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has given you one face, and you make yourself another.” – William Shakespeare

 

撰寫男性自我提升的網誌,就不可能不碰觸兩性與社交的話題。而在面對許多人的相關問題時,我們最常發現的癥結之一,就是人們對於「做自己」往往抱持著不明究理的執著,以及過於天真的期待。

在這篇文章裡,我將剖析「做自己」這個建議廣泛存在的結果及原因,討論多數人用以思考「做自己」這件事的錯誤出發點,並藉由「彈性」與「自由」兩個面向去討論你我在社交場合中如何更精湛地表現自我。

讀完這篇文章,你將知道你距離真正的「做自己」差得可遠了。

 

「做自己」的惡果

讓我先指出,人們對於「做自己」的莫名執著造成了以下的哪些現象:

第一,多數人會認定當下的這個自己就已經是「最真實的自我」,但他們幾乎沒有殘忍地檢討過自己的個性特質、優勢劣勢、表現方式究竟是從何而來,彷彿這些東西「渾然天成」到我們根本沒有好理由去質疑它,彷彿去檢討自己個性的來源是只有神經病會做的事。

第二,大家都知道沒有技藝不能被學會、沒有專長不能被鍛鍊,然而幾乎沒有人這麼想過:自己的人格特質是可以被主動改變的。這是為什麼沒有人會在履歷的專長欄寫上自己的特質個性或處世手腕,因為他們根本不相信個人特質可以、或應該被改變,他們當然也就不會瞭解為什麼這是可以學習的技能,更遑論成為一個人的優勢。

第三,在人們認定「這就是我」之後,待在畫地自限的舒適圈裡,他們最愛聽到「為什麼不做自己呢?為什麼要活得這麼累呢?」這種總是能帶給他們莫大解放感的話,並一再地強化「這就是我,我不需要改變什麼」的想法。你以為為什麼這種「做自己」的建議可以寫成書出版、放在廣告裡賣錢?因為這給了人們安逸怠惰的藉口,而人們愛死了。

第四,當他們因為自己不值一提又軟弱愚昧的個性遇到挫折時,他們告訴自己「我只是做自己而已,錯不在我」這種心理自慰的話——反正市面上的心靈雞湯也都是這麼教我們的,不是嗎?於是「做自己」繼續作為人們為自己卸責的代罪羔羊,直到現實狠狠地賞他們一大巴掌,讓他們意識到不改變真的不行。

如果上面幾個描述符合你對自我的看法,那麼你就已經看到「做自己」這個建議在你心中深植的毒害。

 

「做自己」的建議為何廣泛存在

但為什麼?為什麼整個社會、媒體、主流愛情觀、心靈自慰雞湯都要卯起來一起告訴你「做自己」就好?

 

在恍如戰場的商場上,那些善於操弄的人會希望你繼續做你單純的自己、繼續對辦公室裡的心機謀略一無所知,這樣他們才能夠輕易地碾過你、佔盡你的便宜、搶盡你的功勞。

在你的朋友圈裡,那些「需要」你跟他們一樣一事無成的狐群狗黨會希望你繼續做你不求上進的自己,這樣他們才能繼續對自己可悲的存在抱持安全感,不需要擔心身邊任何想要向上爬的人害他們看起來像個廢物。

在兩性關係中,那些盡情利用你的女人會希望你繼續做你鍾情的自己,這樣她們才夠用各種狗屁倒灶的理由留住你這個工具人、或告訴你「總有一天你會找到懂得欣賞你的人」,留你一個人對未來抱持著愚蠢的空虛期待。

在內心深處,你總是希望聽到別人用任何形式告訴你「做自己就好」,這樣你才不需要承受「這一切其實是我的責任」的心理負擔,你大可以繼續無視自己可憎的一切缺點,假裝各種挫折都只是因為時機未到、緣分已盡、或老天不賞臉。

