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其殘酷而壯麗的真相

你一次又一次地翻著手機裡與她的合照,你聽過一首又一首歌頌著愛情的歌曲,你腦海裡浮現一幕又一幕她的倩影,你一夜又一夜向上天祈求愛情的至死不渝……但如果我告訴你,你對於愛情的種種美好憧憬,只不過是幻覺呢?

我想要說的事情很簡單,卻絕非你樂意聽見的——愛,是有高低之分的。

或許你對於愛情的經歷遠比我還多,或許你付出了遠比任何人都還多的努力去維繫每一段愛情,但或許你其實從來沒有真正看清愛情的真相,因此你始終是由「低階」的出發點去愛。

什麼是「低階」的愛?

低階的愛,就是所謂的「墜入愛河」。是的,我知道這聽起來荒謬透頂,但請讓我解釋。

你我都有過「墜入愛河」的經驗:我們遇見一個深受對方的肢體展現、人格特質吸引的人,她觸發了我們的「戀愛警報」,而我們往往在認識她、與她有了更進一步的接觸後才後知後覺自己「愛上她了」。當我們深陷愛河之中,我們對彼此如此地著迷、我們想著對方入睡、我們每天醒來想到的第一件事情也是她、我們能夠沒天沒夜地和彼此共處也不感厭煩、我們牽手時彷彿血流在彼此血管間交融、我們能夠擁吻到彷彿時間暫停了、我們享受在床上無止盡的歡愉——在熱戀之中,她是如此地完美。

當我們墜入愛河,我們必將相信這份愛能夠天長地久,畢竟那個關於「永遠」的承諾是如此地令人心醉。我們相信彼此能夠永遠維繫此刻的熱情,沒有什麼能夠涉入我們的愛情,沒有什麼能夠阻礙我們對彼此的愛。這份愛是我們經歷過最美麗的事物,也許我們在其他人身上看見愛情的消逝,但這永遠不會發生在我們身上,「他們不是真的瞭解真愛」我們如此作想。

不幸地,「永浴愛河」是個沒有人能完成的神話。心理學家Dorothy Tennov博士長期深度研究熱戀中的人類心理,她得到這個結論:熱戀期的平均壽命只有兩年;如果是偷情,可能會稍微久一點。一旦「墜入愛河」的時效過了,我們都將逐漸從美夢中醒來、開始看見這段關係的現實問題、彼此的無法契合、以及對方的不完美。

另有許多心理學家,包含M. Scott Peck博士與Dorothy Tennov博士均認為「墜入愛河」的經驗根本不該被稱為「愛情」。Peck博士提出以下三個理由,論證「墜入愛河」的經驗其實不是真正的愛:

  1. 墜入愛河不是有意識或有意願的可選擇行為。我們沒辦法迫使自己墜入愛河,也無法迫使自己從中逃脫;我們甚至經常在不應該的時間和不應該的人墜入愛河。
  1. 墜入愛河不需要努力。我們在熱戀中做的事情都需要非常少的有意識付出:長時間的昂貴電話費、長途跋涉去見對方一面的時間、贈送彼此的禮物等都恍若無物,我們只是在臣服熱戀中的自然傾向。
  1. 墜入愛河的一方並不會為另一方的個人成長所考量。如果我們在熱戀中有任何目標,那也會是終結自己的寂寞、並將這個狀態維持到永遠。墜入愛河的經驗並不著重於個人或對方的成長與提升;相反地,它給了我們已經「抵達終點」的錯覺(而對於「抵達終點」的期待是為什麼99%的人都無法真正自我提升的原因之一)。

Peck博士結論說:「墜入愛河的經驗,是人類繁衍天性的既定延伸物;換句話說,這種被稱為熱戀的、兩個人短時間的徹底交融,是人類面對內在性慾與外在性刺激的本能反應,藉以提升人類成功繁衍哺育後代的機會。」

值得省思的是,「墜入愛河」是我們從小到大從主流媒體所接收的、對於愛情的唯一認知,無數的流行歌曲、好萊塢電影、小說故事都一再地洗腦我們,使我們以為當我們對某個女孩朝思暮想、只有她的陪伴才能帶給我們快樂、覺得一切事物都不再有她的笑容重要、願意犧牲自己的生活只為了多和她相處一些——這代表我們戀愛了!

