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becoming self-aware, you gain ownership of reality; in becoming real, you become the master of both inner and outer life." – Deepak Chopra

 

定義「自覺」

你希冀的一切事物、渴望成真的一切夢想,都必將來自你的內心。而你我用以聚焦、認知、磨練、檢驗自我內在的能力,便是「自覺」。

在Daniel Goleman的暢銷著作《專注的力量(Focus: The Hidden Driver of Excellence)》中,他斬釘截鐵地指出:「自我覺察代表本質上的專注,協調我們內心微妙的私語,協助引導我們的人生……此一內部控制機制,是我們一生之榮枯的區別所在。

 

若我們進一步解構「自覺」的組成,我們會發現這項能力其實是「對於專注力的完善分配」。

在你我有限的一生中,專注力(Focus)可謂我們所擁有最具價值的貨幣;你是否將專注力投資於正確的事物上,會深深地影響你人生的成功與心理的幸福。

自覺——作為對專注力的完善分配——意味著我們能以正確的比重、將專注力分配在對於自我內在及外在的關注上。而我們如何分配自己的專注,將會決定我們思考與行動的方向、支配我們的情緒與前景、進而形塑我們的心理強度與個人特質。

 

自覺的缺乏、伴隨著多數人分配專注力的錯誤習慣,能夠清楚地解釋幾乎所有人類遭遇的困境和難題。在我們釐清自覺的缺乏、以及專注力的錯誤投注如何為我們的人生創造無數難題之後,我們將能夠逆向分析出幾個重新分配專注力的有效策略,藉以成就你我更卓越富足的生命。

 

所有問題的根源

你肯定有過這樣的經驗:

某個你不欲見到的外在事件發生了,這可能將造成你最近的工作量激增、突然背負多過以往的責任、傷害你和某些人之間的關係、或者迫使你重新對未來做計畫。於是你的心思一股腦地落入無止盡的思考迴路,你開始擔心、憂慮、沮喪,或者自發性地對旁人發怒、埋怨、甚至惡言相向。然後你任由自己沈溺在這些「問題」之中,就連你開車、吃飯、洗澡、和家人共處的時刻你也無法逃脫;別人的呼喚你恍若無聞,通勤時特別缺乏警覺,一些生活細節開始丟三落四。

在這些時刻,真正替你「活著」的只是你已經習以為常的制式動作,而你的專注力幾乎一秒也沒有離開你腦中的思索中。你就這麼受困在對問題的情緒反應之中,無力引導你的專注力到那些將造成正面改變的面向上。你腦中對問題的思索成了你真正置身其中的「現實」,始終存在且持續前進的真實世界反而成了你捉摸不著的「夢境」。

如果你對上述的情節頗有共鳴,那麼這為我們顯示了一項事實:你我人生所有「問題」的根源,都是對專注力的錯誤分配。

在我們身外世界裡上演的一切事件中,沒有任何一件是「對」或「錯」、「好」或「壞」的;外在世界中的所有事物都是純粹「中性」的,而我們的「問題」之所以成為問題,皆是因為我們將專注力置於錯誤之處、且對於錯誤分配背後的心態恍然無覺。

 

讓我們重新檢驗上述的過程,但這一次,我們將聚焦於「問題」的真正來源,以及「專注力」在過程中扮演的角色:

當外在事件發生時,一旦我們的心智接收了這些資訊、並為它貼上「不欲」的標籤,我們的專注力旋即沉降到心智的底層,就像一顆大石墜入大海深處。在那裡,我們的思緒忙著找出對策、同時盡快拿出最立即性的自動回應——多數時候,這些回應只不過是充滿自憐的捍衛行為、不經大腦的情緒化反應、或者愚昧的負面能量釋放罷了。

在我們擅長自溺的心智底層,我們會在那裡將自己沈溺在一個個「問題」中,短則數秒鐘、長則數十年。常見的反應是擔心、惶恐、狂怒、沮喪、找藉口、抱怨責備、怪罪他人、藉由愉悅的分心事物來逃避、為自己貼上「受害者」的標籤、日復一日沈浸在對「問題」的思索中而不再實際經驗到生命的每一刻……還有更多你我早已耳熟能詳的情節。

在我們首次接觸到誘發「問題」的那個外在事件後,我們的注意力往往便不會再離開自己的腦袋了,除非有人跳出來用不一樣的理解或洞見將我們一巴掌打醒,否則我們傾向滯留在自己心中的思緒迴路裡。即便我們真的偶爾會走出心智的牢籠,許多時候那也不過是為了確認「問題未解」的事實罷了,所以我們才能繼續允許自己沈溺其中。

