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私,是你終極的自私手段

假如你無所不能

想像你擁有世界上最強的頭腦:最高的智商、最快的思考速率、最驚人的預測力、最縝密精細的策略決策,即便是人類科技此刻所能建造的最強超級電腦都不是你的對手。

如果是這樣,那麼你不僅根本不用在這裡看我寫一堆五四三,甚至,你大可以完全不遵照社會的規範、不聽從人類文明的任何深刻智慧或美德、不受教於新世代的任何變化或危機。

事實上,對你來說真正最有「效率」地活完此生的策略,會是直接以你的私利作為所有行動的動機:你只要做出對的表情與肢體展現,就能夠贏得他人的青睞;你只要輕鬆瞥過今天的股市開盤,就能夠進帳無數財富;你只要向對的人傳達對的信息,就能夠使人們為你效命、為你達成任何你想要達成的事——沒有人能夠碰得著你。

生存的「最佳策略」

如果你擁有我前述的那個超級大腦,你大可以輕易地在這場人生遊戲中「作弊」,無須顧及他人的感受、對你的看法、或阻撓你的企圖。你人生的「最佳策略」是直接為私利行動,只因為你做得到。

但事實是,你並沒有那顆超級大腦,你在這場人生遊戲中沒有「作弊」的本事。因此你所能做的最好準備,是盡你所能地學習這場遊戲中的規則、技巧、熟知每種走法的利與弊,然後採取你所知道最好的策略。

換句話說,我們終其一生無不在為自己找到一個容身之處、一個能夠一以貫之的人生策略:有些人在美德中找到、有些人在權力中尋得;有些人相信訴諸理性的價值、有些人則重視人際手腕的重要;當然也有人純粹是被實質的痛苦或愉悅給驅使著,根本未曾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

省省那些為了摸熟遊戲規則而把自己弄得灰頭土臉的力氣吧,因為我接下來要在這篇文章裡闡明一件事:

放棄「以自我為中心」的為人,會是你這輩子所能採取「最具效益的謀略」。

所謂放棄「以自我為中心」的為人,就是你在Overman Path上看到我們一再強調的洞見——「停止保護你的『小我』」、「積極為他人『創造價值』」、「專注於分享」、「建立自己的『充足』、別向任何人討任何東西」、「 願意暴露你的『脆弱』、在人際互動中保持『一致性』」、「信任並享受人際互動的過程、而非汲汲營營地企圖達成自己的目的」、「追求雙贏、將所有人都視為你的伙伴」——看起來彷彿我們在鼓勵大家為他人無私奉獻鞠躬盡瘁、簡直像在宣揚某種崇高德行的新運動。

是,但也不是。

我說過一個人的正直誠篤可以來自最自私的理由;如果我們把範圍拉得更大,那麼這一切標榜「無私」、不再「自我保護」的人生態度與作為,也全部可以是出自你個人的私利。

而我要讓你知道的是,這一點問題都沒有——況且在接下來的文章裡,你會瞭解到這其實是你我不可能逃脫的現實結構。

我無意說服任何人

一直以來,不時有讀者質疑我文章中「過度靈性」的論調,批評我提出的見解太天真地放大了靈性洞見在現實世界中的效用,或是根本不得而知我所講的諸多洞見究竟在日常生活中有什麼實用之處。

我承認我不喜歡看到這樣的批評,因為我不僅深刻地體會過你眼裡的這些「靈性洞見」在我人生中的巨大助益,也不斷企圖以更清晰更深入淺出的方式解釋這些不易討論的觀點。

所以在接下來的篇幅裡,我將向你證明為什麼在Overman Path上這些看似「靈性」、「虛無飄渺」的見解,不僅不需要跟New Age扯上邊,更在你我日常生活的每分每秒都存在遠比你想像還要高的實用價值——只要我們擁有正確的知識背景。

值得一提的是,我並不是來說服那些「不予說服」的人,也就是那些對過於複雜模糊的洞見缺乏耐心的人——我相信他們自然會找到適合自己的自我成長之路。我一點都不放在心上。

我真正要做的,是給那些已經準備好要吸收這些觀點的人們一個更踏實的基礎,來建立這些內在洞見、進以轉化他們的生命。

street-1209401_640.jpg
當你沒有超級大腦時,人生實在很難玩,不是嗎?

