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擁有無堅不摧的強大自信

自信太飄忽,一時很夠,一時跌到底點,有沒有方法在底點時回復中間水平的方法或技巧?

你肯定有過這種經驗:你曾經「記得」自己在熟識的朋友面前、熟悉的社交圈中、自己擁有地位的場合當中,拿出過那些有自信、毫不造作、能夠自由表達自己的「好表現」,然而到了陌生的新場合、心儀的女生面前、不曉得自己值幾兩重因而害怕他人眼光的情景中,你卻連一丁點都拿不出自己「明明就有」的自信。

你清楚知道自己體內存在著那個「有自信的一面」,但當你最需要它、最迫切想要召喚它的時候,它卻毫無蹤跡,彷彿你記憶中的那個「有自信的自己」根本從來沒有存在過,彷彿那些都只是你自欺欺人的故事而已。

為了這份遍尋不得的自信,你投入網路上各種相關的社群、拜讀各方「大師」的文章、買了一堆有關建立自信的書。你已經非常認真地打理自己的外貌、花大錢剪了個很棒的髮型、重新整頓了你衣櫥裡的行頭、上健身房幾個月來更讓胸膛手臂厚實了好幾吋,也認真參閱自我表達、肢體語言的書籍,覺得自己在自信的「表現」上的確有非常大的進步。

但在某些時刻,這些東西還是不管用,你過去的一切努力仍然「不足以」賦予你自信。你很氣餒,所以你認為自己一定是還少做了什麼,你相信一定還有更直接建立自信的途徑、心法、技巧。

你已經下定決心要無所不用其極地獲得那份自信,因為你知道一旦你跨越了心中的那道牆,你就會是個徹底不一樣的自己了。你已經準備好了。

有鑑於你這份篤定堅毅的決心,不如我利用這個機會,除了告訴你如何「擁有無堅不摧的強大自信」,順便回答你要怎麼「成為任何社交場合中的焦點」、「擁有能夠凌駕任何人的『框架』」、「被視為團體中的Alpha male」、「無論身處何處都能百分之百感到自在」……怎麼樣?聽起來不錯吧?

So here we go.

放棄你對「自信」的需要。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該死的,你又在跟我講這種和尚才可能勉強認同的東西,靈性到頭殼壞掉了是吧?」

如果是過去的我,大概也會這麼想,也會認定在我做了夠多「對的行動」之後,我就會擁有強大的框架、自然而然成為團體中的領導者、能夠無須刻意地受到他人矚目、能夠在任何情形下都泰然自若、能夠每分每秒都表現出「最好的那一面」。

是的,打理外表、健身、改善肢體語言、練習談吐等方法,都或多或少能夠提升你對自己的評價、會讓你覺得「表現得有自信」是「應該」的。然而在我的經驗中,這些活動終究就只能將你帶到這麼遠;當你投入這些活動好幾年、習慣了這個不斷「自我提升」的自己、已經「修正」了幾乎所有你能夠修正的東西之後,你會重新面臨相同的瓶頸,意識到你已經沒有辦法再更上一層樓。

你已經做了你所能做的所有「對自己有幫助」的事,你甚至認為此時此刻這個積極提升的自己,遠比過去的自己更加「值得」擁有自信。然而你自信的飄忽不定,卻似乎跟還沒有開始提升自己的時候相差無幾。

又甚至,你自信的飄忽不定遠比過去還要更加嚴重,因為在你積極地提升自己之後,你前所未有地更加「需要」擁有自信、更覺得自信是個「理所當然」的結果——否則,你過去這段時間的努力豈不都是一場空?

