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覺醒的阻礙

這個周末我回高雄探望家人。

家中其實一切無恙,不過兩三個月來,家裡客廳的天花板一直有部分漏水的狀況。雖然不至於引發什麼大麻煩,但這起原因不明的事故,日夜困擾著我父親。

我母親說,過去幾十年來,無論感情挫折、工作考驗、家庭重擔,沒有什麼曾經令我父親這樣糾結,更嚴重到令他輾轉難眠、食不下嚥。一直以來,他都是個如此剛直堅毅的男性,對生活中的一切都秉持著極高的德行與責任感,未曾被一點小事給輕易動搖。但如今,就因為家裡客廳的天花板出現了一兩處偶爾滴水的現象,搞得他心裡七葷八素。

身為他的兒子,我再明白不過,無論如何我都不可能、也不應該是那個試圖點醒他、教導他什麼道理的角色。但因為我知道自己遺傳了父親身上的諸多特質,所以我難免會想用我個人的心理狀態、去推敲出我父親可能抱持的想法。

於是我那天跟他單獨聊到這件事。

「除了漏水這件事本身令你感到煩躁,是否還有另一部分的困擾是源自於,」我問他:「這些年來你這麼努力地建立自己、看了這麼多書、懂了這麼多道理、知道這麼多控制自己心理的方法,而如今你卻發現自己因為這點小事而感到煩躁、心情無法平靜,於是你對自己的煩躁感到更加煩躁?」

他很果斷地承認了。

於是我說:「我認為,人類——包括你和我——很有趣的一點是,我們很多時候其實非常樂於、也非常擅長透過我們為自己加諸的各種煩惱、焦慮、痛苦,來向自己證明『我』活著的意義和重要性。」我頓了頓,「換句話說,當你如今的生活中已經沒有什麼值得煩惱擔心的事情時,你其實正在透過對漏水這種小事的憂慮,來繼續提供自己一些可以『有所執著』的東西。」

「如果套用我常聽的思想家Alan Watts所講的話,他會說,你其實不是真的想要那個沒有『閒事掛心頭』的心理狀態。你其實『想要』有所煩惱、『想要』找到那些值得掛在心頭的閒事。你其實能夠選擇自己要或不要被這些事情所困擾,而你選擇了前者。

他並沒有承認,更略帶抗拒地反駁我說,會講出這種話的大概是沒有真正經歷波折、人生太過如意所以不入人間的靈性導師。後來話題就漸漸被帶往其他方向了。


我曾經在男性成長社群The Red Pill學到過一件事:

天底下不存在一種告訴對方「你一直以來都活在謊言之中」、還可以完全不冒犯他的方式。

要一個人從幻覺中醒來,永遠都會遭遇到不同程度的抗拒掙扎。你可能會憎恨告訴你真相的人,可能會憎恨世界的現實、或者可能會憎恨你自己。

對我父親、還有許多人而言,除非他們有一天自己看清、並承認自己終其一生的奮鬥、提升、以及緊緊抓住的各種價值理想,在浩瀚宇宙當中其實都是無足輕重、自以為是、甚至可謂虛幻的,否則,不可能有人能夠「說服」他們從持續數十年的「建立自我」當中解放出來。

但透過我父親的故事,我所想要揭露的真相,其實是非常解脫、非常自由的。關鍵只是你是否已經準備好而已。


這個真相就是:

那個獨立於一切外物的「你」從來沒有存在過。所謂的「小我」,只是我們為自己發明、並賴以為生的幻覺。

當你看清這點、看清真正的「你」就是宇宙萬物的同一整體,你會明白,你沒有任何東西——任何價值、美德、是非、善惡、功績、行動、前景、過往——可以抓住,因為就連那個以為自己可以伸手抓住點什麼的「你」,都只是個幻覺。

這就是覺醒、就是開悟、就是涅槃。這是你從來都沒有失去過、從來都不用急於爭取、也從來都不需要向外追求的東西,只要你認清什麼才是真正的「你」。

所以,如果你還相信心靈的平靜、自我的充足、任何你試圖成為的「更好的自己」、或任何你期待抵達的圓滿人生,是你必須有所奮鬥或改變自我之後才可能得到的結果,那就代表你還搞不清楚真相是怎麼一回事。

