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你始終改變不了自己

沒有誰不對自己的生活、未來、世界抱持著期盼與想望,我們都想要更多的薪水、更好的身材、更多的時間、更棒的感情……但最後真正迄及這些成果的人卻寥寥無幾,只因為多數人並不知道只有「想要」是遠遠不夠的。

你擁有各種遠大的目標、亮麗的美夢,但你總是在不自覺間落入生活的紊亂泥淖中,在幾次新鮮興奮的初始行動後開始進度落後,甚至逐漸掉入一曝十寒的窘境,最後只有不了了之。我相信我不需要提醒你你曾經放棄的一切目標、曾經半途而廢的一切行動。

我已經討論過不少我們在設定與邁向目標的途中可能遭遇的困境,及我們應該謹記在心的諸多觀念,包括為什麼你設定目標的方式是錯的為什麼「更努力嘗試」行不通為什麼99%的人都無法真正自我提升為什麼計畫正在殺死你的夢想等等。但我今天想要把焦點放在我們甚至還沒有設定目標、還沒有啟程前的最基本的初衷——我將之稱為啟動改變的「行動槓桿」。

這個槓桿的組成非常簡單,它的一端是痛苦,另一端是酬賞。你也可以將之想成我們行動的推力及拉力,我們終其一生無論做什麼,幾乎都是為了趨樂避苦:我們為獲得愛情的甜美、逃避單身的孤獨而進入感情關係;為獲得健康的身體、逃避疾病的糾纏而頻繁運動;為獲得老闆的賞識、逃避表現欠佳的懲治而認真工作。行動槓桿的運作絲毫不需要我們有意識地思考,我們天生就擁有趨樂避苦的傾向,也於是這個衡量是否該行動的槓桿自我們出生就深植於我們的腦中。

所以這和我們的目標有什麼關係?很顯然地,當我們心中對自己的人生產生任何想望時,這個想望就會被放到行動槓桿上被衡量——只有當我們對於行動的酬賞有深刻的渴望、而對不行動的痛苦深感痛絕時,我們才可能付出充分的心力去行動。如果你感覺不到缺乏運動的糟糕後果,你就沒有足夠的痛苦驅使你上健身房;如果你感覺不到擁有愛情的美好,你就沒有足夠的酬賞驅使你去和那個女孩說話。

到這裡為止都是非常淺顯易懂的道理,但當我們用相同的角度觀看對我們而言更大更重要的目標時,我們能藉此解釋一件清晰的事實——當多數人說他們「想要」什麼時,他們的缺乏行動卻反映了他們的行動槓桿並未被啟動。在這個情況下,問題要不是他們其實無法體會行動的酬賞會對他們多麼有意義,要不就是他們並未感受到無所行動所帶來的痛苦可能如何嚴厲。

但事實是,在極其舒適的當代社會中生活,即便你過著最平庸的日子,也可能一點都看不見改變的酬賞、也看不見維持現狀的痛苦——因為這些酬賞和痛苦,在現代生活的量尺之下,的確是不足掛齒的。這是為什麼許多人只會停留在開口嚷嚷著他們「想要」什麼、卻連點像樣的行動都尚未採取的階段——對於他們的生活舒適而言,一切改變都是沒有「急迫性」的。

只有「想要」是遠遠不夠的,你必須發自內心地「需要」得到你所渴望的結果,你才會為自己創造出採取行動的急迫性。至於如何創造這份急迫性呢?答案再一次座落於酬賞與痛苦兩者之間。

要在安逸舒適的現代生活中徹底忘記改變及成長的價值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多數人因此臣服於平庸的生活、怠惰的習性、不健康的飲食、日漸乏味的感情、偷閒的工作態度等。事實是,你我都同樣可能在舒適的生活中忘記了自己對於改變及成長的「需要」;但很顯然地,我們並無法創造「攸關生死」的、迫切的改變動機,但我們可以不斷地透過酬賞與痛苦、來提醒自己應該採取正確的行動。

將你渴望擁有相同身材的模特兒照片貼在冰箱上、將你這輩子身材最走樣時的照片放在運動背包裡,藉以刺激你上健身房;將你曾經百般魯蛇的行徑寫下來貼在書桌前、閱讀街搭講師的筆記,為你自己創造需要、成為更善於與女人相處的人;在腦袋裡不斷地重播上一次你提出驚人提案時主管賞識的眼光、以及你另一次徹底鑄下大錯時無處可躲的羞愧窘境,你會更想要投入辛勤工作中。

我沒辦法在這裡為你寫出所有的酬賞與痛苦、以創造能夠激發行動的槓桿,但我想你已經瞭解到這份對於行動的「需要」是我們必須去製造並維持的,否則要臣服於安逸怠惰永遠會是我們最輕鬆的選擇。只有「想要」遠遠不夠,只有那些對於行動、改變、成果懷著迫切「需要」的人,才會篤定地踏上通往目標的道路並一路堅持。

提醒自己為什麼你「需要」這些改變及成果,你將不再對於行動抱持絲毫猶豫。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