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d-singer-455750_1280

為什麼你不能「做自己」就好?

“God has given you one face, and you make yourself another.” – William Shakespeare

 

撰寫男性自我提升的網誌,就不可能不碰觸兩性與社交的話題。而在面對許多人的相關問題時,我們最常發現的癥結之一,就是人們對於「做自己」往往抱持著不明究理的執著,以及過於天真的期待。

在這篇文章裡,我將剖析「做自己」這個建議廣泛存在的結果及原因,討論多數人用以思考「做自己」這件事的錯誤出發點,並藉由「彈性」與「自由」兩個面向去討論你我在社交場合中如何更精湛地表現自我。

讀完這篇文章,你將知道你距離真正的「做自己」差得可遠了。

 

「做自己」的惡果

讓我先指出,人們對於「做自己」的莫名執著造成了以下的哪些現象:

第一,多數人會認定當下的這個自己就已經是「最真實的自我」,但他們幾乎沒有殘忍地檢討過自己的個性特質、優勢劣勢、表現方式究竟是從何而來,彷彿這些東西「渾然天成」到我們根本沒有好理由去質疑它,彷彿去檢討自己個性的來源是只有神經病會做的事。

第二,大家都知道沒有技藝不能被學會、沒有專長不能被鍛鍊,然而幾乎沒有人這麼想過:自己的人格特質是可以被主動改變的。這是為什麼沒有人會在履歷的專長欄寫上自己的特質個性或處世手腕,因為他們根本不相信個人特質可以、或應該被改變,他們當然也就不會瞭解為什麼這是可以學習的技能,更遑論成為一個人的優勢。

第三,在人們認定「這就是我」之後,待在畫地自限的舒適圈裡,他們最愛聽到「為什麼不做自己呢?為什麼要活得這麼累呢?」這種總是能帶給他們莫大解放感的話,並一再地強化「這就是我,我不需要改變什麼」的想法。你以為為什麼這種「做自己」的建議可以寫成書出版、放在廣告裡賣錢?因為這給了人們安逸怠惰的藉口,而人們愛死了。

第四,當他們因為自己不值一提又軟弱愚昧的個性遇到挫折時,他們告訴自己「我只是做自己而已,錯不在我」這種心理自慰的話——反正市面上的心靈雞湯也都是這麼教我們的,不是嗎?於是「做自己」繼續作為人們為自己卸責的代罪羔羊,直到現實狠狠地賞他們一大巴掌,讓他們意識到不改變真的不行。

如果上面幾個描述符合你對自我的看法,那麼你就已經看到「做自己」這個建議在你心中深植的毒害。

 

「做自己」的建議為何廣泛存在

但為什麼?為什麼整個社會、媒體、主流愛情觀、心靈自慰雞湯都要卯起來一起告訴你「做自己」就好?

 

在恍如戰場的商場上,那些善於操弄的人會希望你繼續做你單純的自己、繼續對辦公室裡的心機謀略一無所知,這樣他們才能夠輕易地碾過你、佔盡你的便宜、搶盡你的功勞。

在你的朋友圈裡,那些「需要」你跟他們一樣一事無成的狐群狗黨會希望你繼續做你不求上進的自己,這樣他們才能繼續對自己可悲的存在抱持安全感,不需要擔心身邊任何想要向上爬的人害他們看起來像個廢物。

在兩性關係中,那些盡情利用你的女人會希望你繼續做你鍾情的自己,這樣她們才夠用各種狗屁倒灶的理由留住你這個工具人、或告訴你「總有一天你會找到懂得欣賞你的人」,留你一個人對未來抱持著愚蠢的空虛期待。

在內心深處,你總是希望聽到別人用任何形式告訴你「做自己就好」,這樣你才不需要承受「這一切其實是我的責任」的心理負擔,你大可以繼續無視自己可憎的一切缺點,假裝各種挫折都只是因為時機未到、緣分已盡、或老天不賞臉。

在「平庸」兩個字意味著「大多數人」的世界裡,魯蛇們總是會努力地相信那些成功卓越的人和自己有著根本上的不同——成功者總是出生於特別的家庭、繼承了龐大的遺產、擁有異於常人的天才、遇見改變一生的貴人、抓住了百年一見的契機、或具備望塵莫及的出眾特質……

管它是什麼,只要可以把成功者視為和自己不同的人類,魯蛇們就不需要考慮「其實我也做得到」的可能性,因為這只會證明他們其實是光說不練的廢物——他們還忙著批判抱怨、做平庸的自己,可沒有時間去幹真正重要的大事呢。

 

「做自己」是你所能夠找到的、掩飾得最無害的武器,它可以拖垮你身邊幾乎所有人的成就,讓他們繼續一事無成、不求上進。它可以蒙蔽人們的雙眼、讓他們對改變自我的可能性完全目盲,把他們變成易於操控的蠢蛋。

這個武器之所以這麼有效,是因為「做自己」是你我活著最輕鬆的選擇——它賦予我們安逸怠惰、免除獨立思考、無須改變自己的權利——而如果你瞭解人性,那麼你會知道:最輕鬆的選擇,永遠都是最多人會選的。

 

sand-dunes-1149528_640
選擇跟大家一樣的道路,你就會得到跟大家一樣的結果——順帶一提,這就是「平庸」的定義。

 

「缺乏」作為特質

所以讓我問你:你為什麼害羞、為什麼只能夠和熟人聊天、為什麼不能更幽默、為什麼懦弱、為什麼猶豫不決、為什麼沒辦法嘗試新事物、為什麼不願意拒絕別人、為什麼沒有能力對那些小人耍狠、為什麼老是鑽牛角尖……為什麼認定「這就是你了」?

「我就是這樣啊」是多數人最理直氣壯的擋箭牌——或許也正是你直覺想到的第一個答案——彷彿他們所有人格上的缺陷也都是自己刻意選擇的。但如果你仔細檢視上述的逼問,你會發現一件事:許多人把自己的「缺乏特質」當成一種特質。

內向害羞不是一種特質,這叫做「你沒有能力自由誠實地表現自己」;悶騷不是一種特質,這叫做「你沒有能力領導陌生的社交情境」;悲觀不是一種特質,這叫做「你沒有能力保持正向」;鑽牛角尖不是一種特質,這叫做「你沒有能力控制自己的思緒」;容易分心不是一種特質,這叫做「你沒有能力保持專注」;沈默寡言不是一種特質,這叫做「你沒有能力做流暢的口語表達」;木訥老實不是一種特質,這叫做「你沒有能力看出人際互動的細節和思考相對的策略」;猶豫不決不是一種特質,這叫做「你沒有能力做出果斷的決定」;心腸軟不是一種特質,這叫做「你沒有能力在需要的時候耍狠」……剩下的請以此類推吧。

你不可能說自己的專長是跑不快、不會彈吉他、缺乏數理能力,但許多人正是從這個荒謬的角度,以「自我設限」去建構自我身份。說穿了這並不難理解,因為我們往往比較能接受自己缺乏特定專長,然而要承認自己的人格特質是一片空白、坦承我們的「自我」其實空洞至極,卻是無以想像地殘忍。

人類總是非常善於建構「自我」。許多人早在青少年時期就已經為自己劃定了一個頑固的人格版圖——他們是誰、有哪些特質、擅長不擅長什麼、分別喜好和厭惡的事物,都在這個乳臭未乾的年紀就認定了,即便他們連點像樣的人生都還沒有活過。

在根本尚未探索自我之前就囫圇吞棗地建構出一個「自我」,總會是個非常輕鬆的選擇。當你可以直接把自己手上現有的、連同你沒有的東西都一併視為你的「特質」時,誰還會想要承受那個不瞭解自己的困頓、投入多年的時間心力去摸索自己人生的方向、還得冒著可能一無所獲的風險呢?

噢,而且當你是個青春期屁孩時,對自己莫名其妙地篤定看起來總是比較酷。

 

當你固執的自我身份實是奠基於自我設限時,這終將傷害你的個人成長,因為這個自我、以及四面八方傳來「做自己」的建議,會成為你採取行動及適應困境的藉口,使你繼續做這個不求長進的自己。

然而一旦一個人已經頑固到不願意、也無力改變及成長,卻發現這世界根本不是他們想像得那樣單純美好、不是只要心存善念真誠待人就能一切沒事,而是個令人害怕、複雜殘酷的地方時——這就是人們開始懷著怨懟憎惡的時刻。

他們會開始使用「看清現實」這個字,但他們真正看清的「現實」並不是這個世界的未知險惡,而是面對這些未知險惡,他們發現現在才要開始重新建設自己,已經太遲了。

 

這是個可畏的世界

人們樂於活在他們對「完美世界」的想像裡——大家都應該懂得欣賞其他人本是的樣貌,大家都應該樂於互助和分享,愛和信任和各種寓言裡標榜的良善價值都應該自動被視為人類社會的至高目標,而這世界上總有個將能夠無條件愛你支持你的「對的人」,只是你的緣分還沒有到而已。

為什麼我們喜歡相信這些事物?絕非因為人們在深思熟慮、理性思辯後,發現這是人類社會最適合最有潛力呈現的世界。不,很大一部分只是因為它們相信起來「感覺很棒」罷了。

於是人們更加樂意為這些對「完美世界」的想像奮鬥。他們每每看到世界出現不合他意的現象,就會進入充滿正義感的戰鬥狀態;他們忙著將世界矯正成一個「更好的地方」,因為人類社會「不應該」是現狀如此。

透過理性溝通、尋求共識、企圖為社會創造一個更好的未來,並不是問題;但對於人類天性抱持著不符現實的期待卻是。

許多人傾向於忽視人類作為扎扎實實的「動物」的事實——我們幾乎所有的行為都是以自利出發,無論是否精心包裝成無私的行動;我們絕大多數的決定和觀點都是源自不理性的直覺,而理性往往也只不過是我們事後為自己合理化的工具;我們總是企圖操縱彼此,從他人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差別只是我們的行為在表面上觀感如何;我們會一股腦地追隨他人的意見、想要著別人說我們「應該」想要的東西,卻毫無自覺地以為我們的慾望和目標都是屬於自己的。

然而,當人們看清這個世界終究不是他們想要、或大人從小告訴他們「應該」是的樣子,當他們終於在人際互動中吃了虧、發現人類極端自私且善於操弄、社會是個複雜險惡的地方時——他們自然將感到深深的失望與困擾。

但你在困擾什麼?你是困擾你不能就只是「做自己」、儘管說出你心中「真誠」想說的話?你是困擾世界上竟然有這麼多和你意見不同的人,你沒辦法把同溫層隨身帶著走嗎?你是困擾人生真是辛苦,你竟然得在挫折中鍛鍊意志及學習社交嗎?你是困擾人類和世界遠比你想要的還要複雜,困擾現實這麼難以接受嗎?

你是困擾你不能就這麼安逸怠惰、當個平庸的人嗎?

 

dog-791210_640
這就是你每天最想要做的事,對吧?

