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應該推翻的十個「人生基本假設」

你腦中所想的一切,都將以你渾然無覺的方式成為你眼前的現實。

 

你對於自己、對於人生、對於這世界的理解,以及你進而懷抱的所有信念,都將直接或間接地形塑你的生命。你心中所想,必將創造你眼前的實相。

我們在Overman Path一天到頭倡導「自覺」的重要性,但自覺這件事究竟能不能被訓練、被傳授,我必須說我並不確定。但倘如你沒辦法發現並質疑那些深藏心中的信念,反省那些日復一日驅使著你過活的「人生基本假設」,那麼今天讓我指出十個我在太多人身上看見、且往往阻礙著他們個人成長的「基本假設」。我深信當你將它們一一推翻,你會看見人生截然不同的風景。

做好心理準備,因為這將是一場你對你自己的批鬥大會。

 

  1. 假如你並不需要「24小時感覺良好」,假如那根本不是你應得的呢?

 

誰不想感覺良好、不想享受安逸愉悅的生活、不想逃離一切痛苦折磨?去你的,我也想要星期六早上窩在沙發上看NBA,而不是逼自己坐在書桌前為你們這些人寫文章啊!(但因為我太關心你的人生了所以我還是會寫。)

不過那不是重點。重點是我知道、也希望你知道,我們並不需要每分每秒都感覺良好,即便我們的天性自然會對此趨之若鶩。

生命中的許多好東西和重要啟發都必須源自痛苦,無論是細微或巨大的。每一次重訓後肌肉的抽痛、每一次陌生社交場合中的緊張焦慮、每一次接受他人批評時心理難受及想要為自己辯護的衝動、每一次感情告終時的沈痛自省和嚴厲自責、每一次為新產品上市加班到半夜只為了做出像樣的成績、每一次強迫自己去看Overman Path的文章只因為你知道那網站上的傢伙正努力試圖為你的人生創造一點價值(?)……

如果我們一再地陷入安逸怠惰,想要緊緊抓住「我就是應該感覺良好」的荒謬期待,我們就不會願意承認自己可能錯了、不會瞭解到長遠目標和持續努力的意義、也因此不可能有成長與進步。

迎接、擁抱、甚至信仰痛苦。將痛苦視為你前進的道路。

 

  1. 假如你對於很多事情自以為精湛的理解,其實根本是簡化過度的愚蠢版本呢?

 

我們總是想要現實跟我們想像的一樣簡單、或至少不比我們能夠理解的還更複雜,這樣我們就可以躺回沙發上、開心地知道自己是對的、自以為是地告訴別人「我已經搞懂了」。

又或者,你總是秉持著這種「事情應該有更簡單的解釋」的想法,所以你以為追求女生有一套百戰百勝的SOP、以為成功的企業必定是來自成功的領導人或企業文化或獨家技術或市場策略等等因素中的「其中一個」、以為健身有一套標準完美效率特高的菜單和飲食秘方、以為政治可以用非黑即白的簡單是非去解釋……

我可以理解這種想要找到一個「一以貫之」的答案的慾望,因為我們的思考能力是有限的,而且說真的,要把事情理解透徹實在太該死的累人了,我們還不如直接假裝我們找到了一個很棒的簡單解釋然後早點上床睡覺吧!

如果你不在乎自己對世界的理解究竟是否正確、不在乎「實事求是」這個價值,那麼你大可以早點上床睡覺了。但如果你在乎、並且相信對於這世界更精確更完整的理解,將幫助你化解生命中所遭遇的困境、使你成為更好的自己,那麼這是我給你的建議:永遠假設現實比你所理解的還要更複雜,且絕不滿足於任何一個「我想我已經搞懂了」的時刻。

在這個充滿「簡單是非」的時代,要選擇「立場」已經變成一個在口耳相傳或點開幾個懶人包之後就能夠做的輕鬆決定。但現實總是有無數的面向,於是每個人對現實的理解都或多或少可以說是「正確的」;同時換個角度想,其實所有人對現實的理解都可以說是「錯誤的」。

翻轉你腦中這個「非黑即白」的分別心,你才能夠看見這世界「如是(As Is)」的樣貌。

這並不是說我們沒辦法對事情做出自己的判斷和詮釋,這只代表我們擁有足夠的思維能力去做出最貼近現實的理解,同時總是欣然接納新事件、新證據來充實我們的世界觀。

 

  1. 假如你苦苦尋求的任何捷徑其實都不存在呢?

 

談完多數人「簡單思考」的習慣,我們緊接著要檢視的,是對於「簡單行動」的期待。

一如我們在上面已經談過的,如果你不只是將事情簡化到根本無關現實的地步,還天真地以為許多不切實際的「簡單行動」——亦即所謂的「捷徑」——是存在的,那麼你的一切追尋必將徒勞無功,而你也永遠不會真正迄及你所想要的目標。

這是我曾經討論過的「仙丹文化」:科技的日新月異寵壞了人們的胃口,人們因此總是以為他們可以找到更快更輕鬆更簡單的途徑,盡快完成他們的目標、得到他們想像中的「成功」,然後躺回沙發上安逸度日。

不,仙丹並不存在;而如果有人試圖推銷任何貌似仙丹的東西,你幾乎總是可以直接認定他是來騙你錢的。

你想要什麼,你就得把自己的屁股拔離沙發,投入像樣的行動。

 

  1. 假如你其實壓根不可能知道自己人生該往哪裡去,而那些自以為他們知道的人也都是錯的呢?

