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直誠篤的「最自私理由」

人生最珍貴的報償並不是你所得到的東西,而是你所成為的自己。

 

道德,從來就不是個容易討論的題目。一個人會告訴你道德如何是人類的純粹想像物,另一個人會說道德只是一些人拿來約束自己順便數落別人的教條,也有人會解釋道德如何是與人類共同演化的產物……管他的,我自認沒有那個腦力和時間做這些長篇大論的辯證,更不打算用這些東西催眠你

然而毋庸置疑的是,與其在道德上做單純臆測、或一廂情願地相信人類的良善靈魂,科學往往只為我們揭露了更加虛無主義的道德觀點,讓人類在浩瀚宇宙中的存在意義越漸渺茫。我前些日子讀的《道德風景》便是秉持科學視角來討論道德的一本書。我並不全然同意書中的所有觀點、也不盡然認為書中論點都具有足夠的說服力,但我認為利用這本書的一些重要洞見作為引言,能夠幫助我在此有效地討論「道德」這件事,並向你清楚地闡述我對於為人正直等「德行」的理解——亦即我為何相信:我們絕對有好理由成為一個正直誠篤的人,即便那個理由是全然自私的。

 

這篇文章將分為兩部分:上半部我會透過一些源自《道德風景》的論點,來討論我對於道德的、看似虛無主義但實抱樂觀的看法;下半部我將提出我認為我們都應該為人正直的「最自私理由」,解釋為什麼更高的德行仍是值得我們追求的目標。如果你沒興趣瞭解我對道德的詮釋,歡迎你直接跳至下半部。

 

論道德

道德,一如地球上的其他眾多事物如生物、科技、藝術、人類潛能等,是個「有機」的、持續進行的自我矯正、自我改進程序。我說它是個「自我改進」的程序,而非受到人類有意識的改良,是因為一如我上面舉例提到的那些事物,它們的發展方向並不受任何單一個人或群體的左右、甚至不是真的受到人類有意地影響;相對地,科技、藝術、及道德等,反而比較像是拿人類當「宿主」作為自我進化的媒介,它們彷彿擁有自己的生命、而人類只是促成它們不斷「演進」的輔助角色。

道德的演進方向無非是以更高的人類福祉為目標,也因此透過人類歷史上迥異的各種國家、民族、文化、社會,不同的道德觀終究會相互碰撞,而贏家總會是那些具有較高福祉的道德觀。能夠創造較高人類福祉的道德觀,終究會吞噬那些無法使人們感到足夠幸福的道德觀,無論是透過兵器或文化的統戰。

即便人類福祉是個幾乎不可能被量化、清楚定義、或妥善分析的概念,但就像是「健康」的概念如何與時並進、不斷地被重塑、且保持定義的模糊與彈性,道德也同樣屬於這樣的概念。沒有單一或最佳解答,不代表我們不能在道德難題中找到「較佳」解答,更不代表我們應該將迄及不同人類福祉的迥異道德觀全都視為平起平坐的相同物。沒有最好或最壞的道德觀,不代表兩種道德觀之間比較不出何者「較好」和「較壞」。

建立在這個對於「較佳」道德觀的理解上,我認為康德的定言令式(Categorical Imperative)為我們提估了一個評估自身行為及道德觀優劣與否的方式:「只依據那些你可以同時願意它成為普遍法則的準則行動。」換句話說,你該問自己這個問題:如果全世界的人都是與你一模一樣的人,這個世界究竟會更加和諧、合作無間、前景樂觀、獲得集體福祉的提升,還是會充斥著怨懟猜忌、喪失信任、共同淪落、墮入無可挽回的深淵?

這個問題的答案,必將為你提供一個毋庸置疑的、提升個人德行的方向。

 

可能令許多人驚訝的是,我並不認為人類的「德行」是一種與我們的動物性有所區隔的事物;相反地,我相信道德其實是人類作為物種的一個演化優勢,亦即我們的動物性為了試圖延續物種傳承所發展出的特長。我們並未以道德「拒絕」了自身的動物性,而是人類的動物性為我們「創造」的道德。

或許這聽起來是個十分貶低人類靈性的說法,泯滅了人類一心希冀的「萬物之靈」的錯覺;但正因為我們的動物性追求更高的福祉與美好生活,這項動物性的寄望才會驅使我們日以繼夜地為提升眾人幸福做出努力。也就是說,人類之所以能夠將集體福祉提升到今日的程度(且仍在持續提升中),正是源自我們趨樂避苦的天性。也因此,我不認為我們有任何為自身天性感到卑劣的理由(不像某些宗教認定了人類出生就背負罪孽、彷彿該為身為人類感到羞愧)。

