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畫正在殺死你的夢想

如果這不是99%的人失敗的首要原因,那麼我就不知道什麼是了——我將利用這篇文章,整合夢想、成功、職涯、人生規劃等面向,討論為什麼大多數人的「計畫」只會引領他們邁向失敗。

許多相關的概念,我在《你的目標並不是注定要被達成的》中討論過;但在此我想要用新的角度與寫法、更深入專注地討論「計畫」正如何殺死你的夢想。

完美的計畫

我認為奠基於主流社會中缺乏對於心理強度、及正確成功心法的教育,我們因此習慣臣服於「尋求安全感」的本性;從生活最小的瑣事、到日常中的交通、工作、家庭面向、甚至對於政治或經濟的整體效應,我們都鍥而不捨地追求安全與穩定;沒有人天生就樂於擁抱未知、模糊性、隨機性、變動,以及隨之而來的不安全感。

可能再加上知識份子急於自我肯定的習性,形成了我們對於「計畫」的迷戀——無論工作、求學、創業、興趣技藝、乃至於家庭,我們渴望更多的知識、技巧、科技、資訊,來幫助我們徹徹底底地掌握未來、清楚地預見自己在五年十年之後的樣貌及人生的所在位置。為什麼我們衷心地企望自己可以安穩地守住同一個工作二十年,企望選擇了對的進修領域就可以不用為未來操心,企望能夠抓緊自己當前的一技之長而不被取代,企望能安心地持有相同的身份(職位、學術領域、家庭角色等)再也無須改變,企望只要做了「完美的計畫」、我們就能抓住人生「完整」的可能性

因為安逸,如此而已。

我們想要眼前的道路如此地筆直、篤定、清楚可見、甚至毫無障礙,想要我們的計畫可以盡可能地完善、不出差錯、安穩地被實現、精準地預測長期成果——是因為絕大多數的人都不願意面對未知、意外、複雜、灰色地帶、隨機波動,及其伴隨的不安全感、不適應、痛苦、壓力、挫折、改變、甚至可能的短期失敗。

成功的真實樣貌

愛迪生說過:「我沒有失敗,我只是找到了一千種不成功的方法」這句話可能比你所想的還要深——從來沒有人教育我們,關於「事情行不通」的知識其實和「事情行得通」具有一樣可貴的價值;但正因如此,鮮少有人會把自己或他人「嘗試錯誤」的過程視為邁向成功的途徑,而往往直截地認定那就是失敗。

真正的失敗,是你停止嘗試的那一刻才發生的;然而多數人不但不曉得嘗試錯誤對於邁向成功的重要性,更愚昧地認為當事情沒有按照他們心目中的「計畫」發生時,代表他們失敗了。網路崛起的知名企業家Jay Samit說過:「你不需要所有的答案才能成功」,我們其實只要「對」這麼一次,成功就會在不遠處;這也意味著,成功需要我們鍥而不捨地努力與嘗試,並且接納自己「沒有所有答案」、無依無恃的狀態。但就像腳下的地毯被抽走般,大多數人痛恨、恐懼、並急於避免這種缺乏安全立足點的狀態;每個人都想要能為自己打造一個完善精確、毫無意外可能的計畫,因為這樣就能夠逃避每一分的不安全、不適應、對未知的恐懼、以及在未知中尋找出路的努力。

可惜如今世界的現狀是,一切的一切都越來越瞬息萬變——五十年前你可以靠一張文憑拿到安穩的工作、留在同一個崗位上直到退休;五十年前你可以靠著一技之長謀生大半輩子、無須擔心科技的變遷;五十年前你可以靠對的人脈進入特殊的產業,然後獨佔一切的需求而不用擔心別人會取代你——那個充滿「保障」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如果你依然拒絕擁抱未知、拒絕放下你對自我身份的執著、徹底地「自我瓦解」並學習新事物、跟上時代、時刻修正你的計畫——你會很快就被時代給淘汰。

Jay Samit正寫了一本書Disrupt You!討論這個「自我瓦解」的過程,他如是說:「你不可能改變世界,如果你不先改變你對於自己做得到和做不到什麼的假設」;只有當我們全心地迎接未知並樂於改變,我們才可能在變化萬千的時代中不斷地瓦解自己的既有身份、職務、專長、及潛能,進而與日新月異的世界同步成長——作曲家要自我瓦解、學習錄音製作的技術;工業工程師要自我瓦解、瞭解產品設計的原理;造園專家要自我瓦解、攝取流程規劃的知識;產品設計師要自我瓦解、尋求機械結構的新知;程式設計師要自我瓦解、充實關於視覺藝術的見解;採取老舊行銷手法的傳統產業要自我瓦解、採取新行銷工具所需要的公司結構再造;製造傳統商品的企業要自我瓦解、認知新科技將帶來的各方衝擊。

