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求生命與人格的「平衡」

如果你一再地陷入對生活的不滿、對現況感到困惑、對自我身份存疑——你的生命可能嚴重「失衡」了。這篇文章將解釋「平衡」如何存在於我們生命的許多面向中,以及尋求「平衡」對於你我的重要意義。

在我個人對於生命、對於世界運行方式的思考中,有一些尚未具體成形的概念;「平衡」正屬於這些仍處於雛形階段的洞見之一。我秉持的理念是,在我繼續藉由外在知識與個人經驗補足這個洞見的過程中,我也必須透過一次又一次地重複解釋,使我對於這些洞見的詮釋能夠漸趨完善。這篇文章便是我解釋「平衡」這個觀點的首次嘗試。

我起初是在音樂製作的領域中體認到「平衡」這點的重要——成功的混音,必定意味著不同樂器、高中低頻率、音量動態等各個面向上的優異「平衡」;沒有哪個樂器或頻率佔用了特別多的空間、每個樂曲中的元素都能夠相互支撐與襯托。在我們生活型態的建構、個人特質的培養、投注生命的事物等象限中,又何嘗不是持續地追求外在及內在的「平衡」呢?

且讓我們試著討論「平衡」是什麼。

 

何謂「平衡」

要討論什麼是「平衡」,當然就必須有兩個以上的「極端」存在。讓我藉由人們常有的人格特質及生活態度稍作舉例:

溫和←→激進

感性←→理性

陰柔←→陽剛

自我接納←→自我懷疑

放下←→掌控

圓融←→底線

不拘結果←→意圖清晰

弱脆弱←→強脆弱(Weak/Vulnerable)

內在成就←→外在認同

生命的寬度(多樣性)←→深度

小我←→自尊

有目的的自私←→無私

也許你不是完全瞭解上面每個例子的精確含意,但別擔心那並不是這篇文章的重點;我想要彰顯的,是這些人格特質或生活態度的左右極端,以及兩個極端間的「漸進」。

當我們將每一組極端看成一個個「光譜」,你我便能夠辨認自己在這些光譜上的位置——你可能是個「中間偏理性」、「圓融而缺乏底線」、「較傾向外在認同而非內在成就」的人;另一個人可能「追求生命的寬度勝於深度」、「不拘結果而意圖模糊」、「陰柔而非陽剛」。同時,我們的內在特質與生活態度往往會反映於外在的呈現,於是「工作←→玩樂」、「心靈提升←→物質酬賞」等組合於是便出現了。到這裡想必並不難懂。

 

「平衡」的意義來自追求「極端」

假如你可以成為任何你想要成為的樣子,為什麼你不採取行動呢?為什麼你需要被那些對自己的有限期許所限制、更一味地說服自己「我就是這樣」呢?停止你的懷疑。你絕非僅止於此。

這些日子來,我對自己逐漸萌生一個期許——我企圖成為最「全能(Versatile)」的自己;你可以將之理解為「能屈能伸」、「面面俱到」、或所謂的「靜如處子,動如脫兔」。而我鼓勵你秉持相同的目標,盡可能地「多角化」你的自我身份、永遠別受限於對自己的既定想像和成見。

以「全能」的自己作為目標,意味著我們必須追求「極端」、而非追求「平均」。很顯然,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一個動靜皆宜、理性與感性兼具、手腕圓融但底線明確的人,和一個不動不靜、理性與感性皆貧乏、手腕生硬卻也缺乏底線的人,是迥然無同的。

追求「極端」大概是你所聽過最驚世駭俗的建議:崇尚「中庸之道」的中華文化總是向我們灌輸各種「依循苟且、別尋求突出」的想法,而我們求生的原始本性也同樣遵循著「有所保留、別另闢蹊徑」的規則。我們總是以為只要乖乖地待在不優異也不拙劣的平均地帶,就能過著穩定安逸的日子;是這樣沒錯——假如「平庸」是你對自己人生所期許的註解的話。

真正能夠迄及驚人成功、被人們所記得的總是那些走在「極端」的人;你的生活態度或人格特質都該寧願偏向某個極端,也不要在光譜上左右都一籌莫展。位於「平均值」的人就等同「平庸」;而生命的「平衡」只會在我們追求「極端」時才有意義——懂得認真工作認真玩(Work hard, play hard)才代表你知道如何平衡工作與玩樂;如果你既不認真工作也不認真玩,那就根本談不上「平衡」這回事了。

