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尋生命與心靈的「最大自由」

在朝「理想男性」邁進的道路上,我們必須不斷地追尋自己生命與心靈的「最大自由」;我將利用這篇文章探討為何這份自由是你我生命中無可取代的重要追尋,並試圖理清一個幫助我們在日常生活中迄及「最大自由」的藍圖。

作為男性自我成長的聖經,David Deida在The Way of the Superior Man中談到這份對於「自由」的不懈追尋與憧憬、將如何以無可取代的方式豐沛你我的生命;而我在《三個步驟,立刻擁有「男子氣概」》中也簡單討論過「自由」如何構成一種全新的「男子氣概」。

再者,過去十六天的軍營生活帶給我許多關於「自由」的新觀點與深刻體悟,也因此在我此刻的思維中,「自由」這塊拼圖帶著非常開放但重要的意義。文章接下來的部分,我將向你解釋它如何適切地嵌入我們作為男性所必須體認的許多價值中,並成為我們在生命中持續挺進的重要基礎。

首先我們必須做的,是釐清當說到「自由」一詞,指的究竟是什麼。

定義「自由」

在政治學上,「自由」一詞的界限經常被劃立於「一個人能夠自我支配、憑自由意志行動、為自身行為負責」等概念上,緊密關連著我們「可以」做什麼;然而在生命與心靈的提升上,我所說的「自由」更關乎我們「可能」做什麼。換句話說,當我談及一個男性應如何追尋自己生命與心靈的「自由」,我想要討論的並不只是他「可以」在合情合理合法的範圍內做什麼,而是他「可能」在自己的成長旅程中迄及什麼結果,並且不斷拓展這份「可能性」。

舉例而言,一個秉持匱乏心理、試圖掠取價值、或不願為自己人生處境負起全責的人,他即便擁有一切政治上的自由,但他在自我成長上的「可能性」卻是非常侷限的;他欠缺了誠實生活、自我實現、擁抱目標、乃至於信任生命的種種可能,也因此他在生命與心靈上實未擁有任何的自由。

用更簡單的話講,當你看到有人「受困」於某些生活處境、負面的情緒與慾望、或不健康的人際關係中,你便該知道他並未迄及自己生命與心靈的「最大自由」。這種人往往活在被動的狀態中、只能擔任人生處境的無奈收受者、無力掌握自己的情緒與反應——看到這裡,或許你會驚覺自己此刻手上握有的自由同樣是如此匱乏。

當別人對你惡言相向時,你是否能夠選擇自己要使用什麼方式回應?當諸事不順或遭遇困頓時,你是否能夠退一步找到更健全而勇敢的觀點?當特定的人際關係或處境將你套牢時,你是否具備破繭而出的能力與勇氣?當穩定的感情在朝夕之間崩解,你是否能夠從中找到你必須學會的教訓並懂得放手?當他人試圖利用你時,你是否具備夠高的自尊與夠堅定的底線以拒絕被如此對待?當一切渾沌不明時,你是否能夠依然深刻地瞭解自己生命的至高目的並依此篤定前進?

我認為這份「自由」——關於生命與心靈成長的「可能性」——是我們邁向「理想男性」、成為更好的自己所不可或缺的基石;我們是否不斷地拓展自我提升的這份「可能性」,將左右我們是否足以迄及最好的自己、淋漓盡致地發揮自身潛能、了無遺憾地活過這一生。有趣的是,根據這個定義,我們在Overman Path所寫的一切事實上都只是在賦予你用以拓展生命可能性的工具、是你追尋「最大自由」時得以仰賴的觀點與洞見。

那麼這份「自由」該如何迄及?我們應如何追尋生命與心靈的「最大自由」呢?讓我們再將「自由」劃分成三個類別來一一分析。

三種「自由」

  • 基礎自由

「基礎自由」十分地接近政治學上的「自由」定義,也可以視為「誠實的生活」(見《建立「充足」的首要關鍵》)的一個簡化版本。「基礎自由」意味著你我生活中最基本乃至於最物質面向的自由,它包含了生存、居住、人身的自由,也含括你對於生活方式、社交圈、工作、嗜好、個人時間的選擇。一個簡單定義「基礎自由」的方式是,回想你在當兵期間喪失的那些生活的外在條件,你就知道我在說什麼了。

「基礎自由」在很多時候必須作為我們進一步成長的基石。若用大家熟知的馬斯洛的人類需求層次理論來解釋,追尋並持有充足的「基礎自由」可以對應於滿足自己最低限度的生理、安全、以及社交需求。但我想進一步補充的是,我認為追尋「基礎自由」更代表著追求物質上的富裕、得以運用的資源、個人想望的生活方式、滿足需求的工作與社交圈等。

