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弱的世代

自視為一個實事求是、立場偏右的工作者,這篇文章代表了我一段時間來,對於現今台灣的學校和家庭教育、許多人看待工作和技藝的普遍想法、以及「追求卓越」四個字的一些反思和批判。

在這個文憑主義未減反增的時空背景下,如果你正受益於當下的社會結構、也滿足於人生現狀,那麼我很替你高興——你可以不必讀下去了。但如果你覺得人生卡關、對未來充滿躊躇、不知道該如何選擇和學習、想要踏進跟你本科無關的產業、或者不曉得你是否該繼續待在同科系或產業,也許你可以把這篇文章看成必要的激勵和建言。

不過話說在前:這些觀點絕對無法幫助任何好吃懶做的人。


我們父母輩的成長歷程中存在諸多的優點和缺點。

優點:他們往往基於現實或文化因素,很早就踩定了自己要走的路、清楚選擇了自己要鍛鍊的技藝或研究的學問。無論技職或學院出身,他們都老早選定了自己的未來、將人生託付於這個選擇。相對於今日的我們,他們相對是非常心無旁騖的——這當然跟他們當時相對安定、相對可預期的社會環境有關。

缺點,是大家都知道的,在那個「唯有讀書高」、文憑主義盛行的社會氛圍下,許多人因為優秀的學歷取得了通往美好人生的門票,而沒有拿到這些門票的人,也在一旁見證了學歷如何保障這些人的溫飽。大家都看到怎樣玩這場遊戲最有可能贏,但終究不是所有人都贏。

然而,「學歷是美好人生的入場券」的信念,始終是個不切實際的信念。即便它在三十年前還算精準,但現今社會的科技演進、景氣更迭、產業興衰、機會消長的速度遠快過三十年前,而我們卻繼續被填鴨這個迂腐的信念、因此深受其害。

當下社會中有許多父母顯露了一套愚昧的雙重標準:當他們在職場上遇到高學歷的人時,他們除了用更高的標準檢視對方以外,往往根本不會真的把對方的學歷放在心上,因為在講求實質結果的職場上,那張寫著你畢業學系的紙並沒有保證任何事,你拿出的本領和成果才有意義——如果你有高學歷,那麼你表現優良是應該的,你表現不如預期那就等著被訕笑。

但是當看著自己和他人的孩子時,他們在職場上深知的道理卻忽然都不適用了。他們會笑嘻嘻地讚美鄰居孩子考上台大的好棒、擔心自己小孩念的系所未來沒出路、或也因為小孩念了好學校而深感安慰——在社會的現實之前,這些都是極其不切實際的想法。

當然,我知道還是有不少產業看重員工的學歷,也有不少人仍因為學歷而或多或少受益,但這些都跟真正的關鍵毫無衝突——你是否磨練了像樣的技能、是否能順暢地與人合作和溝通、是否持續進步並從經驗中累積智識。

如果你沒有這樣的態度,你的那張「入場券」早晚會失去意義。相反地,如果你有這樣的態度,那麼那張「入場券」或許會決定你的出發點是高是低,但你終究會靠著扎扎實實的技能和成果,爬到你真正應得的高度。

所以在我看來,絕大多數父母都抱持著這套荒誕的雙重標準、或者根本把頭埋在土裡,一味地想要相信讓孩子認真唸書、考個好學校好學系就能萬事如意,但對於敬業精神、追求卓越、吃苦耐勞等真正重要的精神卻缺乏夠多的著墨。

要看清楚一對父母究竟在乎什麼,你不應該聽他們怎麼談論自己的教育方式,而是該看他們對小孩的哪些事情有最大的情緒投資。如果他們口口聲聲說是要教小孩負責、努力、有恆心,但是他們最容易生氣的事情是小孩段考成績不如預期,那你就知道他們真正放在心上的是什麼了。


我們是個被溺愛,也因此,被辜負的世代。

我們的上一代——或自願或迫於現實——通常很早就選擇了自己要深耕的技藝或學問。由於文憑在那個時代確實可以作為美好人生的「入場券」,他們幫助我們「專心」在學業、以及個人熱情的探索上。父母親們會說他們讓孩子「無須煩惱」照顧他們或兄弟姊妹、給了孩子探索興趣的特權,而這雖然是一件很棒的事情,但就我看來,它也同時一定程度地傷害了我們。

由於我們除了自己的「夢想」和「自我實現」外已經不再需要擔心任何事情,這個社會又繼續為我們灌輸著對文憑的無知期盼,更別說現代科技帶來了永無止盡的娛樂和便捷,使年輕一代因此變得極度軟弱、三分鐘熱度、無力做出困難抉擇、更不可能專注於磨練技藝和累積經驗……

寫著你我畢業科系的那張紙,早已不再是美好未來的應許、甚至已經談不上是任何專業技能的證明,它反過來成為了我們許多人曾經蹉跎歲月的證明、以及對未來依然惶恐但不知能往哪去的牢籠。

你和你父母親或許在你畢業的當下,對未來感覺到無比欣喜、充滿期盼,但在面對社會的現實一段時間之後,你就會明白學校裡教你的東西其實有多麼少,還有更重要的,你其實得在現實社會中學習更多的實務經驗和與人相處的智慧。