在「平庸」兩個字意味著「大多數人」的世界裡,魯蛇們總是會努力地相信那些成功卓越的人和自己有著根本上的不同——成功者總是出生於特別的家庭、繼承了龐大的遺產、擁有異於常人的天才、遇見改變一生的貴人、抓住了百年一見的契機、或具備望塵莫及的出眾特質……

管它是什麼,只要可以把成功者視為和自己不同的人類,魯蛇們就不需要考慮「其實我也做得到」的可能性,因為這只會證明他們其實是光說不練的廢物——他們還忙著批判抱怨、做平庸的自己,可沒有時間去幹真正重要的大事呢。

 

「做自己」是你所能夠找到的、掩飾得最無害的武器,它可以拖垮你身邊幾乎所有人的成就,讓他們繼續一事無成、不求上進。它可以蒙蔽人們的雙眼、讓他們對改變自我的可能性完全目盲,把他們變成易於操控的蠢蛋。

這個武器之所以這麼有效,是因為「做自己」是你我活著最輕鬆的選擇——它賦予我們安逸怠惰、免除獨立思考、無須改變自己的權利——而如果你瞭解人性,那麼你會知道:最輕鬆的選擇,永遠都是最多人會選的。

 

sand-dunes-1149528_640
選擇跟大家一樣的道路,你就會得到跟大家一樣的結果——順帶一提,這就是「平庸」的定義。

 

「缺乏」作為特質

所以讓我問你:你為什麼害羞、為什麼只能夠和熟人聊天、為什麼不能更幽默、為什麼懦弱、為什麼猶豫不決、為什麼沒辦法嘗試新事物、為什麼不願意拒絕別人、為什麼沒有能力對那些小人耍狠、為什麼老是鑽牛角尖……為什麼認定「這就是你了」?

「我就是這樣啊」是多數人最理直氣壯的擋箭牌——或許也正是你直覺想到的第一個答案——彷彿他們所有人格上的缺陷也都是自己刻意選擇的。但如果你仔細檢視上述的逼問,你會發現一件事:許多人把自己的「缺乏特質」當成一種特質。

內向害羞不是一種特質,這叫做「你沒有能力自由誠實地表現自己」;悶騷不是一種特質,這叫做「你沒有能力領導陌生的社交情境」;悲觀不是一種特質,這叫做「你沒有能力保持正向」;鑽牛角尖不是一種特質,這叫做「你沒有能力控制自己的思緒」;容易分心不是一種特質,這叫做「你沒有能力保持專注」;沈默寡言不是一種特質,這叫做「你沒有能力做流暢的口語表達」;木訥老實不是一種特質,這叫做「你沒有能力看出人際互動的細節和思考相對的策略」;猶豫不決不是一種特質,這叫做「你沒有能力做出果斷的決定」;心腸軟不是一種特質,這叫做「你沒有能力在需要的時候耍狠」……剩下的請以此類推吧。

你不可能說自己的專長是跑不快、不會彈吉他、缺乏數理能力,但許多人正是從這個荒謬的角度,以「自我設限」去建構自我身份。說穿了這並不難理解,因為我們往往比較能接受自己缺乏特定專長,然而要承認自己的人格特質是一片空白、坦承我們的「自我」其實空洞至極,卻是無以想像地殘忍。

人類總是非常善於建構「自我」。許多人早在青少年時期就已經為自己劃定了一個頑固的人格版圖——他們是誰、有哪些特質、擅長不擅長什麼、分別喜好和厭惡的事物,都在這個乳臭未乾的年紀就認定了,即便他們連點像樣的人生都還沒有活過。

在根本尚未探索自我之前就囫圇吞棗地建構出一個「自我」,總會是個非常輕鬆的選擇。當你可以直接把自己手上現有的、連同你沒有的東西都一併視為你的「特質」時,誰還會想要承受那個不瞭解自己的困頓、投入多年的時間心力去摸索自己人生的方向、還得冒著可能一無所獲的風險呢?

