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求控制的假象

人類學家Ernest Becker在他榮獲普立茲非小說類作品獎的著作The Denial of Death中,以兼具學術洞察和人文感性的筆鋒,娓娓道出了人類生命本質的來龍去脈:你我生命中的終極慾求及恐懼分別從何而來,又應該朝何處去。

這本書帶給我許多驚人的啟發,或許奠基於靈性洞見的基礎上,又讓我對這本書有更深一層的感觸。從書中的論述,我瞭解到人類為什麼會有「力求控制」的傾向,而我們又應該如何面對這場終將徒勞無功的戰鬥。

你我對於控制的執著,清楚地反應在我們每一個微小的慾望、企求、期待上,我們總是想要、甚至「需要」現實世界按照我們心裡所想,否則生命中的種種意外和不如意,必將使我們黯然神傷。

於是,我們採取行動去想辦法把腦中的慾求化為現實,無論那是透過積極行動、努力學習、對他人的操弄、或各種工具的發明,對「控制」的追求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前進驅力。

為了控制,人因此不斷超越,但也基於相同原因,我們持續受苦。


The Denial of Death為這份「力求控制」的傾向,給出了一個有趣的解釋:我們之所以會有力圖控制的天性,是因為你我誕生自這個「萬能的假象」。

「萬能的假象」,來自我們每個人在剛出生的前幾年,都曾經活在自己無所不能的幻覺之中:你對世界一無所知,但你唯一能夠確定的是,每當你感到肚子餓、不舒服、想睡覺、需要安撫、或任何慾望時,你幾乎不用作出比張開嘴巴叫個幾聲還多的動作,就能夠讓願望得到實現——在這個假象中,一對稱職呵護、或者就只是沒有放棄養育的父母親,是個重要但並不罕見的拼圖。

當我們來到父母親溫暖的依偎中、一切慾望都被悉心滿足、活在最大化的安全感裡,而不是像大部分動物一出生就必須達成不同程度上的自立,這個充滿安全感及全能幻覺的情景,於是深深地烙印於每個人心智的最底層。

然而當我們第一次被父母親拒絕了我們的願望,那是每個人的全能幻覺出現裂縫的時刻,而一點一滴我們理解到,原來我們其實沒有辦法控制眼前的世界、更不可能令自己內心的每個願望都實現。我們感到惶恐、焦急、憤怒、創傷,但我們更認定自己不應該有這些感覺,因為身邊的人們都會告訴我們,這些情緒、這些衝動、這些急於滿足慾望的行動,是不對的、不成熟的、不懂事的。

於是我們學會用其他粉飾太平的手段去尋求那份控制和安全感,尤其是那些被社會認可但意義有限的行動——這正是為什麼我們喜歡捷徑、預測、計畫知識,更樂於追求「一切終將完整」的那一刻。

人類終其一生,幾乎總是在尋找著回到那個「天堂」狀態的途徑。


面臨冰冷殘酷、令人手足無措的現實,我們實是極為無助且無能的。所以我們投向愛情、社會認可、群體一致性、宗教、或任何形式的「自我壯大」,藉以忘記自身的無能為力、以及終將死亡的事實。

人類的力求控制,驅使了文明與科技的前進。但在這個由政治與科技所壯大的當代文明高峰,我們同時也位於人類集體的心靈低谷——我們已經走了這麼遠、迄及如此大規模的控制,卻仍未克服死亡、仍未找到那個撫慰靈魂的永恆溫床。

「控制」終究只是人類急於說服自己的假象,而這個假象,使我們無力面對艱困、無力接納現實的充滿矛盾和模稜兩可、無力瞭解你我終究無法控制任何事物,而生命中存在著太多令人恐懼的未知——這於是成為我們受苦的根源。

別讓科技的進展、社會的安穩表象、甚至精準的氣象預報,讓你誤以為對事物的控制是我們「應得」的——那從來不是,也永遠不會是。所以儘管去完成你倉促一生中的使命,也同時致力於看清現實的真正樣貌。

放棄力求控制的假象。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