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認識自我」的企圖

希臘德爾菲的著名古蹟阿波羅神殿,其入口處正上方刻著這行字:「認識你自己(Know Thyself)」。這個被視為真理咸言的句子,也是蘇格拉底最為人傳唱的哲理名言。

「認識自我」作為人類歷史上最具淵源的建言之一,其歷史可以追塑至古埃及。而在當今社會裡,這個「認識自我」的企圖仍然深入各大文明,更充斥於幾乎所有的人類活動當中。

「認識自我」這個建議最常出沒的地帶,莫過於哲學、心理、靈性、以及自我提升領域的書籍和討論當中。你可以用笛卡爾的角度去認識自己並推論出「我思故我在」、你也可以試著瞭解為什麼尼采認為人類只是動物和「超人」之間的過渡;你可以從Eckhart Tolle寧靜安定的文字裡尋找自我的本質、你也可以在Tony Robbins充滿感染力的講座中試圖發現自己人生的終極目標。

你想要學會接納自己嗎?那你必須先認識自己是誰。你想要為自己作出最好的決定?那你當然得認識自己,才會知道什麼決定對你而言是正確的。你想要解決生活上的困境、或提升你和其他人的關係嗎?那麼你更需要認識自己不可了。

然而,「認識自我」並不單單只是部分知識領域的特產,它還充斥於你我生活周遭的超載資訊裡。明顯的例子是,人們多麼樂於利用生辰八字、星座、血型、甚至演化心理學,來分析自己是誰,或者該說,自己「應該」是誰。

但除此之外,我們的一生當中更會源源不絕地從外界接收、同時也急於蒐集更多關於「我是誰」的資訊:你從小「就是」個讀書的料、你一直「就是」個害羞的人、你「就是」沒有藝術的天分、你「就是」擅長做理工類的工作、你「就是」偏偏很有女人緣、你「就是」適合走韓國風穿搭、你「就是」個孝順的小孩、你「就是」個會點卡布其諾的人、你「就是」不喜歡跟團隊一起工作的人、你「就是」個樂於在工作中追尋成就的人……

看見了嗎?每一個人心中那份「認識自我」的企圖,是如何顯著地反映在他們的語言、行動、思維當中。或者應該說,這個「認識自我」的企圖,根本就是你我這輩子作出的每一個決定背後、最不容忽視的出發點之一。也於是,我們攜手塑造出的社會環境非常積極且稱職地滿足了每個人對於「認識自我」的需求——從人情世故、教育環境、職場文化、到消費型態,無一不努力地告訴你「你是誰」。

無論這一切「我是誰」的答案都多麼短淺方便又不符現實、無論「認識自我」可能是個多麼無益的心理習慣和人生建議,事實是,我們通常都比較在乎有沒有找到這個答案,而不是這個答案究竟好不好。


所以當你在咖啡廳點了杯卡布奇諾,是什麼讓你作出這個決定?只是當下的直覺?想要嘗試點不一樣的?是因為你知道卡布其諾和拿鐵的差別、剛好你覺得自己今天需要比較多咖啡因?是因為你聽別人說來這家店的一定要喝喝看他們的卡布其諾嗎?還是只是因為你「剛好是個喝卡布其諾的人」?

最好的答案很有可能是最後一個——大部分你在生活中做的決定,剛好都遵循著某種你對自己的特定認知。你「剛好是那種人」。你總是點燻雞三明治,因為你「剛好」就是個會吃燻雞三明治的人;你不管到什麼國家都要去他們的樂器行逛逛,因為你「剛好」就是個對樂器抱有狂熱的人,而不管到哪都要去逛樂器行顯然是這種對樂器有狂熱的人應該要做的事。

我們都對自己是誰抱持著非常既定的認知——而且有好理由,因為這樣每天早上點咖啡時你不需要對自己重新做衡量,每一次你朋友介紹新對象給你認識時你可以從音樂品味就看出對方值不值得交往。這些既定認知通常不僅包含我們「是」怎樣的人,也包含了我們「不是」怎樣的人——我不去家樂福的,我就不是那樣的人。(這種想法也讓我們可以很輕易地「道德化」自己的偏好,不過那就是另一個話題了。)

然而,這一切「認識自我」的努力中存在著一個簡單淺顯的破綻:人會改變。我們一輩子當中會經歷無數次的重大改變,愛情、婚姻、生兒育女等事件裡尤其如此。這種重大改變通常是我們會發覺的——生了小孩之後,你突然就變成早睡早起的人了。