 

多數人如何「做自己」

“Most people are other people. Their thoughts are someone else’s opinions, their lives a mimicry, their passions a quotation." – Oscar Wilde

 

你從暢銷作家、部落客、名人、成功人士、或商業雜誌所得到關於「做自己」的建議,都會告訴你「不能害怕他人的眼光」、「說出你想說的話、做你想做的事」、「拚命假裝,累的也是自己」、「別強求感情的萌芽」、「不完美又怎樣,世界上還是有因為你原本樣子而喜歡著你的人啊」……

是啊,所以你才會繼續當個一無所成的廢物,所以市場才能繼續消費你作為一個廢物的事實。

人們喜歡聽到別人告訴他們要「做自己」,是因為他們沒有本事改變自己的人格、拓展自己的社交圈、鍛鍊新的特質、學習社交手腕、用不會兩敗俱傷的方式達成在人際互動中的目的、向異性展現對的價值來得到青睞。

世界上有無數的資源,可以教你如何更心智堅強、更具創造力、更有生產力、更有效率地學習、更聰明理財、更快聚集財富、更有群眾魅力、更受異性吸引、更懂得社交手腕、更善於化解衝突、更輕易獲取權力……但大多數的人會忽視這一切、投向「做自己」的懷抱,因為他們沒有本事改變、沒有本事提升,他們只有本事逃避和精神自慰。

苦工對他們來說太難受了,還是繼續「做自己」比較舒服愜意。

 

於是這些被「做自己」教出來的好孩子們,成為了社會上最重要的中堅份子:他們單純老實、腳踏實地、在乎他人眼光、認真地融入群體、不強出鋒頭、不特別能言善道、善於抓住生活中的「小確幸」、受人操弄但懂得「看開」、工作很辛苦所以相信「富貴在天」、願意為異性做牛做馬不計較回報、雖身為工具人不過「被需要的感覺也很好」、盡力滿足周遭的人對他們的期許、反正他們對自己也沒什麼特別的期待……

如果我們再聚焦於多數人在人際面向上的「做自己」,會發現他們往往很擅長做這個「缺乏特質」的自己,他們最「誠實」的表現也是最缺乏個性和表現力的。他們在人際互動中抱持著過度天真的心態、或根本一無所知,所以無法有效地滿足他人的情感需要、成功地說服對方、或達成自己的目的。在利益或意見衝突的對話當中,他們會跳進「笨蛋二選一」裡頭,認為自己要嘛就是講出自己想講的話然後傷害對方,要嘛就是乖乖閉嘴。

然後人們會繼續相信他們的「自我」是個已經底定的固態物,所以他們沒有責任去改正自己,何況他們也不相信自己的人格特質是可以或應該被修正的。「這樣我就不是在做自己了啊!」他們這麼說。

然而這些怠惰和自我設限,終究只會為人們帶來更多的難處:在衝突對話中,他們沒有對的知識和技巧去建立安全感、尋求共識、化解衝突。他們受限於自己「誠實」但缺乏手腕的表現,經常在人際互動中過度思考、矯枉過正、無法理解對方,所以只好忙著取悅他人、避免任何衝突或模糊地帶,而這終究會迫使他們扮演一個根本不誠實的自己。

 

表現自我的「彈性」與「自由」

當人們拿「誠實做自己」來包裝他們的怠惰和自我設限時,我們真正應追求的是在表現自我上的「彈性」及「自由」。而我們首先要做的,是打破「自我」的既定框架

如果仔細檢驗你此時此刻的人格特質、長處劣勢、信念偏好等究竟是從何而來,你大概會發現你根本不是你以為你是的自己

你的個性是由你的父母、他們對你的教養、你與手足間的關係、你童年的重大遭遇所共同塑造的;你對許多事情的看法是源自你自幼成長的生活圈、青少年時期結交的朋友、以及無意間接觸的媒體資訊;你自以為擅長和不擅長的事,其實絕大多數都是由你過去參與不同活動的粗淺印象、和你個人的直覺偏好所決定;你在人際或感情關係中習慣採取的低姿態,並不是因為你真的相信這樣做對你有益,而是因為你從不知道該如何在關係中取得主導權。

簡單來說,你此刻的自己,幾乎都只是出生至今、從人生遭遇中被動累積而來的。

所以要迄及自我展現的「彈性」與「自由」,我們就得脫離先前對自我的認知,停止從「缺乏」的角度去認識自己,為自己建立全新的思維——從今天起,你的「自我」將是一個不斷學習、尋求擴展、積極探索、無所設限的自由人格。

 

從重新定義自己,來鍛鍊你人格特質中的「彈性」:你是熱情健談還是沉穩內斂?你善於洞察全局還是重視細節?你看起來真摯誠懇還是深不可測?你傾向理性分析還是感性理解?你樂於無私付出還是劃清底線?你可以洞察人心還是待人和藹?你較常篤定行動還是深思熟慮?

何不以上皆是?

我們為何要強迫自己認同於一種人、一種特定的人格特質、一個方面的才能,不能同時坐擁天平的兩端?練習去成為你從來無法想像自己成為的人,下定決心去學習你以為自己無法擁有的特質——當你是那個習慣用「缺乏」來描述自己的人時,你尤其需要這麼做。

如果你只投入半調子的努力、老是覺得自己很虛偽、只是在「裝」成別人,那是因為你根本無心去拓展不一樣的自己、將全新的特質納入你的體內。人類天生就具備驚人的適應能力,而真正阻礙你去變得更「全方位」的,就只有你自己。

少數人之所以能成為人際互動中的大師,正是因為他們勤於從人們身上學習。他們積極且開放地去認識人性,所以知道若要贏得他人的心,他們就必須迎合人們的私利、虛榮、想像、安全感、或依賴感。面對異性時,他們瞭解異性的吸引力究竟如何運作、於是知道自己該展露哪些特質來博得青睞。

要精通社交手腕、在這個由人所構成的世界裡來去自如,你就必須鍛鍊這份人格的「彈性」。

許多人會將這份人格的「彈性」、或對「彈性」的追求視為一種「不誠實」的表現,但究竟什麼才是「誠實」?多數人的自我認同是來自於他們的「缺乏」,他們因為懶惰所以索性把自己沒辦法充分表達自己稱做「誠實做自己」。那麼當他們對你企圖跨出舒適圈的行動指指點點時,你又何須介意他們的意見?

當你發現你的自我與人格可以變得如此豐富、如此多元完整,你可以在不同的人、不同的社交場合中暢行無阻,你發現成長的可能性是如此無遠弗屆、有太多太多可以學習吸收的來源,你又怎麼會想要回去做那個平庸的自己呢?更何況,你所鍛鍊的出眾人格、熟練手腕、社交智慧,都將為你帶來龐大的優勢,那是怠惰的大眾永遠不會迄及的。

 

在你投入努力、將新的人格特質和社交手腕納入自身、成為更圓融更全面的自己之後,你將擁有表現自我的龐大「自由」。就像是頂尖籃球員經過大量的練習之後,他的一切動作都會渾然天成、毫無造作,你在人際互動中也將是如此。

你會依據情勢去建立互動間的安全感、知道在對的時機採取肢體接觸、瞭解對方眼神所透露的意圖、能夠輕易地防範身邊的小人迫害、用誠摯的態度去取得他人的信任、藉由他人對你的想像或需要去達成你的目的、成為社交圈中受人歡迎且敬重的角色,且沒有人膽敢動你一根寒毛——因為他們知道你單純真摯的表面下,擁有許多暫未動用的武器。

而在這一切渾然天成的自我表現中,你可以自由地表露你的意圖、追求你想追求的目的;你不再需要擔心自己講錯話冒犯他人、不再害怕踏進人際關係的模糊地帶、不再怯懦地採取取悅他人的策略。

你只是在純粹地「做自己」,但這種「做自己」背後蘊含了無數的知識、技術、和練習。你周遭的凡夫俗子會視你為虛偽、或認定你天生就擁有這些「學不來」的魅力和社交智慧。他們不會看出你的「做自己」和他們的「做自己」之間存在著深度廣度上的差異,因為那份差異是由苦工所造就的——而那是他們避之唯恐不及的東西。

 

沒有什麼是不能學的。在這個一切資訊圍繞指尖的時代,你更加沒有藉口。

所以現在你手上有兩個選擇:一個輕鬆卻平庸,另一個困難但卓越。

 

people-690105_640

 

pedestrians-1209316_1280

鍛鍊自覺的六個專注力策略

“The faculty of voluntarily bringing back a wandering attention over and over again, is the very root of judgement, character, and will. No one is compos sui (Master of himself) if he have it not." – William James, Principles of Psychology, 1890

 

引言

自覺是我們一生之榮枯的區別所在,是你我精通自我的秘密武器。

它使我們能夠充分瞭解自我、評估自身條件的優劣、辨認生活中的首要任務、並採取相對的策略與行動去達成;它使我們對內心有所覺知、辨認情緒及想法的來源、審視自己的思維是否有漏洞、汰換那些拖累我們的信念、漸增對心境的掌控;它讓我們看見提升自我的方向、值得修正的人格缺漏、培養對世界更精準的洞察力、同時建立更堅強的心理素質意志力

 

強大的自覺,來自對於專注力的有效轉移與分配。換句話說,將專注力放在對的事物上,你有的是自覺;放在錯的事物上,你就是在自找麻煩。而人們通常採取的策略,往往偏向後者:

他們經常把專注力拿來檢驗別人、忙著使自己感覺良好,而非追求真理或共識。他們耽溺在情緒裡、從未想過要檢驗自己對世界的任何信念。只是背負著可悲自憐的情感重擔,他們就自以為夠格去叫別人幫他們把世界上的狗屁都搞定,自己則除了繼續為現實「感到憂心憤怒」外什麼都不必做。

他們追逐立即性的利益或愉悅,缺乏遠見和長期的洞察力,就像那些克制不了自己、急著吃棉花糖的小孩。他們沈溺於短期的事件或外在刺激,無力棄絕他們的「心理舒適圈」。即便那是由充滿毒害的負面情緒與想法所形成的,只要這些糟糕的心理習慣能夠最小化他們的努力、最大化他們的安逸,他們就會繼續成癮。

他們總是游移在過去未來之間,做任何事時心思都在其他地方。他們任由毫無自覺的「自動駕駛」模式驅動他們的生活、足夠「應付」他們最低限度的生活。他們不會看到任何改變或成長的必要,就算他們嘴巴上這麼說、你也很清楚他們是在自欺欺人。他們幾乎從未活在當下。

 

顯而易見地,將專注力投注在錯的事物上,你的人生就會輸得徹底。也因此,我們接下來要深入討論六個分配專注力的有效策略,讓我們把有限心力放在對的、真正將使我們有所成長的地方,進而鍛鍊更加清晰強健的自覺。

 

專注於自我檢驗

自我認識,是任何自我提升的起點。

通常這會源自你與外在世界的互動、以及因而獲得的反饋。雖然從你與他人互動的社交回饋中瞭解你自己絕對是有益的,但這只是硬幣的一面而已;自我檢驗則是另一面。

自我檢驗的適當作法,是將專注力向內引導——不為了耽溺於情緒、保護個人形象、或尋找愚昧的藉口,但為了誠實的自我探問,甚至適度的自我懷疑。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對自己的認識將油然而生。