噢,而且當你是個青春期屁孩時,對自己莫名其妙地篤定看起來總是比較酷。

 

當你固執的自我身份實是奠基於自我設限時,這終將傷害你的個人成長,因為這個自我、以及四面八方傳來「做自己」的建議,會成為你採取行動及適應困境的藉口,使你繼續做這個不求長進的自己。

然而一旦一個人已經頑固到不願意、也無力改變及成長,卻發現這世界根本不是他們想像得那樣單純美好、不是只要心存善念真誠待人就能一切沒事,而是個令人害怕、複雜殘酷的地方時——這就是人們開始懷著怨懟憎惡的時刻。

他們會開始使用「看清現實」這個字,但他們真正看清的「現實」並不是這個世界的未知險惡,而是面對這些未知險惡,他們發現現在才要開始重新建設自己,已經太遲了。

 

這是個可畏的世界

人們樂於活在他們對「完美世界」的想像裡——大家都應該懂得欣賞其他人本是的樣貌,大家都應該樂於互助和分享,愛和信任和各種寓言裡標榜的良善價值都應該自動被視為人類社會的至高目標,而這世界上總有個將能夠無條件愛你支持你的「對的人」,只是你的緣分還沒有到而已。

為什麼我們喜歡相信這些事物?絕非因為人們在深思熟慮、理性思辯後,發現這是人類社會最適合最有潛力呈現的世界。不,很大一部分只是因為它們相信起來「感覺很棒」罷了。

於是人們更加樂意為這些對「完美世界」的想像奮鬥。他們每每看到世界出現不合他意的現象,就會進入充滿正義感的戰鬥狀態;他們忙著將世界矯正成一個「更好的地方」,因為人類社會「不應該」是現狀如此。

透過理性溝通、尋求共識、企圖為社會創造一個更好的未來,並不是問題;但對於人類天性抱持著不符現實的期待卻是。

許多人傾向於忽視人類作為扎扎實實的「動物」的事實——我們幾乎所有的行為都是以自利出發,無論是否精心包裝成無私的行動;我們絕大多數的決定和觀點都是源自不理性的直覺,而理性往往也只不過是我們事後為自己合理化的工具;我們總是企圖操縱彼此,從他人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差別只是我們的行為在表面上觀感如何;我們會一股腦地追隨他人的意見、想要著別人說我們「應該」想要的東西,卻毫無自覺地以為我們的慾望和目標都是屬於自己的。

然而,當人們看清這個世界終究不是他們想要、或大人從小告訴他們「應該」是的樣子,當他們終於在人際互動中吃了虧、發現人類極端自私且善於操弄、社會是個複雜險惡的地方時——他們自然將感到深深的失望與困擾。

但你在困擾什麼?你是困擾你不能就只是「做自己」、儘管說出你心中「真誠」想說的話?你是困擾世界上竟然有這麼多和你意見不同的人,你沒辦法把同溫層隨身帶著走嗎?你是困擾人生真是辛苦,你竟然得在挫折中鍛鍊意志及學習社交嗎?你是困擾人類和世界遠比你想要的還要複雜,困擾現實這麼難以接受嗎?

你是困擾你不能就這麼安逸怠惰、當個平庸的人嗎?

 

dog-791210_640
這就是你每天最想要做的事,對吧?

 

多數人如何「做自己」

“Most people are other people. Their thoughts are someone else’s opinions, their lives a mimicry, their passions a quotation." – Oscar Wilde

 

你從暢銷作家、部落客、名人、成功人士、或商業雜誌所得到關於「做自己」的建議,都會告訴你「不能害怕他人的眼光」、「說出你想說的話、做你想做的事」、「拚命假裝,累的也是自己」、「別強求感情的萌芽」、「不完美又怎樣,世界上還是有因為你原本樣子而喜歡著你的人啊」……

