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兩個禮拜,我經歷了我有生以來最驚人的內在轉化。最近的每一天裡,我一次又一次地揭露內心的新啟發。我想要利用這篇文章,趁這些洞見記憶猶新時與你分享,盼你能從中有所收穫。

這篇文章不會是我常寫的「保證替你解決問題」的類型,更顯然不是設計來刺激讀者反應的。事實上,這篇文章不止是我對於自己過去一年來最誠實而謙卑的檢討、記錄我最近的徹底轉化與新思維,某種程度上,我希望這更是對我在Overman Path這半年來所寫一切的反思。

逆境

要談我近來的徹底覺醒,就必須談到我所遭遇的重大逆境;要談我遭遇的逆境,就不得不將我這整整七年的故事交代清楚。

七年前,我遇見了一個我所深愛的女孩,如此地完美、與我如此契合。在一起兩年後,因為我匱乏渴求、缺乏人生目標的種種行徑使她離開。在那時,我的確已是個不值得依靠、不配被愛的人,但她也在離開我的同時,投入了下一個人的懷抱。我傷痛欲絕。

在那之後的四年,我一點一滴地從幾乎要我性命的傷痛中重新站立,在無數夜晚的借酒澆愁與朋友的支持下走過來。當然,我深深地感激在這途中另一個願意陪伴我的女孩,如果沒有她近乎出自憐憫的愛,我不確定我今天會在哪裡。那些日子裡,我從日夜處在隨時可能失去愛情的巨大惶恐中,到找到了自己生命的出口、發掘許多靈性相關的書籍、開啟了我自我成長的道路——這一切通往了現在正寫下這些文字的我。

一年多前,我和那個陪伴我走過來的女孩分開了。終究,我和她並不是真正適合彼此的人,只是在對的時間相互陪伴而已。但對此,我仍是由衷感激的。回復單身之後,我更積極地建立自己的內心與生活,完成了不少自己自豪的成績,並接觸更多關於自我建設、成功法、以及兩性關係的材料。我的成長突飛猛進著。

然後我聯繫了當初那個徹底使我心碎的女孩,以一個完全嶄新的自己再一次吸引她回到我身邊——那是她第三次「無縫接軌」到下一個男人,且還沒有出現過例外。但我沒有過度留意,我以為我對於兩性關係的深度瞭解不可能讓我被傷害。到這裡,我希望你看得出這是個重大的伏筆。

我和她度過了非常美好的一年,我們以全新的自己打造了一段全新的關係;我必須承認,這是我目前有過最美好的記憶。然而好景不常,不但我們其實都心知肚明彼此接下來的人生規劃將完全錯開,且她在我們分隔兩地之後便逐漸與我漸行漸遠,我感覺到她對我的愛正隨著一天又一天的分隔而消逝。遠距離的愛情終究不眷顧我們嗎?我本來也是這麼相信的。但我此刻的答案是:或許吧。

在短短一年的感情中,我有了非常大的成長與啟發。起初,我其實並沒有足夠的心智能力去掌控關於兩性動態、女性擇偶策略等毫不浪漫、實則殘酷的知識。我花了很多的時間心力在試圖「控制」這段關係,只為了抓住她對我的吸引力、為了做出對的行為或講出對的話以取得她的反應、為了展現自己的「價值」使她心甘情願留在我身邊等等。我在這段感情中有好一段時間是以「矯枉過正」的心態在處理每一個互動的環節,而我已經在《感情中最差勁的出發點》一文中把這種心態的不可取之處講得非常清楚了。

然而在這段感情的末段,我重新找到自己該如何愛、要怎麼面對這段關係的方向,我逐漸瞭解到自己終究必須打開心胸、容許自己的脆弱、並毫無保留地去愛這個女孩。這些動人的領悟,我都記錄在《談愛與傷痛》《愛情,其殘酷而壯麗的真相》等文章裡。在這段感情告終前,我真的已經用我所能夠最好的方式去愛她了。

這段感情結束後,我的傷痛是十分猛烈的。我幾乎想要怯懦地相信我和她在不遠的將來還能夠再一次重燃愛情,只要我們能夠長時間陪伴彼此,只要我們的生命再一次交錯。而我最深信不疑的是,我相信我和她的這段感情,是注定要用以教導我如何打開心胸、毫無猜忌地去愛一個人。結果顯示,我只對了一半。

分手後的兩個禮拜,我找到了她緊接著與下一個男人約會的證據。

就在那一天,我對於這段感情、這個女人、這些年、以及這個自我的所有既定想法都在瞬間崩壞。

覺醒

當我這麼說時,這絲毫沒有任何誇飾或象徵的意味——我覺得自己從一場大夢裡醒來了。

那是一份偌大的解脫,但伴隨著偌大的荒謬感——原來,我的人生耗費了整整七年、就只是為了一解與這個女人之間的因緣。我先是初嚐愛情的滋味,然後遭遇心碎的痛苦,接著重新建立起一個嶄新的自我,再一次贏得她的心,最後再一次被她冷酷地摒棄。而今,圍繞著她所發生的一切,終於結束了。我終於能夠以一個沒有牽絆的新的自己,繼續人生的旅程。