不。

主流媒體對於愛情的定義,就是對於各種依賴、無力自主、缺乏目標與生產力的狗屁行為的合理化:你的情緒受人牽制、無法自行產生愉快情緒、你需要別人來滿足你內心的空洞、你以為自己找到了「幸福的捷徑」而寧可放棄自己的目標、你毫不猶豫地犧牲了自己生活的動機和生產力、你試圖取悅對方來「交易」她對你的愛、你的心理如斯地匱乏而脆弱。

建立在愛情的生物性基礎上,主流社會進一步灌輸我們對於「墜入愛河」的盲目期待與篤信、加強你我對於找到「真命天女」的渴望,這麼做的原因不外就是繼續強化人類相互交往、連理、繁衍的功能,進而維繫社會的存在基礎。但我們從來沒有懷疑過主流愛情童話的真實性,從來沒有懷疑過「我生來是殘缺的,需要找到屬於我的另一半」這個荒誕的迷思——你不是「不完整」,你只是沒有想過自己一個人也可以是完全「充足」的。

以上的生物性與社會性因素,導致人們對於愛情有了徹底愚昧的期待,而當期待落空時,人們總是困惑於愛情在特定時間之後消逝、在婚姻之後的走下坡,有些人則每當熱戀的保鮮期過後就無法再有效地保全這份愛情;主流媒體所承諾我們的那些永遠幸福快樂,似乎從來沒有發生過。

更高階層的愛之可能性

在我們討論「高階」的愛之前,我想先簡單提出通往更高階層的準備工作。相關的概念我多已經寫在網誌的其他文章上,請務必參閱。

你必須去瞭解人類行為的真相,演化心理學尤其是不可或缺的一環,藉此你將瞭解愛情的運作方式(也就是上面提過的)、女人真正有所反應的特質、並對於主流媒體所餵養你的無用資訊有所警覺。之所以愛情、女人從來就不是你所想像的,是因為在追求簡單思考、政治正確、以及快速解方的閱聽環境下,你要接觸到真正深度但可能殘酷的知識,其實未必容易。

除了培養對於世界運作方式的認知,你得付出時間努力去提升自己,找到人生的目標、自己的長才,並依此而活。當你建立了生活的目標、原則、與底線,你應能逐漸建構「充足」的心理——你是完全「足夠」的,你不需要別人來滿足你的心理空洞、你情緒穩定並樂於提供價值、你能夠安定堅毅地走進世界、你對自己感到篤定。重要的是,當你擁有「充足」心理,你將能夠超越愛情的生物性與社會性框架,以自己的意志去愛。

自此,當你遇到新的女人,你應來自一個「甄試」她的出發點,你透過友善的互動去測試彼此之間的連結與化學反應,試圖瞭解彼此是否有足夠的默契以建立一段穩定的感情關係;當你是「充足」的,你不會隨便「愛上」你遇見的漂亮女人——也許你起初會想要和你所能找到最美麗性感的女人在一起,但有天你會瞭解你真正要的是找到一個能夠信賴的女孩一起在關係中相互扶持成長、建立穩固的家庭、有她作為兒女的一個好母親。(如果你的目標是終生當個PUA或只和女人有肉體關係,那也沒有問題。以下的文章你可以不用看了。)

當你遇到一個「值得建立感情關係」的女人,是時候將你的愛提升到下一個層次了。

「高階」的愛

當我們瞭解愛情在生物和社會上的限制與迷思,我們有兩個選擇:一是接受熱戀期之後終將凋零而乏味的愛情,一是不斷地跳進下一段感情。對於保守的上一代,普遍的選擇是前者;開放的新世代則普遍偏好後者。

但其實我們還有第三個更好的選擇:我們可以認知到「墜入愛河」的真相,但「選擇」付出我們的愛。「高階」的愛,所謂的「真愛」,是來自我們理性、有意識的初衷,是我們選擇給予對方的最珍貴的禮物。

這種愛依然是感性的、卻不是迷戀的;這種愛能夠同時連結理性與感性;這種愛需要我們有意識的行動、需要原則與鞭策、更需要認知到雙方的個人成長。我們作為人類,最基礎的情感需要並不是「墜入愛河」,而是被他人真摯地愛;並且瞭解對方的愛是出自「理性」和「選擇」,而不是直覺。我們需要被某個認為我們值得被愛、並「選擇」愛我們的人所愛。

「高階」的愛需要我們的努力和原則;我們選擇擴展能量以使對方快樂、認知到她的人生會因我們的努力而豐富、並從中找到付出愛的滿足感。這種愛並不需要「墜入愛河」的愉悅酬賞;事實上,「高階」的愛只有在熱戀過後才能逐漸成形。

我們並不需要否定在熱戀期間所做的一切,但當我們回到現實、面臨自我的抉擇,並選擇要付出善意與無私——這才是「真愛」。真愛始於一種關鍵的心態:「我在乎妳,所以我選擇愛妳、為妳的幸福努力。」並找到能夠向對方表達愛意的方式。

更多關於「真愛」

以下是我對於「真愛」的一些相關想法與紀錄,段落稍有零碎,但我想以下的每一個概念都是十分值得分享的。不過請注意,如果你還困在主流媒體的愛情童話之中、尚未建立起你的「充足」心理,下面的概念可能會困惑或甚至誤導你,我建議你先去看網誌上其他的感情關係文章。

