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沒有」做的事如何踐踏你的自尊

你「沒有」為了捍衛核心價值所做的每件事,都和你「有」做的事一樣重要。

但多數人只會記得後者。這就是他們一點一滴喪盡自尊的方式。

 

引言

我父親是個道德感非常強的人。他在一個充斥著因循苟且、虛偽造作之企業文化的公司工作,你給他三天三夜的時間去痛斥昏庸無能的公司高層、同時闡揚他心目中的仁義道德與做人道理,他也不見得講得完。

而事實是,他做得到他信仰的所有道德原則。他就是那種你可以用「出淤泥而不染」來形容也毫不浮誇的角色。他擁有我見過最堅強但不頑固的原則與底線,他的框架是非常確立的。

即便如此,我卻在他身上觀察到更多的不甘與憤怒,更多試圖扭轉現況但無能為力的挫折感,更多對這世界的失望及憂慮。他是如此篤信人類的崇高德行,如此努力地用生命的每一秒去實踐這些價值,但同時卻也感到如此煩悶、如此挫敗,他的言詞之中往往透露著他對世界、對社會、對人們的不諒解,甚至厭憎。

為什麼?

我相信一部份原因,是因為他沒有看清人類終究是懷著「自私的基因」的動物、終究是「自以為正義」的不理性物種——我們並沒有自己想要相信的這麼崇高、這麼理性。相較於我們心目中那幾乎上帝般完美無瑕的存在,我們遠遠更接近自己的靈長類親戚。只需要一些演化心理學的基本知識,就足以說服你放棄對人類理性的虛幻期待。

但另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他選擇了繼續默許自己留在這個他並不認同的環境中,繼續任憑自己身邊充斥著那些抵觸了他核心價值的人。

是的,我的意思就是他沒有因此換工作。事實上,他從來沒有換過。

我沒有辦法告訴你,我父親究竟是否做出了對的選擇,因為非常大的可能是,基於他信仰對公司的忠誠度、又一直都在擁有升遷機會的位置上、況且肩負著穩固家庭經濟的責任,所以他一直沒有換工作。而無論是哪個選擇,我都相信是值得尊敬的。

但他的選擇,卻也造就了他時至今日、日漸嚴厲的負面能量,而這是他做出選擇的代價,亦是我想在這篇文章裡提出的觀點:當你選擇坐視周遭的人事物一次又一次地抵觸你的核心價值,你的無所作為終將侵蝕你的自尊。

 

捍衛你的「價值領土」

人生是個不講理的婊子,你越是任她予取予求,她就越能夠輕易地搞死你。當然,如果你人生中出現了真的婊子時,狀況還會更慘一點。

所以雖然我經常講求要信任過程信任生命,但這一點也不代表你的船每次到了橋頭自然會直——適度的自我保護總是有益且必要的。

也因此,對於那些剛起步於自我提升之路的人來說,建立清楚的價值與框架、學會堅守原則與個人底線、實踐正直誠篤的作為,都是必備的學習歷程——我們都該將自己的正直誠篤及核心價值視為精心建造的王國,並樹立清楚堅毅的框架與個人底線來保護我們所重視的價值。

而在我們能夠確認自己正用最良善公正的態度活著、毫不退卻地踩定腳下的「價值領土」之前,這一切都應該建立在「你已經用最殘酷嚴苛的眼光檢視過自己的價值觀」的基礎上。

別急著捍衛那些你根本搞不清楚你為什麼秉持的信念——那是懶惰頑固的中年人在做的事。

 

當你在你的「價值領土」上有所退讓時,事情其實遠比你所想得還嚴重:無論是默允你身邊朋友佔你便宜、坐視你的小孩毫無羞愧地撒謊、或任憑自己用搪塞推託的藉口逃避為公司付出……你並不單單是在一次性的微小行為上有所疏漏。你其實深深傷害了你賴以處世的價值與原則。

無論有意或無意,當你違背了自己處世的原則、忽視了那些你用來要求他人卻放過自己的標準、疏忽了那些你明知是「正確」但沒有實踐的作為,你都在抵觸你對自己的期待。你的行為向你自己及他人透露了「我無力堅守我所在乎的價值、無法力行我認為重要的精神」——你踐踏了自己的價值底線,也因此踐踏了你的自尊。

當我說堅毅的自尊必得源自正直誠篤的作為時,指的就是你是否無論在眾目睽睽或四下無人之際,都能夠堅守你所在乎的價值、清楚地告訴自己「我絕不做任何抵觸個人價值的事」。

然而你可能沒有想過的是,「價值領土」的捍衛並不總是得源自向他人展現強而有力的底線;就只是因為你阻止你朋友佔你便宜、責罵說謊的小孩、或學會向別人說一個個的「不」,並不代表你的「價值領土」就從此固若金湯。差得遠了。

