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如何拖垮你的成就 (4) ── 網路讓我們變笨?(中)

延續上篇所談的當代資訊的缺陷,這篇文章將分別由大腦神經突觸的可塑性、記憶的有機生長特質、以及智能科技對人類思考方式的形塑三個重點,來總結網路對人類大腦的改變。

網路如何改變大腦

尼采在長期病痛的山窮水盡之際,訂了一部丹麥製的馬林漢生書寫球,是當時史上速度最快的打字機。他與好友往後通信的過程中,他們彼此都發現尼采寫作風格的改變;他的筆觸變得緊實、有股強悍的力道,彷彿打字機本身剛毅的「靈魂」透過他的文字躍然紙上。尼采這麼說:「我們的寫作工具會參與塑造思考。」

自佛洛伊德以降、近一百年來的神經科學研究,重寫了人類過去對於「大腦在成年之後便缺乏可塑性」的認知;根據往後投入的眾多研究,事實上顯示了成人大腦其實「極端可塑」。研究指出,我們在生命中學習的事情會嵌入腦內不停變動的細胞連結裡,腦內的神經突觸能在相對少量訓練之後產生大幅度且持久的轉變,於是形成特殊化的結構、可以視為我們往後使用大腦的「必經之路」。

人類大腦的極端可塑性,是演化賜予我們的、用以適應環境壓力、生理變化、及不同經驗的驚人天賦。然而神經可塑性的矛盾之處在於,它既賦予我們靈活的大腦,卻也能把我們鎖進「僵化的行為」中;換句話說,神經具有可塑性並不等於帶有彈性:它們改變後經常會保持改變的狀態,而這個新狀態當然不一定是令人稱心如意的。大腦神經網路存在著「忙碌者生存」的現象,意味著不再被訓練的思考技能將被我們逐漸遺忘。當我們將這點連接回前述的、網路如何誘使我們一再分心並滿足於膚淺思維的現象,一個令人悚然的結論便呼之欲出——當我們臣服於網路鼓勵的膚淺思考習慣,我們的深度思維將自然消失。

在此同時,人類大腦的記憶功能也受到網路的深度影響。我們的大腦具有短期與長期的兩種記憶能力——短期記憶會造成突觸功能的改變、強化或減弱既有的連結;長期記憶則需要生理結構上的改變。網路造成的效應源自我們對於記憶的誤解:當我們習慣接收網路資訊、逐漸將記憶的負擔「外包」給網路、不再對於所見資訊抱持謹慎的收受態度、以為只要記得「哪個資訊是在哪個網頁標籤」就是最有效率的記憶方式,我們其實忽略了生理記憶的「有機生長特質」。

人類記憶之所以豐富有個性(但也神秘而脆弱),是源自它的偶發特質;人類記憶的每個面向,包括如何成行、維持、連結、被喚起,都由諸多異動的變因操控,使得人類記憶有幾乎無限多種的可能和層次。而記憶「固化」的關鍵在於持續專注,只有當我們專注於資訊上、並將之與已經根植於記憶裡的知識產生有意義、有系統的連結,才能夠使一個記憶持續存在。從這個角度觀察網路造成的效應,我們會發現:網路促使我們保持分心狀態、以高效率快速處理資料,卻無法維持注意力;於是我們更難將資訊儲存於生理記憶中,只好繼續仰賴容量無窮又容易搜尋的「網路人工記憶」——在此惡性循環中,我們的思想只會逐漸膚淺。

最後讓我們討論智能科技如何形塑人類的思考方式。智能科技,代表所有延伸或輔助我們思考能力的工具,像是尋找和分類資料、整理和陳述想法、分享知識學問、測量和計算、以及擴充記憶的能力;諸如算盤、計算尺、六分儀、地球儀、打字機、書本、報紙、學校、圖書館、電腦、網際網路皆屬之。雖然任何一種工具都可能改變我們的思想觀點,但智能科技對我們的思考內容和方式具有最直接、也最強最持續的影響。

每一種智能科技都包括一種「智能規範」,一套人類頭腦如何運作(或是該如何運作)的假想:地圖將我們對現實世界的理解簡化為抽象思考、並將製圖家獨特的觀察與認知方式散播出去;時鐘則造就了精確計時的需求、使人們更縝密規劃生活,「個人化」的精準時間計量更成為西方文明往後對於獨立精神的重要刺激。由此可見,智能科技不單純是人類文明的產物,更是重塑人類活動及其意義的強烈動力。

讓我們把焦點拉回電腦和網路上。智能科技的歷史告訴我們「把電腦引入某些複雜的人類活動中,可能會是不可逆的行為。」這句警語目前已經在「後智慧型裝置」時代的人類社交生活中得到映證。人類與使用工具之間產生的密切連結,會讓人類與工具互受彼此影響。人類的能力隨著科技進化,科技也依附著人類進化;若套用《科技想要什麼》作者Kevin Kelly的說法,科技是自然演化中一個獨立的生命體(他稱之為「科技體」),而非人類自認為有能力駕馭的純粹工具。雖然人腦與機器之間的界線模糊,有可能讓人機合一後某些認知工作的效率大增,卻也使得我們身為人類的完整性受到威脅。

《網路讓我們變笨?》對於科技發展抱持著憂慮的看法,而《科技想要什麼》則藉由「獨立(重複)發明」在科技史上的頻繁程度,指出「科技體」自我繁衍的勢不可擋。如今已有大量的文化評論家認為,科技的進展不會走回頭路,對於「多工處理」、「運用多元資訊」的趨勢只會繼續前進,而人類終將「演化」成更善於使用資料的物種;我們將在長期下發展出新的認知能力與習慣,以適應這個網路連線不間斷的時代。

新的資訊環境正在重塑人類,有人抱持樂觀也有人深感疑慮,我個人其實沒有對於「人類珍貴文化將被網路消蝕弭平」的擔憂(我不是個特別珍視人類遺產的人,這和我的虛無主義觀點有關),我真正關心的,是我們該如何在日新月異的科技便利中有意識地自處,並抱持足夠的自我意識與勇氣,拒絕把重要的思考與心智活動交給電腦——這個顯然會拖垮我們心智能力的工具。

如果你同意我的出發點,讓我們接著討論如何在追求輕巧方便的時代中善用科技、不為科技所用,如何發掘自己心智與知識的深度、並避免當代科技所造成的學習疏漏。

〔前往下篇〕

註:「獨立發明」指的是兩個或更多發明家在互不知情的狀況下各自發明創新了類似的東西,例如在愛迪生發明白熾燈泡前,同樣發光原理的燈泡其實已經至少被不同的人重複「發明」了23次。這個論點否定了科技史上的「英雄史觀」,即科技發展事實上並不仰賴「天才」。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