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你以為你是的自己

「我是誰?」是我們畢生不停追問自己的問題;每個人都企望能在繁複無常的人生旅途中、單純篤定地「作自己」。然而此時此刻的你,真的是你所可以成為的最好的自己嗎?抑或你其實對自己的無窮潛能畫地自限呢?

如果我問你「你是怎樣的一個人?」,你腦中所預見自己的樣貌是如何呢?你的回答也許包括樂觀正向、內斂寡言、勤儉刻苦、茫然徬徨、活潑機靈、或多愁善感等特質——無論長處或劣勢,這些特質都毫無疑問是組成你此刻自己的一部分。

你肯定相信這些對你來說都是再「自然」不過的個人特質,它們曾幾何時已跟隨著你度過大半輩子。但如果你正閱讀著我的文字,我想這意味著,你內心深處其實懷著對這個自己的些許不滿。那麼讓我告訴你吧——你此刻在鏡子裡看見的自己,並不是你「真實的自我」。

想必你對這句話渾然不解:這一切「組成你」的特質,對你來說是簡直是渾然天成,我怎麼可能否定這是真實的你呢?即便你不是十全十美的,也不代表這個自己不夠「真實」吧?

不,這並不是真實的你。

你不是你以為你是的自己

你在鏡子裡看到的、這個「自然而然」形成的自己,並不是你注定要成為的人;反之,它只是你出生至今的一切人生經歷、人們給你的社會性反饋(Social Feedback)、社會對你的教化、灌輸於你的限縮信念(Limiting Beliefs)等外在條件在你身上所交互形塑出的人格:你可能因為童年活在兄長的陰影下而缺乏自信、可能因為母親在你小時候沒有給予足夠的關愛而使你憂鬱寡歡、可能因為學校師長的嚴厲對待而缺乏企圖心、可能因為被前女友深深傷害而無法再樂觀地重啟一段健康的感情、可能因為身邊不上進的朋友使你長期耽溺於不務正業的消沈中、可能因為社會告訴你好好唸書認真工作所以你從來就不敢追尋自己夢寐以求的熱情……問你自己,如果把這一切外在因素從你的人生中硬生生抽離,你還會有多少的「自己」尚存?

我不是要否定人生經歷所賦予我們的改變、教訓、或智慧;事實上,撇開那些真的造成你重大傷害的事件,我們大多數時候會回首感謝當初那些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過去,因為那些往往是我們成長不可或缺的轉捩點。然而,芸芸大眾度過一生的方式,多是盲目地臣服社會文化的指引、漫無目標地任由生命拖著他們經歷一切。就像電影「駭客任務」裡上演的,多數人會在已經預先編碼、主宰一切的電腦世界裡茫然無知地度過一生;他們的自我是外在環境的產物,他們更反過來繼續追逐著外在環境的酬賞——而我們自己的過去無非就是最好的證據。我們的人格難道不往往是家庭、學校、工作環境、社交圈為我們創造的?我們的行動難道不往往是為了去滿足這些外在環境的期待與認可嗎?

多數人會在這渾噩茫然的「自動駕駛模式」中度過他們的一生,他們會持續地感到不滿足、為自己的地位感到惶恐、充滿困惑、缺乏明確的身份、缺乏篤定的內在價值——這些特質則形成了最適任的「消費者」。這是為什麼多數人會終其一生追逐著車子、房子、名牌、名校、大公司、職階職稱、或得以用來吹噓的奢侈嗜好……我們多麼努力地想要外在環境的認同,更拿它來填充已經夠膚淺的「自我」。仔細想想,你會發現這是一場沒有人贏得了的荒誕遊戲。

活出百分之百的真實自我

追逐著你以為你需要成為的人,只會帶來無止盡的壓力與困惑;放棄這場沒有贏家的遊戲,我們才得以發掘真實的自我、並獲得內在的篤定與平和。

所以什麼是「真實的自我」?我很高興你這麼問。

真實的你,並不是這個由人生經歷、外在環境所塑造的人格,而是你依循自己的意志去耕耘的自我。真實的你,關乎擁有「正向特質」的潛能,正向特質包含了正直、誠信、篤定、克己、良善、奉獻、適應性、社交手腕、表現力、愛、動機、意志力、心理強度、目標、成就、健康、運動能力、理性與感性、甚至對性慾的宰制等。