在此你所需聚焦的,是關於你自己的一切——不是你直覺上的自我認知,而是更深思熟慮、奠基於事實的精確描繪。你要重新審視你過去的功績和創傷、你在技能與人格上的優劣勢、那些被社會制約所藏蔽所以始終尚未探索的可能性、你對於自己人生最真實且無關他人的渴望與目標。

別輕易買單那個你以為你是的人、那些你以為你想要的東西,因為事實很可能是,你的自我認同只不過是你的家庭、社交圈、過往的事件、對未來的無知期待等來源所共同創造的自我設限,而那些你以為你想要的東西,也只不過是外在環境告訴你「你應該想要」的東西罷了。

要瞭解並建構我們對自我的認識,社交回饋當然是非常有幫助的來源之一,且能夠「從他人眼中觀察自己」的能力亦是獲取社交智慧的重要技能。然而我們不可不提防的是,大環境的社會制約卻也能夠阻礙我們探索自我的過程、使我們不敢或不能尋找並瞭解真正的自己。所以在社交回饋之外,請更加善用你的批判性思維來自我檢驗。

專注於瞭解你自己,且專注於對自己保持百分之百的誠實與脆弱。要你拆穿自己思想中的狗屁、揭露自己試圖逃避的事實、摧毀你幻想中的自我認同、並從殘骸中重新探索建構自己,這都必將是非常令人不舒服、非常駭人的。但真實的自我認識必須來自這項殘酷的鍛鍊,也只有如此,那份為人生找到意義、創造卓越成功、留下偉大遺贈的藍圖,才會浮現至你眼前。

 

專注於事實

一如我已經闡明的,一切「問題」的根源,都是對專注力的錯誤分配,且通常是投注於我們負面思考的耽溺之中。我們往往不是直接受到外在事件的傷害,而是受苦於我們對事件的詮釋。這於是為我們帶出最值得投以專注力的關鍵之一——事實

對事實的聚焦,需要我們鍛鍊「自我分離(Self-Detachment)」的能力——意味著無論發生什麼事,你都努力不將事情視為「衝著自己來」,但卻是能夠幫助你更瞭解你自己、你周遭的世界、進而將你形塑成一個更完整的人的珍貴遭遇。這份「自我分離」的能力、以及願意透過任何事物去學習的熱忱,緊密關連著我們是否能誠實地自我檢驗。

當我們專注於事實而非情感,我們能將自己從自我保護的企圖中分離,避免下意識的立即回應,進而用更清晰的視角去看待當下的遭遇。我們於是能分析發生的事件經過、辨認他人的實際意圖或初衷、規劃出適合的行動或策略來追求進步或解決問題,最終將這些事實轉化為行動的指引、學習的材料。

相同的觀點也應該被用來對待我們內在的情緒反應:我們應將情緒視為「對事實的片面指標」,藉以提醒我們去檢視周遭究竟發生了什麼。重點從來就不是要消滅任何不欲的情緒,而是要將它們轉譯成有用的資訊。

上述的方法可以應用於你的家庭生活、社交場合、親密關係、個人成長、工作玩樂平衡、任何技藝的學習歷程、職涯發展、甚至整個企業的大方向策略——假如你是那個承擔重責的領導者。

然而多數人往往拒絕改變、進步遲滯、最後敗於它們對事實的目盲、以及無力從個人形象中分離(也就是所謂的死要面子)。他們經常把事情看得太「往心裡去」,彷彿任何不欲的事件都是別人刻意設計來刁難他們、是對他們個人身份的惡意攻擊、是老天爺企圖剝奪他們的小確幸……好似太陽真的繞著他們打轉一樣。他們於是會不顧一切地保護自己的「小我」,而不是看見進步的可能性。

在通往自我實現的道路上,並不會有太多餘裕能讓你在自卑自憐裡耽溺。鍛鍊並學習如何善用你的理性,以生活中的每一件事實為師。你該為自己持續成長的無限可能性由衷感到開心。

 

foggy-1082038_640.jpg
用理性,去面對你內心的所有信念思維、和外在的所有事件遭遇。

 

專注於主動性

事實是,多數人喜歡把時間心力投注在抱怨上,而這就已經耗盡了他們採取行動、創造改變的餘力。抱怨、以及其他形式的消極態度,都是絕對有害的;它們會搞得你毫無鬥志、卻根本沒有感覺好一點。消極的人生態度,只會帶給你同為平庸大眾一員的安全感,只會為你創造「不干我的事」、無能為力、或者「受害者心理」的錯覺,而這些必將限制你的人生高度,因為你已經認定自己並不需要做點什麼。

當我們面臨生活中的問題或考驗時,最有幫助的心態是認定自己有責任、並假設我們可以採取行動,無論那是什麼。若缺乏這樣的認知,我們往往會成為自己無所作為下的犧牲者,且老是以為自己「有權」感覺良好、需要被良好對待、認為問題根本該被立刻解決——而這正是你我喪失主動性的時刻。

因此,我們應當總是專注於我們能夠採取、讓情況更好的行動,將我們置於一個擁有主動權的人生位置。永遠假設我們可以做點什麼、並立刻採取行動,因為行動是任何形式之提升的唯一變數。

 

當然,如果我們預設行動總是能帶領我們抵達終點、解決任何問題,那麼我們顯然是太天真了。要能「自我覺察」,就是要對一切保持最現實的洞察;是故我們應該清楚在某些特定情況下、採取任何行動的限制。然而,我們更需要瞭解的是,你我付諸的努力並不總是得用以解決問題、或迄及特定目標;它們可以純粹是我們積極人生態度的展現。

像是慘痛分手、摯友去世、頓失經濟來源、或任何意外事件發生時,我們短期內恐怕都沒有「修正」任何事物的切入點,或讓我們誠實點——我們其實是完全使不上力的。這就只是另一個我們無能為力、但只能虛心接受的人生低潮。

在這些時刻裡,真正重要的已經不是你的行動是指向什麼目標,而是你在人生中毅然秉持的那份主動性。你無論做什麼都不可能將你已逝的故人帶回人間,但你可以選擇投入那些你總是熱愛的活動、或透過新的目標嗜好來重燃你對生命的熱情、抑或學習以更高的精神觀點來看待你的失落……無論對你而言這代表什麼。

這是為什麼人們經常建議我們,在人生最低潮時讓自己保持忙碌、持續投入不同的活動。我想值得一提的是,如果你對特定的活動懷抱龐大熱情,那麼這些活動更加能夠在生命的低谷中激勵你。一項你所熱愛的活動不僅能夠抓住你的專注力、避免你沈浸在當下的自溺情緒裡,它更將再次提醒你你的人生已是如何地富足。培養興趣、豐富你的生活,永遠不會是個壞主意。

 

在積極的行動中,我們往往能越加認識自我、洞察我們前進的道路、看清我們所處的世界,而這些都將使我們更深入現實,而不是任由我們被自己對世界「應該如何」的妄想所蒙蔽。當我們一點一滴地「扎根」於積極的行動、並維持和現實的連結,我們將能夠更輕鬆地平穩自己的情緒、保有正面動力、發揮意志力。

與其將行動看作抵達某個目的地的單純過渡,我們更應該將之視為一種持續採取主動姿態、積極追求個人成長的精神體現。

 

專注於宏觀視角

當談及現實生活時,真正重要的是獲得長遠成果,並盡可能以最有效率及創造力的手段完成工作。這是暢銷作家Robert Greene精準描述的、應該作為你我一切行動之指引的至高原則,也是我們用以辨認出「愚人」的篩選條件——他們秉持了另一串迥然無同的價值。

愚人會益加重視短期的事物——撈進立即的財富、獲得公眾或媒體的關注、打造光鮮亮麗的形象。他們被自己的「小我」和不安全感驅使著;他們享受愚昧浮誇的媒體和無謂的政治陰謀論;他們對事情做出的評論會著重於無關緊要的枝微末節,而非事物的大方向或議題本身;他們在乎自己的官階遠多於對不朽價值的堅持;他們缺乏像樣的常識,忙著操勞於不重要的事物、但忽略那些將長期累積出嚴重後果的問題。你可以從他們微不足道的實際作為、或他們花在扯別人後腿的力氣,來分辨這些愚人。

事實是,我們每個人都有愚昧的那一面。我們會天真地忽視自己的盲點、忙著合理化我們不理性的短視近利。但只要我們繼續將專注力投注於短視的目光上、追求立即性的名聲和愉悅,我們其實是在為自己設下陷阱、參與一場長期下必敗的賽局。我們所展望的未來,將被對立即成效的渴望所遮蔽;我們的個人成長將逐漸停滯;我們的行動會被短視、不單純的意圖所拖累;我們會搭上情緒的雲霄飛車,因為我們專注於當下的酬賞、而非過程本身。

於是乎,許多企業宣告破產、愛情走上末路、人們的個人成長遭遇瓶頸、社交手腕依然生硬、從未為目標採取行動、或耽溺在充滿自憐的無謂思索中而毫不振作。

要在人生中拔得頭籌,你就得別人更能綜觀全局。即便是面對日常的瑣碎事物,我們也能夠專注於更高的層面,尋找人生經驗中更深刻、更普世的洞見,對自己拋出那些將發掘內心渴望的大哉問——至此,我們便有動力能採取正確的行動,並專注於事物的長期發展上。

當你將專注力置於宏觀視角、為長遠結果作思考,你將能夠輕易地發現過去這些年來你累積的無益習慣;你將知道該戒除這些習慣、並建立新的良好作為;你將開始認清你身邊的哪些人其實正在拖累你的個人成長、傷害你的自尊,因此是時候離開他們了;你將會探尋人生中更重要的教誨、且致力在你日常的人際互動中體現那些你重視的價值,而不是繼續試圖追求認同、從他人身上獲得你想要的反應;你將看清楚自己在職涯和家庭中最重要的使命及價值為何,並將你畢生精力投注其中。

如果你還是不確定什麼是「宏觀」下真正重要的事物,別擔心——因為那些正是我們在Overman Path投注最多心力的主題。

 

traveller-1149973_640.jpg
正確行動,必將來自主動的人生態度與宏觀的視野。

 

專注於積極面

將負面能量傾注在他人或事物上,永遠會是個輕鬆的選擇。日復一日,你總會看到有人在忙著抱怨、批判、評斷、或怪罪他人,這往往會讓他們卸除自己採取任何行動的責任、甚至令他們自視甚高,因為對他們的大腦而言,這些負面的行為已經被註冊為「做了點什麼」了。

大眾對於負面事物的關注養成了我們的媒體取向,而媒體則反過來繼續供養人們對於負面事物的胃口。許多人於是保持被動的姿態,但仍然對世界充滿諸多的不滿。這造成了一個糟糕透頂的惡性循環。

當你身邊圍繞著負面的人時,要回到負面環境的懷抱會是非常誘人的。但充斥負面能量的社交圈只會把你的人生搞得比它真正需要的還要更艱難,所以你必須盡一切努力離開這個圈子、移入一個更積極正面的新環境。你越是耽溺於負面的社交圈中,離開就會越加困難。讓自己身處一個積極向上的環境可不是讓你出類拔萃的一個步驟——它是基本要件。

