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然接納自我

這篇文章,獻給我的父母。

如果你們正在讀,那麼第一件、也永遠是最重要的事情是:我愛你們,真的。

但在此時此刻、這個我尚未跟過往和解的時間點,我很抱歉,我真的不曉得我該怎麼看待你們、也不曉得該怎麼表達這份愛。這份愛當中有太多我們對彼此的期待、有太多我們對彼此的寄託,也因此有太多我們對彼此的不諒解、憤怒、傷害、甚至恨。

我一點也不想要把自己的任何心理問題、任何的掙扎挫折怪罪在你們身上,因為這終究是非常不負責任的行為。所以我在這篇文章裡寫到的任何事情,真的都完全沒有要把錯歸咎在你們身上的意思。完全沒有。

我只是想要梳理自己時至今日的短暫一生、藉以解釋我為什麼是今天的我。而如果我必須挖掘自己的過去,我就不可能無視你們在我生命中有意和無意造成的任何影響。

作為父母,你們對我的影響絕對不可能僅止於你們說的話、做的事、有意識地傳達的道理。有更多訊息是在你們對不同事物的情緒反應、對不同事件的隨口評論、甚至那些你們刻意選擇不做回應的時刻,被清楚傳達的。


這個故事終究回到一個簡單的事實:我很天真。我終究是太天真了。

我的天真、我對這個世界抱持的一些單純期待,其實就像你們對於很多事情的單純執著一樣,我們都一樣無法看清現實,因為我們在親情的羈絆中對彼此抱持著不符現實的期盼。

我終究太天真的事情是,我誤以為父母的愛真的可以是無條件的。

當我還小的時候,我是一個多麼快樂活潑、可愛爛漫的孩子。縱然我做過一些蠢事,但我知道我總是被你們深深地愛著、我知道「無論如何」你們都會愛我。

媽媽,剛上國小不久的某一天,我自己在家、因為太想念妳而哭著打電話去公司找妳的時候,妳在電話另一頭傳達給我的所有呵護和安慰,我都還記著。雖然我那時滿臉鼻涕淚水,但我知道妳是愛我的。

媽媽,我每一次聽到妳跟我說,爸爸當初為了我即將出生、毅然決然地推辭了公司的提拔,只為了把時間留下來照顧我的故事,我的眼眶都會濕潤。我沒有辦法想像那個情境,但因此我願意相信他的父愛是相當了不起的。

然而曾幾何時,在我國中考上了資優班、甚至後來考進第一志願高中之後,一切都和過去不一樣了。

我可以理解,從你們的角度看來,青春期的我突然成為了一個無法預料、無法控制、也再也不願打開心房的人。你們絕對有充分的理由討厭、甚至憎恨當時的我。

但我的角度則是,我一而再、再而三地驗證了:你們的愛是選擇性、是有條件的。你們的愛唯有在我做了你們想看見的努力、在我拿出了你們期待的表現、在我扮演著你們想要我成為的人的時候,才值得被施捨。

當時的我一股腦地選擇叛逆、選擇毀滅性的情緒時,你們用盡一切力氣想要幫助我。我可以理解在你們眼中我多麼需要那些幫助、多麼需要「回到正軌」。但對當時的我而言這也顯示了:沒錯,我在我的父母眼中的確就是需要被矯正的失敗品,沒錯,我的父母的確就是想要別人的小孩更勝過我。

然後我高中畢業、我的人生因為初戀的結束陷入一片混沌,也藉由這個在外求學的過程中,我逐漸跟這個家庭建立了一層健康的隔閡。是的,我說這叫做健康的隔閡,因為多年後的頭一次,我可以不用擔心自己需要再被你們「幫助」,我可以真正開始尋找自己、開始一步一步地成為我真正想成為的自己。


