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你容許自己感受的情緒

我知道這聽起來多麼天方夜譚,「選擇你容許自己感受的情緒?難道你把情緒感受當成自助餐一樣只挑你喜歡的嗎?那豈不代表情緒是我們可以主動左右的東西?」

不,我並不相信我們真的能夠排除我們不欲的情緒、只感受到我們所想要的,而那也從來就不是目標。我在這裡想要嘗試的,是賦予你一個關於情緒的洞見、作為你對自己情緒做出有意識檢驗及篩選的施力點。

不同於我曾經透過生活形態來切入,這一次我想要討論情緒的方式,是以「事實」、「信念」、乃至於「小我」的角度。

 

你所告訴自己的故事

《道德風景》中指出了一件有趣的科學發現:我們所相信所理解的一切事物、所認定對於這世界的一切描述——亦即我們所秉持的「信念」——事實上都引含了我們對於特定描述的「情感認同」。也就是說,如果要我們相信一項對這世界的描述是真的,需要的不僅是關於這項描述的證據、推論、或經驗,更需要我們在感性上的投資;當我們說「我相信XXX是真的」,我們其實有愉悅的感受。

我想要說什麼?就上述看來,我想我們有足夠的理由相信,你我有許多的「信念」都未必是建立在邏輯、證據、或理性之上,而是感性。而這也說明了人類智性長期顯現的特質:終究,我們只是想要感覺良好,而不是追求真相;甚至連我們追求真相的企圖本身,也往往是為了使自己感覺良好。

在這個脈絡下,我們所秉持的種種信念,只不過是一連串你我告訴自己的故事,僅為了餵飽我們的感性、而非企圖以理性去精準地瞭解世界。「愚化真理」便是這個人類習性所展露的現象之一;我們大部分時候總是傾向選擇那些相信起來比較輕鬆安全的事情,而不是真的想知道這個世界的精確樣貌。

另一方面,我們告訴自己的這些故事,也正是你我情緒的真正製造者。是的,我知道你一直認為自己的情緒是引發自你眼前的事件本身,但當我們赤裸裸地檢視我們的情緒行為反應,你會發現我們的情緒事實上是源自於我們對事件的「詮釋」——也就是那些我們告訴自己的故事。很棒的溝通對話書籍《開口就說對話(Crucial Conversations)》中因此提出:在關鍵棘手的對話過程中,我們必須先將自己對事件的詮釋、告訴自己的故事擺一旁,而專注於釐清事實、追求共識。

然而事實是,人們不僅傾向於相信他們告訴自己的故事,很多時候他們甚至深深地認同於自己的信念,也就是將這些故事及信念視為一種「小我投資(Ego-investment)」。換句話說,當你質疑或反駁他們的信念,你並不單純只是挑戰了他們的論點;你的挑戰會被當成對他們個人形象的人身攻擊。這個現象在人生、愛情、成功、家庭等對個人至關重要的面向上尤其顯著。

不難想像,如果你秉持了相同信念活過大半輩子,無論今天我有多少充足的證據、多麼理性但溫和地試圖與你溝通,你接收到的訊息都只會是「所以你是想告訴我,我過去的無數歲月都是用錯的理解在過活?」在這些對個人來說別具意義的面向上,你的信念永遠都會冒犯某些人……而他們也大概會冒犯你。

許多人將「小我」的外在形象投資於自己的種種故事與信念中,這使得理性的溝通思辯成了天方夜譚。對某些人而言,任何挑戰他們既有成見的想法都會被視為對他們的污衊攻擊;他們誓死捍衛著自己固有的信念,只是為了保護脆弱的小我不受傷害、為了保留力氣而無須用更複雜但完整的方式理解這個世界。

 

你容許自己感受什麼情緒?

指出並理解人性常有的缺失,從來就不是為了指責埋怨、將周遭的一切惡劣歸咎他人,而是為了反求諸己。在我們能夠看見人們無時無刻不在告訴自己的故事、自我強化並急於保護的固有信念之後,我們更需要誠實地檢視自己。當我們這麼做,你會發現你將小我投入的那些一廂情願的故事、那些自我蒙蔽的無知信念,都正在令你的情緒受到他人所左右。

事實是,我們一旦迫切地想要相信自己對事件的理解、將小我投入我們所執著的固有成見、或耽溺於故步自封的安逸之中,任何人便將能夠輕易地動搖我們的情緒及意志。你對小我及怠惰的依恃,永遠都將使你面對人們的挑戰、否定、指控,顯得更加地脆弱。

這並不是說你該徹底地杜絕任何以自我為中心的思想、將所有浮現你腦中的想法都視為輕如鴻毛任其生滅——這比較像是出家人在做的事。我真正想鼓勵你做的,是盡你一切所能地保持心胸的開闊、追求對這世界最精準的理解。即便世界上有許多事情未必會符合你對它們的想像和期望。

從今天起,停止將你對自我情緒的權力及責任交給旁人。你是有選擇的。

你該鍛鍊有意識選擇你想要感受什麼情緒的能力,方法是:在任何你所可能的時機,樂於放棄你對自我形象的保護、放棄你對「說故事」的執著,而以最精確地理解這世界為目標來努力。

當你停止保護你所執著的固有信念和小我形象,有違直覺地,你反而將因此更加堅強且開放,不受他人挑戰或質疑的傷害;你不僅將獲得對這個世界的更深認識、對生活中一切所見的更全面理解,也將因此能適時地脫離「我需要是對的」的觀點,進而有意識地選擇你對各個事件的詮釋、重掌自己情緒的主導權。

當多數人無意識地以為自己正被迫接受一切升起的情緒、無力看見世界更寬廣完整的樣貌,我們卻能夠看見多數情緒反應背後真正運作的方式,並且找出我們能夠採取主動的施力點——亦即你我對世界的解釋、對自身信念所抱持的態度、對小我形象的執著程度。

然而,這些賦予我們情緒選擇權的關鍵,終究不是一勞永逸的萬靈丹。你永遠不可能徹底消弭一切負面情緒,而那也從來就不是我們的目標。情緒可以作為你最好的朋友,抑或最大的敵人;而我們在此的目標,只是要盡力維持我們的正面能量,盡可能地活出最快樂充實的人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