 

自我成長界的領導巨擘Tony Robbins曾如此詮釋:「你不可能在抱持感恩的同時,感覺到憤怒或恐懼;它們是相互抵觸的。」在這個情緒的運作基礎上,他發明了所謂的"Priming"的練習,讓我簡單引述:

每天早晨,以一個舒適的姿勢坐下、保持平穩正常的呼吸,然後想著三件你此時此刻感到無比感激的事物,那或許是你的家人、妻兒、朋友、很棒的工作、健康的身體、或是「我還活著」的單純事實。深深地沈浸在那份對生命的感恩之中,感受那份祥和安定的力量充滿你的身體。持續保持感恩的心情,維持三分鐘。

接著,想出三件你此刻生命中正面臨的艱難阻礙、你這一天必須完成的重要使命、你一生當中最渴望達成的目標,思考你究竟應該做些什麼、你該如何去做。然後,將適才感受過的那份感恩的能量帶入你準備要去完成的事物,讓這份感恩賦予你力量去瓦解阻礙、達成使命。

你會驚訝於Tony的這個冥想練習能夠如何對你的心理狀態造成巨大轉變,進而賦予你採取行動的正面力量。這個練習本身給了我們一個清楚的啟示:積極正向是個選擇,它來自於你我有意識地選擇把專注力置於對的地方。

 

但可別把積極態度和過度天真的樂觀搞混了。積極絕對不是要你盲目地相信一切都會更好、矇著眼採取愚昧行為。積極,是在你盡力去釐清現實的樣貌、盡可能瞭解最多關於這世界的美好及骯髒的真相之後,選擇把你的專注力投注在事物的光明面、並為他人的生命灌注正面的力量。你不需要、也不應該誇大任何令人愉悅的事實,然後忽視那些醜惡的。永遠要對真相抱有認知,因為那應是你的一切信念與行動的立基。

即便散播正向力、提攜他人通常是值得一做的美事,且這大概是你一生中所能抱持最具價值的使命之一,我們也別天真地相信所有人都是能夠、或注定要從負面能量中被拯救的。省著給自己頭痛吧,世界上就是有許多深陷在負面的泥淖中無可自拔的愚人;自怨自艾自卑自憐是他們最有安全感的舒適圈,他們非但不是真的想要這世界有所改變、更壓根不想被拯救——如果你試圖這麼做,他們會為此痛恨你。順帶一題,這種人很有可能就是你身邊最親近的人,而你最好懂得適時收手。

 

專注於當下

對當下的專注,或許是「自覺」的最重要支柱。我們若無法將自己從過去未來的游移中拉回此時此刻,我們就不可能對自我擁有清晰的認知(自我檢驗)、瞭解周遭的現況(事實)、找到可以著手的行動(主動性)、辨認真正應該關注的面向(宏觀視角)、以及選擇值得我們秉持的觀點(積極面)。

要活在此時此刻,你的專注力就不能遊走在過去或未來中,而須聚焦於當下的外在遭遇及內在經驗。

 

我們可以依照下述方法來鍛鍊對當下的專注,進而提升自覺:

練習感覺——深刻地感覺——你的身體,從你的每一吋肌膚到器官都有所覺知。讓你的專注力從頭頂、緩緩地穿過你的胸膛、手臂、背部、腹部、脊椎、屁股、直至你的雙腿和腳板。這在冥想練習中稱作「身體掃描」——我們的身體永遠只能存在於此時此地,但我們的心智卻習慣性想要逃離;也因此當我們將專注力置於身體的感受上,它將幫助我們與當下的真實經驗重新連結,而不是你我曾經有過或期待擁有的經驗。

很有趣的是,《專注的力量》提到了我們可以透過一個人對於他是否能夠「感覺到自己心跳」的能力,來檢視他的自覺有多強,這也進一步地證明了專注於當下經驗的重要性。

當你透過身體去覺知到每一分當下經驗時,你開始能夠清晰地檢視自己腦海中浮現的思想和感受,進以誠實地自我檢驗。你將能夠從情緒中自我分離、採取理性的正確行動,或藉由你對身體的覺知來練習保持積極、感受正面態度賦予你的力量。

 

現在,將你的專注力擴展到外在世界,想像你的專注力像數不清的光束、投射在每一個你雙眼可見的事物上;想像你的感官超越了自己的身體、能夠滲透進外在的一切物體。讓自己感覺到書桌、電腦、窗外的路燈、馬路上的車水馬龍、甚至身邊的所有人。

對周遭發生的一切抱持最清晰的覺知,但別急著要對任何事物貼上標籤、拋下意見、或跳進能夠給你安全感的結論。透過你的感官去吸收、覺知周遭的一切,如它們「本是」的樣貌,讓自己停留在那個無法為事物貼上標籤、無法進行概念性思考、無法對事物做出評論的模糊地帶——亦即對世界最真實、不帶偏見的經驗裡。

一旦你能夠透過幾乎客觀的眼光看待事物,你自我分離的能力自然會增強,你會更善於看見哪些是應該採取或停止的行動。你做的決定會建立在你對客觀事實的理解上,而非情感。你將更能夠退後一步、用更高的視角看待事情;信任過程而不需要立即性的酬賞;玩一場長遠的賽局而非執著於自憐的微小擔憂上。

 

活在當下,就是對一切世間遭遇和身心感受抱持覺知——亦即自覺。對當下的專注,將為我們重新與身體建立連結,讓我們看清自己內在的想法感受、以及外在實際上演的事件。若我們繼續透過事先持有的標籤和概念來看待事物,那往往只會引領我們抱持錯誤期待去活著,進而受苦於我們的愚昧無知。

 

jump-1209647_640.jpg
感受你的身體、以不假評斷的眼光洞察事物,你將驚訝於改變自我竟是如此簡單的決定。

 

結語

自我檢驗事實主動性宏觀視野積極面、以及當下——這六個值得我們投以專注力的面向,雖然寫來頗有些篇幅,但我相信它們其實都不是太複雜的概念。在理解了這些洞見之後,我的建議是將這六個簡單的觀點紀錄在你的手機、筆記本、或任何你會時常看見的地方。自覺,是我們無時無刻需要磨練的能力,而每一次我們回顧這六個鍛鍊自覺的關鍵,我們都會再一次重新引導我們的專注力、並將它分配到更有益的地方。

透過這六個分配專注力的策略,你我都能夠在各自人生中不斷找到值得學習的地方、值得提升的面向、值得採取的行動。你的人生不會因此一路順遂,但你的心智將越加地成熟與強壯。

 

man-1519665_1280

剖析「自覺」

“By becoming self-aware, you gain ownership of reality; in becoming real, you become the master of both inner and outer life." – Deepak Chopra

 

定義「自覺」

你希冀的一切事物、渴望成真的一切夢想,都必將來自你的內心。而你我用以聚焦、認知、磨練、檢驗自我內在的能力,便是「自覺」。

在Daniel Goleman的暢銷著作《專注的力量(Focus: The Hidden Driver of Excellence)》中,他斬釘截鐵地指出:「自我覺察代表本質上的專注,協調我們內心微妙的私語,協助引導我們的人生……此一內部控制機制,是我們一生之榮枯的區別所在。

 

若我們進一步解構「自覺」的組成,我們會發現這項能力其實是「對於專注力的完善分配」。

在你我有限的一生中,專注力(Focus)可謂我們所擁有最具價值的貨幣;你是否將專注力投資於正確的事物上,會深深地影響你人生的成功與心理的幸福。

自覺——作為對專注力的完善分配——意味著我們能以正確的比重、將專注力分配在對於自我內在及外在的關注上。而我們如何分配自己的專注,將會決定我們思考與行動的方向、支配我們的情緒與前景、進而形塑我們的心理強度與個人特質。

 

自覺的缺乏、伴隨著多數人分配專注力的錯誤習慣,能夠清楚地解釋幾乎所有人類遭遇的困境和難題。在我們釐清自覺的缺乏、以及專注力的錯誤投注如何為我們的人生創造無數難題之後,我們將能夠逆向分析出幾個重新分配專注力的有效策略,藉以成就你我更卓越富足的生命。

 

所有問題的根源

你肯定有過這樣的經驗:

某個你不欲見到的外在事件發生了,這可能將造成你最近的工作量激增、突然背負多過以往的責任、傷害你和某些人之間的關係、或者迫使你重新對未來做計畫。於是你的心思一股腦地落入無止盡的思考迴路,你開始擔心、憂慮、沮喪,或者自發性地對旁人發怒、埋怨、甚至惡言相向。然後你任由自己沈溺在這些「問題」之中,就連你開車、吃飯、洗澡、和家人共處的時刻你也無法逃脫;別人的呼喚你恍若無聞,通勤時特別缺乏警覺,一些生活細節開始丟三落四。

在這些時刻,真正替你「活著」的只是你已經習以為常的制式動作,而你的專注力幾乎一秒也沒有離開你腦中的思索中。你就這麼受困在對問題的情緒反應之中,無力引導你的專注力到那些將造成正面改變的面向上。你腦中對問題的思索成了你真正置身其中的「現實」,始終存在且持續前進的真實世界反而成了你捉摸不著的「夢境」。

如果你對上述的情節頗有共鳴,那麼這為我們顯示了一項事實:你我人生所有「問題」的根源,都是對專注力的錯誤分配。

在我們身外世界裡上演的一切事件中,沒有任何一件是「對」或「錯」、「好」或「壞」的;外在世界中的所有事物都是純粹「中性」的,而我們的「問題」之所以成為問題,皆是因為我們將專注力置於錯誤之處、且對於錯誤分配背後的心態恍然無覺。

 

讓我們重新檢驗上述的過程,但這一次,我們將聚焦於「問題」的真正來源,以及「專注力」在過程中扮演的角色:

當外在事件發生時,一旦我們的心智接收了這些資訊、並為它貼上「不欲」的標籤,我們的專注力旋即沉降到心智的底層,就像一顆大石墜入大海深處。在那裡,我們的思緒忙著找出對策、同時盡快拿出最立即性的自動回應——多數時候,這些回應只不過是充滿自憐的捍衛行為、不經大腦的情緒化反應、或者愚昧的負面能量釋放罷了。

在我們擅長自溺的心智底層,我們會在那裡將自己沈溺在一個個「問題」中,短則數秒鐘、長則數十年。常見的反應是擔心、惶恐、狂怒、沮喪、找藉口、抱怨責備、怪罪他人、藉由愉悅的分心事物來逃避、為自己貼上「受害者」的標籤、日復一日沈浸在對「問題」的思索中而不再實際經驗到生命的每一刻……還有更多你我早已耳熟能詳的情節。

在我們首次接觸到誘發「問題」的那個外在事件後,我們的注意力往往便不會再離開自己的腦袋了,除非有人跳出來用不一樣的理解或洞見將我們一巴掌打醒,否則我們傾向滯留在自己心中的思緒迴路裡。即便我們真的偶爾會走出心智的牢籠,許多時候那也不過是為了確認「問題未解」的事實罷了,所以我們才能繼續允許自己沈溺其中。

