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麼使我「放棄提升」?

關於自我提升的出發點是匱乏的觀點,我也有遇到相同的問題。看了你的文章,感覺把心裡的疑慮用文字給清晰描繪出來了,但是是什麼樣的事件讓你發覺到這一點呢?

很簡短、但也很必要的問題,而我想,這個「放棄提升」的領悟,是我這一年來的一切努力和遭遇,所共同醞釀出的必然結果。

「放棄提升」這個想法的種子,是約莫在一年前、由《突破修道上的唯物》這本書在我心中種下的。它如此說道:

或許在你醒悟得道的企圖必然落空之前,你須經過一再建立的階段。你可能滿腦子都是奮鬥之念。其實,你可能連自己是來是去都弄不清楚,已經到了心力交瘁的地步,那時你會得到一個非常有用的教訓:放下一切,不成為什麼。你甚至會有渴望不成為什麼之感。解決之道似乎有二:不是乾脆摘下假面具,就是先不斷建立、不斷努力到達某一高點,然後再放下一切。

你必須完全放棄尋求,不要再力圖有所發現,不要再試圖證明自己有何成就。

當時的我其實只能夠「知性上」的理解這個觀點,但我在「靈性上」卻尚未能夠接納「我自以為是的奮鬥和磨練,實全是虛假」的想法。於是我繼續追求提升、追求精進、追求鍛鍊、追求更多的知識、追求更強大的心智、追求更完美的自己,卻沒有發現我其實是把「放下一切」當成了另一種「自我提升」的方法——而這也符合許多人看到我上一篇文章時的想法,他們以為「放棄」還是一個值得主動採取、能夠藉以「更上一層樓」的途徑。

但這並不是。這是由衷地認知到,任何心靈上的奮鬥和抵抗,都是源自你為自己設下的阻礙、為自己建立的「匱乏」之假設。「放棄」無關你是否繼續行動、是否繼續從事對人生有益的任何事情,而是關於你究竟以什麼出發點去做任何事。

我的「奮鬥之念」開始出現裂縫的第一個時間點,是當我和認識十年多的摯友、也是Overman Path曾經的伙伴Morpheus之間,發生了難以挽回的誤解、造成無可彌補的裂痕時。那時,我陡然發覺自己並不是想像中的那樣「對挫折免疫」,也沒有自己以為的那麼善於化解衝突、擁有漂亮的人際手腕。

對於這件事,我從對自己感到深深地自我懷疑、到對M感到怨懟與不解、最後再次瞭解到自己必須承擔這一切的責任,認知到自己的脆弱、不完美、並且接納這個結果。這個過程中,我發現自己其實執著於一個過於完美、理性、不受侵擾的形象,發現自己太刻意地想要拿出「對的」表現,發現自己實無力承受自己「無法化解問題」的這份無助感。

屆時我才逐漸發覺,我對於這個更好、更堅毅、更能言善道、更洞悉現實的自己,已經產生了很深的執著,而這份執著,卻並未真正幫助我處理生命中的問題;相反地,它其實蒙蔽了我的眼光、阻礙了我能夠做的事情——容許自己犯錯、容許自己脆弱、容許自己挫敗、容許自己一無所知。

更加使我放下「奮鬥之念」的第二個時間點,是在我花了數個月寫作、上架,然後看著我的新書經歷曇花一現的銷量之後,我認知到這個我急於保護、抱持期待、甚至帶著一點不健康的過份執著的「品牌」,僅擁有如此有限的影響力。

不,我並不是覺得自己做的一切沒有意義、並不是說我曾經幫助的少數人很微不足道、更不是認為自己值得更多的名聲和銷售量;我只是瞭解到,自己無須對這個網站抱著過份的執著、更不應該在這個努力經營的過程中喪失了初衷。

可謂慘澹的銷量,其實提醒了我我究竟為何做這件事、為何在乎我幫助的每個人,也使我重拾單純作為一個和你幾無差異的「人」、所應該抱持的謙卑和脆弱。

在此同時,我也慶幸這本書賣得不特別好,因為這樣我才不會有機會繼續活在「自我提升」的象牙塔裡,而給了我莫大的解脫,讓我能夠義無反顧地投入自己的生活、繼續在踏實的生活中找到值得分享的新材料。這一次,我會比過去都更加誠實、更加赤裸、更加樂於暴露我的脆弱,因為我再也不想扮演一個「指導」任何人任何事情的角色,我只想單純地分享。

當然,還有在生活的一些社交場景中,我發覺自己似乎過度地想要「凌駕」眾人、過度思考社交的細節,無法容許自己「輸掉框架」、無法容許自己暴露缺陷或錯誤——我太擔心自己「表現不夠好」,卻因此弄得自己心力交瘁。

這一切遭遇的累積,都醞釀了我最終頓悟到「放棄提升」這點。

當你能夠放棄「自我提升」,代表你不再執著於矯正自己、改進自己,而是承認了自己「本是」的充足、並以這個新的出發點去活著。而在那之後,你看待方式的生命將會截然不同,不過細節,我們就待更好的機會一一詳述吧。

 

廣告

2 篇迴響

  1. hugo
    固定鏈結

    關於書的銷售量,我認為你的期待是大錯特錯。

    你似乎忘記現在是要求速成、速效的時代,現在人的只願意輕鬆簡單的付出,卻要求立即與顯著的回報。經濟上僅在乎帳戶的數字增加;兩性情感只求異性的關注;安全感透過簡單易懂的宗教做交易。
    如果你像宗教團體一樣,傳達簡單、速成的自我安慰信念,或許擁有廣大的信徒粉絲這件事可以期待!!但你想傳達的信念卻不曾容易過!!

    自我提升的期待,是一種交易,是以時間與勞力的付出而與能預期的未來交易,會發生交易前後的價值改變,而交易前後的價值差異所引發的心理狀態不外乎滿足與失落,當期待過大,失落只是必然的結果。

    自我提升的體驗,卻非交易,他只是過程的體驗、感受。體驗本身就是一種受益狀態,沒有前後價值差異的比較,就不會引發失落感。

    關於靈性,在形式上,可以作廣泛但嚴謹的邏輯分析與辯證;但實質上,卻只能透過體驗去實踐與實現。

    以上幾乎都是在DANS網誌上領會的,只是以我的方式再次簡略表達。

    喜歡

    回應
    • Dans
      固定鏈結

      你說的沒錯。不過我想我原先的期待是專注於「自身的重要性」這件事情上,而銷量或許只是反映這件事的其中一種方式而已。我其實也很清楚我的書根本「不應該」賣得太好,因為不僅我說真的仍覺得自己寫得不夠好,這本書也不是被完善「設計」來被賣的。
      Anyway,我很高興我現在看得挺清楚的。謝謝你的意見!

      Liked by 1 person

      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