這個程序會一直持續到觸發問題的事件結束(多數人的程序並不會終止於此)、問題被我們或他人解決、或最終我們不得不選擇放下。

 

缺乏「自覺」的毒害

在上述過程中想必你能清楚看見,我們的專注力如何在問題發生時習慣性地向內心底層「收縮」,而非向外在世界「擴展」、以尋求解決辦法或完整瞭解。

人們之所以受苦於負面事件與情緒,正是源自專注力的收縮和停滯。事件或許已經結束,但我們的苦痛卻隨著這份不受控制的注意力而持續。

值得一提的是,我並不是暗指所有的情緒反應都是有害的。情緒在作為我們採取行動的驅動力時經常能派上用場、是我們持續前進不可或缺的燃料,我們沒有任何必要、實則也不可能將之消滅。我真正要說的是,多數人糟糕的專注力分配,使人們承受比實際所需更多的痛苦、為他們創造比現實中更多的問題與擔憂、迫使他們經歷許多不必要的情緒波折。

然而多數人終其一生都會對這些削減痛苦的可能性徹底目盲,因為他們從未自內心底層「醒來」、真實地去體驗一切世間遭遇及身心感受。對多數人而言,繼續允許自己被心智牢籠所囚禁,遠比要面對自身內外的現實體驗、並且有所作為,來得舒適太多了,即便那是個充滿毒害的處境。

 

注意力(Attention)一詞源自拉丁文的“Attendere”,意旨「向外延伸,將我們與世界相連接」,進而創造與規劃我們的經驗。弔詭的是——一如你應該已經知道的——多數人運用他們注意力的方式恰巧和這個字的原意相反:人們經常活在自己封閉的腦袋裡,而非外在世界的現實與行動中。

人們持續「沉睡」在自溺自憐的思考和擔憂中、對現實世界上演的一切只保持半調子的瞭解、利用外在資訊去餵養心智裡的更多無謂思考、在半夢半醒間靠著未經檢視的「習慣」昏庸度日——這於是造就了多數人「自動駕駛」的生活模式。

對於人們來說,耽溺於負面情緒或事件、幾乎全靠習慣來過活,可以說是十分「正常」的事。他們多數時候實是活在自己腦中所建構的「心智世界」裡——充斥著標籤、觀點、偏見、批判、自以為是的各種意見——而不是這個「活的」、卻絲毫不在乎你我渺小存在的現存世界。

 

這個缺乏自覺、更缺乏相關教育的環境,清楚地反映於人們浮動的情緒狀態、脫韁野馬般的思考迴路、社交敏感度的欠缺、自制力意志力執行力的低落、模糊茫然的未來洞察與自身渴望、缺乏檢驗和調整的習慣性生活模式、執著於當下愉悅而無力為長遠思考……

也因此,自覺可謂個人成長中最重要的支柱:沒有自覺,你就沒有東西可以提升。

 

china-1031557_640.jpg
看清楚這點:你對一切事物的理解,都只是「理解」,而非事物本身。

 

「自覺」的入口

《專注的力量》很清楚地告訴了我們,自覺——亦即將專注力轉往真正重要事物的能力——有很大一部分來自我們大腦天生的結構,與我們的前額葉、腦島、及神經元共同運作的方式存在重大關連。如果要說所有人生來都具備相同的自覺,那是在自欺欺人。一如智商及無數其他的個人能力,有些人天生就擁有得比別人要多。

同樣無可否認的事實是,人類大腦幾乎一輩子都維持極高的可塑性;我們的身心能量或許會下滑,但你我追求提升、鍛鍊更深自覺的可能性從來就不會消失。在我們的下一篇文章討論該將專注力導向何處、獲知更有效率的思考策略後,你會看見個人成長的無限可能。

但如果你並未建立像樣程度的自覺能力呢?你該從哪裡開始?根據我自己與許多人的共同經驗,答案是這個:

痛苦,以及潛在的痛苦。

 

那可以是來自痛苦的分手、被心儀對象的嚴厲拒絕、至親或摯友的過世、慘澹的經濟蕭條時期、重病纏身的瀕死經驗、對你身心施虐的父母、過去遭受的霸凌或歧視、意外造成的肢體殘缺,以及無數其他的例子。

你不總是得經歷巨大痛苦才能夠獲得自覺,只要你夠「逼近」這份痛苦、逼近到迫使你沈痛地自我檢視,自覺便有可能萌生。但如果能真正體驗過深層的痛苦、整個價值體系被徹底撼動、令你質疑自己的人生意義和整個世界觀——這樣當然「比較好」。