或者那可能代表,即便你說你想要覺醒、想要獲得心靈的平和、想要領悟什麼是真正的「充足」,但事實上你根本還不想醒來、你還想要繼續參與這場「小我」的遊戲、你還想要繼續扮演這個獨立於一切外物的自我、繼續與周遭的一切奮戰著。你還享受著扮演這個面具的時光,還不想把它摘下來、面對自己的本來面目。

stones-801756_1280


然而,所謂的覺醒、開悟、或管你叫它什麼,不只是一個洞見,它更是一種踏實的經驗。

此時此刻——這個我撰寫著、你閱讀著的當下——你或許覺得這只不過是平凡日常的白駒過隙、或者你其實感受並不是太好、感到沮喪或擔憂、想要改變現狀……但事實是,這個當下就是永恆,這就是「祂」了。

此時此刻的世間一切,都是他們「如是(As is)」的樣貌,也更是他們一直都是、也一直都將是的「對」的樣貌。不多也不少。只不過這個「對」並不屬於任何個人、任何意識型態的價值觀,這個「對」就只屬於宇宙整體、作為它如是的樣子。

假如上帝允許這世界上各種邪惡存在,那麼很顯然,所謂的「邪惡」可能根本只是人類自以為是的主觀意見。或許所謂的善惡、優劣、對錯,從來就只有存在於人類有限的心靈之中。

所以歷史的長河流傳至今,未曾發生過一件錯事,因為對錯只是你我個人的標記,但世界的實相永遠都是它如是的樣子、永遠都是超越任何個人所能全然理解的。我們無須試圖改變任何事情。

只不過,要理解這件事的困境是,你不能因為瞭解這點而「試圖」不要做點什麼,因為這仍然是在做點什麼。所以我又應該如何解釋世間的任何事物,如果根本沒有東西需要被解釋呢?這個困境,就像是要你看見自己眼珠的顏色、要你品嚐自己舌尖的味道、要你用一支手指去碰觸它自己的指尖……

當你瞭解這件事,你自然就會覺醒了。


禪宗導師經常使用「震驚」的技巧來點醒學生,像是突如其來地給他們迎頭痛擊、大吼、或是驚嚇,因為正是這種當頭棒喝,能驟然將你拉回此時此刻。而在這背後更重要的洞見是——根本沒有所謂「通往當下」的途徑,因為你從來就沒有離開過。

所以當一個人提出諸如「我該如何回到當下」、「我該如何變得『充足』」、「我該如何開悟」、甚至是「我該如何找到上帝」等疑問,我只能說這些都是錯的問題。

你為什麼想要獲得那份智慧、那份恩典、那份心靈的和平、那個更勝一籌的自我呢?

你想要獲取那份寶藏的意圖,是唯一防止你得到它的阻礙。你已經擁有它了。

你手上握有自己究竟擁有或不擁有這個寶藏的決定權,而繼續假裝你「尚未抵達」、繼續投入這場遊戲、繼續相信自己是個獨立的「我」——這是你的選擇。

當你想要覺醒時,你就會覺醒了。如此而已。

如果你還沒覺醒,那代表你還不想覺醒、代表你還想繼續玩著「更勝一籌」的遊戲、代表你還想繼續扮演這個「我」——這是你真心想要的。

而當你從這個角度理解時,你同樣會覺醒,因為你仍然揭露了這個幻覺。


覺醒,真正意味著的,是一種對常識的重新理解。

我們懷抱著各種與生俱來、令我們堅信不移的觀點,它們看似不證自明、顯而易見,而我們的語言也將它們如實地反映出來:我們會說「『面對』現實」,彷彿現實是在你我「之外」的事物,彷彿生命是我們作為宇宙中的渺小過客、必須「遭遇」的東西。

我們的常識已然被扭曲,令我們誤以為自己是降生於這個世界的外來者。這個錯覺之所以如此真實,只是因為這是我們已經習慣的世界觀。或許所有人都是這麼看,但那並不會讓這種觀點化為現實。永遠不會。