《道德風景》中引用的諸多研究數據也指出,「德行」這件事其實大大有別於我們對它的理解。一般而言我們會相信道德是純粹「理性」的產物、是我們在周延思慮之後為每個狀況做出的最佳回應。某種程度上這麼說並沒有錯,但同時科學也告訴我們,我們腦袋中有非常多的「信念」其實與大腦先天的生理結構存在著不容忽視的連結;也就是說,我們一生下來,我們的大腦就已經或多或少決定了我們對於這個世界的理解方式。而這也是我在電子書中討論過的主題:我們的世界觀、我們選擇相信的事物、我們的宗教與政治傾向等,有很大一部分僅僅是我們基於自己天生的聰明才智、個人優勢、生存技能,所做出事後的「合理化」罷了。當我這麼說時,當然也包含了我們每個人對於「怎麼做符合道德」的迥異理解。(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尼采提出「主人道德」與「奴隸道德」兩種對道德的詮釋,不過那又是另一個值得探討的主題了。)

 

經過上述,我同時指出了「較佳」道德觀存在的可能性、及關於個人信念的生理事實,這兩點似乎不可避免地帶出了一個問題:是不是有些人天生就在道德上高過其他人呢?

不,我永遠不會擔心這個問題。

事實上,我也不打算處理這個問題,因為正如自我提升並非你與他人之間的競賽,道德也絕不會是。我們永遠不需要也不應該比較自己和他人在道德上孰優孰劣,因為成為一個你所能成為最具德行的人,是源自你對於自己的期許、源自你在乎你帶給這個世界怎樣的自己。

Overman Path所提倡的道路,是幫助你盡可能地瞭解這個世界的真相、並在其中毅然站立。因此我們並不會給你輕鬆舒適的信念讓你自我感覺良好、活在美麗無害的童話故事中。當我說你的道德觀可能有一大部分只是你基於個人條件去事後諸葛的結果,並不代表你應該或可以就此放棄德行上的精進;我只是讓你知道世界的可能真相為何、人類的可能極限在哪,但我們仍應義無反顧地踏上自我成長的道路。

無論你的先天條件多麼貧乏,我都不在乎,因為我知道你總是可以成為更好的自己——這當然也包括成為一個更正直誠篤的人。

 

論為人

我知道我在過去的文章中提過這個觀點,但我深感再次強調並重新詮釋的必要:當你為人正直、講求誠信、投身服務、慷慨付出、樂於諒解、追求雙贏……也就是盡你所能地成為一個「好人」時,你為的不是別人,而是你自己。

「為人」一詞本身便已切重要領,因為你的正直誠篤從未是一種外在的「作為」,而是你「本是」的人格。是的,我知道你大概打了個哈欠,因為這並不是什麼革命性的概念、而是我們每個人從小就知道的道理……或其實,根本沒有人真的知道?

曾幾何時,我們忘了一個人的正直與德行該源自他「本是」的為人,轉而專注於自己外在的行為。我們以為「道德」是一連串大家共同遵循的行為規範、以為一個人的正直只是特定的行為表現及適度(或過度)的自我壓抑,於是我們看到許多人的良善與德行其實建立在另有意圖的基礎、出於「獲得回報」的出發點,因此淪為藉以讓對方「乖乖聽話」的手段、或純粹是擔心自己的言行不符合他人期待所做的補償性行為。

這是為什麼你在生活中看到一堆強顏歡笑虛情假意的人們在竭力維繫對他人的「善意」,只為了讓生活能過得「順利」一點、讓別人可以多多「配合」、讓自己可以在他人眼中留下至少說過得去的印象。也這正是這種人,會在對他人釋出善意卻未能得到相對的尊敬或報答後,開始「自我保護」、有所保留地付出、在服務他人之前先算計對方是否會有所回饋;他們會說你是「涉世未深」、告訴你「久了你就知道了」、然後用試圖拯救你的態度跟你說有哪些人不好哪些人碰不得。

我不是在鼓吹大家應該像傻子一樣對所有人都毫無防備,我跟你一樣清楚這世界上存在著多少忘恩負義獐頭鼠目的小人,但這從來就不會是我把他們當成次級人種對待的理由——因為我對待他人的方式,從來就跟對方是誰一點關係都沒有。

你的正直誠篤、以及你面對每一個人——讓我強調,是每一個人——所展現的善意,都不該是源自你對「對方」的尊敬,而是你對「自己」的尊敬。正直良善並不是你基於對方待你不薄或令你如意而施捨對方的獎賞,而是你視自己為一個有價值的個人所採取的行動。

許多人不只是經常「表現」得負面,更深深地「體現」了負面能量本身;你在他們的抱怨、責怪、謾罵之中聽見的不會只是外顯的「行為」,而是他們憤世嫉俗的「靈魂」在嘶吼。對於這種人,他們需要矯正的早已經不是偶然出現的言行,而是他們看待「自己與世界之間的關係」的方式。

相同的道理,我們的正直誠篤也應是我們對於自尊自覺的「體現」,是源自我們對於自我身份、自己想帶給周遭怎樣的自己的清楚理解與要求。當你向他人投以尊敬、感激、或為人服務、創造價值,你不應是為了要身邊的人看見你的德行、為了讓人們多配合你一些、或為了「潤滑」你的人際關係,而是向你自己證明:「我是一個有價值、有所自覺、在乎自己以什麼姿態活在這世界上的人。

It’s never about what you do, but who you are.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