鏡像神經元

你大概聽過「自我驗證的預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這個字,或比較宗教性的說法是「你創造了自己的實相」,意思是你心中的想法必將在你生命中化為現實:你的悲觀會帶來更多的厄運,你的積極會觸發更多改善生活的契機,你的恐懼會化為所有你不願面對的事實,你的怨懟會引發更多人向你惡劣對待,你的堅持到底會為你成就那些沒有人能夠學到或迄及的人生高度。

你的外在,將是你內在的映照。

你可能認為這只不過是要騙小孩子心存善念的荒謬說法,即便你自己也經歷過自己人生低潮時事事不順、漸有起色時突然一切都煥然一新的奇妙過程。

請不必懷疑,這是真的,而且有好理由。

人類生理上有個至關重要的結構叫做「鏡像神經元(Mirror Neuron)」,它可以說是所謂「同理心」的真實物。鏡像神經元使我們能夠從他人的表情、肢體語言、遭遇,去推測他的生理感覺與內心感受。我們於是有了同情、憐憫、慈悲的能力,能夠為電影中遭遇悲慘的主人翁流下眼淚、能夠感染別人散發的樂觀歡愉、能夠感同身受地為他人的災難感到痛苦。

但鏡像神經元的功能未盡於此,它更是所謂「社交智慧(Social Intelligence)」的重要基礎。

我們正是透過這種「感同身受」的能力,以偵測他人的可信度、捕捉他人眼中閃爍的恐懼不安、察覺他人的慍怒或焦慮、檢視他人透露出的善意、以及更多難以言喻的複雜情感。進而,我們能夠思考應對的策略、在彼此面前做出相對的回應——「社交」這場遊戲於焉產生,且那是遠在我們還沒有發明這個詞彙之前的事。

社群動物

團隊合作,是人類在大自然中賴以生存的演化優勢。我們在幾乎所有面向上都遠遠輸給其他野生動物,我們跑不快、跳不高、缺乏利爪和毛皮、也不善攀爬游泳,但我們擁有超越所有哺乳類動物的團結及溝通能力。不像蜜蜂、螞蟻這種根本整個巢穴都是「一家人」的運作方式,人類有辦法超越血緣、超越其他動物部族的大小限制(黑猩猩的部落頂多達到150頭左右),大規模地為共同目標合作。這是史無前例的。

(如果你想瞭解人類大規模合作背後的運作機制,我非常推薦《人類大歷史》這本書。)

有歷史以來的一切人類文明,都是建立在我們作為「社群動物」的事實之上。我們是講求團隊合作的動物,而我們能夠這麼做的基礎,絕大部分是因為我們能夠不透過語言、但藉由肢體和面部表情就「讀出」彼此的意圖,進而產生共識、指出共同目標、建立信任——這些皆為鏡像神經元的功勞。

團隊合作作為人類的演化優勢,我們無時無刻不在企圖偵測彼此的「信任度」——人類祖先的當務之急,可不是要發展出一套語言來談情說愛,而是藉由鏡像神經元去盡可能精確地觀察部落中的每個人,確認每個人都是值得信任、願意合作、甚至樂於為彼此犧牲的戰友。

這是為什麼我們天生就痛恨且總是願意懲罰他人欺騙、自私、背叛、偽善的行為,因為這樣的行徑在人類祖先的部落中,必將拖累整個部落、造成他人的傷亡、減損整個社群的福祉——所以一旦發現了這樣的人,我們會毫不吝情地將他們驅逐,任由他們在險惡的環境中自生自滅。

演化讓人類成了天生的測謊機:我們隨時都得確保身邊的同伴是值得信任的一員、不會為了私利而背叛我們、不會出現欺騙或竊盜的不良行為,我們也得確定部落的首領是個真正關心眾人福祉、能夠帶領大家前進、而非貪圖權力企圖壓榨他人的暴君——這一切都是為了在物競天擇的大自然中,透過團隊合作生存下來。

時至今日,我們的生理其實並未與七萬年前的祖先有太大差異。每分每秒,我們都依然在觀察彼此、尋找他人「值得信任」的跡象,即使我們渾然不覺自己正在這麼做。我們總是可以從他人的手勢、站姿、眼神、語氣等細節做出「這個人是否值得信任」的判斷——結果往往是相當逼近真相的。即便是那些缺乏社交敏感度的人,也都在各種不同社交情境中不斷地修正自己的行為。