撇開文憑,另一個我們被辜負、而且無法自力救濟的地方是,我們被現代科技所提供的便利和海量選擇給淹沒,不再懷抱任何一點所謂的「職人精神」。

如果真正認清現實,你就應該知道,你其實能夠透過網路學習幾乎所有的東西(它叫做Google)。然而無窮無盡的機會和資訊之下,人們卻往往耽溺於其他人在網路上所呈現的「完美形象」,並因此自我懷疑、為自己毫無新意的無聊人生感到自卑。

幾乎每個人的自尊,都被社群媒體上的假象給侵蝕著。

同時,科技的進步和海量的網路資訊,在許多人心中植下了「一切都該得來不費力氣」的癡心妄想,加上大家常在社群媒體上看到別人過得爽,就更缺乏耐心、覺得得趕緊追上才行。速成一直都是人類急於追求的,而速成這個夢想從來沒有離我們這麼近過——雖然只是看似如此罷了。

投入多年磨練技藝、在同一領域中迄及難以超越的知識與經歷——所謂的「職人精神」——早已被這個社會遺忘,或者根本從未實存在這個社會過。相反地,人們妄想著只要點點YouTube影片或購買聳動廣告裡標榜的秘方,就能夠一夕致富、一夕成名、一夕改變人生。這從來就不是世界運作的方式。

科技賦予的過量選擇和資訊、看著FB和IG所萌生的不安全感、對於速成的渴望、比起老一輩來說更舒適安穩的生活、對自己的微小夢想的聚焦、被填鴨了關於文憑的錯誤期待、以及敬業態度和職人精神的缺乏,這一切總結了台灣年輕世代的心理現象。

我稱這個現象作:「以探索熱情之名,行拖延怠惰之實」,而在我眼中,這就只是軟弱而已。現在的年輕人老是覺得他們「應該」要熱愛他們的工作、「應該」要對研究的主題有熱情、「應該」要做事做得輕鬆愉快,而每當事情不如預期時,他們會找到各種逃跑的理由,比方說「這不適合我」、「我對它沒有熱情了」、「這跟我想像的不一樣」。

我並不是說熱愛工作、懷抱熱情不重要,但在我看來,這些名詞更常淪為一些人用來掩飾自己懶惰又不切實際的擋箭牌。

這件事反映在現代小孩在求學過程、甚至出社會之後的習性:興趣換了又換(端看同儕間流行什麼)、社團換了又換、老師學系學校換了又換、工作住處換了又換……只為找到那個可以讓他們總是快樂振奮有熱情的完美容身之處。

這是妄想,更是軟弱的徵象。這是被社會、被你我的父母親溺愛且辜負的結果。這不是任何個人的錯,但我們必須學會誠實地自我檢視,才有可能離開這個泥沼,用現實的眼光看待人生。


一個人當然可以、也應該要有權利去嘗試各種事物,才有可能發掘熱情。但同時,我更推崇「選定」一項技藝、全心投入數年、然後看這些技能和經驗會帶你前往何處。這也是為什麼我是個技職教育的支持者。

放膽去嘗試,彷彿你人生只剩下三十天;盡情去失敗,但也記得你總是還有時間。

當媒體向你推播那些一夕致富的故事,他們是在騙你;當你宣告你要投入一項技藝、追求登峰造極,身邊的人們大概不會理解你。當多數人還在蹉跎歲月、把時間浪費在一些狗屁倒灶毫無生產力的事情上時,你將埋著頭、摀著耳朵、屏蔽掉周遭的一切噪音,然後幹活。

請深刻瞭解:有了網際網路的力量在你的指尖,你沒有理由學不到你想做的任何事情。你不需要別人替你成立社團、不需要有朋友願意陪你、不需要學校有開設科系、甚至不需要你老爸老媽的支持……才能夠去學習、鍛鍊、從事你想做的事情。毫無疑問地,這些當然很有幫助、有一定比沒有好,但它們並非必要條件。

事實上,每一次你說「但是我不知道怎麼……」的時候,你純粹是在自欺欺人罷了。假如你有時間上Facebook或YouTube娛樂自己、卻「不知道」要怎麼學或怎麼做到那些你想做的事,那麼你不如就承認你其實不想努力不想冒險、只想懶惰苟且吧。

想像夢想的樣貌、跟朋友高談闊論你打算怎麼實現它,總是又爽又輕鬆;但在真正實踐的過程中,你會又累又寂寞、日復一日地重複著相同的苦工、沒有人give a shit你的「登峰造極」、你甚至會每晚懷疑到底為什麼要這樣折磨自己。

但也記得,就算有人曾經完成過你企圖完成的事情,那也不代表你就非得走上同一條老路。在這個時代,你大概仍無法速成、但卻有可能採取更創造性、更勇敢、更獨一無二的作法來實踐你的目標。

生命的可能是無限的、夢想的果實是豐碩的,而關鍵僅取決於你是否願意踏上令他人卻步的難行之道。

 

4 篇迴響

  1. hugo
    固定鏈結

    看到DANS發新文章,很開心的來表示支持!!
    你的文章總是讓我成長,謝謝。

    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