當然,無論我們如何朝「全能」努力,都仍將在天平上偏向某一邊:我恐怕再如何學習圓融都仍有強硬底線、在意生命的深度遠勝過寬度、99%的時間都極度理性的人。乍看之下你可能會認定這便是「失衡」,更可能顯示了每個人根本都符合「失衡」的定義;但我接下來會解釋為什麼這不是需要擔心的問題。

 

你所處的世界與「平衡」間的關係

每個人都擁有不同的先天條件及後天際遇,因此我們彼此所需要拿捏的「平衡」都將是截然不同的。追求更具多樣性的生活、開發細膩的感性、學著在生活中稍作休息而非汲汲營營於追求目標,可能是我需要學習並迄及的「平衡」;反之你的「平衡」則可能需要你對前景懷抱更大的動機、更激進篤定地行動、及懷抱適度而有目的的自私。

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需要尋求的「平衡」,而這自然將取決、且反過來決定於我們的生活型態、身心狀態、情緒反應、生活目標、行為舉止,乃至於我們選擇攝入的資訊、生活中使用的言詞、周遭的朋友圈等等。當你我能夠對自己生活的每個環節都懷有清晰自覺,我們便會看見自己哪裡「失衡」了——或許是因為缺乏個人空間而導致不滿意的感情關係、或許是難以維繫動力去持續追求的人生目標、抑或是長年活在充滿負面能量的環境中所造成的嚴重悲觀。用最誠實的角度檢視你自己,你便會發現一些你未曾發覺的「失衡」狀況。

一如我已經提到的,主流社會價值總是竭盡所能地將我們留在不上不下的「平均值」裡,使整個社會結構維持在一個最穩定最可預測的狀態。為了社會的穩定著想,你從來不會被鼓勵去追求「極端」、去創造去挑戰那些從未被創造被挑戰的事物;反之你會被鼓勵跟著大家的腳步走,即便這些安穩的諾言到最後只會引領你走進「平庸」的困窘之中。

在此同時,你身邊的所有人,讓我重複,所有人都會試圖利用你為他們自己獲取平衡:你的同事會利用你的濫好人特質來調解他自己工作和家庭間的失衡;你的朋友會利用你兩肋插刀的經濟援助來調解他缺乏遠見、不願負責但仍執著於完成夢想的失衡;你的愛人會利用你來調解她缺乏安全感、必須有所依賴的失衡;你的父母會利用你來調解他們退休後缺乏生活重心所導致的心理失衡。

且讓我把話說清楚:你當然可以為他人帶來平衡,但前提最好是你真心願意這麼做。有太多人成天焦頭爛額地忙著替他人帶來平衡,就只是源自內疚、自卑、懊悔、不安全感等「受迫性」的出發點。當我們缺乏自知、更缺乏「個人底線」時,我們經常在失衡中被他人或環境給任意左右,最後落得無比地困惑與不滿,卻渾然不知自己如何走到這步田地。

 

尋求生命與人格的「平衡」

值得我們進一步思考的是,你我生命的每一個有關「平衡」的環節幾乎總是能夠再分解成更多更細微的「平衡」——除了在工作與嗜好間平衡,你所在的工作環境可能會迫使你在追求出眾和中庸之道間找到平衡,而你在嗜好上的培養則另外得尋求動態與靜態間的平衡;對於你身邊的女人,你必須在吸引力與安全感間拿捏平衡,而你賦予她的安全感有多少是來自你在物質上的供給、有多少是情感上的呵護,這些都是需要我們不斷摸索的。

生命的確很複雜,遠比我們所以為的要複雜太多;而這是為什麼我們該從生活中的最微小但深層的平衡開始建立,並自此一步步建構生命的整體平衡。一個工作與家庭嚴重失衡的人,他大概在價值理念、心理習慣、生活規劃等較細微的環節就已經存在失衡,最終反映出的嚴重失衡只不過是他各個微小失衡的累積罷了。換個說法,你我人生最終所顯露的各種外在結果、各種功利成敗,很大一部份只是你內在的深層信念與思維、透過人生遭遇這個「槓桿」所放大的結果而已。

如我已經討論過的,尋求平衡的第一步是誠實的自覺。我沒有辦法替你一點一滴分析出生活究竟出了什麼問題、你究竟為什麼感到困惑與不滿,但你自己應能透過誠實、毫無遮掩的自覺與自省去發掘自己內心的失衡狀態:你是否花了太多時間在你不樂意做的事情上?你是否將心力耗費在對於無謂事物或他人眼光的擔憂?你的感情是否總是用類似的方式結束?你是否過度追逐他人的認可或自我的提升而未能真正接納自己?你是否總是執行力與企圖心不足但寧願假裝自己什麼都不在乎?

