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期待別人來滿足你 ── 談「平等權」

我跟你一樣清楚為何我不該在這個平台上談論政治,但這篇文章真正的用意,是藉由關於政治意識的討論,帶出我認為相當重要的人生態度,並解釋為什麼在我們邁向光榮成就的道路上,這樣的立足點是不可或缺的。

過去五十年來,世界各地的左翼浪潮遍地開花,從馬克斯的共產主義到女權、同志婚姻、改組家庭結構、保護各種弱勢的社會運動,讓我們看到了權力結構下種種值得革新之處。各種不同的社運團體無不以同一個核心價值作為出發點——「平等」。在是非紛亂的台灣土地上,平等兩個字恐怕是21世紀以來最炙手可熱的口號之一,但當我們一味地相信所謂的「平等」、毫不猶豫地認定這是人類偉大的普世價值時,我們真的知道自己相信的是什麼嗎?

當我們說「人人生而平等」時,我們顯然並不是說每個人生來擁有相同的生理與心理條件、家世背景與社經地位、先天優勢與後天造化、或個性與思維。生在富裕上流階級的家庭、天資聰穎並接受良好教育的人,顯然能夠比生在貧民窟、勉強餬口也缺乏教育的人擁有更優異的成就。顯然每個人的條件都是各有優劣的,那麼談何「生而平等」呢?

一個關於平等的解釋,是法律平等(Equal before the law,亦即所謂的「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你也可以稱之為「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這個概念不單只能應用於法律之上,我們可以將之視為「所有人依循同一套遊戲規則」並推廣適用。想像一場馬拉松,所有人有相同的起點與相同的終點,並皆適用同一套規則、沒有人得以作弊抄捷徑,那麼結果顯然會是體能優異和勤於訓練的跑者能夠率先抵達終點,不具先天優勢和缺乏鍛鍊的跑者自然將落後或中途放棄。相同的道理其實反映於我們生活的大部分面向中,所有人都必須遵循同一套遊戲規則去競賽,而結果的差異自然將源自個人條件、資源、天賦、努力等不同因素。這也是「自由市場」的運作基礎之一,亦即在相同運作規則之下賦予人們相互競爭與權商的自由。

另一個對於平等的詮釋,是結果平等(Equal Outcome。結果平等意味著無論人的出生背景、先天優勢等條件,人們皆應能擁有相同的最終成果。這個詮釋反映於大量的人權運動、及對保護弱勢族群的提倡之上,左派人士經常強調為弱勢族群(如何是「弱勢」的精確定義是值得商榷的,但這不是本文的重點)爭取在經濟、社會、政治上的平等權利。回到剛剛馬拉松的例子,結果平等意味著我們得將條件最優的跑者安排在距離終點最遠的起點、並將能力最差的跑者放在終點線正前方,於是所有人便能夠同時抵達終點。

還有一個值得討論的解釋,是機會平等(Equal Opportunity。事實上這才是應該和結果平等相對的詮釋,但機會平等往往可以被扭曲為不同原先的意義,所以在此我寧可用法律平等拿來對應結果平等。機會平等的原先出發點,應是「沒有人會在獲取成就的過程中遭受與其身份有關的障礙」,也就是說只要你能力允許,你應夠格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而不受你的出身背景所約束。但宣揚結果平等的人卻可以把機會平等詮釋為「每個人都需要一樣的資源條件以獲得相同的成就機會」,而這就像是要讓沒有四肢的人一樣有機會打進NBA一樣,只是結果平等的另類詮釋罷了。

我相信大部分的平權運動並不是真的要求馬克斯式的結果平等,但正如前述馬拉松的例子,任何程度的結果平等都將仰賴任何程度的「起點不平等」,而在經濟社會上來說,這其實就是「劫富濟貧」。有句話說「不患寡而患不均」,台灣社會上普遍存在對於「資源分配不均」的一味憤慨,並在眾多充滿爭議性的社會議題發生之後,人們如斯地仇富、仇視官僚、仇視政商。多數的商業鉅子、政商名流、富貴世家,都只會遭受人民的嫌惡與仇恨,而這份怨憤不只屬於底層人民,也屬於絕大多數的中產階級。也許沒有人這麼說,但劫富濟貧壓根就是人們最渴望發生的事。

值得一提的是,結果平等是真正將泯滅「自由」的元兇。就像馬克斯已經承認的,真正的結果平等必將建立在權利的不平等上,我們終得傷害部分人民的權利去維護其他人民的利益;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Milton Friedman也曾強調:「把自由放在平等之前,我們能同時擁有更好的自由與平等;把平等放在自由之前,我們將落得兩頭空。」回顧馬拉松的例子,想必結果已經十分清楚。

然而,這並不意味著我們應該否定任何平權運動、或提倡保護弱勢的價值,事實上,我非常同意部分的人的確是需要幫助的,也承認現行體制的不完美。但同時,如果這份對於「上流」的仇視、這份對於劫富濟貧的期待是你毫不猶豫去相信、甚至引以為豪的,你很可能只是在輕視自己人生的可能成就,並為自己的酸葡萄心理找藉口。

如果你依然認為社會上的財富不均是一件值得睥睨或怨憤的事情,你該重新思考了。即使撇開大多數的富商都是第一代、白手起家的企業家這點不談,你可曾想過自己同樣擁有躋身鉅富行列的機會?現行體制對於「自由」的維護,使你同樣擁有功成名就的可能性:沒有人能阻止你去鍛鍊技藝與學識、沒有人能阻止你去拓展人脈、沒有人能阻止你去成立創業團隊、沒有人能阻止你去學習財務金流、沒有人能阻止你去創造熱門商品、沒有人能阻止你去開拓新市場、沒有人能阻止你去賺進大把大把的鈔票——唯一阻止你這麼做的,只有你自己。

讓我這麼說吧,只要你擁有充足的自由去造就自己社會階級的提升,你就沒有仇視資源不均的好理由。絕大多數的人都能透過努力去發揮個人潛能、獲得技能與知識、迄及更高成就,而不必受限於個人的出身;這不僅是當代社會的美好之處,也正是法律平等與機會平等真正的價值。但人們之所以寧可花時間仇視權富,不是因為體制不容許他們晉升權富行列,而是因為埋怨憤怒遠比埋首工作並承擔風險來得輕鬆容易太多了。

是的,的確就是有些人生來擁有比其他人更多的資源和優勢,他們就是會比別人更容易獲得成功;崇尚結果平等的人會說那是「特權」,但那說穿了就只是「運氣」。人生不是公平的,即使你多麼希望它是、也多麼努力支持平權運動去使之成真。而就算你生來沒有相對的優勢,那又怎樣?你可以繼續抱怨別人有比你更好的運氣、仇視那些遠比你更刻苦耐勞並努力工作的人,或是搞清楚自己人生的目標、並擬定計畫去努力達成它。沒有人能阻止你去迄及驚人的成就,也別期待任何人來滿足你。

如果你想要什麼,你就得努力去掙。這麼簡單而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