如果外在環境在前半輩子替你形塑的這個人格並不具備某些正向特質,絕不代表「擁有那些特質的你不是你」。也許你有意識以來就緘默寡言不善交際,不代表你無法成為那個在社交場合中與人交談甚歡的人;也許你從小就是個心智脆弱的人,不代表你無法在未來成為心智堅毅並能夠提攜他人的領導者;也許你發現自己總是忙於為自身利益著想,不代表你無法活在為群眾的無私奉獻中。唯一阻止你去發掘真實自我的,只有那個外在條件為你建立的「小我(Ego)」——但這個小我的樣貌從來就不是你所選擇的;這個你用來逃避改變、說「但是那『不像我』」的人格,從來就不是你自身意志的產物。

如果你活在正向特質的「匱乏」中,代表你並未活出最真實、最完整的自己。你應對於自己缺乏的正向特質有所自覺,並採取行動去獲得它:你可以將自己投入新環境鍛鍊社交能力、可以開始建立運動與均衡飲食的習慣、可以透過電影書籍去發掘自己從未碰觸的感性、可以透過時事的觀察分析與思辯去建構理性、可以去接觸新的女人並重啟愛的可能性、可以透過正在經歷的一些苦痛去學習諒解與放下。

你肯定會問我,如果每個人都努力去獲取同一套特質,豈不是每個人都會一樣嗎?況且,這個發掘真實自我、獲取正向特質的過程,難道不同樣是盲目、不見終點的追逐嗎?

不是的。

如果我們每個人都以各自既有的人格特質作為出發點,並專注於獲得自己缺乏的特質,加上每個人對不同特質的重視都不會一樣,這將導致每個人都有毫不相同的自我提升方向;我們對於相同特質會有不同的先後排序,對於「獲得」某項特質的標準也將有所差異。有些人本來就充滿愛的能力,但缺乏心理強度;有些人善於克己,但無法自由地表達自我;有些人對於社交手腕的重視多過其他人;有些人則認為良善才是最重要的——即便是同一套正向特質,每個人在自我實現的過程中也將展露獨特的個性,而這才是自我意志的真實顯現。

至於這是否只是另一場沒有終點的疲憊追逐呢?我相信不是的。真實自我的重點無關我們最終是否成為至善的完人,而是我們是否在有限的生命中、鍥而不捨地耕耘自己「成為更好」的潛能;也就是說,活出真實自我的關鍵從來就不是終點,而是過程。即便我們終究無法成為自己所能成為最好的自己、未能將自身的潛能發揮盡致,但只要我們已經作了最大的努力去提升、去成長、去愛身邊的人、去賦予別人價值、去成為兒女最好的典範、去成為最可靠的伴侶、去成為有誠信義氣的朋友、去奉獻自己的天賦與才能……我們難道還有什麼可以後悔嗎?

經典電影「鬥陣俱樂部」裡說道:「你擁有的東西,最終將反過來擁有你。」你當然可以擁有一切美好的外在事物,但永遠別為了獲得外界的認可而追求,更永遠別把它們當成你自己的一部分。向內發掘真實的自我、發掘你生而為人的真正潛能;活出屬於你自己的光榮,活出你意志所向的人生。

Advertisements

1 則迴響

  1. 框架 | House of Morpheus
    固定網址

    […] 框架和「充足」、「原則與底線」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充足」是你維持框架的支柱,而「原則與底線」則是展現你已經成功的找到或建立自己的「身份(identity)」、了解什麼是對自己有價值或值得追求的。在Mark Manson的書與文章中他稱之為「真正的自信(true confidence)」,代表你灌注精力在自己真正看重的事情上,而不是他人的期待或看法。兩者融合所呈現的框架即是展現一個有價值、而且有清楚目標與身份的男性。簡單來說,百分之百相信自己的敘事觀,就會給予你一個堅固的框架。 […]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