在辨認了自己外在與內在的失衡之後,我們顯而易見的下一步便是為自己尋求平衡。在外在生活的面向上,我想應該不需要多做贅述:如果你花了太多時間工作或根本痛恨你的工作、如果你總是無法好好地對待自己的家人或女友、如果你生活缺乏像樣的目標或嗜好、如果你給自己太多理由不去運動……那麼你該做、或該停止做的事情應該非常明顯。在這裡,你的一切藉口都只是「我並沒有這麼在乎這件事」的註解。

我更想討論的,是如何用更細微、不顯著的方式調解內在的失衡。一如我在《信念=心智+路徑/自我成長之終極解碼》中強調過的,運動、飲食、睡眠、你允許自己接收的資訊、相處的人等等你「放進」自己身體與腦袋的影響,都將大大地轉變你的內在平衡。試著用清淡飲食和靜坐練習來平衡你火爆的性格;攝取含有正面訊息的書籍而不是狗屁倒灶的社會新聞來平衡你無可抑止的負面能量;找一個帶著安靜療癒氣質而不是火熱刺激類型的女人來平衡你已經充滿壓力的生活;使自己圍繞在同樣努力提升自己而非沈淪怠惰的朋友圈以平衡你在自我成長過程中的孤獨。

這些作為看似和你目標的達成、對自我的期許無關,但這些無意識的行動往往卻是你我難以改變、創造成就的隱形阻礙——而這也點出了所謂「反動性結構」的重要性。

 

「平衡」的兩難

如果我們繼續深入「平衡」的概念,我們將因此碰觸到自我成長主題中的一個重大兩難

一如我已經討論過的,每個人需要追尋的「平衡」都各自不同,因此你的「平衡」僅僅需要服務你自己;你在兩個極端之間的平衡點不會也不需要和我的平衡點相同——找到屬於你自己的「甜蜜點(Sweet Spot」才是真正重要的。值得一提的是,你需要追尋的平衡點會隨著不同的人生處境、不同的心境轉變而有所改變,因為你在人生不同階段在乎的事情總會有所遞嬗。我想我並不需要於此過度著墨。

但在此同時,即便你我的人格特質、人生處境、以及相對需要追尋的平衡都存在個人差異,我卻相信那個通往「值得追求的人生」的大方向是存在的。我並不是想要評判所謂「正確」或「錯誤」的生活方式,不過一如我曾經在《「最好的自己」是否存在?》討論過的,我們多數時候其實能夠輕易地分辨出怎樣是更好的生活方式、更值得活的人生,怎樣又是多數人所不欲的。

於是在「平衡」背後的另一個平衡,存在於自我提升的「絕對性」與「相對性」之間;我們人生的一部份是有公認「良好」標準的,而另外一部份卻是屬於每個個人的,由你我自己說了算。我沒辦法在這裡一一條列出哪些有公認標準、哪些由你自由心證,但我想這是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如何知道自己已迄及「平衡」?

「所以你講了這麼多只是給了我更多事情傷腦筋、讓我知道這人生多麼複雜就對了。真是謝啦。」這可能是你看到這裡心中唯一的想法,因為我除了讓你知道尋求「平衡」這份苦差事多麼麻煩又龐雜外,甚至根本沒有告訴你怎麼知道自己已經迄及了屬於自己的「平衡」。

我真希望自己有一個更精闢而不落俗套的回答,但此刻我暫且只能以一個陳腔濫調的說法來回答這個問題:傾聽你的心。將你自己拉回心靈的正中央、深入此時此刻,並傾聽你的心。

當你檢視你此時此刻所體現的自己、所過著的生活、所致力的人生,並願意了無遺憾地死去——你就已經站在屬於你的完美平衡點上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