若換個角度理解,其實多數人在一生中的多數時候都在追尋著更多的「基礎自由」:我們都想要更多的個人時間、更符合需要的生活模式、更好的工作、更令人滿意的感情與人際關係、更具成就感的志業或興趣。這些事物帶給我們如此龐大的酬賞,以致我們幾乎能夠將一輩子耗費在拓展「基礎自由」之上、追求更多更好而毫不嫌膩。

如同我說過的,我認為「基礎自由」是我們進一步成長的基石,也就是說我絲毫不否定任何人在物質層面的慾望與追求;事實上,對於「基礎自由」的追求很多時候扮演著我們生活最重要的動機、並在過程中使我們有機會踏進「高階自由」的階段。

  • 高階自由

我們在Overman Path所闡述的多數觀點都可以落入「高階自由」的範圍。「高階自由」將焦點從外在轉入內在,更深刻地檢視你我在心智、情緒、感情上的成長,以及行動背後的出發點。舉例而言,「高階自由」包含著更高的心理強度自尊意志力、更強的執行力、能夠征服個人情緒、善用自我懷疑、將自己視為完全的充足、自我實現、無私的愛與奉獻、及創造價值的心理,甚至我們為自己設下的原則與底線事實上都是你我「高階自由」的一環(詳見《「個人底線」的力量》)。

對於「高階自由」的追尋將使我們自單純的物質酬賞中解放,如果繼續用馬斯洛的需求理論解釋,「高階自由」便是對應我們的尊重與自我實現需求。在我所描述的系統中,「高階自由」專注於許多足以徹底轉化並提升個人的價值與洞見;它未必會帶給你任何物質層面上的改變,卻可能徹底顛覆你的心理狀態、以及你對自身與世界的理解。

我不認為「高階自由」能夠完全獨立於「基礎自由」之外(但也不完全依賴),我相信一個人需要擁有充分的「基礎自由」才能夠建立健全的「高階自由」;這是為什麼我們在Overman Path討論各種概念性的思維之際,也同樣強調理想的工作、興趣、社交圈、以及生活方式對一個人是如何重要且不可或缺。至於「高階自由」的耕耘,基本上就已經是這個網誌存在的目的了,我想我不需要多做贅述。

  • 心靈自由

我相信終極的「心靈自由」意味著我們必須殺死「小我」、超越自身的得失利益、徹底臣服於當下的每個經驗、信任生命、並盡可能地脫離對於物質與個人得失的依恃。我們的生命終究會一次又一次地迫使我們去學會「放下」,而這不但不是值得遺憾或消極的觀點,卻是我們真正解放心靈的途徑。

引用David Deida所說的:「要活在徹底的心靈自由中,你必須樂意面對自己的恐懼、並將那些正限制著你的愛的障礙給放下。對於安逸的依恃,是阻礙多數男性獲得靈性提升的元兇……『小我』的死亡、向『本體(Oneness)』的徹底臣服,正是終極的自由。」

我不確定我在此所談的「心靈自由」對你而言是否過於靈性、聽起來像是一堆形而上的虛幻價值,但我希望我至少指出了一個迄及「心靈自由」的方向,而我也在自己的許多文章中以不同地角度試圖勾勒出「心靈自由」的樣貌(例如我在近期的分手後所獲得的啟發)。

值得一提的是,我認為「心靈自由」可以完全獨立於上述的兩種自由存在,但這也意味著「心靈自由」並沒有太顯著的切入點,有些人可能一輩子都無法真正在這個領域中有所進展、最終抱憾而死。但我相信對你我而言,生命就是最好的導師,他會在對的時候教給我們真正所需的教誨,而「心靈自由」往往正是我們在各種人生經歷後的戰利品。

「心靈自由」雖然獨立於上述的兩種自由,但我認為「心靈自由」將反過來更加強化一個人對於「高階自由」的追尋與深耕,同時使他對於「基礎自由」的慾望更加薄弱——只需要想想歷代的偉大靈性導師,你就會知道我所描述的那種人格形象。

追尋生命與心靈的「最大自由」

在我們定義了「自由」、並以三個不同層面去切入討論「自由」之後,我想我大致完成了一個完整的論理基礎,使我們能夠透過三種不同的「自由」去理解你我生命中各種面向的經驗與遭遇,也讓我們知道在各個情境中那個朝向「自由」的方向為何。

我希望我在這篇文章中展示了一份夠完整且充分的知識藍圖、能夠賦予你一個看待生命的新洞見,但這篇文章同時是我往後將寫到關於「情緒生態系統(Emotional Ecosystem)」的一個重要基礎,屆時我將花更多篇幅討論「追尋最大自由」這件事的應用層面及其延伸概念。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