這個程序會一直持續到觸發問題的事件結束(多數人的程序並不會終止於此)、問題被我們或他人解決、或最終我們不得不選擇放下。

 

缺乏「自覺」的毒害

在上述過程中想必你能清楚看見,我們的專注力如何在問題發生時習慣性地向內心底層「收縮」,而非向外在世界「擴展」、以尋求解決辦法或完整瞭解。

人們之所以受苦於負面事件與情緒,正是源自專注力的收縮和停滯。事件或許已經結束,但我們的苦痛卻隨著這份不受控制的注意力而持續。

值得一提的是,我並不是暗指所有的情緒反應都是有害的。情緒在作為我們採取行動的驅動力時經常能派上用場、是我們持續前進不可或缺的燃料,我們沒有任何必要、實則也不可能將之消滅。我真正要說的是,多數人糟糕的專注力分配,使人們承受比實際所需更多的痛苦、為他們創造比現實中更多的問題與擔憂、迫使他們經歷許多不必要的情緒波折。

然而多數人終其一生都會對這些削減痛苦的可能性徹底目盲,因為他們從未自內心底層「醒來」、真實地去體驗一切世間遭遇及身心感受。對多數人而言,繼續允許自己被心智牢籠所囚禁,遠比要面對自身內外的現實體驗、並且有所作為,來得舒適太多了,即便那是個充滿毒害的處境。

 

注意力(Attention)一詞源自拉丁文的“Attendere”,意旨「向外延伸,將我們與世界相連接」,進而創造與規劃我們的經驗。弔詭的是——一如你應該已經知道的——多數人運用他們注意力的方式恰巧和這個字的原意相反:人們經常活在自己封閉的腦袋裡,而非外在世界的現實與行動中。

人們持續「沉睡」在自溺自憐的思考和擔憂中、對現實世界上演的一切只保持半調子的瞭解、利用外在資訊去餵養心智裡的更多無謂思考、在半夢半醒間靠著未經檢視的「習慣」昏庸度日——這於是造就了多數人「自動駕駛」的生活模式。

對於人們來說,耽溺於負面情緒或事件、幾乎全靠習慣來過活,可以說是十分「正常」的事。他們多數時候實是活在自己腦中所建構的「心智世界」裡——充斥著標籤、觀點、偏見、批判、自以為是的各種意見——而不是這個「活的」、卻絲毫不在乎你我渺小存在的現存世界。

 

這個缺乏自覺、更缺乏相關教育的環境,清楚地反映於人們浮動的情緒狀態、脫韁野馬般的思考迴路、社交敏感度的欠缺、自制力意志力執行力的低落、模糊茫然的未來洞察與自身渴望、缺乏檢驗和調整的習慣性生活模式、執著於當下愉悅而無力為長遠思考……

也因此,自覺可謂個人成長中最重要的支柱:沒有自覺,你就沒有東西可以提升。

 

china-1031557_640.jpg
看清楚這點:你對一切事物的理解,都只是「理解」,而非事物本身。

 

「自覺」的入口

《專注的力量》很清楚地告訴了我們,自覺——亦即將專注力轉往真正重要事物的能力——有很大一部分來自我們大腦天生的結構,與我們的前額葉、腦島、及神經元共同運作的方式存在重大關連。如果要說所有人生來都具備相同的自覺,那是在自欺欺人。一如智商及無數其他的個人能力,有些人天生就擁有得比別人要多。

同樣無可否認的事實是,人類大腦幾乎一輩子都維持極高的可塑性;我們的身心能量或許會下滑,但你我追求提升、鍛鍊更深自覺的可能性從來就不會消失。在我們的下一篇文章討論該將專注力導向何處、獲知更有效率的思考策略後,你會看見個人成長的無限可能。

但如果你並未建立像樣程度的自覺能力呢?你該從哪裡開始?根據我自己與許多人的共同經驗,答案是這個:

痛苦,以及潛在的痛苦。

 

那可以是來自痛苦的分手、被心儀對象的嚴厲拒絕、至親或摯友的過世、慘澹的經濟蕭條時期、重病纏身的瀕死經驗、對你身心施虐的父母、過去遭受的霸凌或歧視、意外造成的肢體殘缺,以及無數其他的例子。

你不總是得經歷巨大痛苦才能夠獲得自覺,只要你夠「逼近」這份痛苦、逼近到迫使你沈痛地自我檢視,自覺便有可能萌生。但如果能真正體驗過深層的痛苦、整個價值體系被徹底撼動、令你質疑自己的人生意義和整個世界觀——這樣當然「比較好」。

痛苦越巨大,你在「醒來」後就會擁有越強大的自覺。

 

痛苦並非都是平等的,某些痛苦比其他的更容易將你從日復一日的自動駕駛模式中打醒。為鍛鍊自覺,你需要「尋找」的痛苦應該滿足這三個條件:無法預測無法控制無法解決

它必須無法被預測和控制,因為我們面對預料中、可控制之痛苦的方式,會遠遠不同於那些真正超出我們掌控範圍的。它更必須是無法解決的,這才會防止你的心智採取任何「自動化」反應、試圖去解決問題;否則它就只會是另一個「問題處理」的經驗,但沒有真正對你的內心產生任何深層的轉化。

 

轉化是這麼發生的:當你遭遇這個除了徹底臣服外、你什麼都做不了的龐大痛苦時,你將在心中發現「外在刺激」與「內在反應」兩者間浮現了一個「空間」。不同於過去,你的專注力總是毫無選擇地、直接由外在刺激導向內在反應,這個由無能為力的痛苦所創造的「空間」,將是你重新引導專注力、做出不同選擇的基礎。

若沒有這個空間、亦沒有觸發你去發現它的這份痛苦,我們幾乎總是會回到「自動化解決問題」的迴路裡、習慣性捍衛我們的「小我」、別無選擇地跳進戰鬥中。這個使自覺升起的空間於是將不會出現,我們也永遠不會知道我們擁有對自己心智、情緒、思想、回應的掌控權。自覺,當然也無跡可尋。

 

鍛鍊「自覺」

如果你經歷過與上述相似的經驗,你很幸運地擁有了鍛鍊自覺的現成材料。我們可以透過下述的引導來鍛鍊這份自覺:

無論這個痛苦的經驗是不是最近發生的,自覺的鍛鍊必須始於你將自己重新沈浸到這份痛苦最真實的經驗裡。重新建構故事中的所有細節、重新活過記憶中的每分每秒、重新體驗每一分的痛苦、悲傷、憤怒、以及那巨大的無力感。

回想起你曾經如此痛苦、痛苦到如此無助,但你什麼也做不了、也沒有人能夠從中拯救你。當你將自己深深地淹沒在那份深層的痛苦裡時,徹底地臣服、徹底地放棄爭鬥。這份痛苦是如此強大,你的任何掙扎都只會徒勞無功。

只有當你真正瞭解到你唯一能做的就只是放棄——放棄心靈上的掙扎、放棄解決問題的企圖、放棄挽回以逝的過去、放棄追尋夢中的未來——你才會在內心中央、在那份痛苦與你的無助之間,發現自覺升起的「空間」。

試著探索那個「空間」,試著去感受你對於專注力的掌控權,試著將你的專注從痛苦上拔離,試著將你的專注從企圖「做點什麼」的直覺裡移開,試著讓你的心停留在那個混沌、不安定的模糊地帶。至此,你已站在通往自覺的入口,你將能夠選擇將你的專注力導向何處。

在這之後,就只是一次又一次練習去拓展這個「空間」、去重新引導你的專注力而已。自覺,一如任何技藝,是可以被學習與鍛鍊的,而剩下的就只取決於你的努力了。

 

假如你人生至今尚未遭遇過如我描述的這種痛苦,別擔心,你會的。幾乎沒有誰的人生會吝於施捨他一些遭遇痛苦的機會。這乍聽之下或許很難下嚥,但當你瞭解到痛苦所能帶給你的驚人成長,你將學會去「愛」這些痛苦的經驗、並信任它們將賦予你更多人生的深刻洞見——屆時,你已準備好迎接生命中無限的成長可能性。

這也是為什麼有許多人持續地將自己置於遭遇潛在痛苦的位置上,因為這些潛在的痛苦往往能使他們益加地保持警醒、鍛鍊他們的心理強度、賦予他們更強的自覺,而他們享受這個過程。像是持續征服新危機的極限運動家、經常在異性面前揭露自我的感情教練、或時時透過觀眾反應來重新評估個人價值的演說家,都在不同程度上實踐著這份對痛苦的信任。

要為我們的人生「建構」適當的痛苦,並不是說我們該做一堆蠢事、無視任何風險;而是要追尋遠大目標、篤定向前邁進、且對生命的任何經驗都保持開放與覺知。當你秉持信念與勇氣、願意將自己置於可能遭遇痛苦的位置,自覺、及人生的主動權,自然將隨之而來。

 

hiding-1209131_640.jpg

 

 

 

cityscape-872116_1280

無私,是你終極的自私手段

假如你無所不能

想像你擁有世界上最強的頭腦:最高的智商、最快的思考速率、最驚人的預測力、最縝密精細的策略決策,即便是人類科技此刻所能建造的最強超級電腦都不是你的對手。

如果是這樣,那麼你不僅根本不用在這裡看我寫一堆五四三,甚至,你大可以完全不遵照社會的規範、不聽從人類文明的任何深刻智慧或美德、不受教於新世代的任何變化或危機。

事實上,對你來說真正最有「效率」地活完此生的策略,會是直接以你的私利作為所有行動的動機:你只要做出對的表情與肢體展現,就能夠贏得他人的青睞;你只要輕鬆瞥過今天的股市開盤,就能夠進帳無數財富;你只要向對的人傳達對的信息,就能夠使人們為你效命、為你達成任何你想要達成的事——沒有人能夠碰得著你。

生存的「最佳策略」

如果你擁有我前述的那個超級大腦,你大可以輕易地在這場人生遊戲中「作弊」,無須顧及他人的感受、對你的看法、或阻撓你的企圖。你人生的「最佳策略」是直接為私利行動,只因為你做得到。

但事實是,你並沒有那顆超級大腦,你在這場人生遊戲中沒有「作弊」的本事。因此你所能做的最好準備,是盡你所能地學習這場遊戲中的規則、技巧、熟知每種走法的利與弊,然後採取你所知道最好的策略。

換句話說,我們終其一生無不在為自己找到一個容身之處、一個能夠一以貫之的人生策略:有些人在美德中找到、有些人在權力中尋得;有些人相信訴諸理性的價值、有些人則重視人際手腕的重要;當然也有人純粹是被實質的痛苦或愉悅給驅使著,根本未曾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

省省那些為了摸熟遊戲規則而把自己弄得灰頭土臉的力氣吧,因為我接下來要在這篇文章裡闡明一件事:

放棄「以自我為中心」的為人,會是你這輩子所能採取「最具效益的謀略」。

所謂放棄「以自我為中心」的為人,就是你在Overman Path上看到我們一再強調的洞見——「停止保護你的『小我』」、「積極為他人『創造價值』」、「專注於分享」、「建立自己的『充足』、別向任何人討任何東西」、「 願意暴露你的『脆弱』、在人際互動中保持『一致性』」、「信任並享受人際互動的過程、而非汲汲營營地企圖達成自己的目的」、「追求雙贏、將所有人都視為你的伙伴」——看起來彷彿我們在鼓勵大家為他人無私奉獻鞠躬盡瘁、簡直像在宣揚某種崇高德行的新運動。