當你真正開始懷疑這種世界觀、探問「這真的就是我該看待生命的方式嗎?」當你樂於質疑這個埋藏於當代文明之下的基本預設,你會發現一種全新的生命觀,而那在你眼中會是如此地清晰真確——你與宇宙整體,是同一個進程。

明白這個簡單的事實,你就是個覺醒之人了。無須更多的奮鬥、不必更多的努力,就只是看穿你我蒙蔽自我的幻覺、並認清現實的樣貌。你沒有東西能夠抓住,因為「你」並不在那兒。

對多數人而言,我們就是自己通往覺醒的唯一阻礙。如果你真的已經準備好拿下面具、以你的真正面目去活著,那麼你需要做的,就只是承認「自我」的未曾存在、然後放下你終其一生背在肩上的各種是非分別——你便解脫了。

你不再需要困擾自己何時才會抵達那個你憧憬的未來、成為那個你期盼的自我、看見那個你認同的世界, 因為他們一直都在這兒,哪裡都沒有離開過。

而屆時,我們或許將能夠懷著對眼前世界的珍愛而非憎恨,去更有智慧地與世界、與彼此、與自己共處。

 

廣告

15 篇迴響

  1. 868686ab
    固定鏈結

    覺醒是一種刻意消滅自我的行動 的確想要消滅自我的剛好就是擋住的部分 但還是要經歷過痛苦才可能 知道現實不是如此也只是暫時的 各種過去累積的情緒 信念的清理還是很劇烈的 需要時間 沒有您說的瞬間理解這種 這種不是醒來

    回應
    • Dans
      固定鏈結

      我可以理解我們往往需要經歷痛苦才能覺醒,但我不認為「經歷痛苦」是覺醒的必經過程。這就好比說,你小時候會花很多力氣要解一個數學難題,最後解出來之後,你把解題過程中必須耗費的這些艱難努力當成了通往答案的唯一方式。然而,題目的答案其實就只是單純的推理而已。你知道就知道,你不知道就代表你還不知道或不想知道,那跟你解題過程中有沒有絞盡腦汁一點關係都沒有。

      相同的道理,當佛陀提出所謂的「中道」時,他是想要告訴我們,覺悟既不能在離苦得樂的追求中得到,也不會透過一股腦地受苦而實現。許多靈修的人會認為「我正在受苦、甚至刻意讓自己受苦,這代表我有做對一些事情」,但對於這種「必要的痛苦」的信念,終究只是另一種執著而已,只是另一種「我在受苦、所以我比你更接近覺醒」的「自我提升」的錯覺。

      話說回來,你最後的說法,是指只有漸悟,沒有頓悟囉?這又是另一個很有趣的話題了。Cheers!

      回應
      • 868686ab
        固定鏈結

        這就像一堆人打做30年 覺得自己越來越覺醒 你應該也不會相信

      • 868686ab
        固定鏈結

        覺醒過程是激烈的 了悟真相就是告訴你人生沒意義 徹底絕望 做一切都改變不了什麼 人不陷入痛苦很難 無痛覺醒是真的不太可能 這比較像繼續沉睡而已

      • 868686ab
        固定鏈結

        我講的東西也不是靈修 是醒來 但是自我無法達成無我 永遠也沒辦法 所以才會不停造成劇烈的崩潰瓦解才有可能清明 確實頓悟不太可能 就算頓悟也是會很快回去無意識狀態 那只是暫時的

      • 868686ab
        固定鏈結

        甚至一堆人靈修的目的就是要逃避醒來 因為碰到靈性失調只是想用靈修來緩解痛苦

      • Dans
        固定鏈結

        「自我無法達成無我」,我想我們其實一直都有共識,不是嗎?