但還有難以計數的改變是細微、漸進、難以察覺的。舉例而言,心理學上的「單純曝光效應」告訴我們,你越常看見某個事物,你對它的喜好度越有機會提高;比較沒這麼陽光面的例子,是當你對於某個事物的慾求越沒有被滿足,你越會傾向厭惡這個東西。這種改變發生於無形,我們幾乎無法察覺。

於是問題來了,當我們的自我認知始終如一、但這個認知和現實之間的鴻溝卻越來越大時,這就會導致精神上的衝突。更糟的是,心理學家發現所謂的「歷史終結錯覺」顯示了,無論在什麼年紀,人們總是相信一切過去塑造出的今天的自己,已經是最終的成品、永不會再改變了——事實卻和人們的認知天差地遠,我們的偏好、價值、甚至道德判斷,都可能在不遠的未來有巨大改變。

如果你發現自己慢慢開始偏愛黑咖啡、卻還是「忠於自己」繼續點卡布其諾,你就只是會比較沒這麼享受自己的飲料,這顯然沒什麼大不了的。

但發生在咖啡上的事情一樣會發生在其他的人生面向上。你曾經真心地享受寫程式的過程,如今卻不再喜歡了,問題是作為一個軟體工程師的形象已經如此緊緊地綁牢在你身上,無論對你來說或對他人來說都一樣,所以你只好繼續這麼做。

當認知與現實之間的鴻溝越來越大,你會開始憎惡這個鴻溝,而這就是所謂的「認知失調」。為了掩藏這個鴻溝所做的一切努力,會消磨掉你的意志力、也讓無謂的電視或網路媒體變得更難抵抗。

當我們認清一生中必將歷經的無數改變,「認識自我」就成了一個不切實際的建議。你能夠認識的也只不過是你此時此刻的偏好和價值,但這一切都會改變消逝,我們卻往往看不清這點。

fog-1208283_1280


單純承認人會改變,或許還不是回應「認識自我」這句話的最好方式。當人類一手形塑的世界如此稱職地滿足著我們「找到自己」的需求、當我們要找到「我是誰」變成越加容易的一件事時,我們距離現實只會越來越遠。

因為現實是,這個我們急於認識的「自我」並未存在過。

我已經在好幾篇文章中解釋過「真實自我」究竟是什麼,但讓我就另一個新的角度來討論這件事。

一如我已經討論過的,「我是誰」、或者「我『應該』是誰」的認知,是你我生活中大部分決定背後的最大驅力之一。我「就是」如此,所以我採取或不採取相對的行動。

然而如果我們試圖追根究底、去發掘你我人生中每個決定底下最根本的預設條件,你會發現,你的一切價值衡量——無論那是所謂的「理性」、是當下社會的「道德」、是某個宗教的教條、或是某些看似嚴謹的認真思辯後的產物——其背後永遠都暗藏著一個最高的終極指標:你自己。

不管理性思辯的結果看起來多麼「有道理」,那是你先選擇相信「有道理」是一件重要的事;不管宗教教條充斥多少荒誕的推論,那是你先選擇相信這些教條是值得相信的。如果你相信提升自己是件好事,那也是你先選擇相信這是件好事、而不是在跟自己玩遊戲原地打轉;如果你認為社會大眾信仰的往往是一些輕鬆方便的愚昧信仰,那也是你先選擇相信「真相往往是痛苦的」而且「相信真相比相信眾人的意見更有價值」。

一切的一切,都回歸到你自己身上。在真正去相信任何東西之前,你就已經先選擇了你打算相信的東西,而這個最原初的選擇,必定是遵循你心中的某種直覺、某種不再建立於任何特定基礎上的決定。

分析哲學和倫理學領域中經常使用「直覺」或「道德直覺」作為某些論理的基礎,因為他們發現當我們探究自己的道德判斷、挖掘到沒辦法再更深的地方時,許多判斷必須仰賴這種「直覺」、不再有其他更可靠的根據了(相關書籍推薦)。

又如果你有在關注「自由意志」這個主題,許多來源都已經指出「自由意志」真的只是我們的幻覺。他們會告訴你,當你以為你做了某個決定,那個決定其實在你真正作出「做決定」這個動作之前、就已經在你的大腦中成形且清楚地被預測了。換句話說,神經科學的發現向我們顯示,並沒有一個「自我」在主導那些賴以作決定的直覺,因為那份直覺遠比「自我」的幻覺更早出現。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些發現都是在告訴我們,你我在這個世界上其實無力干預任何事情,無論是我們的內在或外在都一樣。而在這些證據面前,「認識自我」不再只是個不切實際的建議,它已成為一個不具意義的句子——自始至終,都未曾存在過一個「自我」能給你認識、也未曾在過一個能採取「認識」動作的自我。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我們可以想像世界上的每個人都是一個個水龍頭。你我彼此都源自同一個蔚藍浩瀚的水源,我們的一切行動、想法、感受、以及情感、創作、才華、成就,都只不過是經由這個稱做「自我」的水龍頭流出去的水,我們終究無力抉擇、無力掌控、無力獨佔、無力保留。這個「自我」的軀殼終究會老去死去,正如這個水龍頭有一天會被汰換,而世界上的某一處也會接上另一個新的水龍頭,繼續用它獨特的方式延續水的循環。