當你已經認知自我的「充足」,這一次,你要選擇去愛;如此開放地、自由地、無私地、深刻地、完整地去愛;愛到你知道如果這段關係有天結束了,你靈魂的一部份會因此死去。因為這份愛是來自你的理性選擇、你百分之百的充足、你對於彼此未來的展望,所以你能夠自由地給予你的愛,也能夠再一次允許自己脆弱。

David Deida的The Way of the Superior Man是寫給男性的最重要的書之一,他十分強調在一段關係中、雙方的個人成長之重要;而他更進一步指出,感情關係提升與成長是男性的責任。在自我獨立、充足之後,我們的下一步是要能夠在感情關係中利用愛使彼此互惠;而男人在此中的責任,就是要在世界的迷霧中引領你的女人、提供清楚的未來方向與果斷的抉擇、讓她能夠脫離情緒的泥淖、沈浸在你明亮溫暖的愛的光輝之下。你的女人將以溫柔的愛與撫慰回應你,使你能夠在艱困的生命中獲得情感的伸展與慰藉。

除此之外,當你遇見一個和你有足夠連結、並值得你愛的女人,你不應該再需要思考如何「勾引」她、不應該再需要試圖透過技巧手法去娛樂她或使她受你吸引(也許起初需要,但絕非長期而論)。一個對的女人,應能夠接受你的本然(我不是指你根本還沒有開始自我提升時的樣子),她也該知道自己在你生命中的角色:她知道你不需要她才會快樂;她知道她不是你生命中的第一順位;她知道你正過著自己意志所向的生活,而如果她帶給你不必要的過多麻煩,她就得離開——因為你不需要她,你只是「選擇」愛她。

如果你選擇付出的這段感情終將結束,即便你將受傷,你應能夠從中學到點什麼,無論是對於你自己、對於她、或對於愛情。在你得到教訓後,就該繼續你的人生;人的去留是生命旅程的一部份,愛情不會因為你是個自我實現的男人而變得容易,但你會從中獲得比普羅大眾要更深刻的智慧。

這些關於愛情的看法的確殘酷,甚至為我們開示了一條更加艱辛的道路,然而這也正是Overman Path的主旨:當我們向你展示了世界最真實最冷酷的樣貌,無知就不再是你困頓躊躇的理由。自此,你可以選擇繼續相信「自然」的、充滿熱情與悸動的「低階」的愛,但迎接熱戀的消逝;或你可以選擇醒來、擁抱真相,並付出最大的努力去自我實現,然後選擇給予你的「真愛」。

廣告

2 篇迴響

  1. Mr.K
    固定鏈結

    謝謝Dans大師的分享!透過Overman path一系列的文章,讓我真正看清社會的殘酷,也開始知道該抱著什麼心態、該如何、往哪些方向去努力。真是恨不得自己能早點發現這個網站,早點跳出娛樂視聽的謊言!
    不過,對於這篇文章,我有個私人的困惑與擔憂,還望您指點迷津!
    我擔心自己在「選擇」一個女人去愛、去為兩人的幸福努力一段時間 (例如三年半) 之後,慢慢的,變成越來越只是單純用「理性」去愛她;意思就是我擔心長久下來,自己對她的「愛」只是出於心中所認定的個人義務而已!而您所說理性感性皆具的「高階」的愛竟漸漸被我經營到只剩下「出於勉強的例行公事」,我該如何避免這個結局呢?

    按讚數

    回應
    • Dans
      固定鏈結

      「大師」兩個字是永遠不敢當的,但很高興我的文字對你有所啟發。

      我自己也有經歷過你所說的,那種已經失去熱情、只剩下「義務」的愛情。事後,我的體會其實很簡單:你無法控制她、更無法控制你自己要不要繼續愛。換句話說,就算你選擇去愛、理性地想要為彼此的未來努力,你也有可能某天醒來不再衷心在乎雙方的未來、不再期盼彼此共同的下半輩子,而屆時,你真的只有放棄的份。愛情的存在與否,從來就不是理性可以決定的。

      所以說,我不認為有一種方式是可以避免這種結局的。我自己的經驗是,當我發現自己真的不再愛對方時,無論我多麼努力想要回到愛情裡、想要重燃熱情,不會回來的東西就是不會回來。是的,我感到無比地愧疚、甚至恨我自己,因為對方是個很好的女生、而她真的什麼事都沒有做錯。但最後,我仍然只能選擇放棄,因為繼續強迫我自己投入愛情、或繼續耽誤她的美好未來,對彼此都是不公平的。

      我在這篇文章裡所闡述的,是要激勵當代男性嘗試用理性去輔佐感性、用明確的方向和原則來輔助手中的愛情,而這麼做的前提,當然是你仍然由衷愛著對方,這麼一來你或許更有可能帶領這份你所看重的感情走向美好未來。但無論如何,我們都沒有辦法百分之百掌控那份「感性」是否有一天會消失,而當那份感性真的消失時,我想,我們就只能承認緣分已盡而已。

      按讚數

      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