好景不常,我後來遇見了所謂的「自我提升」,還有一連串的相關知識。我再次走進了這個「幫助」自己的迴圈,而這一次,是我自己選擇走進去的。

或許作為並不完美的父母,你們從來沒有過這個意思,但對我而言,我之所以會花了好幾年耽溺在所謂的「自我提升」,正是因為你們在我眼中正是如此積極、正面、不斷學習、持續精進、能夠在各種遭遇中成為更好的自己的人——我承襲了一樣的精神,「自我提升」的信念簡直就在我的DNA裡頭。

所以在這個「自我提升」的泡沫裡,我透過大量的閱讀和書寫,去學著控制、也學會如何假裝我真的能夠控制我周遭的一切。我以為自己真的知道如何在社交場合中成為有價值的角色、真的知道如何排解衝突、真的知道如何掌控自己的情緒和想法、真的知道如何「成為最好的自己」。

自我提升的幻覺,不只是讓我深深地自我感覺良好,但造成了更多的痛苦、更多的自我批判、更多無謂的控制。尤其在投入服兵役、對我而言「毫無意義」的這段期間,我的痛苦和抗拒遠比身邊的人還要多。

我太刻意想要變得更好、活得更有意義、思考得更正確,甚至說穿了,更高人一等——這些特質也恰巧符合我對於我爸爸的認識,只不過差別是,他幾十年來都能夠絲毫不懷疑自己,但我只耗了兩年就發現自己愚蠢至極。

在那段積極自我提升、同時充斥著自我批判的日子裡,我的前女友是讓我足以站定腳步、讓我得以接納自己的最重要角色。她給了我我多年來夢寐以求的愛、關懷、接納、與慰藉,也因此,從交往的初期我就已經將她視為我至今最愛最親近的家人——她重新帶給了我,那些我已經快要不記得我曾經從父母身上得到過的東西。

後來,我最要好的摯友、也是曾經跟我一起跟我經營這個部落格的筆者,發覺了我在這個自我提升的泡沫中已經變得多麼不可一世、變得多麼自命清高到喪心病狂的程度,因此跟我不歡而散。

從那之後,我漸漸理解到一個很簡單的道理:自我提升不僅沒什麼用,更其實在侵蝕我的靈魂。我發現,當時的我之所以積極地經營這個部落格,不過是為了維繫那個高人一等、自以為心靈導師的虛偽形象。

於是我放棄了這一切「提升」、回到那些真正令我靈魂豐沛的事物,其中最重要的是音樂。我面對了自己的脆弱、自己在太多事情上的無能為力、自己內心深處的許多不完美,然後我一點一滴地發現了我未曾擁有過的自由。

終於,我開始能夠瞭解如何放下、如何接納我自己,而不再需要擔心自己是否有「做對」、不再需要繼續扮演這個永遠不可能「充足」的自己。

sparkler-1149446_1280


到台北工作一段時間之後,我必須謙卑地承認,我在自己心中挖掘出遠比之前還要更多的魔鬼、更多的黑暗面。我發現我不是我原初以為自己是的人、更沒有自己當初以為的那麼堅強勇敢且牢不可破——但秉持著「接納自我」的信念,這一次我選擇擁抱它們、並且以百分之百的誠實去處理它們。

所以當我開始企望感情中的自由、企望其他異性的青睞,我擁抱了這些感受、並開放地跟我最親近的伴侶討論這件事——她於是離開了。在失去一切的倉皇痛苦中,我並沒有後悔——因為我至少誠實地面對了自己,我至少以我能做到的最開放最坦承的方式結束了這段關係。

從她離開的那一刻開始,這個邁向自我接納的旅程就只剩下我一個人了。我必須接下她曾經為我做的所有工作、我必須替自己成為那個無條件地愛與接納我的人,因為除了我自己,這世界上沒有人能夠做得到了。