是,但也不是。

我說過一個人的正直誠篤可以來自最自私的理由;如果我們把範圍拉得更大,那麼這一切標榜「無私」、不再「自我保護」的人生態度與作為,也全部可以是出自你個人的私利。

而我要讓你知道的是,這一點問題都沒有——況且在接下來的文章裡,你會瞭解到這其實是你我不可能逃脫的現實結構。

我無意說服任何人

一直以來,不時有讀者質疑我文章中「過度靈性」的論調,批評我提出的見解太天真地放大了靈性洞見在現實世界中的效用,或是根本不得而知我所講的諸多洞見究竟在日常生活中有什麼實用之處。

我承認我不喜歡看到這樣的批評,因為我不僅深刻地體會過你眼裡的這些「靈性洞見」在我人生中的巨大助益,也不斷企圖以更清晰更深入淺出的方式解釋這些不易討論的觀點。

所以在接下來的篇幅裡,我將向你證明為什麼在Overman Path上這些看似「靈性」、「虛無飄渺」的見解,不僅不需要跟New Age扯上邊,更在你我日常生活的每分每秒都存在遠比你想像還要高的實用價值——只要我們擁有正確的知識背景。

值得一提的是,我並不是來說服那些「不予說服」的人,也就是那些對過於複雜模糊的洞見缺乏耐心的人——我相信他們自然會找到適合自己的自我成長之路。我一點都不放在心上。

我真正要做的,是給那些已經準備好要吸收這些觀點的人們一個更踏實的基礎,來建立這些內在洞見、進以轉化他們的生命。

street-1209401_640.jpg
當你沒有超級大腦時,人生實在很難玩,不是嗎?

鏡像神經元

你大概聽過「自我驗證的預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這個字,或比較宗教性的說法是「你創造了自己的實相」,意思是你心中的想法必將在你生命中化為現實:你的悲觀會帶來更多的厄運,你的積極會觸發更多改善生活的契機,你的恐懼會化為所有你不願面對的事實,你的怨懟會引發更多人向你惡劣對待,你的堅持到底會為你成就那些沒有人能夠學到或迄及的人生高度。

你的外在,將是你內在的映照。

你可能認為這只不過是要騙小孩子心存善念的荒謬說法,即便你自己也經歷過自己人生低潮時事事不順、漸有起色時突然一切都煥然一新的奇妙過程。

請不必懷疑,這是真的,而且有好理由。

人類生理上有個至關重要的結構叫做「鏡像神經元(Mirror Neuron)」,它可以說是所謂「同理心」的真實物。鏡像神經元使我們能夠從他人的表情、肢體語言、遭遇,去推測他的生理感覺與內心感受。我們於是有了同情、憐憫、慈悲的能力,能夠為電影中遭遇悲慘的主人翁流下眼淚、能夠感染別人散發的樂觀歡愉、能夠感同身受地為他人的災難感到痛苦。

但鏡像神經元的功能未盡於此,它更是所謂「社交智慧(Social Intelligence)」的重要基礎。

我們正是透過這種「感同身受」的能力,以偵測他人的可信度、捕捉他人眼中閃爍的恐懼不安、察覺他人的慍怒或焦慮、檢視他人透露出的善意、以及更多難以言喻的複雜情感。進而,我們能夠思考應對的策略、在彼此面前做出相對的回應——「社交」這場遊戲於焉產生,且那是遠在我們還沒有發明這個詞彙之前的事。

社群動物

團隊合作,是人類在大自然中賴以生存的演化優勢。我們在幾乎所有面向上都遠遠輸給其他野生動物,我們跑不快、跳不高、缺乏利爪和毛皮、也不善攀爬游泳,但我們擁有超越所有哺乳類動物的團結及溝通能力。不像蜜蜂、螞蟻這種根本整個巢穴都是「一家人」的運作方式,人類有辦法超越血緣、超越其他動物部族的大小限制(黑猩猩的部落頂多達到150頭左右),大規模地為共同目標合作。這是史無前例的。

(如果你想瞭解人類大規模合作背後的運作機制,我非常推薦《人類大歷史》這本書。)

有歷史以來的一切人類文明,都是建立在我們作為「社群動物」的事實之上。我們是講求團隊合作的動物,而我們能夠這麼做的基礎,絕大部分是因為我們能夠不透過語言、但藉由肢體和面部表情就「讀出」彼此的意圖,進而產生共識、指出共同目標、建立信任——這些皆為鏡像神經元的功勞。

團隊合作作為人類的演化優勢,我們無時無刻不在企圖偵測彼此的「信任度」——人類祖先的當務之急,可不是要發展出一套語言來談情說愛,而是藉由鏡像神經元去盡可能精確地觀察部落中的每個人,確認每個人都是值得信任、願意合作、甚至樂於為彼此犧牲的戰友。

這是為什麼我們天生就痛恨且總是願意懲罰他人欺騙、自私、背叛、偽善的行為,因為這樣的行徑在人類祖先的部落中,必將拖累整個部落、造成他人的傷亡、減損整個社群的福祉——所以一旦發現了這樣的人,我們會毫不吝情地將他們驅逐,任由他們在險惡的環境中自生自滅。

演化讓人類成了天生的測謊機:我們隨時都得確保身邊的同伴是值得信任的一員、不會為了私利而背叛我們、不會出現欺騙或竊盜的不良行為,我們也得確定部落的首領是個真正關心眾人福祉、能夠帶領大家前進、而非貪圖權力企圖壓榨他人的暴君——這一切都是為了在物競天擇的大自然中,透過團隊合作生存下來。

時至今日,我們的生理其實並未與七萬年前的祖先有太大差異。每分每秒,我們都依然在觀察彼此、尋找他人「值得信任」的跡象,即使我們渾然不覺自己正在這麼做。我們總是可以從他人的手勢、站姿、眼神、語氣等細節做出「這個人是否值得信任」的判斷——結果往往是相當逼近真相的。即便是那些缺乏社交敏感度的人,也都在各種不同社交情境中不斷地修正自己的行為。

而這就是我所說的,那個你我不可能逃脫的現實結構:人類作為社群動物的天性

社交及領導的應用

人類作為社群動物,團隊合作的實質效益大多數時候都遠比追求私利來得高——單純因為我們無力在險惡的自然環境中獨立生存。

如果在一個原始部落中你是那個僅僅在乎個人存亡利益的人,人們在你身上所發現一切「不值信任」的線索都會使你暴露在危險之中,因為你的生存實則攸關他人對你的援助與否,反之亦然。所以你的最佳策略,就是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去援助他人、保護他人的性命財產、為提升群體的福祉盡一份心力。

這便是那些「靈性」洞見派上用場的地方:當你無法放下你的「小我」、總是企圖自我保護、盲目地爭取個人利益、不懂得為他人著想或至少利用「共同利益」來吸引他人支持你、不瞭解如何在人際互動中為他人「創造價值」、甚至成為情緒上的寄生蟲、渴求地寄望他人來滿足你內心與物質上的匱乏,那麼你自然而然會成為他人避之唯恐不及的角色。

屆時,你對於人們「冷漠無情、防備心重、逃避付出」的既定印象,就會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你這個消極的信念給驗證——你在預設他人的拒絕或防備後所展現的行為,必將使這個前提繼續成真。這個自我驗證的惡性循環因此永無終結。

在團隊中的領導角色更加是如此。一個團隊中真正的Alpha Male並不是那個講話大聲、粗魯莽撞、忙著用氣勢霸凌別人、迫切需要成為「老大」的傢伙,而是那個沉穩、懂得傾聽、為對話注入活力、謙虛承認自己的無知、用聰明的方式勇敢表達自我的人——這才是高價值的展現。

如果你是個領導者,你團隊中的其他人總是會不斷地檢驗你究竟「夠不夠格」作為一個真正的領導者,抑或你只是個剛好握有權力的混蛋。倘如你的「領導」只不過就是利用手上的權力去要求他人完成你交辦的事項,那麼你自然不會是個「服人」的領導。

無論你擁有什麼權力,那都應該是你未到緊要關頭就不會動用的東西;而你真正該放在第一位的,是你對他人真切的關懷和諒解——你的權力無法要求他人給你尊敬,只有你的誠心做得到。

所以我一點也不在乎賈伯斯如何對下屬惡言相向只為了激發他們的潛能。作為一個領導人,你沒有任何藉口不去真切地關心、在乎、重視你團隊中的每一個人,並且讓他們看到你這份毫無掩飾的感恩與真誠。無論你對事件的看法多麼正確、對未來的預期多麼精準、對成果的要求多麼精雕細琢、對任務的執行多麼瞭若指掌——這些都不會絲毫減低、更遑論取代「社交智慧」在你我生命中的重要位置。

只要你今天還生活在與「人」緊密連結的世界裡,你人生中最具影響力的關鍵要素,就不會是你的天分、技能、意志、或努力,無論這些對於你的成功是多麼重要——而是你的「為人」。在這個人與人之間僅存在一個指尖距離的時代,尤其如此。

所以無論你是真心認同於正直誠篤的道德價值,或只是為了獲得私利而改變自己的思考模式,只要你在乎自己能否在人際互動中成為對方信任、尊敬、甚至願意追隨的對象,那麼你所能採取最有效率的策略,就是將自己思考的角度從「我」轉移至「我們」,從個人的利益得失轉移至創造雙贏的專注上。

urban-438393_640.jpg
「人」,就是你不可能逃脫的現實。選擇一個聰明的策略吧。

黑猩猩 vs. 蜜蜂

Jonathan Haidt的《好人總是自以為是(The Righteous Mind)》是我幾年來所讀到、將人類社會性心理詮釋得最精湛的傑作,書中最具啟發性的一個觀點是:「人類是百分之九十的黑猩猩加上百分之十的蜜蜂」。這是什麼意思?

