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活、死亡、與自殺

你想必很清楚為什麼我要討論這個話題,但我想許多人不僅不會認同我對於生與死的看法,甚至會深深地憎惡我的觀點。

我在這裡想要闡述的核心觀點很簡單:我們沒有理由相信「存活」必定優於「死亡」。

幾乎所有人都害怕死亡、畏懼失去、即使再難堪痛苦也往往會盡可能苟且偷生,這非常地自然,因為這基本上就是所有「生命」的基本企圖——存活。在此同時,我們也都不願想像「自己不在世上」或「某個親愛的人不在世上」之後會繼續開展的時間軸,因為在這些自己或他人死去了的故事裡,永遠會伴隨著「失去」的悲傷與痛苦,甚至其他現實層面上的掙扎。

如果說存活是「有」,那麼死亡就是「無」。作為生命體,我們不可能不熱愛這個「有」、而不畏懼那個「無」的到來。不可能。我們必須認同於自己活著的事實,無論自己是用怎樣的姿態活著、無論這份「必須活著」的執著會不會只是你我作為生命體的情感衝動,都不會改變每個人理所當然地認定「我必須活著」的想法。

因為你是生命、更是個擁有「我執」的生命,所以你的原廠設定,是認定「存活」是好的、「死亡」是不好的。


然而這個想法,正反映了人類集體如何活在自我蒙蔽之中、從未看清現實。

世界上有各種千百種不同的文化、風俗、民情,也各自有不同的道德準則和禁忌:在某些地方你最好講話小聲一點,在某些地方則特別要求整潔乾淨。不過如果要講出一種放諸四海皆準的禁忌話題,我會說那肯定是「死亡」這件事。

對死亡的抗拒,是人類生來就懂的逃避機制,於是我們終其一生幾乎都活在永生不死的幻覺裡。是的,你當然「知道」你有一天會死,但你大概不是真的對這件事有任何體認。將近所有的現代文化都急於掩飾、美化、遮蔽你我終將一死的事實,於是產生了各種圍繞著死亡的禮節、儀式、甚至道德。光是「死」這個字就足以令多數人聽來刺耳無比,更遑論要我們面對死亡、承認死亡、擁抱死亡、甚至坦然地談論彼此的死亡。

人類對死亡的抗拒和蒙蔽,不僅造就了相關的文化風俗,更深入每個人生活的方式。我想講的非常簡單:如果你知道自己將死的確切日期,你是否會改變你度過今天的方式?我相信,正因為我們經常活在「我有的是時間」的幻覺裡,所以我們安逸怠惰、苟且偷閒、耽溺娛樂、推託職責、延後行動、蒙蔽自我。

我不是主張我們應該活在自己隨時會死的迫切感之中,我的意思是,唯有誠實地體認自己終將一死的事實,我們才能從自我蒙蔽中醒來、義無反顧地活出百分之百的人生。

所以,真正的「死亡」並不是發生於我們斷氣的那一剎那,而是我們將自己包覆在「否認死亡」的繭中、不再看清現實的過程裡。相反地,當我們能夠認知每一天都可能是你我活著的最後一天,我們才能夠最毫無保留地活著。

life-864387_1280


任何事物的「有」,都需要「無」去承認它。我們之所以知道什麼叫做「存活」,正是因為在存活的背面,有另一種狀態叫做「死亡」,否則我們根本不會發明一個字來描述自己的生命狀態。生與死是相互依存的同一現實,所以我們生命的「有」,都是由那個「無」所成就的。

如果你看清了這點,或許你將能夠用更溫柔、不加以斥責、亦無需憐憫的眼光看待自殺這件事。至少對我而言是如此。

沒有誰的人生是百分之百順遂如意的,也沒有誰向我們承諾過人生「應該」要積極正面。事實上,正因為我們總是認定人生「應該」要越來越順利、自己的期望慾求「應該」要盡可能被實現、別人老是讓我們以為自己「應該」要積極正向地活著,所以我們終其一生不斷地受苦——慾求是痛苦的根源。

同時,許多人因為先天或後天的因素,承受了比其他人更龐大的痛苦,大到讓他們覺得使自己回歸於「無」,可能是唯一的出口。他們或許因此終結了自己的生命。

然而,當外界的人們檢討著自殺者為什麼要「輕生」、為什麼「看不開」、為什麼不尋求協助、甚至為什麼這麼沒有「責任感」、為什麼要讓身邊的人難過時,他們不但再一次顯露了對於「活著就是比較好」的無理由認同,更讓那些想要藉由死亡來尋求解脫的人,承受了多一層的壓力和痛苦。