現今的世界是個充滿動態的地方,當現實的各種變異和波動摧毀了多數人的計畫、迫使他們承認失敗,只有那些能與未知共存的人會選擇信任過程、繼續努力、並因此成功。多數的成功人士都是先跳下了懸崖、才在墜落的過程中想著要如何安全著陸的;多數的成功企業都是經過了各種的困頓、挫折、嘗試錯誤、自我懷疑、甚至討論過是否該收攤解夥,直到有一天大家認為他們是如此地精湛出色。

話說回來,即便你已經花了數以年計的時間在尋找自己的一技之長、或探索能使夢想「行得通」的方式,卻都徒勞無功——別忘了,知道什麼行不通就跟知道什麼行得通一樣是極具價值的資訊;況且,在這個資訊唾手可得的時代,只要你能夠訓練自己的心智去尋求你真正需要的有益資訊,你的機會就永遠不會停滯。

而這才是成功的真實樣貌。

帶著「絕望」上路

我在靈性書籍《當生命陷落時》中讀到這個關於「絕望」的觀點,有趣的是這個概念如此貼切地點出了邁向成功的關鍵——「絕望就是我們基本的立足點」又說:「最重要的就是容許自己不知道」。我們往往之所以放棄並承認失敗,是因為事情未照著我們期望所發生,但這篇文章的主旨就在於「別期待事物照你所期望的發生」:你的「完美計畫」只是個幻覺,它不會減輕你將來所需的絲毫努力或將遭遇的未知變化,世界並不會按著你計畫攤開來走。

所以我說帶著「絕望」上路吧。這並非代表你不必為將來負責,或不需要有清晰的目標;我真正想說的是,別試圖抓住任何一絲的安逸和保障,要在斷絕一切期望中徹底地擁抱未知,接納人生將引領你的任何方向。當我們不執著於既定的期望,我們將無所畏懼。

《反脆弱》一書也提出了類似的觀點:遭受不確定性、變異性、隨機波動所傷害的是為脆弱,而反之能因此受益的則是「反脆弱」。成功真正需要的絕非追求安逸穩定、排除意外、企望保障,而是能夠在每一次未知變化中受益的「反脆弱性」;說得更具體一點,就是「無論遭受什麼打擊,你都能夠獲取教訓且越挫越勇」。當你擁有反脆弱性,你其實更不需要安全完善的計畫、不需要預知將來的可能危機,因為對你個人而言——「殺不死我的,使我更強大」。

信任過程

除了以絕望作為立足點、建立自己的反脆弱性、並在過程中不斷地自我瓦解,我最後想討論的是「信任過程」。信任過程的概念同樣含括了上述幾個觀點的含意,但特別強調了將自己「託付(Commit)」於過程這點;也就是說,無論你現在正在做哪些方面的努力,都要將自己全心地投入、絕不算計個人的得失、並信任這些努力將引領你通往對的方向。

再一次地,這顯示了那些忙於計畫的人們的錯誤:很多人會花大把大把的時間站在起跑線上、無窮無盡地策劃著終點線的位置;他們試圖逃避不安全感、想要一切都照著計畫一步步安全地走。但這件事不僅不會發生,他們更將因此忽視了過程中可能遭遇的可貴契機,而那些「計畫之外」的機會,終將屬於信任過程、走一步算一步、擁抱未知並做好準備的人。

以我個人在音樂上的歷程為例:當我五歲學習古典音樂時,我以為我可以成為知名小提琴家;當我十五歲接觸到搖滾樂時,我想像有天和我的搖滾樂團站在舞台上;當我接觸到電吉他時,我夢想著成為一個技術高超的吉他英雄;而當我二十二歲時,我「意外地」獨力完成了一張錄音室音樂作品。

我在每個階段都擁有清晰的目標、並且將自己全心投入當下的努力和磨練之中,但我從來沒有將自己受限於計畫之中、而因此拒絕了任何「那不是我需要的」的學習機會。一直到這趟旅程的最近三年內,我才發現自己真正的熱情及長處位於錄音室的混音製作,而不是古典音樂或舞台表演;但因為我在每段時間都全心地託付於過程的磨練、並樂於自我瓦解,於是當新的「路徑」為我開啟時,我往往培養了足夠的技藝、或至少足夠的「動能」,能夠在新契機的每一次顯現時,篤定地抓住機會並繼續前進。

別再計畫你十年之後要在哪裡、成為什麼人、或做過什麼事,這十年幾乎不會照著你計畫的發生。現在就帶著絕望上路,擁抱過程的一切不確定性,但採取你所能採取的一切行動;現在就踏上旅途,託付於你此刻選擇努力的方向,並在鍥而不捨的鍛鍊中,準備好自我瓦解、迎接生命帶給你的每一個「意外」。別再浪費時間做計畫了——只有當你把起跑線遠遠拋在後頭,終點線才可能浮現眼際。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