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毀「自我提升」的一切企圖

在一百五十篇文章、兩本共計十幾萬字的電子書、重新吸引的前女友再次離開、與十年來的摯友不歡而散之後,有人問我:「螢幕背後的你是否對於自己的提升感到滿意?

我本來以為我會把這個答案留給我的下一本、或者下下下一本書,但我沒有辦法將答案掩藏這麼久、也似乎沒有必要,因為我接下來對所有問題的回答,都會建立在這個全新的基礎上,也會一而再再而三地重新演繹這個新的洞見。

 

 

 

 

 

我的答案是,我已經不再提升自己了。

 

 

 

 

 

當我花了無數時間在尋求「自我提升」,認為自己「必須」閱讀、「必須」健身、「必須」靜坐、「必須」建設自己、「必須」在異性眼中保有價值,相信自己「需要」更多關於心理、哲學、兩性動態、人生勵志的知識觀點時——我終於驚覺,我無論做了多少、無論成就多少,我都依然是以「我有所不足」的出發點行動。

在我生活遭遇困難、心中懷著不安焦慮時,「自我提升」的企圖就更加張狂。在這些時候,我尤其會覺得自己有必要「修理」自己,會認為自己的負面情緒、不安全感、手足無措、甚至憤怒憎恨,都是「不對的」、「不應該出現的」,所以我需要「矯正」自己,讓自己變得更崇高、情緒更穩定、更善於交際、更有自信。

而在Overman Path寫作的過程中,我逐漸對於寫出新文章、「創造更多價值」、「幫助更多人」產生了一種難言的執著,這份執著讓我寫下了數以萬計的文字、迄及我所能迄及最多的讀者,但也使我感覺到莫名的焦慮。我發現我根本不曉得自己為什麼「需要」寫這些文章、為什麼「需要」抱著這份幫助他人的使命、為什麼「需要」建立這個「自我提升」的品牌。

我發現,我仍在不明所以地企圖「證明自己」、企圖「成為更好的人」、企圖扮演一個「理想中的自己」。為此,我幾乎快忘了自己在接觸到「自我提升」之前從事的興趣和熱情、以及那個熱愛生活的自己;我幾乎荒廢了音樂、有時候健身也只是為了應付了事、抓緊閒暇時間只為了做些「有意義的事」、一有空閒就覺得自己「必須」看書或寫文章。

我忙著「成為更好的自己」,卻忘了如何純粹地活著。

然而這一切的努力,並沒有讓我更靠近「理想中的自己」、並沒有讓我更「值得」人生的成功和他人的愛戴、並沒有讓我更「充足」,因為我心中任何「自我提升」的企圖,都繼續強化了「我需要被提升」的前提,也因此,這一切的努力,終究都是徒勞無功的。

 

 

我發現,真正的「充足」,是在我徹底放棄自我提升、徹底放棄「搞清楚世界運作的方式」、徹底放棄「讓自己成為更好的人」之後,才由我心底自然浮現。

我從來就未曾是不足的。這一切只不過是我跟自己玩的遊戲、是我為自己設下的障礙、是我以為有這麼一個「更好的自己」值得追求,所以我日復一日地追,追到最後才發現其實根本沒有東西讓我追。

我大可以繼續相信有所謂的「自我提升」,然後埋著頭繼續向前追尋、繼續相信有度過此生的「更好的」方式、繼續拚命地消化一本接著一本的書,企圖找到生命的更高解答;或者我可以此時此刻就認知到「自我提升」根本就不存在,瞭解到「追求更好的自己」的企圖只是個沒有終點的無限迴圈,而在這個迴圈中,我永遠都會繼續找到自己「還不夠」的證據。

於是我選擇放棄,放棄「自我提升」這四個字。

這是為什麼在發行了電子書之後,突然之間我發覺自己已經沒有動機再去寫點什麼。這絕對不是因為在我領悟到自己「本是充足」的事實之後就每天自我感覺良好、覺得再也不用奮鬥了,而是因為,我發現我沒有東西可以「教」給任何人。