 

我們從小到大都活在這條幻想的「人生道路」中,父母、老師、同儕、親朋好友、整個社會都卯起來讓我們以為未來是可以被輕鬆預知的,彷彿我們一生的樣貌如此地清楚,我們並不需要擔心太多。

或許你我父母那一代的人生道路的確清晰可期、所以他們自然而然地假設我們的人生也應該如此;於是你我對於人生的徬徨、不確定、或各種東奔西跑的「歪腦筋」,在他們那一代人眼中顯得如此愚蠢幼稚。

我曾經談過「人生目標」對於一個男人的生命是多麼地重要,但我的意思是,你的生活總是需要有個瞄準的方向,而非我們必須執著於達到特定的終點不可。

擁抱這一切未知,欣然接納自己的「不知道」。在每一個階段性目標下篤定地前進,但別強求自己非得走到哪裡不可。

事實是,生命總是比你我期待的還要更不可測;而那些說他們總是清楚自己的未來且一路順遂的人,絕大多數都只是為自己合理化的偽君子。

 

  1. 假如你其實不需要有完美的計畫,更沒有責任說服那些盲目相信計畫的人你成功的可能性呢?

 

人們習慣簡單思考、習慣追求捷徑、習慣相信人生有一個固定的走向,所以他們特別愛「計畫」這個東西。

研究那些真正迄及高度成就的成功人士,沒有人會告訴你他們一開始就計畫好一條通往榮耀的康莊大道——因為人生本就不是這樣玩的。他們的階段性目標會一次又一次地改變、計畫會一次又一次地調整,幾乎可以視為「沒有計畫」的地步。

這並不是說你該拋棄計畫然後胡搞瞎搞一番;你總是要有目標、也總是要有達成目標的藍圖,但每一刻,你都要願意、並做好放棄計畫的心理準備。

盲目地遵循計畫,你就會忘了回應生命給你的寶貴契機。

 

  1. 假如當你認定整個世界都是錯的、社會是愚蠢的、人們需要改變時,真正錯的、愚蠢的、需要改變的,其實是你自己呢?

 

我希望你還沒有變成頑固無賴的中年男子:白天忙著傳播你對這個世界如何不公不義、社會如何需要改革、人們如何愚蠢惡劣的種種看法,晚上回家收看新聞來填充你滿肚子的負能量,這樣隔天你才有新的材料可以吐在那些其實沒有問你意見的人臉上。

某些層面上,我們必須認清主流媒體的確沒有教給我們正確或真正有益的知識,但當你遭遇每一個與你意見分歧的人時,你都一股腦地認定對方是錯的、是愚蠢的、是需要改變的,那麼或許,真正需要改變的其實是你自己。

世界上是有很多問題沒錯,而多數人也的確容易落入某些思考陷阱,但我不認為這是你自命清高、把大家都當白癡的好理由。我也不是說你應該總是假設別人是對的,我想說的是,用開放、理性的態度參與你所願意參與、也值得你參與的討論。

如果你實在沒有什麼好話可講,那就別講。

 

  1. 假如你其實根本沒有這麼特別、也無力完成你最瘋狂的夢想,假如這一切都只是人們和你自己一起編撰的謊言呢?

 

曾幾何時,我們開始從小接收這個「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信息——你我的確都是獨一無二的沒有錯,但這並不代表每個人都必定擁有什麼了不起的天賦、捨我其誰的偉大使命、或注定成為萬中無一的練武奇才。

如果有人想用這種話唬弄你把應該拿去唸書的錢交出來買十元一本的武功秘籍,請千萬別上當了。(噢,如果你不知道我在說什麼就算了。)

事實是,你我即便都是獨一無二的,那也不代表我們天生就已經擁有什麼特別的長才或了不起的價值,彷彿我們只是需要透過更多的心靈雞湯去把你我內心深處、那個深藏不漏的光芒發掘出來——不,是時候長大了。你並沒有這麼特別。

我們往往正是因為太相信自己是這宇宙中獨一無二的特別個體、是個天賦獨具只欠栽培的材料、加上我們生理上的經驗終其一生在向我們傳達「我就是世界的中心」的荒謬訊息,於是我們相信自己24小時感覺良好是應得的、相信人生順著我們的計畫進行是應該的、相信別人的質疑和批評總會是錯的、相信自己天資聰穎必定能夠找到比別人還要更快更不花力氣的成功捷徑。

如果你發現自己真的就是這麼想的,我並不怪你。不過你還知道有哪種人也總是這麼想的嗎?青春期的小屁孩。

誠實面對世界的殘酷、看清自身的不足、認知夢想的實踐性、採取必要的行動、機警地回應每個危機與契機、不介意考慮放棄的可能性……這些腳踏實地的思維與作法,遠比「我夠特別、沒有什麼難得倒我」這種天真想法要容易讓你覺得性冷感。然而正是這些殘酷的性冷感自省與行動,真正使我們一點一滴朝目標更靠近,也使我們在現實之下能夠謙卑刻苦地投入努力,而不計那些我們自認為「應得」的酬賞。

 

  1. 假如你其實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誰、不知道自己真正的長才和偏好,假如你對自己的瞭解其實根本都是出自懶惰的畫地自限呢?

