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科技的演進不只是人類文明的產物,更反過來形塑了人類的歷史甚至心智狀態。我將在這系列文章中分別討論當代資訊的缺陷、網路如何改變人類大腦、以及我們應如何在資訊爆炸的時代中自處

當代資訊的缺陷

知名作家與思想家Nicholas Carr在他2011年的力作《網路讓我們變笨?(The Shallows)》中,用極其流暢、引人入勝的親切筆法,加上扎實的大量文獻引用,並結合人類智能史、腦神經科學和文化評論,娓娓道出現代媒體與人類大腦間不可忽視的危險鏈節。

Google,是當代智能科技這場遊戲的最大推手與贏家。這家公司藉由「為網頁建立索引並供人搜尋」的技術,革命性地把全世界無以計數的資訊濃縮於使用者的彈指之間。Google往後所做的一切進展,全都是以「減低網路使用成本、增加網路使用範圍」為目標;當網路資訊變得更簡單輕巧、容易獲得,我們就會花更多時間盯著螢幕看。Google和其他網路公司強調「高效率資訊交流」是知識成長的關鍵,然而當他們把網路內容用大量又有效的方式呈現給使用者,卻也同時形塑了我們與這些內容的關係——我們於是只顧表面的方式快速掃讀資訊,不再願意與任何一個單一論點、想法或論述進行深度長久的交流。

人類天性中的安逸怠惰驅使我們走向這條膚淺思維的不歸路;最容易的方法不一定是最好的方法,但我們的電腦和搜尋引擎卻不斷慫恿我們採取最容易的方法。我在《媒體共犯結構》中簡單提及過,現代的網路資訊完完全全是以「競爭閱聽人零碎而有限的注意力」為出發點所生產——電腦及搜尋引擎給了我們不斷分心的奢侈權利,我們樂於在網路上充滿感官與認知刺激的環境裡不斷地獲取資訊的酬賞(且誤以為自己充滿生產力,見《「一心多用」的上癮性》);當人們顯露這種注意力不足、追求新資訊刺激的使用習慣,網路資訊的生產者便更努力製造出這些簡短輕巧、標題聳動鮮明、附上內容摘要和精簡結論、不再講求深度專注與思辯的內容。於是我們一個個走上這個惡性輪迴而難以自拔。

你大概也已經注意到,網路上的內容經常以「零碎資訊」的形式出現:常是表單羅列或簡短聲明、沒有複雜論證、不講求資料來源、非常適合分享轉貼(完全符合所有當紅社群媒體的基本結構);這些資訊的高重複性、密集性、高互動性、高成癮性,不止讓我們沈浸於一心多用、追求刺激的惡劣習性中,更證實會對大腦迴路和功能造成強烈而迅速的變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