每當我多寫一篇文章告訴你可以「做點什麼」、甚至是繼續任由這個網站存在,我都只是在強化你對於「自我提升」的企圖,都只是在間接告訴你「你仍是不足」的,而這徹底地違背了我此時此刻的信念。

所以我並不想要讓任何人誤會:或許你以為我有東西可以教你,但我並沒有。或許你以為我是個比你更崇高更了不起的「權威」,但我不是。或許你甚至以為這篇文章是另一個「自我提升」的途徑,但事實遠非如此。

我知道,當我寫下這一篇文章,我依然必須冒著讓自己背負「權威」之名的風險,即便這是我最不想要扮演的角色。我也知道,當我用這篇文章抵觸了過去寫下的幾十萬字時,你肯定會想:那麼這篇文章和過去的幾十萬字,哪一個才是對的?

如果你這麼想,代表你仍然把我在這裡所講的當成另一種形式的「自我提升」,但這並不是。這篇文章是整個網站、數十萬字裡頭,徹底無關「自我提升」的唯一一篇。

我很清楚你仍然是抱持著「自我提升」的企圖點進這篇文章,所以我要你在看完之後,將我在這裡論述過的一切都忘記,只需要記得「你沒有理由是不足的」。

 

在我領悟這件事之後,我的生活並沒有任何的改變;換句話說,我並沒有因為認知到自己的「充足」而覺得再也沒有理由做任何事情——我一向覺得這是對於靈性觀點的粗糙反駁。

我放棄的是那份「企圖」,那份「必須成為更好的自己」的執著,而非任何行動本身。這一切都無關你做或不做什麼,而是關於你「為何而做」。

在焚毀了「自我提升」的一切企圖後,我並沒有喪失做任何事情的動機。相反地,我能夠更深入當下、深刻地體驗生活的每個微小情節,我能夠更踏實地享受從事興趣的過程,我能夠更「如是(As Is)」地觀察世上的一切而無須加以評判、無須用「自我提升的知識」去分析任何事情。

在放棄了「自我提升」之後,我才彷彿從奔向太陽的逆天之行墜落,重新腳踏實地地體驗生命。

在你放棄「自我提升」之前,你會花無數的心力在思考、在操弄自己的理性,你會分析社交場合中的權力關係、會思考如何成為團隊的領導者、會評斷每個人生活的方式、會汲汲營營想拿出「完美的表現」、會想盡辦法要符合你理想中的樣貌、會執著於比別人看得更清楚、會企圖成為你並不是的自己——然後你會失敗,徹徹底底地失敗。這只是時間的問題。

在我放棄「自我提升」之後,我才學會信任自己的感性、學著去「感覺」生活中的每個情節,而因為我已經沒有一個「自我提升的男性」的形象需要保護,所以我可以自由地表露情感、容許自己在任何時刻顯得脆弱、清楚認知在不同情境中「情感上正確」的行動為何、接納自己「永遠不會把一切搞清楚」的事實、徹底擁抱自己內心的一切負面情緒而不加以評判。我不再擔心「根據社交理論我不應該XXX」、不再需要逼自己去做那些「對人生有幫助」的事、不再扮演一個無堅不摧的崇高人格、不再抗拒自己脆弱或丟臉或犯錯的可能性。

在放棄「自我提升」之後,你的可能性是無限的,而你可以選擇往任何一個你喜歡的方向走。你不會再有向自己或向別人證明自己的必要,所以你才能夠全心投入生命的每一刻。

你可以繼續過著「看似自我提升」的生活,但那是因為你享受這樣的生活、熱愛每一個俗稱「對人生有幫助」的活動,而不是因為你覺得「非這樣做不可」;你也可以過著沒有人認同的生活,但那並非因為你別無選擇、急於逃避、或安逸怠惰,而是因為你真的知道怎樣的人生對你來說是值得的、是能夠令你死而無憾的。

