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向思考如今儼然已蔚為風潮——「認為自己有問題」的負面想法彷彿才是我們最大的問題,而「相信自己做得到」是一切問題的正解。但我將告訴你如何運用「自我懷疑」的力量,迄及沒有任何一種正向思考能賦予你的自我成長。

為什麼你需要「自我懷疑」

在我自己成長、學習、形塑個人思想的長久過程中,我總是企圖捕捉這個世界最精確的運作模式、試圖對現實有最完整的理解,因此我盡己所能地避免自己落入「感覺良好」的思想陷阱裡。是的,我同意要有所作為、獲得成功、踏出舒適圈,往往需要我們某種程度上的「過度」天真自信,這是為什麼我們都對那些「有夢最美」的勵志小語嚷嚷上口;但你我從小到大已經接收夠多這些「感覺良好」的單純訊息了,我不會允許Overman Path成為另一個讓你對世界充滿美好想像的來源——因為我相信不必我告訴你,你也已經知道這個世界從來就不是我們想要的這麼單純美好。

如果你對正向思考上癮、沈浸於無實質效益的「信念」和良好自我感覺裡,或許你會「完全接納自己」,但你對於解決生活種種問題所缺乏的企圖心,自然將阻礙你進步的腳步。然而,如果你活在解決問題的模式裡,汲汲營營地企圖「改善」更多事情、「修正」更多不滿意之處,你對自己永無止盡的不安全感也只會侵蝕你每一刻生命的寶貴經驗,讓你繼續在不滿足中追逐著那個不會來到的終點。

這是為什麼我可能在一篇文章裡說要「信任生命」、「擁抱自己的脆弱」,但在另一篇文章說要「面對生命的變異」、「採取行動」。我希望我筆下文章所呈現的多元面向,傳達了一個清楚的訊息——一個人的自我超越總會存在於「自我接納」與「自我懷疑」兩個極端之間。

我之所以要在進入這篇文章的核心主題「自我懷疑」之前先闡明上面的這些觀點,是因為你我都很清楚一件事:我們大多數人在成長過程中,其實比較擅長活在「解決問題」的模式中。換句話說,「自我懷疑」恐怕是你我都已經相當熟練的技能。但我在這篇文章想要談的,絕不是我們該如何繼續自溺於自我懷疑之中、活在永不滿足的不安全感裡;相反地,我認為只有在我們學會「自我接納」之後,「自我懷疑」真正的價值才會顯現。

所以請記住這件事:我在這裡所談的「自我懷疑」是作為我們鞭策自己、改善生活、追求自我提升的「思考工具」,而不是值得我們一再耽溺的「情緒」。

「自我懷疑」的四個法門

我相信我不需要向你解釋「自我懷疑」是怎麼一回事——它單純意味著「拒絕相信你自己」。我認為在下述的四個面向上,值得我們不時地提醒自己「先別急著相信自己」,試著把事情看得更清楚、進而獲得更精確的觀點,甚至找到值得改善的問題及解決方案。

  1. 別相信你的感受

你我幾乎在所有時候都會相信我們的感受、情緒、以及隨之而來的非理性想法,我們總是過度地「認同」於自己的感受,認為它們是我們「對於外在世界的真實精確反應」。我們每一次被自己的感受牽著鼻子走、將情緒當成非理性想法的後盾,就顯示了我們無力質疑自己的感受,沒有足夠的心理強度去自問「或許我的感受並沒有真實地反映外在情況?或許我正因為情緒的影響而抱持著錯誤的想法?」大多數時候,我們往往在事後為自己被情緒蒙蔽的行動感到懊悔不已。

David R. Hawkins的Letting Go: The Pathway of Surrender一書中指出了我們面對自身感受應有的反應:辨認經驗放下

當感受從我們內心升起時,我們必須透過強烈的「自覺」來辨識這些感受:我此刻對他人的言論感到羞愧或憤怒嗎?我此刻為自身的遭遇感到悲傷或憂慮呢?當我們退一步「觀察」自己心中升起的情緒,我們要接著完整地感受它們、深深地經驗這些情緒,而不是試圖逃避和壓抑自己心中的負面情感——我們越是抗拒這些負面情感,它們就會越以不可控制的姿態出現在我們不期望的時刻。在徹底地經驗了這些情緒後,它們的工作就結束了,我們必須將之放下。

歷經內在感受的生滅之後,我們必須重新整理自己的理性、將自己的感受當成「可能有問題待解」的信號,但透過理性來處理現實問題、而非我們的情緒。我們的感受是可以信賴的信號,卻絕非值得依靠的行動動機。