對價值的捍衛,還有一部份——或許是更大的一部份——是來自那些你「沒有」做的事情。但這正是多數人未曾預料的:他們以為只要能學會為自己的價值觀辯解、盡可能不被別人佔便宜、知道為了讓自己過得輕鬆一點而向別人說「不」,就代表他們是「有底線」、「懂得拒絕」、甚至「很有自尊心」的人。

如果你也這麼想,那麼你大概把這一切想得太容易了。

你的自尊,是同時被那些你「有」與「沒有」做的事情所行塑的。而你「沒有」做的事情,可以分為兩個面向:一是你任憑別人做卻保持冷漠的事,一是你容許自己身處的環境。讓我們分別討論。

 

「無動於衷」的傷害

我最近在工作上剛經歷過這樣的事情:有同事把我找去一起支援某個其實不費人力、毫無意義、幾乎只是在那裡放空發楞的活動,為的是爽賺那幾個小時加班的補休時數。我猜他的出發點,大概是「為了我好」。

事情過後,我是賺到了時數沒錯,但我對於發生的事情深深感到不舒服:一來,我其實不覺得浪費時間來加班賺那些時數有什麼意義,我寧可把時間拿去做更有生產力的事;二來,我非常不認同這種苟且的行徑。

日復一日,我們身邊總會有人對你或其他人採取不正直的作為、意圖佔人便宜、利用別人的慷慨良善、或誘騙你和他們一起佔別人或整個系統的便宜(也就是上述的事件)。我們無法消滅這樣的人,只能夠盡可能鞭策自己的行為。

但當你放任這樣的人在你眼前為所欲為,即便他們壓根沒有傷害你或任何你在乎的人的個人利益,你的坐視不管卻已經傷害了你的自尊。你的放任,界定了你真正的價值底線:「其他人要怎麼樣、無論這件事對或不對,都不關我的事,我只要保護好自己就好」。你顯然不認為自己擁有像樣的價值能夠堅守、不認為自己有好理由去至少拒絕或規勸別人這麼做。你就只是什麼都不做。

些你無動於衷、你保持緘默的雜碎行徑,和那些你真正去做、真正使之發生的事情,兩者「陳述你的為人」的音量其實是一模一樣的。

這並不是說,你只要看到不符價值觀的行為就有好理由不顧場面毫不留情地大力抨擊——如果我們的網誌最後只教給你這種蠢笨的行徑,我晚上可能會哭著入睡。用對的、考量他人感受、融入場面氣氛的手段去闡述你的價值、說服他人、創造一個更和諧正向的環境,是一門我遠遠不可能在這篇文章裡講清楚的學問。那是你得去做的功課。

但讓我用有點誇張的方式說吧:你應該盡你所能、奉獻你的一生去拯救這個世界(用不白癡、不固執、不這麼像宗教狂熱份子的方式),否則在你內心深處,你總是知道自己沒有善盡你地球公民的那份偉大使命。

 

grunge-1245651_1280.jpg
盡你一切力氣,用真正聰明的方式去確保這世界不會變成更糟的地方。(該死的圖文不符。我並不是說牆壁上的塗鴉會讓世界變得更糟。)

 

環境如何侵蝕你的靈魂

在我認識分析哲學、批判性思考方法、藉以觀察許多時事及論戰,並接著接觸了演化模型、社會心理學、道德分析等領域的知識後,我非常深刻且篤定地理解到:我們是好逸惡勞的非理性動物

我們的意見與價值可以輕易地被身處的群體所左右;我們的推論能力大多數時候只是用來合理化直覺的工具;多數人根本沒有足夠的心智強度去仔細檢視自己的信念;更別說透過理性去產生一套自己對世界的理解、更更別說要去理解別人的意見與價值中是否有我們的可取之處、更更更別說追求共識的可能性……(我為什麼這樣講話?)

你,和我,和所有你我知道的人,都幾乎總是忙著相信及實踐那些對自己來說最輕鬆的事。毫無質疑與反思的動機,更沒有這麼做的力氣。

也因此,你我自稱為「我」的這個東西,絕大部分其實只不過是我們有生以來,從身邊的人、媒體、社交環境等來源攝取了各種微小影響後,所堆積而成的身份。這其中不僅包含我們主動吸收的資訊和影響,還有更多是我們無意識地允許進入自己腦袋裡的。