從認定自身的不足、踏上「自我提升」的道路,到看清「自我提升」的荒謬、最後棄絕一切,你其實是從「一無所知」、企圖「邁向全知」、然後再回到「一無所知」。

在這之後,你不再需要拿腦袋裡的那些知識觀點來評斷分析這世上的一切、也不再需要拿你知道「自我提升」方法來矯正自己的弱點、負面情緒、悲觀想法。你就只是接納一切、擁抱一切,然後無所畏懼地活著,無論行動或不行動。你已經沒有形象需要保護了。

在這之後,你的一切行動、一切學習、一切看似「提升自己」的行為,都只會是因為你享受那個過程、熱愛生命本身,而不是因為你仍在內心深處認定自己是不足的、仍汲汲營營想要「力圖所求」、仍認為自己是個需要「被提升」的不完美產物。

事實上,正因為你是個「完美」的不完美產物,所以你無須「矯正」自己、無須為自己的存在感到歉疚、無須企圖迎合別人對你的期待、無須努力達成你自以為「為自己好」的目標、也無須「自我提升」。你只需接納自己與世界的一切,然後毫無畏懼地去活——以一個能夠允許自己脆弱、有血有淚的「人」的姿態。

 

 

沒有「自我提升」這檔事了。去腳踏實地、義無反顧地活著吧。

 

廣告

7 篇迴響

  1. moment
    固定鏈結

    閱讀了Dans的文章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我覺得Dans整個悟道的過程,有點類似佛經中《大智度論》─「一切法不受悖論」的過程。

    雖然如此,我依然認為你寫的文章,真的很有啟發性。

    喜歡

    回應
  2. kevinchenroc
    固定鏈結

    Great article! Resonate with my heart.

    I’ve been searching for “the best version I could ever be" for many years. And paradoxically, I feel more depressed and need more forms to identify with. And after reading a few insightful books, I suddenly realized that that is wanting of my ego. The ego is the smog that blinds me from seeing the profoundness of myself. I chase my tail all my life.

    The society as a whole, from the moment we are born, encourages us to serve our egos, not to look within, to pay attention to the present moment, and to enjoy the being.

    喜歡

    回應
    • Dans
      固定鏈結

      Indeed. We’ve been programmed to seek outward for MORE in order to prove our worth, while we ourselves are already enough and OF value since birth. And this is the reason why many of us suffer from infinite amount of pain and repression, fail to break free and truly express who we are.

      喜歡

      回應
  3. hugo
    固定鏈結

    我從這篇文章得到一直以來想對你提問卻不敢、也不知如何提問的答案。
    也就是本身充足、無求無懼的自我,卻似乎汲汲營營追求一個更有價值、或者更能吸引女性的自我?這兩者似乎矛盾。

    我本人是很感激DANS的。因為有你的誘導啟發,讓我從長久的社會通念、媒體洗腦下的催眠狀態醒悟過來。這讓我想要知道更多真相,於是我在網路上大量閱讀關於靈性討論的相關文章、you tube上的影片。但我在尋找答案的過程中,似乎不能完全認同DANS發表的文章。

    英國作家、the lion sleeps no more的作者大衛艾克說過:一般人都非常恐懼他人對自己的想法。使我了解到自我不足的想法都是來自於小我保護自己的偏見(這些小我就是由遺傳、環境、成長背景所架構的人格),所以現在的我,對於人格、尊嚴的維持似乎不再那麼重要,或者說,我正練習讓自己看淡自己的人格與尊嚴。我以為,這就是你所說的臣服,也是通往臨在的方法。

    或許你已不需為自我提升而再寫些什麼,但仍能記錄你所走過的路徑、與需要幫助的迷途男性互動(包括我),而一起體驗靈性成長的過程。

    喜歡

    回應
    • Dans
      固定鏈結

      我很認同你說的,我想我們應該在這篇文章達成在靈性上的共識了XD
      我不會放棄這個網站,只是或許會放慢自己的腳步一些,也藉以醞釀更多更值得分享的想法。

      喜歡

      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