在你我人格的表象背後,都從未存在過一個獨立的「自我」,我們源自同一片大海,但誤以為自己是不同於大海的獨立個體。所以我們能做的「最好的決定」,或許是將自己託付給「自我」背後的那個力量,這個「力量」在我們生活中有許多名字:「直覺」、「第六感」、「靈感」、「天分」,也有人叫它「生命」、「宇宙」、「本體」、或「上帝」。

你我都是整個宇宙藉以表達「她」自己的媒介,像是繁茂大樹的片片枝葉,以獨特的方式記錄著宇宙的興衰生滅。當你體會這點,剩下的就不再是「認識」的工作,而只是信任與否了。

 

廣告

7 篇迴響

  1. hugo
    固定鏈結

    dans

    我想向你請教點建議。
    在當個alpha男人,與真誠的對待異性,其中平衡如何取捨?

    最近我因某個事件,傷害了對方情感,致對方不再跟我對話。
    對方對人挺真誠,失去他我覺得可惜。
    我認為自己沒做錯,又想挽留他,在抉擇當一個alpha,與真誠的對待異性之間(我的行為的確對他造成傷害,想找恰當時機道歉)如何抉擇?

    回應
    • Dans
      固定鏈結

      Hi Hugo,
      讓我簡單問你兩個問題:
      1. 什麼是Alpha?這個字究竟代表什麼,是一種價值衡量的方式、還是一套行為舉止、還是某些特定的人格特質、或者是其他的東西?
      2. 為什麼你想要、或甚至認為自己需要當一個Alpha?

      回應
      • hugo
        固定鏈結

        1.
        在我認知
        那是在兩性市場上有優勢的、有自信的、賦予對方價值的人格特質。

        2.
        因為我想吸引異性,無論自己是不是很喜歡的對象。用以證明自己的價值與魅力、建立自己的自信。
        令一面掩飾我弱小、卑劣的人格。
        最重要的是我受夠了自己渴求的心態。

      • Dans
        固定鏈結

        如果你有「自信」,那是否意味著你信任自我本身的價值?如果你想要賦予對方價值,那是否意味著你擁有某些價值可以給予?

        然而,照著你的話來說:

        你想要成為所謂的「Alpha」,因為你認為Alpha是有自信有價值的人格表現;

        你想要成為有自信有價值的人,因為你想要藉由異性的認同來證明自己的價值、建立自信;

        你想要證明自我價值、建立自信,因為你受夠了自己卑劣弱小的渴求心態——

        所以當你此時此刻擁有的,是這個卑劣弱小、渴求的自我時,你要怎麼當一個Alpha?你如何能夠信任自我本身的價值、更如何能夠給予這些價值?

        Do you see?

        如果Alpha真正代表了「全然信任自我、且不吝於賦予價值」的人、又如果你的確是個Alpha,那你為什麼需要擔心自己能不能「真誠對待異性」?你為什麼需要擔心是否能夠挽留這個異性?你為什麼需要擔心「道歉」這個行為是否會拉低你的價值?

        「真誠」對你來說是個重要的價值嗎?適時地道歉藉以保留你重視的關係,對你來說是個弱小渴求的行為嗎?你究竟只是想要努力撐起這個「Alpha」的面具、表現得像個不甘示弱的硬漢,還是你真正能夠信任自己、也真正知道自己重視的是什麼?

      • benson
        固定鏈結

        我也覺得 這社會真的對男性所塑造的假象太難根除 畢竟這種演話過程原始的動力 只要你渴望不管是性還是其他 權力之類 你都不太可能跳脫 因為上癮了
        與其這樣還不如等你真的滿足這個需求才能放下

  2. hugo
    固定鏈結

    DANS
    很高興能繼續看到你的文章
    你記得我之前說過,我不認同你部分的觀點嗎?

    但在你之後這兩篇文章發表之後,我覺得我們很多想法都 殊途同歸了

    回應
    • chotzu
      固定鏈結

      末段有點玻姆Consciousness potential的味道哈哈,我相信我們是被決定論推著走的產物,只是我的感官能力可能只夠走到認識“自己”這步為止了。

      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