        在我看來,我們一直都抱持類似的想法,但我不確定是什麼讓你覺得我所談的「覺醒」看似太過輕鬆簡單(或許是我這篇文章的文字太過祥和了?)。

        我並沒有認為這是簡單輕鬆的一樁差事、也沒有否認覺醒的確帶著徹底絕望的成分,然而,我也覺得「實相」並不是複雜到難以理解、也不是非得經歷痛苦才能看見的事物,關鍵只端看一個人願不願意放棄這場「自我」的奮鬥而已。

        當然,在覺醒之後仍必須不斷地適時點醒自己,不然的確就像你說的,很快會回去無意識狀態。或許是因為我文章裡沒有提到這點,所以讓你誤以為我提出的「覺醒」有點太輕鬆容易了。

        前幾天因為你提出的問題,我去做了點功課後、看到聖嚴法師所寫:「頓也是漸的開始,漸乃是頓的實踐,頓是漸的啟發,漸是頓的延續。」我想想覺得頗有道理。你覺得呢?

  2. 868686ab
    固定鏈結

    你的自由觀感覺就是另一個困住你的東西 讓你感覺好像自由而已 其實我看到的只是自我麻痺 好像沉浸在當下就好 靈性的自慰 有點像是艾克拉特托勒那種理論 只要乖乖在當下 你人生馬上一切沒問題 你就會醒來 不過覺性可不是這樣 看看1984 你其實是用雙重思想再否認現實而已

    回應
  3. 868686ab
    固定鏈結

    在我看來你有點像是一樣還是困在自我理面 只是自我換了另一個樣貌而以

    回應
  4. Joey
    固定鏈結

    您好,文章中說當下從來沒有離開過,但有時我分心或者發呆,回過神來,感覺才回到當下,難道分心時不算離開當下嗎?當下的定義到底是什麼?
    還有一個疑問就是,如果說自我未曾存在過,那我們都是處於一種幻覺當中嗎?要如何打破自我的這個幻覺呢?

    回應
    • Dans
      固定鏈結

      你就像是一顆樹,扎根在永恆的「此時此刻」,這是你永遠會經歷的唯一時間。無論你在想什麼、做什麼、感受什麼,你就像是一顆樹的枝葉隨風搖擺、「彷彿」有離開此時此刻的樣子,但其實你的身體就像樹根一樣,永遠都在這裡。你並沒有離開過,你只是要學會提醒自己如何看見這個「根」而已。

      就像我說的,「自我」只是一種幻覺。我們討論的「你」、「我」、「他」只是拿來方便運作這個社會遊戲的標籤,但追本溯源,你和這個宇宙萬物的進程是完全相同的東西。每個人都像是我們身體的一個個末稍神經端,我們都只能「經驗」到自己此時此地的經驗、無法經驗到其他人的感受,但所有的神經端終究都是連結回同一個整體。

      想要「打破」幻覺的企圖,代表你還把這一切當成提升自己的步驟。因為你試圖透過「打破」幻覺,來讓自己得到某種「進步」。

      事實是,幻覺不需要「打破」,就像我如果跟你說地球是平的,你只需要向我顯示地球其實是圓的證據,讓我看見事實,那麼幻覺就不再存在了。幻覺之所以叫做幻覺,正是因為它從未實際存在過——一如你我的「自我」——你只需要學著去看清幻覺底下的現實、體驗那份現實、然後適時地提醒自己什麼才是現實,那樣就夠了。

      這一切並不會讓你「變得更好」,因為沒有一個「你」可以變得更好。

      https://overmanpath.com/2017/04/05/你為什麼還想變得「更好」?/

      回應
      • Joey
        固定鏈結

        關於當下,我懂了,謝謝
        看了"焚毀自我提升的一切意圖"之後,我看到了我內心潛在那個仍然想要變得更好的思想,現在感到輕鬆許多了,謝謝您的文章

  5. hugo
    固定鏈結

    引用:
    你為什麼想要獲得那份智慧、那份恩典、那份心靈的和平、那個更勝一籌的自我呢?

    你想要獲取那份寶藏的意圖,是唯一防止你得到它的阻礙。你已經擁有它了。

    好像理解了什麼,但又好像失去了點什麼。
    我跑完操場一圈400公尺,我跑了多長距離?
    我跑了400公尺嗎?我移動了400公尺,但我仍在原點啊!!

    我尋求靈性的啟發,終究回到原點。那我與不曾追求靈性之人有何區別?

    好像有,也好像沒有。啊…我又埋葬了一個我!!

    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