你沒看錯,我的主張就是:當人們越堅持活著是好的,而想要尋死是錯誤的、需要被幫助的,那些有自殺意圖的人就背負了越沉重的負擔——因為他們的生命又更深一層地被否定了。

所以我認為,這些人或許需要陪伴、需要休養、需要任何能夠調適他們身心的方法,但他們永遠不需要被說服放棄尋死的意圖。相反地,我們甚至應該認可他們尋死的意圖、諒解他們想要藉此解脫的想法。不是支持他們自殺,只是承認自殺的確是解脫的途徑之一。

到這裡,大概會有人開始覺得我的觀點有點邪門了,但讓我解釋得更清楚一點。

死亡,永遠會是你我人生中、教導我們放下執著的最佳契機。真的,沒有比死亡更好的機會了。所以當我們這些「活人」緊緊抓著這個「自我」不放、不願意面對生命的易逝與渺小、抗拒著自己滄海一粟的存在或許真的在浩瀚宇宙中不具任何意義的事實時,我們不但只是在繼續自我蒙蔽、以為這倉促一生中真的有什麼可以抓住,我們更可能秉持著「存活的傲慢」、指責別人尋死是不負責任的懦弱行為。

無論在此生中擁有什麼,你我終究必須學會放下。學會放下,當然不代表我們乾脆去死算了,那只代表我們認知到自己真的沒有辦法留住任何東西。而我相信,「存活的傲慢」正來自我們這些「活人」充滿執著、不願放下的僵固心理。我們已經習慣把存活的執著當成常態,所以不願正視死亡作為一種解脫的途徑,而基於對存活、對自我的執著,多數人因此將刻意的尋死視為一種「不正確」的行為。

說穿了,我們就是一群很懂得怎麼「執著」的自以為是的人,指責著那些承受了你我無法想像的痛苦、最後選擇放下這一切的人,認為他們不應該放棄自己、不應該看輕生命的重量、不應該將死亡當成出口……但為什麼不?當我們主張每個人都應該努力活下去時,我們真的有比「我就是喜歡自己活著」還要更好的理由嗎?

我認為可以想像的是,那些選擇結束自己生命的人,大概把自己人生的意義、每個事物的輕重、生與死的疆界,都思考得遠比我們這些「活人」還要透徹。相對地,那些一心覺得「活著就是比較好」的人當中,有多少人卻根本只是將自己蒙在鼓底、否認死亡的將至,絲毫沒有用上任何力氣在活著?

相對於那些有勇氣掂量自己生命的重量、承認存活的不值、最後選擇赴死的人來說,大多數人則是活在自我蒙蔽之中、苟延殘喘安逸度日,然後在死期將至時才心生恐懼、並懊悔著自己做過和沒有做的每件事……在這裡,究竟誰是懦夫?


我熱愛生命,但我相信這不需要是活著的責任。我熱愛生命,是因為如果沒有死亡,我恐怕不會珍惜這白駒過隙的一生。我熱愛生命,但我更相信,生命中最可貴的一課,會是死亡所教給我的。

當你我身邊珍視的人離我們而去時,我們當然會感到極其哀傷。而我認為,這份哀傷不應該因為他人是主動或被動死亡而有所增減,因為事實是,你身邊的每個人——還有你自己——都會死,所以任何人的死亡都只是其他人遲早要面對的現實。

所以何不讓我們學著正視死亡這件事。讓我們承認死亡是幫助我們學會放下、真正從世間的一切痛苦爭鬥中解脫的途徑;讓我們面對自己與身邊每個人都終將一死的事實、並因此毫無保留地活著;讓我們擁抱死亡、甚至「愛」死亡,因為如果沒有死亡,我們的語言中就不會有「生命」這個字眼。

死亡可以不再是件晦暗、令人不欲的事,死亡其實足以成為你我生命中最美麗的慶典,無論那是不是你主動作出的選擇。與其矇騙每個死期將至的人、讓他們以為自己還有所挽回,我們應該恭賀他們「恭喜你,你就要死了!你總算能夠放下這一切,安詳地離開人世、不再有任何煩惱執著了!」難道死亡的意義不正是如此嗎?

正因為旅程總有終點,才使得旅途中的一切更那樣地飽滿而壯麗。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