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託付」的力量

「託付(Commit)」是眾多關於學習、成功、乃至於處世等面向上我最津津樂道的洞見之一。要在事物或技藝上迄及卓越、創造持續行動的動能、真正從過程中學到最多,我們就不得不瞭解且身體力行「託付」這項價值。

 

何謂「託付」?

我對「託付」的詮釋是清楚地檢視你現有的一切,然後有意識地做出以「現有一切」繼續前進的決定。讓我舉例說明。

我在自學錄音製作的過程中,對我意義最重大的教誨之一便是「託付」。一次又一次,我聽到知名錄音師提到「託付」對工作效率的助益、以及對保存音樂製作過程中之即時性和藝術性的重要。在錄音混音的領域裡,「託付」是這樣的:獲取你所能得到最好的樂器音色、最好的演奏表現,一旦將之錄下後就不再更動;調整出最符合歌曲需要的樂器與頻率平衡,一旦將頻率及動態調整好後就不再回頭修改;規劃出最流暢的專輯歌曲排列,一旦定下順序後就不再躊躇、盡快交付案件。

另一個好懂的例子,是我們面對是否該將時間心力投注於某個女人身上時的抉擇。我們不可能終其一生抱持著「下一個會更好」的期待、拒絕全心投入一段長遠的感情並從中學習如何當一個更好的情人;相反地,對於多數人而言,我們總得在某個時間點選擇一個已經「足夠」你託付的人,將自己投入這段感情、花時間去瞭解彼此、學會建立一段相互支持的感情。

一樣的道理也可以用在各種不同的工作及行動中,我非常喜歡的一本討論提升個人工作價值的書《夠關鍵,公司就不能沒有你(LINCHPIN:Are You Indispensable?)》中提到「出貨」的重要性。不論有何藉口都一定要準時「出貨」的決心,來自某個時間點你決定要「託付」於一特定方案、決定、或產品,並且將時間心力都投注其中、盡你一切所能將之完成。如果說「出貨」是個必須促成的結果,那麼「託付」就必定是它的起點。

 

「託付」的力量

一個幫助我們理解「託付」的角度,是將生命經驗看作三維的空間型態:對「選項」保持開放、留有「再選擇」的餘裕,是為追求生命的「廣度」;相反地,將自己「託付」於特定選擇、摒除其他的可能性,則是追求生命的「深度」。你我的生命都是有限的,是故我們只會有這麼多的時間去追求「廣度」或「深度」——你不可能精通所有的事物、完成所有你想要完成的志業,所以適度的取捨是必須的。重視生命的「廣度」或「深度」當然是無關優劣對錯的個人選擇,但我一向相信尋求「平衡」是獲得豐富生命及健全人格的關鍵。

話雖如此,我倒認為對於當代社會而言,我們已經太習慣擁有「選擇」,又或者該說我們總是懷抱著自己擁有「選擇」的錯覺;我們習慣對眾多「選項」保持開放、認為「這一個不行就換一個」,以為自己擁有用不完的時間可以慢慢考慮自己想要什麼、想做什麼;有些人甚至會假借「體驗人生」、「踏出舒適圈」等好聽說法來掩蓋他們無力「託付」的事實……現實是,我們僅擁有有限的時間精力,所以我相信你能越早下定決心並「託付」於它越好。

對於任何學習及成長的歷程而言,「託付」是唯一能夠使我們在過程中不斷精進並獲得提升的方法,又或者該說,「託付」就是這條堅持的道路的註解。沒有「託付」,你不會看見創造歷史的君主、嘔心瀝血的文豪、觸動人心的作曲家、改變世界的發明者、行塑時代的思想家。那些被我們所記得的人們,幾乎不曾試圖「成為所有」,而是選擇投入一個特定的身份、秉持一個特定的價值、從事一份特定的志業、精通一項特定的技藝;他們選擇了「成為『某個人(Someone)』」——某個值得世人惦記的人。

幾乎沒有人不知道「堅持」、「毅力」等幾乎已經陳腔濫調的「防呆成功法」,但不曉得是因為這些詞彙太常見,我認為多數人根本沒有深刻地理解過所謂「堅持到底」的價值、幾乎破釜沈舟的決心、如何在事物毫無進展時依然臣服於正確行動、以及在過程中必須做出什麼重大犧牲。人們依然追求著「都」有、「都」要、「都」成為某些身份和事物,而沒有搞清楚過你沒辦法什麼都有、你沒辦法什麼都做得好、你沒辦法什麼都不捨棄,因為你的時間資源心力全是有限的。真正搞清楚這點、將之深深烙印進你的腦海裡,我們接下來針對「託付」的討論才有意義。

