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愛與傷痛

曾幾何時,我們已經深深相信自己是殘缺的、我們都在生命的路途中尋找自己失散的「另一半」;對於愛情的篤信,促使我們如此急切地、在茫茫人海中追尋自己的那個命中注定。我們默默地祈求上天,將生命的「完整」交付我們手中,我們允諾將義無反顧地保護、無所保留地寵愛那個屬於我們的人。

在這些刻骨銘心的故事裡,我們愛的那個她,往往是我們心中投射的、想要她成為的樣子;我們愛的是那個在想像的未來中、與我們完美契合並共度餘生的人——即使真正的她並不擁有我們想像的那些美好、更不存在彼此間那份無可取代的命定情緣。

在沈痛的失去中,我們領悟,原來在愛情中找到的那份珍貴的「完整」,其實是我們應該朝自我內心去發掘,不是在漫長等待中祈求某個女孩替我們成就的。

也許你說現實終究是殘酷的,但我會說,現實只是需要我們更勇敢一點。

那些天真爛漫的愛情童話、那些至死不渝的誓言、那些懊悔、自責、與錐心之痛,帶領我走上這條不歸路。我將自己投入對於情感關係、社交動態的種種知識與研究,逐漸發現社會教我們的愛情是一個天大的謊言——沒有命中注定,沒有至死不渝,只有女人腦中被觸發的情感開關與生物反應,只有判定價值高低的演化傾向;而「愛」在這其中,我沒有看到它的位置。

在瞭解現實的樣貌之後,無論憤怒、沮喪、徬徨、乃至於徹底地冷漠,都是非常合理的反應。我們怎麼可能在看清世界的殘酷後,還像個傻子一樣把頭埋回沙子裡、期待著下一個會更好?各種生物的傾向、演化的機制,都深埋在人類的大腦之中,我們不可能改變感情運作的真實方式,我們不可能排除任何一個女人對我們的潛在傷害。

於是我們學會辨識女人行為背後的策略、學會真正有效獲取女人傾慕的手段、學會掌控女人情緒問題的方法、學會分辨女人透露的危險信號……我們怎能容許自己的心再被女人給深深地刺傷一次?我們怎能容忍自己再度成為感情中的劣勢、成為那個無力維繫關係的失敗者?

我們學會自我保護,我們學會慎選要打的仗——她透露的絲毫危險信號,都意味著她對我們的可能傷害,我們該做的是立刻摒棄、換下一個;我們深深相信,唯一值得打的仗,是我們必勝無疑的那場。

但我問自己,難道這就是我要的嗎?難道伴隨著這一切對現實的洞見、使我每一瞥都能看穿女人行為背後的動機,我就能每夜安穩的入睡嗎?難道只要我看清每個女人透露的信號並慎選對手,我就能夠縱橫沙場而不受絲毫傷害?難道這就是我僅能選擇的、度過我人生的最值得的方式?

我的人生在三年前、被這位身為佛教徒的音樂人Paul Masvidal所拯救,透過他在一篇文章中寫到的這段話:「在這份悲傷的另一端,我發現了勇氣——能夠懷著尊嚴與慈悲去受苦的勇氣、能夠看進黑暗深處而無所畏懼的勇氣。我才領悟,這份悲傷實是飽富力量且美麗的,它並不需要使人衰弱。」當時的我蒙受心碎之痛,終日沈浸於傷痛與惶恐中,直到這段話深深地觸動了我的內心,使我找到與傷痛共處的途徑。

然後那是一年前,在我充分瞭解現實的殘酷、女人天性的樣貌後,我一度無法容許自己重啟新的感情關係,我深陷於再次遭受傷害的恐懼,我幾乎相信自己已經失去了愛人的能力。直到我回來看Paul所寫的這段話,他再次讓我看見生命不一樣的可能性。

我瞭解到,在經歷這一切背叛、傷痛、懊悔、愧疚、憤怒、冷漠、與恐懼之後,我的下一步,是重新打開自己的心、容許自己暴露那份我一直急於防衛的脆弱。我並不需要再試圖擺脫深植於我內心的那份傷痛,我應安撫它、擁抱它,因為這傷痛正是我靈魂的一部份;我可以在這傷痛中找到受苦的勇氣,而我因此無所畏懼。

這一次,我將選擇付出我的愛,我將愛她如實的樣貌、她真實的美好、與她的一切缺陷。我知道,我無須預設一個共度餘生的未來,我無須追求並將她改變成她永遠不會是的樣子,因為我信任我對她的愛、以及這段感情將帶給我的啟發與收穫。

如果這段感情終將逝去,我知道自己可能沒有堅強到能夠毫髮無傷,但我也知道,在經歷過往的種種之後,我已經夠堅強、能在痛苦與悲傷中無所畏懼地愛人。這世界、這人生,是多麼滄桑而渺小,我若未能用更崇高、更勇敢、更自由的心境去愛人與愛這世界,這極其短暫的人生豈不顯得可惜?

現實需要我們更勇敢一點,而在勇敢之後,期許我們都有能力再次容許自己脆弱;期許我們都能看見,這世界、這人生,是值得我們再次張開雙臂去擁抱的。

廣告

2 篇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