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我的必要性

小我,或任何形式的自私,在你我的人生中是否有其一席之地?

 

一位讀者在看了我最近關於愛情的討論之後,提出「但愛情之所以迷人,就是得失心、佔有欲等等。當你看的這麼開的時候,愛情就沒這麼吸引人了。有也好、沒有也好,其實你就不會想擁有想追求想珍惜了」。我想我們可以將這個想法理解為:要賦予愛情其意義,「小我」——或任何形式的自私——在這之中實是必要的。

用相同的角度來檢視其他「靈性」的洞見,我們一樣可以提出類似的質疑:「若沒有任何私心或對結果的執著,你就不會有努力前進的動機」、「若沒有自我提升的企圖,你就淪於安逸、不再精進」、「若沒有對愛情的需要,你就會安於現狀、不再追求任何異性」……

我沒有辦法認同這些質疑,而我會用這篇文章解釋為什麼。

但在那之前,先讓我講清楚:我非常能夠理解這種想法的出發點,也沒有要貶低他人意見以哄抬自己的意思。我每一次分享關於「放下」、「無私」、「信任」的這種訊息,既不是為了要凸顯自己的「意識層次」、更不是想要大家集氣救地球。

我分享的一切靈性洞見,都只是為了緩解你我——作為不幸的智慧生物——為自己的心智所受的傷痛和折磨。

 

為何小我看似必要

首先,我相信許多人之所以擔心在放下自我之後,會失去任何珍惜或奮鬥的動機,是因為我們相信一旦沒了小我、沒了私心、沒了慾望後,這個「我」就不知道是誰了。我們認定在失去了小我之後,這個身體就只剩下空殼,我們就不會再有任何渴望和動力。

我們之所以在每個地方都看得到小我的必要性,是因為我們畏懼死亡。我們畏懼小我死去之後、那個無依無恃的虛空。

 

給自己幾分鐘思考這句話的意思。

 

地球上其他的生物,總是能夠「因存在而存在」,牠們活在純粹的此時此刻。牠們從來就不需要透過任何方式去「證明自己」,更不會企圖力抗死亡。

但人類不一樣。

人類這個不幸的「智慧」生物,因為我們的心智產生了「小我」,所以你和我和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都深深相信自己是一個與世界缺乏連結的孤立個體。

對小我而言,那種與動物相似的單純「存在」,因為缺乏任何的意圖、渴望、佔有、期待、和身份認同,所以簡直和「死亡」沒有兩樣。我們沒有辦法因為「存在」而信任自己存在,我們總是需要做點什麼、或擁有什麼,來證明自己的「存在」——小我的存在。

對小我而言,過去和未來之中才有東西得以抓住、才有我們能夠自我認同的佔有和期待、才有證明自己存在的證據。而當下——這個無所依恃的永恆當下——對小我來說永遠會是恐怖的,因為這個無處可逃的當下,會強迫我們承認自己只不過是一具血肉製成、會排泄會腐敗的動物身體,而不是那個有個性、有喜好、有目標、有人生意義的自我。那些東西只存在於我們對自己過去的反思和未來的期待之中。

小我源自於你的一切「思考」,跨越過去及未來、縱橫任何你心智所及之處;而你真實的存在,僅限於此時、此地、位於你肉體中的「感受」。

 

我深信這是許多人沒有辦法訓練自己冥想的原因,不是因為他們做不到、不是因為他們坐了一分鐘就這裡癢那裡痠,而是因為他們的小我沒有辦法容許他們回到這個赤裸裸的當下。小我會竭力抵抗,替他們找到一千萬個非「動起來」不可的理由,以及各種胡思亂想的題材——「哪來冥想的美國時間?」

當下,會暴露你我真實的存在,迫使小我無處可躲。我們不再有過去可以回想、不再有未來可以期待、不再有採取行動的迫切需要、不再有「證明自己存在」的企圖……就只剩下此時此刻的肉體感受,只剩下呼吸,只剩下虛空。

 

無畏小我的死亡

讓我先把話講清楚:小我——或任何形式的自私——絕對是有用的,許多時候,它還真的非常好用。它會驅使你為了贏回前女友的心而開始健身、為了另一個女生對你的批評而更用心打理外貌、為了讓老闆閉嘴而奮發工作、為了證明你不是像你爸媽一樣的輸家而投入創業、為了令你的朋友羨慕而花大錢買名車……

小我絕不是單純地有害而無益。

然而,我之所以會試圖擺脫小我,或該說我之所以「不介意」這麼做,是因為我不但不擔心自己會因此失去目標和企圖,我更是無比地確定,在那之後總還有某種驅力、動機、或啟發,將會推動我繼續在人生中積極前進——但免於恐懼、焦慮、匱乏、渴求、貪慾、與執著。

當我向許多靈性導師尋求放棄小我的途徑,我並不是急切地想要「悟道」(無論這兩個字代表什麼)、或企圖成為一個「更好的人」。正巧相反。我之所以投注心力去防範小我對我的牽絆,是因為我其實認清了一件事:小我永遠不會被我消滅,無論我試或不試。信任它總會在那裡,為我創造更多的執著、更多的渴求、以及更多源自匱乏的奮鬥

你我的小我,會永無止盡地在任何我們擁有或缺乏的事物中,企圖找到更多的自我認同:你會繼續相信這個害羞內向的身份是「你」、這個應該賺大錢的身份是「你」、這個在體制下作為受害者的身份是「你」、這個不值得擁有真愛的身份是「你」、這個積極自我提升的身份是「你」……然後你會繼續為小我而奮鬥。

