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你其實並不想要成功

我們總是說一套做一套,一再地重複不理性的行為:你說你想要成功,卻在面試時自亂陣腳;你說你迫不及待想要讓產品問世,卻不斷拖累出貨進度;你說你想要瘦下來卻總是吃太多;你說你想要提升競爭力卻一再地蹺課也從不花時間讀你老闆借你的書。

我們可以找到無數自我矛盾的案例來證明我們往往其實並不想要成功;而每當有人真的言出必行時,我們會用簡直像看到外星生物的眼光看著他。這也是為什麼每次見到那些積極篤定的運動員、專注創作的作家、熱衷奮鬥的企業家,我們無法將眼光移開他們,著迷於他們動機純粹的堅定行動。

所以究竟是為什麼要我們言行一致這麼困難?

因為蜥蜴腦

不,我不是說你的頭殼裡裝著蜥蜴的腦子,別往心裡去。蜥蜴腦是我們大腦中掌管原始生存本能的部分,也就是說,蜥蜴腦負責了所有感情用事、盲目遵從直覺、背離理性思考的機制。蜥蜴腦就是那個從我們內心傳來,要我們退縮、當心、慢下來、或讓步的聲音。蜥蜴腦讓作家瀕臨靈感瓶頸、使公司延後推出產品、令你沒有勇氣和心儀的女性說話、或踏出家門開始第一次的長跑。

在各種創造性的歷程中,蜥蜴腦會隨著終點線的逼近而逐漸茁壯。《夠關鍵,公司就不能沒有你》中稱之為「阻力」,而這源自於蜥蜴腦對於改變、迄及成就、與承擔風險的恐懼。越到了我們需要做出最後衝刺的時機,我們會越退縮、越沒有勇氣繼續前進、越想要為自己找理由放一天假或把期限拉長。

蜥蜴腦驅使我們好逸惡勞、保留心力、甘於平庸、使我們缺乏託付的勇氣,為什麼?因為蜥蜴腦只負責我們最基本的生物本能,也就是生存及繁衍。也正因蜥蜴腦所掌管的是對於物種如此重要的基本機制,一旦我們放任它不管,它要接管我們的意志會是易如反掌的一件事。

這就是為什麼一卡車的科技公司都無法跟上Apple,因為他們習於讓步、老是開會、試著要打入人群、擔心他人評論、努力地迎合自己的蜥蜴腦。無止盡的會議是一個組織的蜥蜴腦集體作祟的結果,其他還有像是延後上市、未真正完成的產品、以及隨之而來的各種合理化說詞。

在我看來,我們的蜥蜴腦幾乎可以說是「小我(Ego)」的生物基礎,它使我們急切地想要安逸保守、融入群眾、保護自我、逃避批評、拒絕改變、甚至畏懼任何可能到來的成功。你的蜥蜴腦並不想要你成功,但你不可能擺脫它;你唯一能做的是,是學會察覺自己做的每一個決定背後究竟是你的「理性」、抑或蜥蜴腦在驅使,並有意識地做出對你、對他人最好的抉擇。

一如《夠關鍵,公司就不能沒有你》所說的,當人們的蜥蜴腦驅使他們成為這個社會機器中的小螺絲釘,成為公司中循規蹈矩咬牙苦撐、但用完即丟汰換方便的「免洗員工」時,成為所謂的「關鍵人物」才是我們真正出類拔萃的途徑,而這需要我們有意識地發揮創意、為他人創造連他們都不知道自己需要的價值、無條件地將自己的禮物給予他人、認真建立與他人間的情感關係,而不僅僅是把份內的工作完成——事實上,單純地完成他人交辦的任務、盲目地遵循人們指引的道路,永遠是相對容易的選擇。

發掘你的天才、致力為他人創造價值、做一名生命的藝術家、將最好的自己(以及你的長才)作為禮物贈與他人,你將在這些出自「更高目的」的積極行動中發現自己成功地克服了恐懼及阻力,為自己和他人添增了無數美好。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