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如何拖垮你的成就 (4) ── 網路讓我們變笨?(下)

我們在上篇中篇已經談過網路所供給資訊的缺陷、以及對人類大腦的重塑,讓我們接著討論現代人在「學習」上的巨大疏漏,它又如何反過來繼續塑造簡約即時的膚淺媒體環境,而我們應如何在資訊爆炸的時代中自處。

現代學習方法與自處之道

這篇文章裡關於「學習方法」的一些想法,是我在讀到《網路讓我們變笨?(The Shallows)》之前就已經萌生的,但這本書的諸多觀點相當適時地契合進我原先對於現代人學習方法與當代媒體環境的猜想,證實了我對部分現象的觀察。讓我以下一一解釋。

演化賦予人類大腦極端的可塑性,也帶給我們「最大化效益」的行動傾向,使我們在原始世界的險惡環境中能夠盡可能地保留體力應付突發危險、並從生命經驗中學習到對於危急事件最有效率的處理手法,將之深深烙印在我們腦中。

我認為人類社會最大的盲點之一,就是始終忽視自己的生物性、以為自己已經凌駕於其他動物、忘了自己也是演化的進程之一。正如紀錄片Surviving Progress裡提到的一句話:「人類正使用21世紀的硬體,但我們的軟體仍停留於七萬年前。」我們即使「知道」,也不願意真的相信演化還在我們身上作用,即使有無數的證據指出人類行為仍然有絕大多數是來自生物性的策略——我們「以為」自己有選擇,但其實多數情況下我們並沒有。

人類大腦的可塑性、與「最大化效益」的傾向,是演化遺留在人類腦中的其中兩項特質;當舞台被搬到21世紀的新興都會,演化心理早在我們有意識以前就已經主宰了人類生活。科技的進展,一路走向更快速、更精確、更即時、更方便的結果,這看似多麼合情合理,卻其實只反映了人類對於「最大化效益」的需求。事實上,「最大化效益」是演化在動物身上留下的、一切學習行為的終極目標,原因就是生存。

然而當我們不再面對生存的顧慮,科技依然朝向「最大化效益」的發展便將我們帶入另一個危機——安逸怠惰。電腦、網際網路、Google、乃至於百花齊放的社群媒體,形塑成人類歷史上「形式最通用的媒體」;這個文字、數字、聲音、圖片、影片的大雜燴,幾乎包羅所有我們過去必須藉由不同媒體去獲取的感官與認知刺激。而正因為當代智能科技的「大雜燴」本質,使各種資訊的傳遞「過度」快速方便即時,新資訊的刺激於是不停地餵養人類大腦中的酬賞機制(見《「一心多用」的上癮性》);我們每看一封新郵件、每滑過一則推特、每看過一篇臉書貼文,大腦就充斥著成就感的酬賞與虛假的生產力。

當資訊容易取得時,我們的大腦會偏好簡短、有甜頭、輕薄的資訊,而根據簡單的供需理論,資訊的生產者於是更樂於製造這些「零碎資訊」供我們自我陶醉。這一切,最終傷害的是人類經歷兩千年、難得培養的深度學習能力,而這個能力,與書本存在極其緊密的關連。

如《網路讓我們變笨?》提到的,「在歷史上,正常的人類思考大半時間完全不照直線軌道運行」,而書本的出現,事實上要求讀者去培養一種「不自然」的思考方式,因為當我們安靜閱讀時,我們必須沈浸在文字直線性的思維中、並徹底深入書中的理論或描述以求領略;那裡沒有互動式的按鈕或超連結、更沒有生動的影音輔助。

想像在史前世代,如果我們花時間深度專注於某樣東西,身邊四伏的危機勢必將在我們驚覺以前洶湧而來;但讀書這項技能,卻一舉顛覆了人類普遍的思考模式,帶給人類意識重大的自我昇華。歷史上有許多聖哲都描述他們在安靜閱讀時,其理智與思想極度集中、幾乎來到冥想般的神奇經驗。此外,大腦可塑性的研究也向我們顯示,當我們的祖先訓練頭腦、使它能跟上橫跨書頁的論證或敘事時,他們也更加能夠深思、反思、和想像。我認為,讀書所賦予人類的思想深度,是容許人類真正超越自身動物性的關鍵。