而這就是我所說的,那個你我不可能逃脫的現實結構:人類作為社群動物的天性

社交及領導的應用

人類作為社群動物,團隊合作的實質效益大多數時候都遠比追求私利來得高——單純因為我們無力在險惡的自然環境中獨立生存。

如果在一個原始部落中你是那個僅僅在乎個人存亡利益的人,人們在你身上所發現一切「不值信任」的線索都會使你暴露在危險之中,因為你的生存實則攸關他人對你的援助與否,反之亦然。所以你的最佳策略,就是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去援助他人、保護他人的性命財產、為提升群體的福祉盡一份心力。

這便是那些「靈性」洞見派上用場的地方:當你無法放下你的「小我」、總是企圖自我保護、盲目地爭取個人利益、不懂得為他人著想或至少利用「共同利益」來吸引他人支持你、不瞭解如何在人際互動中為他人「創造價值」、甚至成為情緒上的寄生蟲、渴求地寄望他人來滿足你內心與物質上的匱乏,那麼你自然而然會成為他人避之唯恐不及的角色。

屆時,你對於人們「冷漠無情、防備心重、逃避付出」的既定印象,就會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你這個消極的信念給驗證——你在預設他人的拒絕或防備後所展現的行為,必將使這個前提繼續成真。這個自我驗證的惡性循環因此永無終結。

在團隊中的領導角色更加是如此。一個團隊中真正的Alpha Male並不是那個講話大聲、粗魯莽撞、忙著用氣勢霸凌別人、迫切需要成為「老大」的傢伙,而是那個沉穩、懂得傾聽、為對話注入活力、謙虛承認自己的無知、用聰明的方式勇敢表達自我的人——這才是高價值的展現。

如果你是個領導者,你團隊中的其他人總是會不斷地檢驗你究竟「夠不夠格」作為一個真正的領導者,抑或你只是個剛好握有權力的混蛋。倘如你的「領導」只不過就是利用手上的權力去要求他人完成你交辦的事項,那麼你自然不會是個「服人」的領導。

無論你擁有什麼權力,那都應該是你未到緊要關頭就不會動用的東西;而你真正該放在第一位的,是你對他人真切的關懷和諒解——你的權力無法要求他人給你尊敬,只有你的誠心做得到。

所以我一點也不在乎賈伯斯如何對下屬惡言相向只為了激發他們的潛能。作為一個領導人,你沒有任何藉口不去真切地關心、在乎、重視你團隊中的每一個人,並且讓他們看到你這份毫無掩飾的感恩與真誠。無論你對事件的看法多麼正確、對未來的預期多麼精準、對成果的要求多麼精雕細琢、對任務的執行多麼瞭若指掌——這些都不會絲毫減低、更遑論取代「社交智慧」在你我生命中的重要位置。

只要你今天還生活在與「人」緊密連結的世界裡,你人生中最具影響力的關鍵要素,就不會是你的天分、技能、意志、或努力,無論這些對於你的成功是多麼重要——而是你的「為人」。在這個人與人之間僅存在一個指尖距離的時代,尤其如此。

所以無論你是真心認同於正直誠篤的道德價值,或只是為了獲得私利而改變自己的思考模式,只要你在乎自己能否在人際互動中成為對方信任、尊敬、甚至願意追隨的對象,那麼你所能採取最有效率的策略,就是將自己思考的角度從「我」轉移至「我們」,從個人的利益得失轉移至創造雙贏的專注上。

urban-438393_640.jpg
「人」,就是你不可能逃脫的現實。選擇一個聰明的策略吧。

黑猩猩 vs. 蜜蜂

Jonathan Haidt的《好人總是自以為是(The Righteous Mind)》是我幾年來所讀到、將人類社會性心理詮釋得最精湛的傑作,書中最具啟發性的一個觀點是:「人類是百分之九十的黑猩猩加上百分之十的蜜蜂」。這是什麼意思?

