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標僅是迷信

我回到台北、踏足音樂圈的新工作,約莫已經過了一個月。

在這個月中,除了一週五天在樂器行上班,我還幫一位同事的老師做了短暫的編曲、透過國外音樂課程的社團接到一個來自多倫多的作曲案件;我前後寫信給三四間錄音室爭取工作機會和前往參觀,因此結識其中兩間的老師、獲得了優惠的合作方案和未來的案件轉介;在Facebook上接洽了幾個我有興趣製作的獨立樂團,與其中幾個奠定了友善的關係;寫信給一名我很欣賞的英國錄音師,在給他聽過我在音訊剪輯上的Demo之後獲得了接下來幾首歌的剪輯工作;在一個開放式音樂教學平台上註冊成為錄音指導老師;某一天無意聽到公司主管和一位熟客討論到,對方接下來要為駐點台灣的一個音樂軟體公司找來熟悉軟體的年輕人做行銷企劃,於是在對方離開店裡後,我追出去要了他的名片、雙方有了通信,或許能發展成某個新的可能性。在這些活動之外,我的空閒時間幾乎都用來繼續精進自己在錄音製作的技能上。

講這麼多不是要你替我的豐功偉業叫好按讚,說真的,我這個月來做的每件事情其實都挺無足輕重的,沒有任何一個可以被視為重大斬獲。而究竟哪一條線有可能引領我實現理想,我也一點概念都沒有。

我之所以提這些,只是為了證明一件事:在摒除計畫和目標的狀態下持續前進,不僅是可能的,而且更符合邁向成功的軌跡。

事實是,夢想計畫、甚至目標,都只是人們用來繼續牽絆自己、延後行動,進以從中搾取安全感的東西。

為什麼?因為我們永遠會企圖抓住任何存在著「確定性」的東西。


「目標」這個字在多數情況下,都被用來表示「未來的某種確定性」,也因此,它在多數的討論中都是被曲解、甚至是有害的。

人類之所以是唯一需要意義和目的才能夠前進的動物,是因為我們渴望任何形式的「確定性」。換句話說,我們總是想辦法追求更多的「保障」,無論是靈性上、工作上、感情上、或任何你想得到的面向。「目標」這個字,只不過是我們用來美化自己正渴望著未來保障的事實罷了。

這也是為什麼許多人都在等自己「找到目標」、忙著弄清楚自己想要的未來應是什麼樣貌,否則他們就不知道要怎麼前進、不知道可以採取什麼行動——對於很多人來說,除非他們眼前的迷霧散去,開啟一條通往理想、再筆直不過的康莊大道,不然他們根本不可能朝霧中踏出任何一步。

在此同時,也有人因為目標非常清楚、卻找不到那條可以筆直通往目標的捷徑,因此對目標感到束手無策。這種人會忙著做功課、蒐集資料、擬定計畫、衡量每個可能性、計算投資報酬率、然後拿著這份偉大又細緻的計畫跟親朋好友炫耀。但他們什麼時候才會去幹點像樣的活呢?根據他們擬定的計畫,現在永遠不是「正確時機」,他們永遠會有太多的牽絆、太多的責任、但太少的體力和時間。

正因為「擬定計畫」、「釐清目標」永遠會是這麼義正嚴詞的藉口,「目標」於是成為許多人自我蒙蔽、攝取安全感的來源。他們寧可走進已知的地獄,也不願朝未知的天堂邁出一步。


當我把醒著的時間都灌注在精進技藝和拓展機會時,即便我對於有朝一日想迄及的理想有個概念,但說真的,我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在「企圖達成目標」——我只是在持續前進而已。

多數人試圖完成理想的旅程是這樣的:他們試了某一個機會,但一陣子之後覺得這好像沒搞頭、好像不是他們想要的、或只是覺得身心俱疲,所以他們回到原點,然後試另一個機會,放棄後回到原點,接著再試下一個機會……通常就只是這麼下去。

許多人的路之所以這樣走,絕大部分是源自他們的思維:如果你還在找那個能夠筆直通往目標的途徑,那麼你就注定會不斷回到原點、重新再來。更加現實的想法,是先踏上任何一條或許不會直接通往目標、但是大方向正確的道路,在前進一陣子後逐漸朝你理想的方向做修正,甚至轉個大彎、採取另一個完全不同但更逼近理想的途徑,然後再繼續做修正,直到你對現況感到滿意為止。