這是為什麼過去歷史上有這麼多對於世界、生命、時代具有深刻洞見的賢哲,也是為什麼我相信在近代閱聽習慣的劇烈轉變後,我們從此越來越難以迄及前人的思想深度。20世紀中期以降,我們開始把時間和注意力轉到第一波電子媒體所帶來的便宜、大量、永不間歇的娛樂:廣播、電影、留聲機、電視,乃至於近代的桌上型、筆記型電腦、智慧型裝置、以及網際網路,都在剝削侵蝕我們的思考深度。縱然我們的父母輩花了數十年生活在書本中,多也難以抵擋電子媒體的席捲、喪失了閱讀的習慣與能力;多數人都已經習慣收受簡短輕薄的零散資訊,而對於零散資訊的偏好也反過來繼續影響媒體、乃至於教育系統餵養我們的作法。

深植於人類基因中的演化傾向,並沒有因為「不自然」的閱讀訓練而有所變動;但當電子媒體完美地契合了大腦追求刺激的胃口,我們安逸怠惰的行為便再次顯露了人類其實低落的智慧高度。某種程度上我們可以說,當代科技再次成全了人類自身的生物傾向。

事實上,我對於閱讀的看重,並不是出自對於「人類珍貴文化遺產(之類的)」的關懷;我真正關心的——一如這個網誌——始終是「如何活出更好的自己」,而閱讀在這條自我成長的道路上,我相信是不可或缺的。

閱讀是真正能使我們遠離安逸怠惰、建立深度思維的途徑,我們只有在書本的文字中全心專注、才能夠獲得他處無法尋得的啟發與智慧。當代電子媒體的危害我已經談過無數次,而就連在網路上看長篇文章或電子書,我都認為是「危險」的,因為我們往往難以確保自己不會被哪一個圖片、超連結、新的郵件或臉書通知給拉離專注的狀態;同時也有研究指出,在電子書閱讀器上的閱讀經驗和傳統書本是完全不同的,在電子書閱讀器上看書事實上和透過網路瀏覽器看相差不遠。所以這也意味著,當你在全心閱讀時,遠離你的電腦和智慧型裝置。

我認為現代人學習方法最大的疏漏在於,多數人從不在意事物「潛在軌跡」——事物表面下潛在的運行規則或脈絡。人們習慣於接收零碎資訊:他們可以告訴你哪裡又發生了什麼事、什麼東西又被證明是如何,彷彿他們知道的很多,但他們永遠說不出事物表層之下的任何道理、他們說不出事物的「為什麼」。看見潛在軌跡,意味著你具有更高層次的知識與智慧,並對於在亂世中自處擁有更深層的洞見。對於多數人而言,一個個事件就只是事件;但對你而言,每一個事件都應該是契合於潛在軌跡的一塊拼圖。

看見潛在軌跡的能力,來自深度思考;而深度思考的能力,則來自於閱讀。當我們放棄了閱讀,就等同臣服於簡單思考的安逸怠惰,我們對於事物的洞見將在無意識間走向短淺狹隘。

(如何驗證你所見的潛在軌跡是否正確,並不是這篇文章要談的。詳見免費電子書《信念=心智+路徑/自我成長之終極解碼》

已故的小說家華萊士於2005年凱尼恩學院的畢業致詞上說道:「『學習如何思考』其實指的是學習如何控制你思考的方式,以及你思考些什麼;這指的是你夠有意識、夠有警覺、可以選擇你要注意什麼東西,以及選擇要如何從經驗中建構意義。」

當我們將注意力「出讓」給網路時,我們正在放棄自己生而為人最珍貴而獨特的能力。你大概不必擔心「文化是否將因此在我們手中凋零」,但你該思考如何運用有限的生命、將自己的成就推上顛峰。而我相信在擁有這些知識之後,你已經獲得更清晰澄澈的洞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