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人類的旅程

耳機裡正重播著Kaleo的’Way Down We Go’。是的,Logan是我去年最愛的電影之一,原因無他,只因為這電影中自始至終,埋藏了多麼洶湧卻又多麼沈默的哀傷。那份哀傷彷彿你我生活中的背景雜音一般,唯有越加寂靜時,你才會發覺它的存在。

此時此刻,我的左手邊擺著一瓶海尼根,右手邊則是一罐洋芋片。一年前,我像個僧侶般謹守著健身計畫和節制飲食,但現在,我想我明白為什麼飲酒嗜吃是現代人生活的重要出口。


在我十八歲那年、初戀伴隨著我的靈魂一起粉碎以前,我其實是個極其感性的人。青春期的我內心懷著極其澎湃的愛、與同樣深沈的恨。在我眼中,生命是愛與恨的激烈交織,而活著的每一刻都可以如此飽含詩意,世間一切盡蘊含著那樣美麗的哀傷、那樣無以言喻的惆悵。

且讓我自以為是地這樣說吧:我想我之所以能夠如此熟稔地掌弄文字,是源於我在求學期間對於文學、詩詞、寫作的熱愛。青春期的我其實就是個滿懷憂鬱、詩情飽滿的少年,說來好笑,不過或許這剛好也是青少女會受吸引的對象?

在初戀的終點,我領悟到,這一路以來的感性,是我身上最大最卑劣的弱點。自那時起,我開始鑽研哲學、追求邏輯的正確、樹立理性的旗幟。我成為理性的門徒,因為我深信自己靈魂深處的那份感性,是個致命的缺陷。


直到幾天前,我都還在夢裡遇見自己的父母。別誤會了,他們其實都還好好地活著,只不過這些年來,我的父母持續在我夢中、在那些不斷重演的相同情節裡出現。

我猜大概是從我國中考上了那個難以躋身的資優班開始,我的青春就被徹底地荼毒了。自那時起,一路到我從高雄中學畢業為止,整整六年的時光裡,我人生的註解就只有:「我的價值,唯取決於我在學業上的表現」。這句話不是我隨隨便便說的,是真的就是如此。

說實在的,我也很討厭自己動不動就在檢討自己的過去、把一堆心理毛病怪在父母頭上,但事實是,無論他們其實多麼愛我、其實多麼肯定我,在那重要的六年裡,我有一切理由相信我是被辜負的。

於是,直至今日,我都還會夢到我如何令我父母親失望透頂的情節。這些夢的結局往往是,我懷著滿腹的憤恨離開我的母親、任由她獨自一人傷心痛哭。或者如果對象是我的父親時,我通常會狠狠揍他一頓、或者直接殺了他。

我也希望我是在開玩笑,但我沒有。

開始工作之後,我發現自己心中充滿了「我必須向父母親證明自己」的想法,尤其當我選擇了一個跟我大學文憑八竿子打不著的工作、同時努力地發展自己在音樂上的副業時,我其實深深地擔心他們的眼光。即便這個想法未必會阻礙我的行動,而且他們其實不是真的這麼急切想看到我成功,但我心裡的結仍難以解開。我的父母親唯一的願望大概就只是要我好好照顧自己,但我內心深處的小孩卻還在跟他們鬧彆扭、還繼續把他們當成假想敵。

在此同時,我也發現自己潛意識裡對他們的嫌惡,促使我不斷地檢視自己、竭盡所能地避免一切讓我變得像我父母、尤其是我父親的行徑。「我就像我爸一樣」大概會是我最深惡痛絕的人格註解,而更令我不安的是,我根本無法避免自己變得像他。我早已經太像他了。

person-731173_1920


這半年來我生命中最挫折的事情,其實我發現愛情是多麼地脆弱易逝。或應該說,至少我自己的愛情是如此。

我曾以為我的現任女友必然是我終生相守的對象,因為她實在跟我太合了、在太多根本微不足道的地方也都跟我太相似。在前女友給我的慘痛心碎之後,她讓我覺得「這真的就是我要的了」。

然而這一切,或許都言之過早了。

一個在在令我想起我前女友的女同事,日復一日地令我心裡燃起火苗。這個女人是如此難以馴服、如此火辣熾熱,她的身形、她的香氣、她的觸摸,都透露著她多麼地危險、更向我提醒著我前女友是怎樣令我心碎,甚至,她其實也有男友、卻仍和其他男人朝暮傳情的事實,更表明了她絕對不是我會想廝守終生的對象。但那危險的氣息,卻讓我感到如此強烈的悸動。跟這個無法預期、危險無比的女人比起來,我的女友是如此地穩定、安心、卻也相對地缺乏生機。我一秒都沒有擔心過我的女友會離開我,我現在擔心的是我自己。

但這個熱情的女同事還只是個引爆點而已。

在幾個月的遠距離戀愛裡,我很驚訝地發現,真正有可能撐不下去的人其實是我自己。每一天在路上看見的女性,都彷彿在向我招手、向我揭露著生命的不同可能性。我很不安分地又玩了一陣子交友軟體,目的只是滿足那個「我還有很多選擇」的詭異幻想;我一度在想我根本該偷偷找個砲友來消減我對於其他女生不安分的想法、企圖維持一個遠距離戀愛中的危險平衡。

經過許多出軌的意圖、許多想要分手的痛定思痛、許多打完手槍的冷靜自省後,我才明白我想要的既不是更豐富精彩的愛情、也不是多元熱烈的性生活,而是更多女人、尤其那些我相信我「不應該得到」的女人的認可。

但這一切透過愛與性延伸出來的糾結,終究都只是來自我低靡的自尊。在日復一日的乏味奮鬥中,我急切地希望被認可,無論是被我的父母、或者被其他女人,然而自始至終,真正不願意認可我的,就是我自己。


我在想,或許我靈魂深處那份被壓抑的感性,後來轉為我對於靈性教誨的追求,而它回過頭來救了我一命。如果我繼續用理性綁死自己,我也許會更陷溺在對自我的苛責批判裡,無法打開任何一個心裡的結。

在這些困頓、憤恨、哀傷、自責當中,升起了一個慈悲的領悟:這一切都只不過是身為一個人類的旅程。

我是個不完美的動物。我的過去不是全然美好的、我的心理大概不是健全的、我的道德更不是圓滿無暇的,但也因此,我能夠原諒自己內心升起的每一份感受。我無須抵抗、也無須與它起舞。就像躺在草原上仰望著雲朵,我儘可任它們來、隨它們去。

你對過往所懷抱的哀傷懊悔,是身為人類的一部分;你對父母親的憤恨不解,是身為人類的一部分;你對自己的嚴厲苛責甚至精神虐待,是身為人類的一部份;你在生活中偶然的行差踏錯、喪失自制,是身為人類的一部份;你在愛情中的空虛、無助、出軌的情感,是身為人類的一部份;你在人格及道德上的一切不完美,都是身為人類的一部份。

你的心裡未曾有過錯誤的感受。明白了這點,你或許便能用更多的愛與慈悲來面對自己、面對這個世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