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對於自我的未知中找到自我

如何真實無偽地「做自己」,是我們畢生不斷追問自己的問題。但許多人在追尋自我過程中的最大困境,莫過於「不知道想要成為怎樣的自己」。我想利用這篇文章,從這個未知的角度為你我找到定義自我的可能性。

缺乏明確的目標、缺乏清楚的自我認知,恐怕是許多當代男性在成長過程中充滿迷惘的環節——傳統的性別角色、對男人的既定期待、社會與家庭價值都在朝夕的變遷中一去不返,留下的是男孩們對於自己該成為怎樣的人、該做什麼、該如何表現、該在乎什麼事物等種種問題的困惑。我們不再被教導如何「成為一個男人」、不再被教導應該重視生命中的哪些事物、不再被要求擁有清楚的底線和核心價值——我們對於「自己是誰」的問題,成了一個完全沒有框架可循的待解方程式。

在成長的過程中,我自己同樣承蒙著對於自我身份的偌大困惑,但最終我逐漸找到自己的方法,僅僅只有一小部分是大家所嚮往的、那種「天命所託」、充滿使命感的自我認同。我絕大部分的自我,其實是來自於對可能方向的否定;換句話說,比起清楚知道自己想要成為怎樣的人,我只是較清楚自己「不想要」成為怎樣的人。

帶給我相當多生活上啟發的好書《反脆弱》中,指出「否定法」是較能夠排除事物的脆弱性、使未來方向更具競爭力的作法。我發現相同的洞見可以應用於我們追尋自我的過程:我們的生命中或許缺乏值得仿效的男性典範,但我們不可能在自己身邊找不到我們「不想要」成為的人。進而,我們能夠歸納出我們「不想要」擁有的特質、「不想要」在乎的價值、「不想要」持有的思維、「不想要」採取的表現……這些透過否定而得的資訊,事實上對於找到真實自我的方向,有遠多過我們想像的助益。

最近在讀《突破修道上的唯物》(推薦給對於修禪有興趣的人),書中非常直截地指出「否定法」在修道上的重要效用:「我們並不是要建立心之覺醒狀態,而是要把障礙心之覺醒狀態的迷惑給燒光。在燒盡迷惑的過程中,我們便會發現覺悟。過程若非如此,心之覺境便是因果而生,也就難免異滅。」

我認為這項洞見非常具有啟發意義:當我們試圖「找到自我」時,最基本的方向就已經錯了。自我,根據定義,本該是我們先天存有的人格及特質;我們真正要做的,就只是將那些遮蔽了自我的障礙——諸如主流價值、外界期待、社會框架、家庭影響等外在因素——給一一排除,使我們先天賦予的自我展露光芒。而瞭解自己「不想要」成為怎樣的否定法,正是完全符合這個洞見的自我探尋方法。

你並不需要擔心不知道要成為怎樣的自己,你只需要觀察四周的人,看看誰啟發你、誰警醒你、誰吸引你、誰排斥你,你就能夠歸納出自己的方向,並隨著時間更長、接觸更多人,理出更清晰的目標。知道自己「不想要」成為誰,是和知道自己想要成為誰同等珍貴的資訊;透過否定法,將你的自我從混沌未知之中一點一滴地揭露出來吧。

廣告

1 則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