是啊,所以你才會繼續當個一無所成的廢物,所以市場才能繼續消費你作為一個廢物的事實。

人們喜歡聽到別人告訴他們要「做自己」,是因為他們沒有本事改變自己的人格、拓展自己的社交圈、鍛鍊新的特質、學習社交手腕、用不會兩敗俱傷的方式達成在人際互動中的目的、向異性展現對的價值來得到青睞。

世界上有無數的資源,可以教你如何更心智堅強、更具創造力、更有生產力、更有效率地學習、更聰明理財、更快聚集財富、更有群眾魅力、更受異性吸引、更懂得社交手腕、更善於化解衝突、更輕易獲取權力……但大多數的人會忽視這一切、投向「做自己」的懷抱,因為他們沒有本事改變、沒有本事提升,他們只有本事逃避和精神自慰。

苦工對他們來說太難受了,還是繼續「做自己」比較舒服愜意。

 

於是這些被「做自己」教出來的好孩子們,成為了社會上最重要的中堅份子:他們單純老實、腳踏實地、在乎他人眼光、認真地融入群體、不強出鋒頭、不特別能言善道、善於抓住生活中的「小確幸」、受人操弄但懂得「看開」、工作很辛苦所以相信「富貴在天」、願意為異性做牛做馬不計較回報、雖身為工具人不過「被需要的感覺也很好」、盡力滿足周遭的人對他們的期許、反正他們對自己也沒什麼特別的期待……

如果我們再聚焦於多數人在人際面向上的「做自己」,會發現他們往往很擅長做這個「缺乏特質」的自己,他們最「誠實」的表現也是最缺乏個性和表現力的。他們在人際互動中抱持著過度天真的心態、或根本一無所知,所以無法有效地滿足他人的情感需要、成功地說服對方、或達成自己的目的。在利益或意見衝突的對話當中,他們會跳進「笨蛋二選一」裡頭,認為自己要嘛就是講出自己想講的話然後傷害對方,要嘛就是乖乖閉嘴。

然後人們會繼續相信他們的「自我」是個已經底定的固態物,所以他們沒有責任去改正自己,何況他們也不相信自己的人格特質是可以或應該被修正的。「這樣我就不是在做自己了啊!」他們這麼說。

然而這些怠惰和自我設限,終究只會為人們帶來更多的難處:在衝突對話中,他們沒有對的知識和技巧去建立安全感、尋求共識、化解衝突。他們受限於自己「誠實」但缺乏手腕的表現,經常在人際互動中過度思考、矯枉過正、無法理解對方,所以只好忙著取悅他人、避免任何衝突或模糊地帶,而這終究會迫使他們扮演一個根本不誠實的自己。

 

表現自我的「彈性」與「自由」

當人們拿「誠實做自己」來包裝他們的怠惰和自我設限時,我們真正應追求的是在表現自我上的「彈性」及「自由」。而我們首先要做的,是打破「自我」的既定框架

如果仔細檢驗你此時此刻的人格特質、長處劣勢、信念偏好等究竟是從何而來,你大概會發現你根本不是你以為你是的自己

你的個性是由你的父母、他們對你的教養、你與手足間的關係、你童年的重大遭遇所共同塑造的;你對許多事情的看法是源自你自幼成長的生活圈、青少年時期結交的朋友、以及無意間接觸的媒體資訊;你自以為擅長和不擅長的事,其實絕大多數都是由你過去參與不同活動的粗淺印象、和你個人的直覺偏好所決定;你在人際或感情關係中習慣採取的低姿態,並不是因為你真的相信這樣做對你有益,而是因為你從不知道該如何在關係中取得主導權。

簡單來說,你此刻的自己,幾乎都只是出生至今、從人生遭遇中被動累積而來的。

所以要迄及自我展現的「彈性」與「自由」,我們就得脫離先前對自我的認知,停止從「缺乏」的角度去認識自己,為自己建立全新的思維——從今天起,你的「自我」將是一個不斷學習、尋求擴展、積極探索、無所設限的自由人格。

 

從重新定義自己,來鍛鍊你人格特質中的「彈性」:你是熱情健談還是沉穩內斂?你善於洞察全局還是重視細節?你看起來真摯誠懇還是深不可測?你傾向理性分析還是感性理解?你樂於無私付出還是劃清底線?你可以洞察人心還是待人和藹?你較常篤定行動還是深思熟慮?