 

每一次聽到有人說「可是我就不是這樣的人」、「我從小就不擅長XX」、「那個太不適合我了」等只是為了掩飾自己正在畫地自限的話,我還真是不由自主地感到厭惡。

不如我們這樣說:你還真的不是那樣的人——那種不會找一堆狗屁倒灶的藉口、真正去幹一番大事的人;你還真的從小就不擅長許多技能——因為你只知道無所事事地等著發現自己尚未發掘的天才,彷彿在你發現自己「有天分」的事之前大可以什麼都不做;而客觀來說也的確很多事情不適合你——大概就是那些需要恆心毅力才能完成的壯舉,你可能比較適合發現生活中的小清新小確幸。

不不,在你覺得我講話有夠機掰、想要把文章關掉之前,讓我反過來為你辯護:我們每個人生下來的確都會有自己較擅長的技能、也有無論怎麼做都做不好的事情。你的確沒辦法成為任何你想成為的人,如果你這樣想,你大概是不小心把自己看得太特別了。

以我個人為例,我在音樂上小有天賦、自幼就非常自律也很有毅力、我的理性思維相當發達、能夠用很深層的觀點看待事情、近年來更發現自己在靈性上頗有慧根。以這一切為基礎,你此刻看到的網誌正是我盡可能集結我的天生優勢、持續耕耘的結果。發掘並專注於你的強項,是登峰造極的最佳途徑。

但當我們專注於自己的強項時,這絲毫不代表我們有好理由拒絕自己專長以外的任何技藝。光舉這個網誌為例,我為了網站的美工、花了許多時間瞭解程式語言的編撰,即便我對此根本一竅不通、至今也根本毫無成就;我為了瞭解這個網誌可能發展的商業模式,去看了不少網路行銷的書和影片,而這是跟網誌內容本身沒有太大相關的;為了推出更好的內容,我也不斷地試圖精進自己的寫作方式,在Podcast上也一樣專注於改進自己口頭的表達。

我想說的很簡單:你的人生志業必將交付你去學習那些你本來並不願意學習的功課,必將促使你去發掘自己從未有意識培養的長才與技能,必將挑戰你每一個對自己的既定認知。

所以別再找理由逃避學習、否認一切踏出舒適圈的急迫性。你有的是讓自己不斷擴展、精益求精的潛力。

 

  1. 假如你手上的時間其實已經不多了,且你根本等不到那個「對的時機」呢?

 

急迫性。我好像才剛提到這個字,不過這正是我想講的。

你是否還在等那個出手的「絕佳時機」去實踐你的志業、去學習你一直想學的技藝、去和你心儀的對象交談、去投資你觀望已久的事業、去關心你早該拿起電話打過去的親人或好友。

也許你該假設的是,你時間已經不多了;也許你該開始學著告訴自己:「我現在不做,我恐怕這輩子就不會做了」——然後採取任何你所需要採取的行動。

如果你是要學習一項新技藝、或開始實現你的志業,別再等著做好萬全的準備才要行動,因為「萬全準備」只是你一直告訴自己的假象而已;如果你要開始塑身、練習與異性相處、或是為那些你早該關心的人們表示點什麼,別再等著明天、別再相信「我最近生活很忙,等我找到時間我就會做了」,因為當你繼續這麼想,你就永遠不會做了。

沒有所謂的「對的時機」,你永遠都可以替各個時機找到它「還不太對」的理由。最好的時機永遠都是此時此刻,而你有限的時間正在一點一滴流逝著。So do something.

 

  1. 假如人生根本沒有所謂的「終極意義」,而這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呢?

 

假如,只是假如,在你投注這麼多努力、做了這麼多提升、體認這麼多智慧、經歷這麼多風風雨雨之後,其實你來到人世間所走的這一遭根本沒有任何意義呢?假如你我在這個宇宙中的存在,真的就只是在特定物理法則下的一連串巧合而已呢?假如我們終將死去,而那些記得我們、見證了我們的足跡、參與了我們的生命、甚至受惠於我們的遺贈的所有人,也同樣終將死去,你在時間的長流中終究什麼也沒有留下呢?

假如,即便你我此生的意義壓根不存在,這也其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呢?

探尋人類生命意義的經典之作《活出意義來》寫道:「生命中的每一種情境向人提出挑戰,同時提出疑難要他去解決,因此生命意義的問題事實上應該顛倒過來。

人不應該去問他的生命意義是什麼?他必須要認清,『他』才是被詢問的人。

 

所以你給生命的回答是什麼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