 

「託付」的最大敵人

「如果這個決定是錯的呢?」、「要是我之後反悔呢?」、「會不會還有更好的作法?」、「也許讓我再等一陣子會等到更好的選擇」、「我還需要再多計畫/準備一點」、「我不確定這是不是我要的」、「我可不想排除其他的可能性」……如果這其中有你經常用來搪塞自己的藉口,那麼你恐怕不瞭解「託付」的意義、以及它將為你帶來的價值。

上述這些藉口背後存在的一致脈絡,就是恐懼——對於犯錯、未知、以及「孤注一擲」的恐懼。於是我們盡一切所能做準備與計畫、想像未知的將來可以被解構為清晰可期的藍圖、花無數小時在考慮著「下一步」該怎麼走、擔心人生可能「下錯注」……不,相信我,你沒辦法搞砸這一生——但你必須先這麼相信。

這份對於未知、變異、不安全感的恐懼,很多時候會以「訴諸知識」的形式反映出來:我們為了逃避未知、規避行動所伴隨的恐懼,而認定自己需要更多的準備、更多的計畫、攝取更多的知識、瞭解更多正確行動的技巧;我們以為自己這麼做是為了讓行動能夠「一次到位」、能夠有效地做出對的抉擇,但事實是,我們不過是在逃避真正「正確」的行動、真正「正確」的選擇——也就是被「實際採取」的那個。

 

如何學會「託付」

我相信不需要我再多作贅述的是:沒有「託付」,就不會有「登峰造極」的可能性、不會有持續行動的動能、不會有過程中珍貴的學習契機。顯而易見地,學會「託付」的一大關鍵便是克服你的恐懼,而恐懼最佳的解藥是充足的瞭解與洞見

如果你有讀到我最近關於「情緒生態系統」尋求「平衡」的文章,你大概看得出我非常傾向透過「兩極化」的正反切入點去詮釋事情,藉以幫助你能夠較全面地瞭解我想要討論的主題,並且依你自己的人格特質或所處環境去選擇你應該精進的方向。所以正如我在討論「情緒生態系統」時的作法,我認為「託付」心態的建立,同樣可以藉由「主動(Active)」及「反動(Reactive)」兩個面向去思考,而主動與反動兩個方向又分別可以代表「勇氣」與「信任」。不過我有點超前了,讓我拉回來一一解釋。

 

讓我們先討論「託付」的「主動面」,我認為最簡單明瞭的結構如下:

清晰目標 劃分優先Prioritize做出艱難抉擇託付

雖然已經是我苦口婆心無數次的主題,但再一次地,「清晰目標」是我們學會託付的第一步。如果你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找不到自己的人生目的,我們就談不下去了。在擁有清晰目標之後,我們必須劃分事物的優先順序:究竟是工作或感情對現階段的你來說比較重要?你究竟比較在乎工作的成就還是薪資?你究竟比較在乎感情中的激情熱度還是穩定性?哪一項熱情是你真正非轉為志業不可的?在你此刻的生活中最重要的任務是什麼?……然後做出艱難抉擇。選定其中對你來說最重要、最有價值的一項,無論那是什麼,然後採取一切你需要的行動去將之完成。

講起來好像不複雜,但我想你可以想像這個洞見在身體力行上的艱困:有些時候我們能夠在某些事物上輕易地託付,其他事物卻做不到相同道理;又或者你擁有清晰的目標和優先順序,但總是沒有足夠的心理強度做出艱難抉擇並託付於它。

也因此,一如其他的心理習慣,「託付」最好能夠在生活中最微小之處開始被實踐,無論那是你當天第一個從衣櫥中抓出來的衣服、第一眼在菜單上看到想點的菜色、或接下來整個禮拜會喝的唯一一家咖啡。「託付」的能力源自於我們對心理強度的鍛鍊,而那就像重量訓練一樣,你從自己最能夠負荷的輕微重量開始鍛鍊、直到你擁有更強壯的肌肉以操作更大的重量。

