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覺的限制

一切你所能夠讀到的、關於「自覺」的資訊,都在在向我們展示「自覺」是多麼重要的一項工具、是成就美好人生的重要基石,更是我們超越自我、昇華意識的途徑——就某個角度來看,我百分之百地同意「自覺」是再重要不過的一項心理技能。

然而在此同時,我也相信「自覺」不僅有其限制,更可能成為一個人焦慮的根源。因為就最根本的定義而言,「自覺」意味著對於自我的不信任


首先,我們先討論這個簡單的問題:什麼是自覺?

我對自覺的定義(一如我之前文章寫到過的),是「對於注意力的正確分配」。雖然不同人可能會有不盡相同的定義,但就實際面來看,多數人對於「自覺」的理解都不會脫離「觀察自己的思想言行、為思想言行作出正確抉擇」的功能。這聽起來很合理,因為我們就是必須如此督促自己、作出正確決定、採取正確行動、甚至懷有正確的想法,才能夠活出豐沛美好成功的人生,不是嗎?

這引領我們到下一個問題:為什麼你需要觀察自己的思想言行?或者講得嚴重一點,為什麼你需要監督自己?是因為如果你不監督自己、不想辦法掌管自己的行為思想,你就會安逸怠惰、就會喪失意志、就會行為逾矩嗎?是因為每當你忘了監視自我,你就會不再進步、無法再成為更好的自己嗎?

你會發現的是,幾乎所有關於「自覺」的資訊,都預設了「如果你不這麼監督自己,你的惰性、你的私心、你的『原廠設定』,將使你逾越規範、淪於平庸、一事無成」之類的立場——你是不足的、是貪婪自私的、是需要被監控的、是需要被提升的。

你怎麼可以信任你自己?


所以你看,「自覺」作為我們內在的探照燈,它其實是存在我們腦中的執法警察,監視、規範、再三審視著我們的一言一行。透過我們與外在環境的交互反應,我們會不斷地確認自己是否正在做對的事、在想對的事情、在想自己該怎麼想事情、在想自己該怎麼想自己該怎麼想事情……

如果你把一台攝影機指向它連接著的顯示螢幕,你會得到徹底的雜訊;如果你將一支麥克風指向它輸出的喇叭,你會聽到刺耳的尖銳噪音——所謂的「自覺」其實是同樣的情形,只不過是相對健康的程度。但當這個「回授」的雜訊大到難以控制的地步時,就成了我們俗稱的「焦慮」。

我們都知道適度的自覺可以如何幫助我們作出正確的決定、採取正確的行動,但當這份自覺強大到難以控制、當你對內在情緒的感受如潮水般侵襲而來、當你對自己的一言一行都帶著「這是否正確」的監控強迫症時……甚至當你發自內心地相信,你人生的每分每秒都存在著所謂「正確」的度過方式時,你的自覺就不再只是自覺,而是焦慮。

多數人並不會經歷這種焦慮,因為這種焦慮只會發生在那些急於提升自己、努力成為理想自我的人身上。我就曾是其中一個。

camera-690144_1280


自覺是很棒的工具,但我們必須清楚認知到,再強的自覺都不可能使你我免於犯錯,過多的自省甚至可能扼殺每個值得信任的直覺。

所謂的自覺,便是企圖以理性去駕馭自我,而這種將理性奉如圭臬的信仰,其實反映了人類對自身的不信任。在你我內心深處,我們相信自己必須被規範、必須被約束、必須被監視、必須被指引、必須被提升,否則我們會作出各種後果不堪設想的事情。所以我們信仰各種形式的規範,無論那是道德、法律、或思想體系。我們不信任自己的本性。

就這個角度看來,所謂「人性」,實是人類文明最害怕、最壓抑、最竭力避免、也最急於戰勝的東西。

但你猜怎麼著?人類歷史上最黑暗、最泯滅人性的每一樁憾事,無不是舉著「進步」的旗幟發生的。幾千年來,人類想辦法「讓世界變得更好」的各種行動,多數都只是一廂情願、自以為是的愚昧作為而已。我們鮮少真正成功地使自己、使社會、使世界「進步」,即便我們一天到遠覺得自己正在這麼做。所以我們的理性究竟是成功還是失敗得多?

人類試圖「變得更好」的一切行動,往往只顯示了我們是多麼不願意信任自己、寧願相信自己背負著「原罪」、認定自己需要被提升。就我看來,人類一直活在集體的「匱乏」心理之中,而對於「自覺」的重視,正是一個顯著的表徵。


我不希望讓你誤以為我是在反對理性、反對知識、反對任何行動、甚至反政府。我想要指出的是,許多時候,人類其實並不曉得應該如何與周遭的世界互動,甚至,我們很多時候並不知道如何「讓自己變得更好」,即使我們一直以為自己正在這麼做。

無論我們有多少的自覺、有多少的知識和強大的理性、多麼努力在提升自己和周遭的世界,事實是,我們並不知道什麼才是真正「正確」、真正「對自己好」的生活方式。諸如「成功」、「健康」、「道德」等詞彙的含意,總隨著時代不斷在改變,我們現在回頭看或許會嘲笑古人的愚痴、認為我們現在信仰的「進步」是如此理所當然,但難保兩百年之後的人不會用一樣的口吻笑我們,而他們大概也會認為自己的「進步」是一樣地理所當然。

當我們願意接納這個「不知道」,我們不但承認了自覺的限制,也重新擁抱了自己的本性。自此,我們無須再背負著追求「正確」、追求「進步」的焦慮,原因是,那種東西從來沒有存在過。於是我們能夠接納自我、信任直覺、投入作為「人類」的深刻體驗,義無反顧地去愛、去冒險、去犯錯、去懊悔、去追逐、然後放下。

如果說自覺是那個自我檢視的回授訊號,那麼單純的「臨在」,是讓你的內心像廣闊的天空一樣,能夠容納一切、欣然迎接任何情緒和想法的來去、無須執著或批判任何事物。而屆時,你便達到了真正的蓄勢待發、真正的「道法自然(Spontaneous)」。

不過那又是另一個話題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