那天,我在大夢初醒的解脫感中,感到無比地祥和寂靜;我一面流下覺醒的淚水,一面對於這其中的荒誕哈哈大笑。這其中的偌大荒謬感,是來自一個簡單的事實:這發生在我身上的所有珍貴的成長,竟然都是源自一個並不值得的女人——她處理分手的方式已經成了習慣性的移情別戀了,無論她在我眼中是多麼地特別、與我多麼地契合,光這一個重大的瑕疵就足以否定她在我心中的一切價值了,但我竟然一次又一次地逃避這個事實,只為了能夠滿足我懦弱渴求的期盼。對此,我只有遺憾,但沒有怨恨。

且讓我把話講清楚:我絲毫不恨這個女人,一點都沒有。我已經不在乎了。我感謝的是生命本身,因為我終於明白,這是一堂耗時整整七年的課,只為了教我一件事——放下。

我的領悟是,當我能夠以人生最宏觀的角度看,這七年的一切就只是一個「階段性任務」,為了使我成為我該成為的人、學會我該學會的事。當我以為這堂課的主旨是「打開心胸去愛」,生命知道我已經為下一堂課做好準備了,於是它利用同一個女人帶給了我最後的重大教誨,迫使我學會放下。放下這「用意已盡」的一切——這段感情、這個女人、這整整七年、以及這個圍繞著她所成長的我自己。如果不放下這些,這為時七年的痛苦、掙扎、及無數的荒謬期待就只會繼續延長。

這些年來我積極建立的那個「自我」,就在遭遇重大震撼的那一天徹底地死去了。在遭遇這件事之後,我真的已經完全不再留戀那個女人和過去了;但我對於這個隨之死去的「自我」,我充滿著感慨與惆悵。發自內心地,我覺得這就像是我親手埋葬了一個這些年來和我日以繼夜、並肩奮戰的生死之交。我必須止住我對他的懷念,讓他與這些過往一併死去,我才能夠以一個嶄新的、不再與這些過去有所牽連的自己繼續活著。

這是為什麼我並不恨也不再留戀這個傷害了我的女人——那個曾經愛她、為她奮鬥、為她成長、也最有理由恨她的我,已經隨著這七年的記憶一起逝去了。在這個震撼之後的我彷彿一個重生的自己,我並沒有任何理由去憎恨或懊悔那些已與我毫無牽連的過去。

轉化

在這之後,我發現自己的許多內在思維有了重大的轉化:我比過去更加地專注於為他人創造價值、創造雙贏的行動。在Overman Path上的文章是如此、在我和新的女人的互動中更是如此。我經歷的傷痛給了我一個重大的啟示——每一個傷痛,都是注定要我有所學習的教誨,都是注定要我藉以啟發他人的任務。印度聖雄甘地說:「我的生命就是我想傳達的訊息。」這個洞見如今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腦海裡。無論我接下來做什麼,我都不會再允許自己忙著自怨自艾自卑自憐;我必須傾畢生之力,將我從生命中所學的一切作為禮物與人們分享。

同時,我發現我在完全相同的生活中獲得更多更多的快樂與感恩。突然之間,我變得非常愛笑,我為身邊任何微小的事物感到誠摯地愉悅,我發現自己有好多的正面能量能夠和他人分享,我不再拘泥於任何特定情境,我可以非常自由地傳播我的良善立意。我並且在各種我過去會感到無奈拘束的場合中,發覺到每一個「當下的意義」——只要能夠和身邊的人齊聚,我都深深地感恩,並在每一刻把最好的自己作為禮物贈與他人。

我有了更多的動機、意志力、行動力,我比過去更能夠「活在行動之中」,而不是「活在自我考量裡」;換句話說,我花更多時間在做創造價值的事情,而非忙著思考自己應該得到什麼、掠取什麼。採取行動、以最踏實最有意義的方式生活、活在當下,都變成了很容易的事;我的身份、真實的自我就存在於我採取的每項正確行動以及踏實的生活之中,而不是精心雕琢的個人形象。

我最近和新的女生的互動中,我不再以意圖操弄、控制、激發反應、宣示價值等任何狗屁倒灶的出發點在交談,不作關於女性擇偶策略、價值角力、搭訕話術的思考了。不,這並不代表那些東西沒有用或沒有道理,僅僅代表我不再在乎我能不能得到對方的好感、能不能提高自己的價值、能不能獲得我想要的回應。如今我只在乎自己是不是以創造雙贏、且正直誠篤的出發點在做每一件事、講每一句話;比起為了獲得女人青睞而做出絲毫刻意的表現,我願意誠實地顯露自己的脆弱與不完美,但將我最好的自己以純然「分享」的心態展現給對方。此時此刻,我正以我有生以來最真實、毫不造作、完全誠實真摯的自己活著。(更多相關的心得我已經寫在《感情中最差勁的出發點》。)

