,極限運動員獲得的反饋是自動且即時的。國家戶外領袖學校(National Outdoor Leadership School)創辦人Paul Petzoldt說:「在高山上,反饋是即時的。」在河流、峭壁、大海上也同樣如此。這些環境中,物理法則給予我們即時且直截的回應;沒有裁判、計分板、或紐約時報的評論,只有行為和結果。

這種內建的反饋機制讓極限運動員能夠頻繁迄及心流狀態,但我們要如何不靠物理法則做到?很簡單,就是縮減反饋的迴圈、加速反饋的速度。向別人要求更多的回應,如果本來是四天一次,就試試每天一次。研究指出在那些缺乏直接反饋的專業裡──股票分析、精神治療、藥理──即便是頂尖人士也往往會走下坡。外科醫生反倒是唯一離開醫學院後持續進步的醫師,為什麼?因為他一搞砸人就死了──立即反饋。

l   挑戰/能力比

這可說是所有觸發開關中最重要的。這個概念是指,當行動的困難度和我們的相對能力呈現特定關係時,我們的注意力會最凝聚。當挑戰太艱難,畏懼就會入侵;當挑戰太輕鬆,我們就不會投以注意。心流狀態出現在「無聊」與「焦慮」之間的情緒中點,科學家稱之為「心流頻道」──事情有足夠挑戰性促使我們專注、但不至於令我們恐慌的點。

這個恰到好處的點能將我們的注意力鎖定在當下。若挑戰在既有能耐下──意味著我已經完成過、也很確定我能夠再完成一遍──結果便是被預期的,我們會有興趣,但不會有投入的專注力。但當我們不知道接著會發生什麼是,我們必將更全神貫注。未知性是我們深入當下的最佳門道。

社會性開關

集體性的心流狀態,簡稱「集體心流」,是存在的。這發生於一群人共同進入心流狀態時:如果你看過橄欖球賽第四節的絕地反攻,每個人都在對的時間點出現在對的地方,看起來簡直像是精心安排的現代舞蹈、而不是什麼經常發生在球場上的事──那就是集體心流的真實上演。

不單單發生在運動員身上,集體心流其實經常出現於新創公司:當整個團隊以驚人的速度趨向共同的單一目標時,也是一樣的情形。

前Yahoo研發總裁、現任奇點大學(Singularity University)全球大使Salim Ismail這麼說:「企業家精神就是在未知中永無止盡地航行,因此進入心流是成功的重要面向。心流狀態使企業家對於各方面的機會保持開放而機警的態度,從合作案、產品發想、到客戶關係都一樣。新創團隊越能夠進入集體心流,成功的機會就越大。事實上,如果團隊無法持續地營造集體心流,就不會成功了:目標將因此失焦、洞見不會被遵循。」

促成集體心流的,就是這些社會性的觸發開關,它們能被用以引導團隊進入心流狀態。其中幾項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專注力、共享的清晰目標、良好溝通(即大量的立即反饋)屬於團體中的內部心流開關;相等的參與風險因子(任何方面的)在我們對心流的已有知識下應是不解自明的。剩下的五個則需要稍作解釋。

l   熟悉度

熟悉度代表團隊擁有共同的語言、知識基礎、以及相當的默契。這意味著所有人總是朝向相同方向,就算新想法出現時也不需要大費周章地解釋、造成動力的流失。

團隊因此能培育出「共同意志」,或解釋作團隊版本的謙遜。當團隊擁有共同意志,沒有誰巴著聚光燈不放,每個人都是全神參與的。

在共同意志與默契之下,便得以將「主控力」賦予每個團隊成員。主控力結合了自主權(做你想做的)與競爭優勢(善於特定技能),意思是每個人都能夠選擇自己的挑戰、並透過特定技能去克服它們。

l   專注聆聽

只有當我們全神投注於此時此地,才能夠成為一個良好的聆聽者。談話並不是關於你講了什麼妙趣橫生的話,或是如何嘲諷挖苦別人;而是隨著話題的開展、即時地創造不假策劃的回應。

l   總是說「好」

這意味著人際互動應具有「加成性」而非追求爭辯團隊的目標是動力、合作、以及來自每個人想法和行動的增強所迄及的創新。這個開關建立在即興喜劇的第一原則上:當有人開場說「有隻藍色的大象在廁所裡耶」,「才沒有」是不對的回應──情境會終止於這個否決上;但如果回答是肯定的,「是啊,不過抱歉,放麥片的櫥櫃裡已經沒有位子了」,如此故事就會繼續有趣地進行下去。

創造性開關

l   創造力

當你深入檢視創造力的本質,其實不外乎「模組識別(Patterns Recognition)」(大腦連結不同新點子的能力)與「風險承擔」(展示這些點子的勇氣)。這兩種經驗都能夠產生強烈的神經化學反應,並幫助大腦深入心流狀態。

這單純意味著,想要獲得更多心流的人,只需要用不同的方式思考就行了。與其用老方法處理問題,試著用全新的角度切入、發揮你的想像力。大大提高你生活的新穎性──研究指出新的環境和經驗往往能使你迸發新點子(更多進行模組識別的機會)。更重要的是,視創造力為可貴的價值與長處。

而這正是極限運動員做的事。「人們想到極限和冒險運動時想到的第一、也往往是唯一一件事,就是身體的實質風險。但我從認識與合作過的無數迥異團隊中──從新派的自由滑雪運動員、到攀登八千公尺高峰的登山老手──我得到一個適用所有人的結論,包括我自己。」職業滑雪、登山、電影、攝影家Jimmy Chin解釋:「最優異的運動員對高風險並不感興趣。也許有時有風險、有時沒有,但實質風險其實只是『創造性風險』的附屬品而已。別被危險給嚇傻了。在極限與冒險運動中,創造力才是真正的重點。」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