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著為以下問題想到最簡短的答案:怎樣是值得活的人生、怎樣是一個好人、怎樣是最好的自己、愛情的真諦為何、道德為什麼值得被遵循……如果你能夠簡短且篤定地回答這些問題,你的世界觀可能有大問題了。

簡單信念的思想陷阱

世界是個極其複雜、充滿變異及未知的地方,但許多人往往能夠在雜亂無章的生命處境中找到值得抓住的蛛絲馬跡,進而毫不猶豫地篤信某些對世界的詮釋、認同自己對世界的特定理解。這種人能夠將人類、生命、世界等許多面向用非常簡單直白的方式解釋,並對自己的說法表現出幾近盲目的信心;如果你試圖對他們的世界觀提出任何質疑或提供不同的觀點,他們會傾向用「你怎麼會這樣想」的輕蔑表情看著你,彷彿你對他們的不認同是因為你是神經病。

我為什麼這樣講?因為我的父親就是這種擅長將複雜事物用簡單方式理解的人,而我很清楚這世界上有太多這樣的人。舉凡保守人士、宗教狂熱份子、疏於鍛鍊心智、乃至於任何思辯能力不足的人,多數人會終其一生努力地尋找那些能夠讓他們感覺到舒適、安全、無須再繼續自我質疑的信念及思維,他們會為自己人生中的大大小小事物找到最簡單、容易消化的解釋,然後從此不再接受其他意見的挑戰。

有趣的是,這種人不見得會表現得像是他們徹底拒絕任何意見的交流;事實上,他們往往會釋出溝通的誠意,即使他們根本只是在等著自己說話的機會,而非真的具有理性溝通及相互理解的能力。這個現象,你可以在一些碰觸到保守及宗教人士敏感神經的台灣社會議題上看見,我想我應該不需要指名道姓。而我的父親同樣是這樣的人,缺乏真正的聆聽能力、只是等著將自己的意見塞進對方嘴裡、完全無意也無力去做更深更複雜的理解及反思;當你的意見和這種人相左時,你可以百分之百期待接下來的對話會完全到不了任何地方,更遑論共識。

我無意批判我的父親,但他的確是討論這個題材的好案例,而我這麼做全然是來自自我反省的出發點:他深深地篤信一個好人就要有「做人的基本道德」(無論那是什麼);好好充實自己之後把最好的自己表現給女人看就能獲得對方的青睞(無論女人真正有所反應的是什麼);愛情的真諦應該是最單純的、兩個人靈魂的共鳴及交融(即便心理學家否定這個愛情的定義);世界上的許多黑暗混亂都是源自於人們忘了做人的基本價值(即便人類的貪婪其實是根深蒂固的生物性傾向)……我想你應該能夠在簡短的敘述中看出,他的世界觀最終都會回溯至幾個他「牢牢抓住的信念」。我們可以在其他人身上再舉出幾個例子,像是:人生的意義就是要服侍上帝的意志、追求死後上天堂(無論這整個世界觀是不是有道理的);任何非一夫一妻的婚姻都會傷害家庭價值、造成社會的崩解(即便「家庭價值」壓根就是少數人自己定義自己在乎的東西);如果你的女友對你不好,代表你愛她愛得不夠(然而女人其實不想成為你心中的第一順位);你只需要做你自己,在對的時候你就會遇到對的人,她將愛你只因為你是你(抱歉,除了你媽,沒有人會如此愛你)。

我想我已經舉夠多例子了,現在你應該很清楚我想要的討論的主題——「愚化真理(Dumbed Down Truth)」——是怎麼一回事。

愚化真理v.s.細微觀點

愚化真理,就是能夠在思考上替我們保留力氣,簡單清晰、容易遵循的信念。只要打開大眾媒體或檢視公眾人物的一切發言,這些簡單易懂、避免模糊地帶、盡可能降低被錯誤詮釋可能性的觀點,其實在我們的生活中隨處可見。愚化真理不僅僅出現在主流觀點或政治宣傳中,它的另一個大宗來源是廣告行銷:絕大多數標榜速成、捷徑、萬靈丹、輕鬆省力的消費,正是以愚化真理的形式出現;而口號和現實相差最遠的,無非是減肥、瘦身、健康等其實需要我們投入大量時間心力才可能獲得成果、卻充斥著最多「仙丹」產品的領域。

我講了這麼多,顯然地我要傳達一件重要事實:這個世界往往沒有我們所期望的這麼單純。但愚化真理之所以在我們的生活中唾手可得,原因正是因為多數人壓根沒有能力去對這個世界秉持更複雜而細微的信念;引用我在免費電子書《信念=心智+路徑》所寫的,這攸關著每個人的整體「心智」能力。

什麼是整體的「心智」能力?就是一個人的大腦對於複雜、不確切、模稜兩可、灰色地帶、矛盾、悖論的處理能力;而影響心智能力的因素包含了一個人的智能、人格特質、知識水準、人生經驗、思考脈絡、意志力、心理強度、情緒控制、以及自覺能力。心智能力的提升,事實上和我們所做的一切自我提升是有直接關連的;關於這個主題的更深度討論請直接前往下載電子書

社會上的大多數人並沒有專注於個人的成長,當然就不會有心智能力上的提升;沒有心智能力的提升,自然就會缺乏處理「細微觀點(Nuanced Point)」的能力——太模糊複雜的論點往往會侵犯人們的安全感、挑戰他們的心智和世界觀、要求他們做更深更艱難的反思、乃至於徹底地崩解他們既有的現實、改變對事物的諸多看法。很顯然,這對許多人是極其恐怖的一件事。

盡你所能地追求精準

這篇文章的標題之所以說這個思想陷阱是「你我皆不可能跨越的」,因為事實就是如此——我們不可能非得透過我們的雙眼雙手雙腳去認識並確知世界上的一切,我們沒有這些時間和餘裕。這意味著,透過「二手資訊」去瞭解這個世界不僅會是我們認識世界的主要途徑(也天生就十分擅長),更是不可或缺的。

話雖如此,造就愚化真理遍布各處的原因卻也源自於此——大多數人一輩子安於利用二手資訊去理解世界,並在心智能力的匱乏下選擇相信簡單易懂的單純信念。你沒辦法說服他們用神經科學的角度去理解道德的意義、用人類及演化心理的觀點去拓展對於愛情的理解、用理性和自然主義的脈絡去詮釋生命的意義、用禪學的眼光去覺察世界的樣貌……因為這些觀點都太複雜、太模糊、需要太多額外的思考與重整、太多對既有觀念的破壞及不安全感。他們沒有能力做這些理解。

所以我要說的是,雖然我們必須適度地藉由足夠可信的二手資訊去理解部分的世界,但我們應該盡我們所能地追求最精準的、對於世界的理解,並且如實地接納世界的模糊、複雜、與矛盾。

鍛鍊心智能力的作法我都寫在電子書裡了,而在此我只想讓你知道,在我們鍛鍊了心智能力、拓展自己的世界觀、包容更多更模糊複雜的信念之後,我們將不再可能用簡單的答案回答那些複雜的問題。但那又何妨呢?正如我們不需要知道最好的自己之定義為何,我們也根本不需要百分之百地洞悉這個世界的一切;我們只需要清楚通往「真相」的方向為何、並時時刻刻抱持著開放心胸走在這條道路上。這個世界的真相並不是我們該試圖抓在手中的東西,而是一趟追求精準、不抱執著的旅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