我們體內的那個黑猩猩的靈魂,代表了我們一切自私自利、逃避付出、過度自我保護、甚至泯滅任何規範只為達成個人目標的原始衝動。這份衝動使我們欺騙、佔人便宜、推託卸責、為自己開脫、感到憤怒嫉妒、憎惡迫害他人、用惡劣手段取得利益、罔顧別人或群體的福祉……一切你可以貼上「自私」標籤的行徑。

不可諱言地,你我絕大多數時候都是以這個黑猩猩的靈魂在運作:我們有意無意地忽略他人的需要、專注於獲得自身的愉悅酬賞、避免承擔任何可以推卸的責任、用漂亮的話術去遮掩自己實則惡劣的意圖、利用歉疚或不安全感來拖累他人的成長、總是把自己的需要放在第一順位。

然而你必須瞭解的是,我們無論做什麼都必將落入自私的動機。今天即便你相信熱心助人、無私奉獻才是真正有價值的品德行為,你依循這個價值去做的任何事,也都是在一次又一次地認可你自己——換句話說,你最無私的行為都一樣可以被歸因於自私的初衷。

所以真正值得問的問題是:在你我注定自私的一生中,我們究竟要選擇去追求雙贏、讓他人能夠共享福祉,還是乾脆無視他人的需要、甚至將自己的快樂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

這就是我們那百分之十的「蜜蜂精神」出場的時機。

我們心中那偶然會曇花一現的蜜蜂精神,代表的不僅是為他人犧牲奉獻、將群體的福祉放在第一位、為社群投入高度的忠誠與凝聚力、樂意放棄自己的愉悅去成全他人、願意承擔他人所無力承擔的痛苦;這更意味著長久以來人類心中的一項強烈悸動——「超越自我」的寄望。

這份自我的超越,反映在政治、宗教、國家、運動、或其他大大小小的團體活動之中;在這種活動裡,我們的自我「消融」於一個更大的主體、我們成為更大的「我」的一員,或用更誇張的說法,你彷彿發覺自己只是上帝的一部份。在激昂的政治遊行、狂熱的運動賽事、甚至是國家主義的宣傳活動中,你都可以發現這種「自我消融」的現象。

在「超越自我」後隨之而來的這份巨大寧靜、滿足、祥和感,是人們致力於志願服務、到世界各地幫助窮苦人民之後的精神報償。許多投入戰爭的士兵在返鄉後,則在在談及這種願意為身邊弟兄無憾赴死的無私情操,他們會承認自己並不完全是為了效忠國家而願意犧牲,而是為了追求自我消融之後、那份龐大安詳的「永生感」,「在那個時候,我不再擔心自己會命喪戰場,因為我心底有個聲音告訴我『即便我死了,千千萬萬的弟兄仍會替我繼續活下去』。」

對於沒有親身經歷的人而言這或許聽起來有些荒謬,但在無數的群眾運動、狂烈熱情的獻身行動中,這種「超越自身」的心理狀態一次又一次地出現在人們心中,而你大概也可以透過自己人生的經驗去驗證這種感受。或許這份精神上的報償終究是為個人所佔有,但它卻是驅使許多人無私奉獻的重大推手。

最終極的自私手段

Jonathan Haidt在TED的演講,更清楚地解釋了人們投身於「更高目的」藉以「自我超越」的這份寄望:我們終其一生無不在尋找那個值得託付的更大主體、追尋那些「自我消融」的時刻,那或許是政治運動中的狂熱、宗教盛會裡的忘我、旅行遍跡後的渺小感、或者演唱會現場的強烈動容。

在這些時候,即便領取那份精神報償的仍是我們自己,但那也是我們成為最博愛、熱情、開放、無所保留、無私奉獻的自己的少數機會。

所以綜合我們此刻的外在及內在條件——與「人」緊密連結的現實、「自我消融」的強烈寄望——清晰可見的事實是,無論是為了在現實世界中迄及最高的成就、或為了獲得精神上的昇華,「無私」將是你所能採取的最佳策略。

而這總結了我對於「自我提升」這個主題的看法:我們追求提升、精進自己、建構人生、致力學習、成為你我所能成為最好最極致的自己,是為了給予更多、創造更多價值、帶給他人更多的快樂與成長、與這個世界分享更多的愛。我們提升自己,是為了有一天,我們終將超越自己。

It IS about you, thus ultimately it ISN’T.

sand-1209935_640

smoke-1031060_1280

充足心理2.0

警告:如果「自我提升」對你來說還是個新穎的概念,如果你還沒有付出像樣的努力去提升自己、追求個人的成長和進步、過你想要的生活、精通你所能學會的技藝……請離開這裡,這篇文章不僅不是寫給你的,也只會對你有害。

 

走火入魔

如果你想知道什麼叫做感情遊戲裡的「走火入魔」,我自己的故事就是最好的縮影。

在我的上一段感情裡,我經歷了極其功於心機、矯枉過正的時期。當大部分的「正常人」享受著愛情中熱烈甜美的情愫、分享著生活中的每分快樂憂傷、創造著一點一滴的美好回憶時,我陷在這一切把妹技巧、感情經營、社交價值角力的知識之中——亦即你大概也相當熟悉的這門學問。

那時候,我會荒謬地思考著一句話要怎麼架構才能夠向女友「展現價值」、檢視手機訊息中所透露的「權力結構」、注意誰回的訊息比較多或頻率比較高、避免展露軟弱的姿態更拒絕用Line貼圖(貼圖是娘泡在用的……是嗎?)、刻意在言語和肢體上表現強硬來讓自己看起來更「壞男人」一點、吝於分享更多時間心力給對方以表示我沒有「將她放在第一順位」、然後以為自己是個有人生目標的好棒棒男友……聽起來實在是搞砸得太徹底了,不是嗎?

如果你問我,我究竟有沒有真正愛過她呢?大概有吧。但更多時候,我只是絞盡腦汁在想如何「不失去」她。

要在你自己的人生中上演這種狗屁倒灶的情節,一個關鍵的動機是:我們遭逢痛苦分手、發現對方狠心劈腿、頭也不回地拍拍屁股就走、一夕之間抹滅了所有回憶、無縫接軌到下一個男人身上、我們萌生出自己被戴綠帽的想法和隨之而來的憤恨妒忌、驚覺彼此忽然成了陌生人、困惑著難道這些共同的過往其實都如此無足輕重、以及更多痛心疾首的領悟……

我們於是進入了一種可以稱為「自戀式匱乏」的狀態。

不同於我們在感情路上剛出發時、那種「需要他人來填補內心空洞」的匱乏,這種匱乏會驅使我們開始健身、閱讀、打理自己的外觀、培養技藝和興趣、以及任何可以稱為「自我提升」的活動。它的確驅使我們去做了很多有益的事情沒錯,但背後的動機往往卻是因為我們如此不甘於自己在付出真心後的悲慘下場。

當然,你更因此接觸了所謂的「把妹技巧」。你開始看CATCH版、The Red Pill、Real Social Dynamics、或現在這個網誌,你開始練習冷讀、NLP、背誦一個個慣例和故事、學會一套約會的SOP,你開始參加講座、看更多的書、思考並實驗更多兩性關係的動態。

於是,圍繞著「我」的一切感情態度於是隨之而生:我們開始懂得保護自己、開始知道要堅持自己的「框架」、開始知道要緊緊抓牢自己的人生目標、開始知道要展現夠多的個人價值。

我們在接下來的感情中不再全盤托出、不再義無反顧、不再無私奉獻、不再相信主流愛情觀裡那些黏踢踢的謊言;相反地,我們有意地將自己放在第一順位、吝嗇於撥出時間心力、劃定無法被商量的原則底線、努力維持自己在對方中的「價值」、用我們既知的技巧來引發女人心中對於「失去你」的恐懼……

我不管怎樣都絕對不會、也絕對不能『需要』妳。去他的匱乏。

聽起來很耳熟嗎?

 

hands-1246170_640
你是否也在竭盡所能地逃離內心的「匱乏」呢?

 

「充足」的掙扎

「充足心理」理想上來說,應該源自我們的自尊、自愛、有目的的自私;應該反映於我們在生活規劃、表現自我、檢視內心時的誠實。「充足」理當是我們充分地瞭解自我、清楚自己所在乎的價值及事物、有意識地建構自己的人生並完成一個個目標之後,所達成的一種毫不刻意但無法掩藏的自信。

然而如你所見,「充足」更多時候只是被我們當成一個吸引異性、經營感情的秘密武器罷了。

多數人在這個歷程中的共同經驗是這樣的:我們一開始以為自信、價值、對異性的吸引力、「充足心理」等特質,是源自於某些人們「擁有」的東西;我們可能以為那是金錢、外貌、身材,所以我們批判嫌棄著許多女人的膚淺、天真地相信著自己會遇到生命中的真命天女,因為除此之外我們對於自身的匱乏並做不了什麼。

然後我們發現原來吸引異性其實是一門可以學會的學問,原來自信、吸引力、「Alpha」是我們可以有意識去鍛鍊的特質,原來有不少人在練習甚至教授這項技藝。於是我們一頭栽進這個「自我提升」的世界裡,我們如今知道一個人的「充足」可以是我們從事特定「行動」的結果。

然而我們沒有發現的是,我們自始至終都沒有真正解決內心根本上的「匱乏」:我們學會的所有「展現價值」的技巧都只是為了要偽裝一個我們尚未擁有的「充足」;我們做的一切心理建設、與自己永無止盡的內在對話、甚至日復一日的自我批判,都只是為了達到某個我們始終缺乏的「充足」;我們追求更多的知識、努力獲得更多的進步,都只是繼續把那個真正「充足」的終點推得更遠……

我們為自己開啟了這條「自我提升」的道路,因為我們由衷感覺到自身的不足;但我們卻沒有看見,我們只要還停留在這條路上一天,我們就仍在向世界、向自己坦承我們的「匱乏」。

 

所以讓我們試想這個問題:一個人的「充足」,有沒有可能既不是「擁有」特定事物、也不是採取特定「行動」的結果,而是他「本是」的狀態?

有沒有可能,我們其實並不知道到底該如何「自我提升」、不知道怎樣是「更好的自己」?有沒有可能,我們其實沒有辦法做什麼來真正提升自己、且提升自己也不會為我們生命中的問題提供任何解答?

有沒有可能,你早就已經「充足」了;但你之所以還有無數的「問題」需要解決、還有無數的「瑕疵」需要修正,是因為你依然自認「不足」?

 

(Alan Watts會教你如何「停止」提升你自己。)

 

那下一步呢?

假如——只是假如——上面這些問題的共同答案是「是」,那麼你肯定會問我:

「如果我已經是『充足』的、或如果我沒有辦法再提升自己了,那麼我還有什麼動機去採取任何行動?我為什麼需要去學習新事物、修正自己的錯誤、完善自己的人際手腕、完成生命中重要的目標?」

「如果我是如此的『充足』,那麼為什麼生活中還是會遭遇這麼多困難、為什麼還是有人會給我難看臉色、為什麼我不能因此事事順利?」

「如果我已經這麼『充足』,那難道我就都不需要做任何事情來讓別人看見我有這個特質嗎?如果我都不做點什麼,豈不是像是在自我催眠、以為大家都會看到我的價值,但事實上我只是在自我感覺良好?」

「如果自始至終,我其實都不需要、也不應該需要別人才能夠快樂圓滿;如果愛情既無法使我完整,亦不可能永不消逝,那麼我又有什麼理由再進入一段感情、有什麼理由任由自己再一次陷入可能痛苦的處境呢?」

而我會反問你:「為什麼不?」

為什麼我們的行動非得源自「解決問題」、「修正自己」的初衷不可?為什麼我們的學習與精進必須來自我們的「不足」?為什麼我們在人際互動中的自我表現需要出自一個「我需要證明自己」的出發點?

為什麼遭遇困境代表我們還有所「不足」,而不是我們藉以證明自己「夠格」的機會?為什麼在我們的「充足」裡,我們還會急切地想要人生一路順遂?為什麼冒著受傷的風險進入一段感情,會對你已經擁有的「充足」造成任何影響?