這些努力並不是一場空,對於建立自信的企圖也沒有錯,只不過在我們努力夠久之後,我們下一步該做的,是放下對「自信」的需要,並全心接納每一個我們缺乏自信、緊張焦慮、手足無措、脆弱及匱乏的時刻。

你越是急著要喚醒那個記憶中「有自信的自己」,它就會離你越遠;你越是「需要」拿出有自信的「好表現」,就越顯得你此時此刻的自己「並不值得」擁有自信;你越是想要抗拒那些緊張焦慮、無所適從、喪失地位、或輸掉框架的時刻,就越代表你此時此刻「的確」該感受這些情緒或陷落這些窘境。

你急於「抗拒」的一切會死死地巴著你不放,你急於「需要」的東西則會被你推得最遠。

所以與其繼續這場追逐自信的「奮鬥」、繼續抗拒那些手足無措的時刻、繼續在這種時候瘋狂地思索「我現在可以做點什麼來重建自信」,我們可以選擇誠心地「放下」——放下對自信的需要、放下建立自信的企圖、放下曾經有過「好表現」的過去、放下急於扭轉窘境的意圖。

接納。接納此時此刻你手足無措、無所適從、感到緊張焦慮、追逐他人認可、無力成為焦點、淪為權力關係中的弱勢、或任何你感到抗拒的事實。別企圖「做些什麼」來重新建立自信、重新博得他人的目光、重新在框架上凌駕他人、重新讓自己感到安全……就只是接納現狀。

你必須允許自己處於弱勢、允許自己無所適從、允許自己輸掉框架、允許自己缺乏自信,你必須讓自己體會到「我可以停止抗拒這一切,這並沒有什麼關係」。學著和你所抗拒的現狀安然共處。

在你接納現狀、能夠與之和平共處之後,你便能夠允許自己「不必有自信地」表現自己、能夠允許自己經由一個徹底「脆弱」的出發點採取行動。你不必在下一句話就抓住他人的目光、贏得辯論、扭轉別人對你的印象、或表現得泰然自若,你能夠允許自己只是順勢同意他人的話、當一個合群的聆聽者、誠心單純地陪笑、或承認自己當下的緊張尷尬和啞口無言。

當你如此坦承地表露自己的脆弱,你或許以為自己仍處於「弱勢」、仍停留在「缺乏自信」的表現,但你的「脆弱」之中已經沒有那份對現狀的抗拒、那份「逃離當下」的企圖,相反地,當你能夠允許自己如此脆弱,你的徹底坦承之中會擁有純粹而強大的力道。

這是為什麼相對於那些把講稿倒背如流、手勢清楚有力、自信到毫無瑕疵的演講者,我們往往對那些樂意開自己玩笑、承認自己的缺點、甚至不是「傳統上」這麼有自信的人,抱有更大的共鳴——我們往往以為自己或他人喜歡看見「自信」,但其實我們真正樂於看見的,是人們的坦承與脆弱。

當你放下對「自信」的需要、允許自己暴露出脆弱的那一面、不再執著於「拿出好表現」時,你接下來的一言一行其實透露著強大的力量。你會讓別人看見你的「真實」,而這份「真實」遠比「自信」還要令人樂於親近、產生共鳴。

這是個充斥著面具的世界。當你願意首先拿下自己的面具、暴露你的真實時,人們不僅不會想要攻擊你的坦承,反而往往會感激你的坦承、進一步拿下自己的面具。我們都已經厭倦了彼此的虛假,當你能夠坦露自己的真實,你不只是幫了自己一個大忙、也使身邊的人都鬆了一口氣,因為你讓他們看見原來你也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

無論你在怎樣的情境中,接下來,你可以一路「向上接納」,直到你重新回到「自信」的狀態:從最微小的點頭微笑、承認自己的緊張、接受自己輸掉框架、認同他人的話,一步步參與討論、真誠溫和地給出意見、以脆弱但真實的姿態表達你所要表達的觀點,到最後對自己感到徹底的自在、能夠泰然自若地表達自己、重新擁抱你原先急於佔有的「自信」。

然而請記得,「放下」並不是建立自信的一種方法或技巧,它只是幫助你重新發掘那份你本來就有、但被各種「奮鬥」的企圖所遮蔽的自在。無論你受困什麼窘境,都別急於抗拒、別急著逃離當下。全心接納現狀、並由你的坦承與脆弱去踏出下一步。

廣告

2 篇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