從一個「初階」的角度看,多數人往往從未仔細反思過他們攝取的影響、放入大腦中的資訊、丟進身體裡的燃料,於是他們會越活越肥、越遲鈍、越不善生產、越缺乏創造力——很似曾相識的畫面,不是嗎?又或者,他們會成為他們永遠沒有想過、也從來不期許自己會成為的樣子,放棄一個又一個他們曾經想過、現在卻只能「面對現實」所以當作沒發生過的微小夢想,就算那只是讓身材瘦回來、戒掉菸酒、重燃夫妻之間的感情、或修復與父母之間的關係。

Jim Rohn說:「你是五個你最常共處的人的平均值。」而那可以是你那些扯後腿不上進的狐群狗黨、巴著你不放的匱乏女友、負面能量源源不絕的糟糕父母、或充滿狗屁資訊的網路和電視媒體。

是的,這就是你成為那個你從來不期待自己成為的人的最快方式。

然而以一個稍微「進階」的角度看,如果你在已經樹立了清楚的意見與核心價值、知道自己想要用怎樣的姿態活著、瞭解自我期許的為人之後,卻沒有將相應的標準拿出來衡量你所在的外在環境、並且做點什麼(無論是要嘗試改變這個環境或選擇離開它),那麼你的價值再清楚堅定,你也只是令自己陷入日復一日的憤怒掙扎中。你非常可能會像我父親一樣,在一個「舉世皆濁唯我獨清」的泡沫裡感到無比的窒息,最後搞得一肚子的苦水,無處發洩。

當你向你永遠無法認同的環境妥協、甚至必須仰賴它來生活時,你怎麼有可能不變得苦悶、負面、既憤怒又困惑?

 

矯正你身處的結構

我之所以說要矯正你身處的「結構」而不是「環境」,是因為你並不總是能夠修正你所處的環境——或許你身邊的老朋友就是這麼懶惰負面又不求上進、或許你現在的另一半就是個拚命拖累你人生腳步的婊子、或許你的父母壓根就是頑固到病入膏肓的愚民、或許你此刻賣命的就是一家靠著運氣撐到現在但隨時都會被老闆玩垮的爛公司……若是如此,試都別試。

我不管那是你從小最好的朋友、跟你契合到噁心的真命天女、或是你從來沒有想過可以「放棄」的家人——無論是你生命中的誰,都一樣會有「轉身離開」的停損點。

但你可以矯正的是自己身處的「結構」,亦即一連串你容許自己收受的影響、以及身處的環境和社交圈。無論你在乎的價值是誠信、良善、公正、同理心、或理性溝通,無論你有意成為的是更具創造力、更有紀律、更善於交際、更有領導力的自己——對你所攝入的影響、你所處的環境,都要維持極強的知覺。

當你發現特定的人、資訊來源、或社交圈正對你產生負面的潛移默化(對我而言,就是所有新聞媒體、沒營養的網路資訊、任何自私或負面的人),將他們一律排除;當你自覺特定的生活模式、生理及心理習慣正在阻礙你的成長甚至拖累你(暴飲暴食、日夜顛倒、鑽牛角尖的思緒、菸癮酒癮等),盡你一切所能去改變;當你發覺你身處的工作環境、常交涉的人際版圖裡出現了抵觸你核心價值、冒犯你正直誠篤的作為或風氣,請審慎考慮「離開」這個選項。

矯正你身處的結構往往是艱難的,但如果有個你永遠不該承擔的風險,那會是將你自己置於向下沈淪的處境、還自期能夠出淤泥而不染。

別犯蠢了。我們都沒有這種遺世獨立的強大自律,所以我們最好還是別擋著自己的去路、別無聊把人生搞得更複雜艱難。

建立你的「自我提升儀式」、創造正向行動中的「動能」、將之轉為能夠幫助你成長的上升「結構」,這才是你達成自我期許、實踐核心價值的最佳辦法。永遠別為任何身外之物去妥協你所在乎的價值與良善,無論那是金錢、女人、友情、工作、或任何利益。

而堅毅的自尊也才能由此而生。

 

glass-door-1245938_1280
出淤泥而不染可不代表你會活得很快樂,你比較可能會一邊自命清高一邊覺得困惑惱人。(Sorry Dad.)

 

「無所作為」的雙面刃

作個結語,我想你現在應該能夠理解我們的「無所作為」如何是把雙面刃,以及我們如何避免它的傷害:一方面,我們應無所保留地堅持那些值得堅持的價值、並透過我們自身的正向與正直去使生活周遭變得更好,而非對生活中毫無誠信、自私苟且的行徑視若無睹;另一方面,我們也應有意識地保護自己、排除負面影響的毒害、乃至於篤定地離開那些正在傷害你我核心價值的環境。

你的價值與為人,永遠會是你所擁有最珍貴的資產。所以無論什麼利益,都不該驅使你去甘冒傷害這項資產的風險。

 

讓你的個人底線顯現在那些你採取的行動,以及那些你並未採取的行動中。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