痛苦越巨大,你在「醒來」後就會擁有越強大的自覺。

 

痛苦並非都是平等的,某些痛苦比其他的更容易將你從日復一日的自動駕駛模式中打醒。為鍛鍊自覺,你需要「尋找」的痛苦應該滿足這三個條件:無法預測無法控制無法解決

它必須無法被預測和控制,因為我們面對預料中、可控制之痛苦的方式,會遠遠不同於那些真正超出我們掌控範圍的。它更必須是無法解決的,這才會防止你的心智採取任何「自動化」反應、試圖去解決問題;否則它就只會是另一個「問題處理」的經驗,但沒有真正對你的內心產生任何深層的轉化。

 

轉化是這麼發生的:當你遭遇這個除了徹底臣服外、你什麼都做不了的龐大痛苦時,你將在心中發現「外在刺激」與「內在反應」兩者間浮現了一個「空間」。不同於過去,你的專注力總是毫無選擇地、直接由外在刺激導向內在反應,這個由無能為力的痛苦所創造的「空間」,將是你重新引導專注力、做出不同選擇的基礎。

若沒有這個空間、亦沒有觸發你去發現它的這份痛苦,我們幾乎總是會回到「自動化解決問題」的迴路裡、習慣性捍衛我們的「小我」、別無選擇地跳進戰鬥中。這個使自覺升起的空間於是將不會出現,我們也永遠不會知道我們擁有對自己心智、情緒、思想、回應的掌控權。自覺,當然也無跡可尋。

 

鍛鍊「自覺」

如果你經歷過與上述相似的經驗,你很幸運地擁有了鍛鍊自覺的現成材料。我們可以透過下述的引導來鍛鍊這份自覺:

無論這個痛苦的經驗是不是最近發生的,自覺的鍛鍊必須始於你將自己重新沈浸到這份痛苦最真實的經驗裡。重新建構故事中的所有細節、重新活過記憶中的每分每秒、重新體驗每一分的痛苦、悲傷、憤怒、以及那巨大的無力感。

回想起你曾經如此痛苦、痛苦到如此無助,但你什麼也做不了、也沒有人能夠從中拯救你。當你將自己深深地淹沒在那份深層的痛苦裡時,徹底地臣服、徹底地放棄爭鬥。這份痛苦是如此強大,你的任何掙扎都只會徒勞無功。

只有當你真正瞭解到你唯一能做的就只是放棄——放棄心靈上的掙扎、放棄解決問題的企圖、放棄挽回以逝的過去、放棄追尋夢中的未來——你才會在內心中央、在那份痛苦與你的無助之間,發現自覺升起的「空間」。

試著探索那個「空間」,試著去感受你對於專注力的掌控權,試著將你的專注從痛苦上拔離,試著將你的專注從企圖「做點什麼」的直覺裡移開,試著讓你的心停留在那個混沌、不安定的模糊地帶。至此,你已站在通往自覺的入口,你將能夠選擇將你的專注力導向何處。

在這之後,就只是一次又一次練習去拓展這個「空間」、去重新引導你的專注力而已。自覺,一如任何技藝,是可以被學習與鍛鍊的,而剩下的就只取決於你的努力了。

 

假如你人生至今尚未遭遇過如我描述的這種痛苦,別擔心,你會的。幾乎沒有誰的人生會吝於施捨他一些遭遇痛苦的機會。這乍聽之下或許很難下嚥,但當你瞭解到痛苦所能帶給你的驚人成長,你將學會去「愛」這些痛苦的經驗、並信任它們將賦予你更多人生的深刻洞見——屆時,你已準備好迎接生命中無限的成長可能性。

這也是為什麼有許多人持續地將自己置於遭遇潛在痛苦的位置上,因為這些潛在的痛苦往往能使他們益加地保持警醒、鍛鍊他們的心理強度、賦予他們更強的自覺,而他們享受這個過程。像是持續征服新危機的極限運動家、經常在異性面前揭露自我的感情教練、或時時透過觀眾反應來重新評估個人價值的演說家,都在不同程度上實踐著這份對痛苦的信任。

要為我們的人生「建構」適當的痛苦,並不是說我們該做一堆蠢事、無視任何風險;而是要追尋遠大目標、篤定向前邁進、且對生命的任何經驗都保持開放與覺知。當你秉持信念與勇氣、願意將自己置於可能遭遇痛苦的位置,自覺、及人生的主動權,自然將隨之而來。

 

hiding-1209131_640.jp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