除了上述較為顯著的轉變以外,我也感覺到自己內在的「能量」有所不同——我變得比過去更踏實、更謙卑、更篤定、更臨在、更開放。或許身邊的人感覺不出來,但我對於自己的每一項行動(與不行動)都更加自在而沒有無謂的思索。當然,以上所講的一切,我恐怕沒辦法就這麼永遠維持都毫無懈怠或退步;但我已經看見一個嶄新的、更好的自己的可能性,我便將毫不猶豫地為那個更高的目標去奮鬥。

洞見

在詳細地描述了我個人的種種經驗之後,如果你還想要更明確地瞭解我所獲得的一些新洞見,藉以在你自己的生活中落實應用,那麼以下是我所整理的、盡可能清晰易懂的心得。希望透過這些洞見,能夠使你看見逆境的嶄新可能性、並作為邁向更好自己的踏腳石。

l   視你的傷痛為生命中最珍貴的教誨。學會你該學會的、成為你該成為的人,然後將這一切作為禮物回贈你周遭的世界。

l   劇烈的傷痛與逆境,就如金屬的冶煉般,會燒盡我們不需要的特質、情緒、或行為,使我們以更純粹而精鍊的樣貌活下來。

l   逆境,會一次又一次地將我們的注意力拉回個人的核心價值,使我們再一次專注於那些我們真正在乎的事物與價值,並更篤定踏實地為核心價值而活。

l   如果有一個普世推崇的核心價值,那便是追求雙贏、創造價值。我們生而為人,終究要為了擴展自我、服務他人、分享良善而活。這點絕無可議之處。

l   重大逆境是藉以殺死小我(Ego)的絕佳契機。一旦我們從逆境或傷痛中倖存,我們將更善於放下那些對於自我形象、自身得失的執著與算計。你會發現原來忙著擔心自己是一件多麼卑微粗鄙的事,進而更專注於創造價值、成為更好的人、並為公眾服務。

l   隨著小我的死去、及對於創造價值的專注,我們在採取正確、有益他人的行動上所需耗費的意志力將遠遠地降低。只要是對的事,你就會毫不猶豫地去做,不再需要為自身利益做無謂考量。你的能量會更投注於正確的行動中,而不是對自我的卑微思索。

l   在經歷過重大的逆境後,你不再關注他人一些狗屁倒灶的閒言閒語,你的大腦幾乎能夠自動屏蔽掉一切無益於公眾或你個人生活的閒雜資訊。因為你很清楚自己更在乎的事物與價值為何。

l   你會對生活充滿更深度的覺知,你可以感受到更多的喜悅與感恩。在逆境之後,你會以前所未有的、臨在的狀態生活。生活對你來說可能從來沒有這麼充滿生命力過,你活得極其清醒而踏實。

l   你會發現,你沒辦法搞砸這一生。無論你做了什麼決定、採取什麼行動、選擇什麼方向,你都會學到你所需要學到的教誨,而這都將成為「使你成為你」的一塊塊拼圖。沒有任何事情是值得懊悔的,你只會成為更好的自己。

l   學著擁抱改變與未知,學著放下吧。活在無所依恃、無從執著的狀態,是一個我們需要一再自我鍛鍊的能力。若你在任何時刻都願意放下、願意殺死你所執著的小我,你將成為真正的、不受侵害的精神戰士。

8 thoughts on “我如何親手埋葬了自己

  1. 也是在經歷情傷的一段時間後才逐漸看清楚及了解自己所缺乏的,
    還覺得當初對方離開自己也是應該的,現在回頭看連自己都覺得看不下去了哈,
    曾經想過為了她自己要不斷的變好,
    到最近才覺得自己努力的方向卻可能會因為她而偏離該走的道路,還在試著調整。

    Dans的經驗有些我體會到了,有些還沒,但值得借鏡。
    謝謝你。

    喜歡

  2. 我也曾經委靡低迷,失去鬥志和熱情
    儘管不如你有如此深刻的成長和覺悟
    刻骨銘心的記憶還在
    我依然想念著她,
    就算我深知我必須成長到不再對她這樣深深緬懷
    我期許自己能創造雙贏的關係
    做真誠而自信的人
    有勇氣表達感情,創造真正的親密

    喜歡

  3. 三个月前,因为感情失意,无意看到这个网站。而今天,竟然发现我们的经历竟然一致,花耗七年在同一个人身上,两度相爱,她三次无缝接轨。你用了两个星期,完成了自我觉悟;而我,从摆脱伤痛,到放下,用了,两个月。
    嗯,不管怎么,还是感谢,这七年,让我不断成长,意识到性格的缺陷,更重要的是,终于破灭了对一个人的幻想,敢于接受自己的懦弱,也更愿意去迎接未知的路途。
    谢谢你,分享你的经历,带给我共鸣,也让我再一次去思考。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