(延伸閱讀:《徹底征服你的情緒》《戰勝恐懼》

  1. 別相信你的記憶

研究指出我們往往對於過去的事件缺乏真實客觀的記憶:我們可能在度過一次非常無聊的旅行後,卻因為這趟旅程很值得和朋友炫耀而「相信」自己有過非常豐富美好的經驗;我們可能因為一段感情結束得非常難看,而「相信」對方在交往過程中的種種缺失,即便當初墜入愛河時一切都是如此完美。

你我恐怕都已經曲解了對於過去的許多記憶,而這個記憶上的謬誤可能造成我們對於未來行動、新接觸的人事物、將來的前景懷抱著完全錯誤的期待和推論:你在痛苦的分手後不再願意接觸任何與你前女友擁有相同特質和嗜好的女生、在艱困的創業失敗後對自己的能力懷抱強烈質疑、在難堪的求學歷程後不再願意與當初共患難的朋友見面等。

面對我們的記憶,我們該做的是專注於「事件」,而非「感受」。再一次地,我們必須徹底地經驗那些感受並且將之放下,然後透過我們的理性來處理對於過往的資訊,確認哪些事件真的發生了、哪些又只是我們自己情緒化的揣測,並藉由客觀理性的歸納推論來為自己的未來做規劃。

  1. 別相信你的直覺

我在這裡所談的「直覺」,是指我們對於事件最初始最直接的反應與想法。我在免費電子書《信念=心智+路徑》中提過一個重要觀點:我們的大腦只會選擇我們「有能力」相信的事物來相信,任何比我們現有的「心智能力」還要更模糊、複雜、矛盾的信念,都無法被我們所理解。有些人的心智能力只足夠相信「生命的意義是榮耀上帝」,有些人則能夠相信「在這個對人類抱持冷漠的宇宙中,人類生命的意義恐怕不存在,但我們可以自行為自己創造」這種相對複雜的信念。

如果我們能夠理解這點,那麼我們自然會瞭解到我們的思想脈絡中總是會存在著不可能跨越的思想陷阱,亦即對我們而言過度複雜難懂的任何信念。於是每當我們的信念遭遇到別人或現實的挑戰時,我們應該要勇於面對這些挑戰與質疑、抓住這些思辯及自省的珍貴契機;我們該利用「自我懷疑」的力量,辨認自己的世界觀是否真的不夠健全、對於現實的理解是否不夠精確,並願意改變自己對於事情的信念,避免自己只是不斷地在合理化自己「想要相信」的任何事情、僅為了緊抓那份思想上的安全感。

懂得抗拒你對事物的直覺、並迎接任何信念的挑戰,你對於這世界的理解將隨著時間越加精鍊而準確。要安逸怠惰地相信你想要相信的事情、還是追求對事物最完整的洞見,這個選擇總會在你手上。

  1. 別相信你的知識

別執著於你既有的知識,尤其是那些你稱不上專家的領域。無論我們累積了多少的人生經驗,我們永遠都該保持謙虛的姿態、不斷地自我檢驗並接納他人智識上的挑戰。

要讓我們的知識及洞見處於一個「自我進化」的模式裡,我們就必須接納理性思辯,絕不將他人在知識上的挑戰視為對我們「人格」的挑戰(許多上年紀的知識份子會矛盾地呈現這種反應)。我們最不可靠的「知識」經常是來自自身的經驗,因為我們的經驗很多時候實是不值一提的例外,或根本沒有反映「常態」的效力,更遑論逼近「真理」。

我總是提倡著「透過你自己的雙眼觀察這個世界」,因為多數人大半輩子來都只是依靠他人的「二手資訊」建立對世界的理解;但同時,我相信如果要盡可能精確地瞭解世界的全貌,我們必須仰賴任何比我們具備更多知識與洞見的人,樂於從別人身上學習並接受挑戰。

「自我懷疑」的力量

我認為「自我懷疑」作為一個自我成長的工具,它真正的價值在於其背後追求進步的企圖心。自我提升的道路並沒有終點,我們永遠不該期待這趟旅程賦予我們「完整性」或安全感;反之,當我們能持續地成就自己的成長、拓展自己進步的空間,你會發現這場無止盡的戰鬥其實是極富意義與成就感的。

讓我們善用「自我懷疑」的力量,在生活的每一個面向中尋找我們能夠提升與改善的環節。與其執著於「最好的自己」是什麼模樣、為「做對」每件事情感到困惑惶恐,我們可以透過適度的自我懷疑、專注於尋找進步的空間,並在長時間下不斷地迄及更好的自己。

容我再一次澄清,「自我懷疑」應作為一個追求進步的工具,而非綁死自己、讓你自溺於不滿足與不安全感的情緒牢籠。我們不需要時時刻刻焦慮著「我還有什麼問題該解決」,但利用自我懷疑來找到進一步提升的方向、規劃自己的下一步行動。

在「自我懷疑」與「自我接納」間找到平衡點,你便找到了通往永無止盡的自我成長的鑰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