我們體內的那個黑猩猩的靈魂,代表了我們一切自私自利、逃避付出、過度自我保護、甚至泯滅任何規範只為達成個人目標的原始衝動。這份衝動使我們欺騙、佔人便宜、推託卸責、為自己開脫、感到憤怒嫉妒、憎惡迫害他人、用惡劣手段取得利益、罔顧別人或群體的福祉……一切你可以貼上「自私」標籤的行徑。

不可諱言地,你我絕大多數時候都是以這個黑猩猩的靈魂在運作:我們有意無意地忽略他人的需要、專注於獲得自身的愉悅酬賞、避免承擔任何可以推卸的責任、用漂亮的話術去遮掩自己實則惡劣的意圖、利用歉疚或不安全感來拖累他人的成長、總是把自己的需要放在第一順位。

然而你必須瞭解的是,我們無論做什麼都必將落入自私的動機。今天即便你相信熱心助人、無私奉獻才是真正有價值的品德行為,你依循這個價值去做的任何事,也都是在一次又一次地認可你自己——換句話說,你最無私的行為都一樣可以被歸因於自私的初衷。

所以真正值得問的問題是:在你我注定自私的一生中,我們究竟要選擇去追求雙贏、讓他人能夠共享福祉,還是乾脆無視他人的需要、甚至將自己的快樂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

這就是我們那百分之十的「蜜蜂精神」出場的時機。

我們心中那偶然會曇花一現的蜜蜂精神,代表的不僅是為他人犧牲奉獻、將群體的福祉放在第一位、為社群投入高度的忠誠與凝聚力、樂意放棄自己的愉悅去成全他人、願意承擔他人所無力承擔的痛苦;這更意味著長久以來人類心中的一項強烈悸動——「超越自我」的寄望。

這份自我的超越,反映在政治、宗教、國家、運動、或其他大大小小的團體活動之中;在這種活動裡,我們的自我「消融」於一個更大的主體、我們成為更大的「我」的一員,或用更誇張的說法,你彷彿發覺自己只是上帝的一部份。在激昂的政治遊行、狂熱的運動賽事、甚至是國家主義的宣傳活動中,你都可以發現這種「自我消融」的現象。

在「超越自我」後隨之而來的這份巨大寧靜、滿足、祥和感,是人們致力於志願服務、到世界各地幫助窮苦人民之後的精神報償。許多投入戰爭的士兵在返鄉後,則在在談及這種願意為身邊弟兄無憾赴死的無私情操,他們會承認自己並不完全是為了效忠國家而願意犧牲,而是為了追求自我消融之後、那份龐大安詳的「永生感」,「在那個時候,我不再擔心自己會命喪戰場,因為我心底有個聲音告訴我『即便我死了,千千萬萬的弟兄仍會替我繼續活下去』。」

對於沒有親身經歷的人而言這或許聽起來有些荒謬,但在無數的群眾運動、狂烈熱情的獻身行動中,這種「超越自身」的心理狀態一次又一次地出現在人們心中,而你大概也可以透過自己人生的經驗去驗證這種感受。或許這份精神上的報償終究是為個人所佔有,但它卻是驅使許多人無私奉獻的重大推手。

最終極的自私手段

Jonathan Haidt在TED的演講,更清楚地解釋了人們投身於「更高目的」藉以「自我超越」的這份寄望:我們終其一生無不在尋找那個值得託付的更大主體、追尋那些「自我消融」的時刻,那或許是政治運動中的狂熱、宗教盛會裡的忘我、旅行遍跡後的渺小感、或者演唱會現場的強烈動容。

在這些時候,即便領取那份精神報償的仍是我們自己,但那也是我們成為最博愛、熱情、開放、無所保留、無私奉獻的自己的少數機會。

所以綜合我們此刻的外在及內在條件——與「人」緊密連結的現實、「自我消融」的強烈寄望——清晰可見的事實是,無論是為了在現實世界中迄及最高的成就、或為了獲得精神上的昇華,「無私」將是你所能採取的最佳策略。

而這總結了我對於「自我提升」這個主題的看法:我們追求提升、精進自己、建構人生、致力學習、成為你我所能成為最好最極致的自己,是為了給予更多、創造更多價值、帶給他人更多的快樂與成長、與這個世界分享更多的愛。我們提升自己,是為了有一天,我們終將超越自己。

It IS about you, thus ultimately it ISN’T.

sand-1209935_640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