是的,我已經覺悟了:爸爸、媽媽,我終於明白,就連你們也不可能無條件地愛我和接納我了。

當我帶著新的刺青回到家裡,並解釋為什麼這麼做、解釋我已經為這件事思考多久、解釋這對我來說為什麼是重要的,你們的反應只不過是驗證了我對你們一如以往的認識。

每當我不符合你們心中的既定形象、每當我跨越了你們心中那個好與壞的疆界,你們就會認定我是需要被幫助的、就會用漂亮道理包裝你們對小孩的佔有欲、就會開始施出各種情感綁架的伎倆——一切只為了要「說服」我成為你們期待我成為的人。

是的,你們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到你們給了我多少的「自由」、你們在我後來的人生裡已經沒有任何的「干涉」——這個說法聽起來很漂亮,可是這些措辭已經揭露了你們的根本信念。

如果的自由是你們需要去「給」的、如果我人生的決定沒有被干涉是我需要覺得慶幸的,那簡直就像我養了一隻狗,然後刻意把狗繩拉得很長,來向自己證明我的確給了牠很多「自由」、說服自己牠想要去哪想要做什麼都可以免於我的「干涉」。

你們搞錯了。作為家人,的確有一些事情必須被綁在彼此身上,但就本質而言,我的人生本來就是自由、不受干涉的,這不需要經過你們同意、更不是你們「開明」的決定。

或許你們終其一生都不會理解,我不但跟你們相信著幾乎徹底迥異的人生觀、也不應該替你們的情緒負責。我不是你們的東西,我已經是個有獨立思考的成人,我不需要被你們幫助、更不需要被矯正成你們期待我成為的樣子。

過去的任何爭執,你們或許都還有可能用漂亮道理包裝成另一個「為了我好」的愛護行為,但這一次,我已經看清,你們有限的世界觀裡的確只容得下特定樣貌的我、你們的確非常懂得利用我的愧疚和道德勒索技巧來試圖得到你們想要的結果、你們的確把我當成你們的東西所以相信我必須為你們的感受負責。

當然,這也不是什麼很獨家的劇情。類似的事情肯定發生在這個時代的其他台灣家庭裡,這就只是世代隔閡下的常見衝突,我現在講的所有東西也都只是時代下的陳腔濫調罷了。

也因此,我已經不抱著你們會理解、或甚至會改變的期待,因為這種期待不符現實。這是我離開輪迴的唯一方式。


社會、家庭、職場、還有生活中大大小小的每一處,都在替我建立標準、告訴我應該要成為怎樣的人,而就連我也曾極力要求自己應該要成為怎樣的人——因為確定自己活得「正確」,的確是很撫慰人心的事。

如果我也能夠像我父親一樣、終其一生相信自己真的依循著「正確」的價值在生活,那我肯定能夠免於很多自我批判、很多不必要的擔憂、很多掙扎痛苦、很多自找的麻煩,但我也會因此失去很多犯錯的機會、很多生命的體驗、很多親自走進黑暗中的時刻、很多與自己和解的契機、還有很多的自由。

你們大概不會看懂我在寫什麼,因為你們心中還有「好」或「壞」的那把尺,而我沒有。我不相信有這種東西,因為如果一個人必須持續監控自己、避免自己去犯錯找麻煩,那麼只代表他相信自己的本性是惡、是不值得被信賴的——而這和我的信念有所抵觸。

如今,我樂意接納自己的一切缺陷、一切醜惡、一切不完美,因為我想要當一個單純的人類,並且去體驗唯有不完美的人類才可能體驗的生命。根據社會的標準、或根據那套自我提升/自以為是/自我批判的標準,那些體驗有很多是「不值得」或「錯誤」的,但在這短暫的一生當中,我比較擔心自己有沒有深刻地活過,而不是自己活得是否正確。

在這個追尋自由、追尋真我的過程中,我是否會在他人眼中成為某個可怕甚至可憎的東西?或許吧。但如果是如此,那我也寧願以怪物之姿誠實地活著,而不是以聖人的形象虛偽度日。