顯而易見的是,人們對於「目標」的期待,就是能夠找到一條筆直前往的康莊大道,但因為這條路根本不存在,所以多數人終其一生都不會絲毫逼近自己的理想。

ladder-1209633_1280


「目標」應該作為你我前進的大方向,而非對於未來保障的盲目期盼、更不是個非達成不可的固執標的。而我們更需要學習的,是安然活在生命的未知之中

世間萬物都必須面對的現實是,一切都是波動、未知、不確定的。與其把「目標」當成某個值得追求的未來保障,我們更該訓練自己不斷地面對生命中的一切未知,在未知當中依然採取行動,不問結果、不耽於目標。

但要怎麼做到?當我們的心智已經習慣不斷顧慮自己的未來、不斷辯證自己究竟「應該」做什麼、不斷替自己找到繼續延後行動的藉口時,我們該如何訓練自己在未知之中篤定前進?

對我而言,答案是不再信任你的思考。

過去一個月來,我成功自我鍛鍊、且養成習慣的事情,是關閉心智的思考、全然信任直覺。在我看來,心智的思考和「小我」、和我們既定的自我身份有關,這是為什麼你我的心智永遠可以找到看似合理的理由來延後行動:你總是覺得「還不是時機」、還沒有準備充足、找不到時間、不應該貿然聯繫對方、沒辦法直接去跟那個可能替你轉介工作的人開啟談話……

你的直覺很清楚地知道哪些是正確的、可以立即採取的行動,但你的心智會耽溺在千百個其他的理由上,把你綁死在這裡繼續思辯、躊躇、計畫、擬定目標、做足準備。或許你以為你有很多未能採取行動的好理由,然而你真正的障礙,只是你沒有辦法放棄你此刻的既定自我、還沒準備好迎接那個「可能成功的自己」——就某種程度而言,你其實根本不想要成功

踏實的行動和強大的動力,絕對不會來自幾百個小時的論辯和計畫,而是源自你關閉了心智的思索,順由直覺的引領前進、任由熱情驅使你的行動。


要能不抱目標、亦無遲疑地前進,你必須「成為」你的行動、體現你的使命與熱情、並信任你的直覺。換句話說,你必須棄絕「我」、停止扮演那個「採取著行動的自我」,你必須深入當下、全然臣服於你的行動與鍛鍊、不再尋求保障和依附。

一位舞者並不是為了「抵達」整支舞的最後一個動作而跳舞,他深入了每個此時此刻、體現著一支舞的每個動態、關閉了心智的思考、任由直覺與熱情引領他、持續前進持續動作、而無須「企圖」抵達終點。同時,他更將自己拋入未知當中、每一秒都有可能失算跌落,但他不把力量浪費在顧慮自我、擬定方針、盤算下一步,他只是單純地信任、行動。

當你不再扮演「跳著這支舞的舞者」,而是「化身」為舞蹈本身,你會發現自己早已經擁有你所需要的一切力量與啟發。你會明白過去的自己實是一腳踩著油門、一腳卻踩著煞車,而終究,你只是學會如何停止牽絆自己而已。

生命的一切皆是未知,你的任何目標也因此只是對未來保障的迷信,所以不如鍛鍊自己在未知中仍能篤定行動。放下我執,自然邁進。

 

廣告

4 篇迴響

  1. 白馬
    固定鏈結

    想到佛家的一句話:生命的本質是「無常」。
    正因世間萬物都是波動、未知、不確定的,所以更應該感受當下。

    謝謝你這篇文章的提點,我會時時刻刻記得,
    用直覺、感性體驗生命的每一個當下。

    按讚數

    回應
  2. levialiu
    固定鏈結

    謝謝你的文章,我目前看了兩三篇,可是就已感到收穫良多。
    前一陣子因為論文難產而跟指導老師討論時,老師就告訴我,人不一定要有目標但一定要有方向。雖然我懂老師的意思,可是我無法具體地把這句話的內涵表達出來,而剛好你的文章恰恰地說明了這句話,只要有了方向即便沒有達成目標也不會迷失。坐而言不如起而行,我現在就是想太多卻行動力不足,瞻前顧後卻沒看到腳下。
    所以真的很謝謝你的分享,讓我又更清晰了,我要練習讓身體去行動,而不是用腦袋去猜測,很謝謝你!

    按讚數

    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