所以當我分享這些關於「無我」的觀點,我既不是尋求開悟、更不是真的能百分之百地看開一切。相反地,正因為我知道我不可能摒除所有的私心,所以我根本不會擔心在「放下一切」後我就不再有任何前進的動機。我索性用不一樣的角度去迄及生命中的目標。

對於「失去一切動機」的擔憂,就我看來,有點像許多女生擔心自己一旦開始重量訓練,就會變得無比壯碩、一去不復返——彷彿事情真的這麼易如反掌、一不小心就會成功,彷彿你我有生之年真的能夠達到那個佛光普照的境界。

好吧,如果這對你來說這麼簡單,那歡迎你聯絡我,我想我會很需要你的開釋。

 

crowd-of-people-1209630_1280

 

小我之外的動機

我不相信我們非得抱持私心才有動機往任何方向前進。願意放下一切、不再執著於小我,不代表在人生中失去目標與意義,不代表必將手足無措、不知該拿自己怎麼辦。

許多人相信當我們摒除私心、看開一切時,我們就不再把握任何事物、不再有動機做任何事情、不再需要去投入生活。他們相信在那個時候,最自然升起的問題是「為什麼需要做任何事」——當他們不再「需要」得到任何東西時,似乎就再也沒有從沙發上爬起來的理由。

很諷刺的事實是,會問「為什麼需要做」的人,往往才是最執著於小我的。對這種人來說,除非他們能夠獲得名利、滿足私慾、領取「投資的報酬」、填補空虛的自我認同,否則根本找不到做任何事的理由。

當你相信你需要私心才能珍惜愛情,代表你是為了從對方身上得到你想要的東西才有投入;當你相信你需要利欲才願意勤奮工作,代表你是為了名聲或物質報酬才有所付出;當你相信你需要渴望對方才足以讓你去和那個女生說話,代表你是為了要她對你有所回報才上前搭訕;當你相信你需要「證明自己夠好」才積極健身、閱讀、提升自己,代表你只是為了拿「自我提升」的結果來自我感覺良好,才會有所作為。

然而,當我們能夠放下小我、不計個人的得失時,屆時我們真正會問的問題是:「為什麼不呢?

你不再理會小我的抗拒、不再畏懼小我的死亡、不再執著於獲得你需要的東西,所以你的動機變得更加純粹、充滿力量。這使你能以一個不一樣的施力點去投入感情、奮力工作、追求卓越,但免於執著、慾求、及隨之而來的痛苦。

在小我之外,這個更純粹的動機,是深入當下(Engage in the present moment)。

無論你在哪裡、無論你在做什麼,此時此刻,都會是你這輩子唯一經歷的時間,都會是你倉促生命中僅有的、珍貴的一刻。你可以繼續躊躇、和自己辯論「需不需要做」、算計自己的付出會不會有回報、投入的心力值不值得,或者你可以說「為什麼不」,然後將自己的百分之百奉獻給僅此一次的人生。

無論最後會不會功成名就,我們都可以燃燒熱情去創立志業;無論對方是否給予青睞,我們都可以向那個女孩提出邀約;無論這段愛情是否終成眷屬,我們都可以投入所有的感情、將最好的自己贈與對方;無論有沒有獲得所謂的「提升」,我們都可以選擇毫無保留地生活。

於是你將能夠勇敢追求成功,但免於對財富名聲的執著;你將能夠珍惜並投入每一段感情,但免於嫉妒、佔有、和伴隨而來痛苦;你將能夠自然地在異性面前表露自己,但免於渴求或矯枉過正的困窘;你將能夠認真踏實地生活、學會與自己和平共處,但免於「提升自己」的焦慮和自我批判。

而在這個無所保留、無所畏懼的當下,我們並不會看見小我的必要性。

 

注定失敗的旅程

你恐怕在想:「但如果我每分每秒都毫無保留、無私奉獻,豈不是很容易受人利用?豈不是更可能遭受傷害?豈不是讓自己擁有的一切面臨風險?」

是啊,不過別忘了,我們的小我永遠都會在可能遭逢損失、受人擺佈、失去控制的時刻,跳出來捍衛自己。所以我絕對不會擔心自己變得「過度」毫無保留、「過度」無私奉獻,因為我每天——甚至每分每秒——都還是跟小我拉鋸著,我更相信,我永遠都沒有辦法摒除小我、成為那個理想中完美無私的理想人類。

事實上,這正是這趟旅程的美麗之處——你永遠不會成功、不會抵達終點。你只會不斷地失敗、失敗、再失敗,失敗到終於放下一切為止。

 

廣告

2 篇迴響

  1. ANDREW
    固定鏈結

    請問一下Dans大,有沒有一些實際的方法能放下小我?我目前想到好像就只有冥想?!

    喜歡

    回應
    • Dans
      固定鏈結

      我們沒辦法仰賴「自我」的企圖去放下「自我」,就像我們沒辦法拉著自己的領子讓自己騰空漂浮一樣。所以我們並不需要嘗試,因為「放下小我」的企圖終究只會失敗——「企圖」和「放下」本來就是無法相容的兩種意念。

      我自己在冥想中、激烈重訓結束後、長跑過程中、或者浸淫藝術創作時,都曾經感受到自我的消融,但這些活動之所以能夠促成這種效果,並不是因為這些方法很「有效」,而是因為在這些活動中,你都得主動或被動地「放棄」。

      放棄不可被視為一種途徑、一種方法、一種訣竅,放棄意味著允許自我的死去、意味著不再力圖所求、意味著停止尋求對一切的掌控——然後你就會發現小我消失了。

      因此,沒有一種方法可以教你如何「放下」。或許唯一看起來像是「方法」的,就是在你費盡力氣去「企圖放下」、卻毫無所獲之後,終於願意放棄尋求的那一刻。

      As long as you “try", you will never get there.

      喜歡

      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