更別說,我、你、他、所有人都會死。我的誠實、我的自由、我的脆弱、我的自我接納,以及你的正確、你的批判、你的不諒解、你受人牽制的情緒,也全部都會一起死去。

我們不需要學習怎麼放下,甚至連試都不必試。因為在這蒼茫短暫的一生中,我們本來就抓不住任何東西。執著,終究只是個力圖控制的幻覺。

 

廣告

10 篇迴響

  1. hugo
    固定鏈結

    (事實上你根本還不想醒來、你還想要繼續參與這場「小我」的遊戲、你還想要繼續扮演這個獨立於一切外物的自我、繼續與周遭的一切奮戰著。你還享受著扮演這個面具的時光,還不想把它摘下來、面對自己的本來面目。)

    這是你在(通往覺醒的阻礙)裡面的一段話,我覺得你就是正在扮演這樣的自己。

    是嗎?

    回應
    • Dans
      固定鏈結

      你這樣講也沒錯。我現在的確比較偏向扮在演著跟外在奮戰的「小我」,我甚至覺得把這場「小我」的遊戲玩到一個段落將是必要的。

      不過在自我接納的旅程上,我想我也正一步步拆解掉那些「通往覺醒的阻礙」、一點一滴與自己和這個世界和解。

      回應
  2. Chris
    固定鏈結

    感觸良多 我也在某一次驚覺到 自我提升這條路好像是一條看不見的盡頭……
    為了一個莫名其妙的標準無止盡的往那個方向走 但是會有不足 永遠的不足 好比無限的loop…
    現在我已經停止這樣的自我提升 全然接受這樣的自己 我認為人是需要不斷的累積雕刻時間才是最大的力量 在由我們自身的靈魂把我們的所見所聞的累積內化到自己內心裏面….

    對我而言 自我提升並不會讓我得到快樂 而是我找到了生活中的熱情與志業 並且樂此不疲地去實踐去執行 過程是讓我非常開心的 不管多痛苦多難走 但也有快樂

    最大的控制就是不去控制

    最大的提升就是用心生活

    最大的舒適感安全感就是誠實的面對自己的心 不再自欺欺人

    感覺又好像回到原點 但此時此刻的心境早已經是完全不同的

    這種感覺就好像在一般的求學過程先出社會 最後再回過頭回到校園上課一樣

    比起按步就班的求學過程來說 心理特坦然…. ..

    謝謝Dans 我也是在一次八年的戀情感情失敗後 從你的文章獲得救贖解脫 現在跟當時的心理層次已有很大的不同 謝謝你的出現

    回應
  3. Andrew
    固定鏈結

    看完這篇文章,我其實蠻感動的。我從2016年3月開始看這blog,一直到現在,從你跟partner合作到解散、podcast,你的YouTube channel(記得自己最喜歡的是奇異博士那集 哈哈),你推薦的書單,我機乎都有買(雖然還沒看完全部lol),你各時期文章的轉折,我身為小鐵粉都好像跟著經歷一般;最近在看 當生命陷落時,裡面的Relax as it is,深有感觸,感覺世間萬物,像風,像水,像雲一樣,沒有一個是自己抓的住,當大家忙著refine自己時,而宇宙也只是寂靜不語觀瞻著我們。 願我們都能深刻地活過這短暫的存在

    回應
    • Dans
      固定鏈結

      非常感激你一路來的相挺,希望我的旅程本身能帶給你比任何一篇文章有更多的收穫。 🙂

      回應
  4. 瓜拉
    固定鏈結

    這篇文章的直接和坦誠讓我在讀了之後有暖流沁入心中的感覺。另外,能做到這樣程度的對自己誠實和對自己負責,令我很是佩服。

    回應
    • Dans
      固定鏈結

      我只能說,我現在唯一的選擇就只有誠實與脆弱了。謝謝你的支持。

      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