何不以上皆是?

我們為何要強迫自己認同於一種人、一種特定的人格特質、一個方面的才能,不能同時坐擁天平的兩端?練習去成為你從來無法想像自己成為的人,下定決心去學習你以為自己無法擁有的特質——當你是那個習慣用「缺乏」來描述自己的人時,你尤其需要這麼做。

如果你只投入半調子的努力、老是覺得自己很虛偽、只是在「裝」成別人,那是因為你根本無心去拓展不一樣的自己、將全新的特質納入你的體內。人類天生就具備驚人的適應能力,而真正阻礙你去變得更「全方位」的,就只有你自己。

少數人之所以能成為人際互動中的大師,正是因為他們勤於從人們身上學習。他們積極且開放地去認識人性,所以知道若要贏得他人的心,他們就必須迎合人們的私利、虛榮、想像、安全感、或依賴感。面對異性時,他們瞭解異性的吸引力究竟如何運作、於是知道自己該展露哪些特質來博得青睞。

要精通社交手腕、在這個由人所構成的世界裡來去自如,你就必須鍛鍊這份人格的「彈性」。

許多人會將這份人格的「彈性」、或對「彈性」的追求視為一種「不誠實」的表現,但究竟什麼才是「誠實」?多數人的自我認同是來自於他們的「缺乏」,他們因為懶惰所以索性把自己沒辦法充分表達自己稱做「誠實做自己」。那麼當他們對你企圖跨出舒適圈的行動指指點點時,你又何須介意他們的意見?

當你發現你的自我與人格可以變得如此豐富、如此多元完整,你可以在不同的人、不同的社交場合中暢行無阻,你發現成長的可能性是如此無遠弗屆、有太多太多可以學習吸收的來源,你又怎麼會想要回去做那個平庸的自己呢?更何況,你所鍛鍊的出眾人格、熟練手腕、社交智慧,都將為你帶來龐大的優勢,那是怠惰的大眾永遠不會迄及的。

 

在你投入努力、將新的人格特質和社交手腕納入自身、成為更圓融更全面的自己之後,你將擁有表現自我的龐大「自由」。就像是頂尖籃球員經過大量的練習之後,他的一切動作都會渾然天成、毫無造作,你在人際互動中也將是如此。

你會依據情勢去建立互動間的安全感、知道在對的時機採取肢體接觸、瞭解對方眼神所透露的意圖、能夠輕易地防範身邊的小人迫害、用誠摯的態度去取得他人的信任、藉由他人對你的想像或需要去達成你的目的、成為社交圈中受人歡迎且敬重的角色,且沒有人膽敢動你一根寒毛——因為他們知道你單純真摯的表面下,擁有許多暫未動用的武器。

而在這一切渾然天成的自我表現中,你可以自由地表露你的意圖、追求你想追求的目的;你不再需要擔心自己講錯話冒犯他人、不再害怕踏進人際關係的模糊地帶、不再怯懦地採取取悅他人的策略。

你只是在純粹地「做自己」,但這種「做自己」背後蘊含了無數的知識、技術、和練習。你周遭的凡夫俗子會視你為虛偽、或認定你天生就擁有這些「學不來」的魅力和社交智慧。他們不會看出你的「做自己」和他們的「做自己」之間存在著深度廣度上的差異,因為那份差異是由苦工所造就的——而那是他們避之唯恐不及的東西。

 

沒有什麼是不能學的。在這個一切資訊圍繞指尖的時代,你更加沒有藉口。

所以現在你手上有兩個選擇:一個輕鬆卻平庸,另一個困難但卓越。

 

people-690105_640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