我認為透過這個方式所建立的心理強度與動能,會為我們建立採取行動的充足勇氣,我們於是不再依恃著廣大的選擇、害怕做出抉擇、懷抱著會行差踏錯的恐懼。而這份勇氣終將幫助你託付於許多更重要更艱難的決定。

 

讓我們接著討論「託付」的「反動面」:

在我的理解裡,所謂的「反動性」心理,意味著我們用以面對生活中各種遭遇、困難、變異時的基礎心態。在我看來,某種程度上佛家和一些相似的靈性傳統其實擁有「最強」的反動性心理,也就是說那樣的人生觀大概是我所知的、最能妥善面對不同人生處境的心理。然而我認為堅強的反動性心理應該是作為我們採取強力行動的基礎,只是防止我們患得患失、活在追逐未來的窘境中,但絕非鼓勵我們以逸待勞、安於被動。

所以在我接下來要討論「託付」的反動面時,無論它聽起來多麼像是陳腔濫調的靈性教誨或無聊的心靈雞湯,請理解這應該是作為我們藉以採取行動的出發點,而非任由自己隨波逐流、安逸怠惰的藉口。

我認為使我們能夠「託付」的反動性心理,是對過程的全然信任。雖然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提到這件事了,但若要討論「託付」,那就不可能不引薦「信任」這點。

無論是鍛鍊、煎熬、未知、感到茫然、不見進展的過程,我們的信任都必須來自一個基礎的心態——如我已經提過的——你沒辦法搞砸這一生。當下的困頓、痛苦、艱難、掙扎,都必將引領我們通往下一個生命的高峰,只要我們願意「臣服」於這個過程、信任自己所做的每一分努力以及生命帶給我們的每一個遭遇。

不,這並不代表在你咬牙撐過這個關頭之後就一切海闊天空了。我真正的意思是,當我們困於看不見出口的暗道中,唯一能夠支持我們繼續走下去的就是對過程的信任,也只有這份信任會真正引領我們找到出路。我們必定會一而再再而三地遭遇困頓、步入一個又一個的人生低谷——這就是人生的樣貌,我們無須期待人生變得更簡單,但我們可以信任自己將變得更強壯。而在這個邁向榮耀的故事裡,放棄從來就不是個選項。

這份信任也同時來自我們對於改變、未知、模糊性的容忍,並且願意敞開自己、願意停止自我保護、願意暴露我們的脆弱。這就是所謂的「反脆弱」——當多數人事物竭力於保護自己免受隨機變異的侵害、努力使一切「穩定」而可預知,我們要能夠鍛鍊自己的心智、瞭解到「殺不死我的,使我更強大」,因此樂於迎接任何生命的未知與改變。這當然不是說你要往苦難裡頭鑽、拚命找自己麻煩,也不是要你衷心地樂見任何艱難處境降臨在自己身上,而是要幫助你看見每一個人生遭遇背後、將使我們成長茁壯的可能性,並且將此秉持在心。

 

「託付」的主動與反動兩面,分別代表了「勇氣」與「信任」,而這使我們能夠全面地理解自己的處境並藉以調適。在這個當下,你需要的是更多勇氣去做出艱難抉擇、採取行動,還是對過程懷抱更多的信任、臣服於生命帶給你的教誨與磨練?

即便我們藉兩個不同方向來討論「託付」,但它終究可以被一以貫之——「託付」就是徹底地「臨在於此時此刻(Present to the moment)」,清楚地覺察當下「如是(As is)」的一切,並做出正確回應。

無論你需要的是勇氣、信任、或兼顧兩者,你都必須回到當下、看清此時此刻你手上擁有的一切——不是你本來有、應該有、或想要有的任何東西,而是你「現有」的。認清你現有的一切,你將知道自己該採取的正確行動為何,可能是繼續堅持、可能是有所改變、可能是積極投入、可能是適時收手。正確的決定為何,端看你對於當下處境的覺知。

正因我相信「託付」實是「活在當下」的體現,我認為當我們能夠在每一刻都抱持著「託付」的心理、並採取之於當下時刻最正確的行動,我們就不再可能經歷任何懊悔與恐懼——懊悔和恐懼只能夠存在於過去未來與當下時刻間的間隙,而那裡,是「託付」永不可能發生的地方。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