為什麼我們不能單純地享受完成一件又一件成就、學習一項又一項技藝、領悟一個又一個人生洞見的過程,而非總是擔心著自己還有哪裡不足、還有哪裡需要矯正?為什麼我們不能在已然「充足」的狀態下、以最認真最了無遺憾的方式度過我們的每一天?

 

如果我們已是「充足」的,我們又有什麼好理由保護自己?有什麼好理由擔心自己會有所失去?有什麼好理由畏畏縮縮地不敢行動?有什麼好理由「不」把這個已是最好的自己贈與這個世界、贈與我們身邊的人們、贈與值得的女人?

 

serenity-1246665_640
Why NOT give your gift?

 

所以別再把「創造價值」、「一致性」、「誠實展現意圖」、「堅強的框架」、「願意暴露自己的脆弱」等光鮮亮麗的「Inner Game」詞彙視作兩性互動中的技巧——它們並不是。這些只不過就是「充足心理」純粹的展現罷了;而「充足」,是你在停止迫切地提升自己之後,自然而然會在你內心深處發現的、你始終擁有的東西。

至此,我們是否有可能用這樣的人生態度活著——「我擁有太多太多的禮物可以贈與這個世界,多到我沒有時間擔心自己是否在過程中遭遇困難或傷害、沒有時間考慮某個女人究竟『值不值得』我的時間心力、沒有時間後悔自己在哪些人哪些事物上投注了寶貴的歲月、沒有時間耽溺在自己微不足道的煩惱憂慮中、沒有時間計較自己為他人的付出是否會得到像樣的回報、沒有時間任由狗屁倒灶的負面資訊拖垮我、沒有時間能給那些企圖踐踏我的個人底線的人、沒有時間在人際互動中忙著猜忌或考慮自身利益、沒有時間去思考要用什麼『技巧』來得到別人的青睞……」

可能嗎?我相信這是可能的。

因為我正是用這樣的心態,遇見了一個與我非常契合的女人,並和她共創一段很棒的感情。

在決定進入這段感情時,我認知到我不可能老是思考著「她真的值得我的時間心力嗎」的問題、老是有所保留;我深深信任自己做的選擇並將自己全心託付於它;我願意完全打開自己、放棄自我保護、冒著可能再一次受傷的風險、用自己所能夠最好的方式去愛。

我之所以選擇去愛,不是因為這個女人是我的真命天女、不是因為我百分之百確定這段感情值得投資或者會走到終點——

而是因為我的人生值得我毫無保留地去活。

 

如果我成功向你展示了另一種生命的可能性,那麼你會接著問我:「我要怎麼達到這種境界?我該如何開始?」

《突破修道上的唯物》說得再好不過了:

不開始,放棄有個開始的想法。

或許在你醒悟得道的企圖必然落空之前,你須經過一再建立的階段。你可能滿腦子都是奮鬥之念。其實,你可能連自己是來是去都弄不清楚,已經到了心力交瘁的地步,那時你會得到一個非常有用的教訓:放下一切,不成為什麼。你甚至會有渴望不成為什麼之感。解決之道似乎有二:不是乾脆摘下假面具,就是先不斷建立、不斷努力到達某一高點,然後再放下一切。

你必須完全放棄尋求,不要再力圖有所發現,不要再試圖證明自己有何成就。

 

然後你會發現你已經在那兒了。

 

feet-1245957_1280

你「沒有」做的事如何踐踏你的自尊

你「沒有」為了捍衛核心價值所做的每件事,都和你「有」做的事一樣重要。

但多數人只會記得後者。這就是他們一點一滴喪盡自尊的方式。

 

引言

我父親是個道德感非常強的人。他在一個充斥著因循苟且、虛偽造作之企業文化的公司工作,你給他三天三夜的時間去痛斥昏庸無能的公司高層、同時闡揚他心目中的仁義道德與做人道理,他也不見得講得完。

而事實是,他做得到他信仰的所有道德原則。他就是那種你可以用「出淤泥而不染」來形容也毫不浮誇的角色。他擁有我見過最堅強但不頑固的原則與底線,他的框架是非常確立的。

即便如此,我卻在他身上觀察到更多的不甘與憤怒,更多試圖扭轉現況但無能為力的挫折感,更多對這世界的失望及憂慮。他是如此篤信人類的崇高德行,如此努力地用生命的每一秒去實踐這些價值,但同時卻也感到如此煩悶、如此挫敗,他的言詞之中往往透露著他對世界、對社會、對人們的不諒解,甚至厭憎。

為什麼?

我相信一部份原因,是因為他沒有看清人類終究是懷著「自私的基因」的動物、終究是「自以為正義」的不理性物種——我們並沒有自己想要相信的這麼崇高、這麼理性。相較於我們心目中那幾乎上帝般完美無瑕的存在,我們遠遠更接近自己的靈長類親戚。只需要一些演化心理學的基本知識,就足以說服你放棄對人類理性的虛幻期待。

但另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他選擇了繼續默許自己留在這個他並不認同的環境中,繼續任憑自己身邊充斥著那些抵觸了他核心價值的人。

是的,我的意思就是他沒有因此換工作。事實上,他從來沒有換過。

我沒有辦法告訴你,我父親究竟是否做出了對的選擇,因為非常大的可能是,基於他信仰對公司的忠誠度、又一直都在擁有升遷機會的位置上、況且肩負著穩固家庭經濟的責任,所以他一直沒有換工作。而無論是哪個選擇,我都相信是值得尊敬的。

但他的選擇,卻也造就了他時至今日、日漸嚴厲的負面能量,而這是他做出選擇的代價,亦是我想在這篇文章裡提出的觀點:當你選擇坐視周遭的人事物一次又一次地抵觸你的核心價值,你的無所作為終將侵蝕你的自尊。

 

捍衛你的「價值領土」

人生是個不講理的婊子,你越是任她予取予求,她就越能夠輕易地搞死你。當然,如果你人生中出現了真的婊子時,狀況還會更慘一點。

所以雖然我經常講求要信任過程信任生命,但這一點也不代表你的船每次到了橋頭自然會直——適度的自我保護總是有益且必要的。

也因此,對於那些剛起步於自我提升之路的人來說,建立清楚的價值與框架、學會堅守原則與個人底線、實踐正直誠篤的作為,都是必備的學習歷程——我們都該將自己的正直誠篤及核心價值視為精心建造的王國,並樹立清楚堅毅的框架與個人底線來保護我們所重視的價值。

而在我們能夠確認自己正用最良善公正的態度活著、毫不退卻地踩定腳下的「價值領土」之前,這一切都應該建立在「你已經用最殘酷嚴苛的眼光檢視過自己的價值觀」的基礎上。

別急著捍衛那些你根本搞不清楚你為什麼秉持的信念——那是懶惰頑固的中年人在做的事。

 

當你在你的「價值領土」上有所退讓時,事情其實遠比你所想得還嚴重:無論是默允你身邊朋友佔你便宜、坐視你的小孩毫無羞愧地撒謊、或任憑自己用搪塞推託的藉口逃避為公司付出……你並不單單是在一次性的微小行為上有所疏漏。你其實深深傷害了你賴以處世的價值與原則。

無論有意或無意,當你違背了自己處世的原則、忽視了那些你用來要求他人卻放過自己的標準、疏忽了那些你明知是「正確」但沒有實踐的作為,你都在抵觸你對自己的期待。你的行為向你自己及他人透露了「我無力堅守我所在乎的價值、無法力行我認為重要的精神」——你踐踏了自己的價值底線,也因此踐踏了你的自尊。

當我說堅毅的自尊必得源自正直誠篤的作為時,指的就是你是否無論在眾目睽睽或四下無人之際,都能夠堅守你所在乎的價值、清楚地告訴自己「我絕不做任何抵觸個人價值的事」。

然而你可能沒有想過的是,「價值領土」的捍衛並不總是得源自向他人展現強而有力的底線;就只是因為你阻止你朋友佔你便宜、責罵說謊的小孩、或學會向別人說一個個的「不」,並不代表你的「價值領土」就從此固若金湯。差得遠了。

對價值的捍衛,還有一部份——或許是更大的一部份——是來自那些你「沒有」做的事情。但這正是多數人未曾預料的:他們以為只要能學會為自己的價值觀辯解、盡可能不被別人佔便宜、知道為了讓自己過得輕鬆一點而向別人說「不」,就代表他們是「有底線」、「懂得拒絕」、甚至「很有自尊心」的人。

如果你也這麼想,那麼你大概把這一切想得太容易了。

你的自尊,是同時被那些你「有」與「沒有」做的事情所行塑的。而你「沒有」做的事情,可以分為兩個面向:一是你任憑別人做卻保持冷漠的事,一是你容許自己身處的環境。讓我們分別討論。

 

「無動於衷」的傷害

我最近在工作上剛經歷過這樣的事情:有同事把我找去一起支援某個其實不費人力、毫無意義、幾乎只是在那裡放空發楞的活動,為的是爽賺那幾個小時加班的補休時數。我猜他的出發點,大概是「為了我好」。

事情過後,我是賺到了時數沒錯,但我對於發生的事情深深感到不舒服:一來,我其實不覺得浪費時間來加班賺那些時數有什麼意義,我寧可把時間拿去做更有生產力的事;二來,我非常不認同這種苟且的行徑。

日復一日,我們身邊總會有人對你或其他人採取不正直的作為、意圖佔人便宜、利用別人的慷慨良善、或誘騙你和他們一起佔別人或整個系統的便宜(也就是上述的事件)。我們無法消滅這樣的人,只能夠盡可能鞭策自己的行為。

但當你放任這樣的人在你眼前為所欲為,即便他們壓根沒有傷害你或任何你在乎的人的個人利益,你的坐視不管卻已經傷害了你的自尊。你的放任,界定了你真正的價值底線:「其他人要怎麼樣、無論這件事對或不對,都不關我的事,我只要保護好自己就好」。你顯然不認為自己擁有像樣的價值能夠堅守、不認為自己有好理由去至少拒絕或規勸別人這麼做。你就只是什麼都不做。

些你無動於衷、你保持緘默的雜碎行徑,和那些你真正去做、真正使之發生的事情,兩者「陳述你的為人」的音量其實是一模一樣的。

這並不是說,你只要看到不符價值觀的行為就有好理由不顧場面毫不留情地大力抨擊——如果我們的網誌最後只教給你這種蠢笨的行徑,我晚上可能會哭著入睡。用對的、考量他人感受、融入場面氣氛的手段去闡述你的價值、說服他人、創造一個更和諧正向的環境,是一門我遠遠不可能在這篇文章裡講清楚的學問。那是你得去做的功課。

但讓我用有點誇張的方式說吧:你應該盡你所能、奉獻你的一生去拯救這個世界(用不白癡、不固執、不這麼像宗教狂熱份子的方式),否則在你內心深處,你總是知道自己沒有善盡你地球公民的那份偉大使命。

 

grunge-1245651_1280.jpg
盡你一切力氣,用真正聰明的方式去確保這世界不會變成更糟的地方。(該死的圖文不符。我並不是說牆壁上的塗鴉會讓世界變得更糟。)

 

環境如何侵蝕你的靈魂

在我認識分析哲學、批判性思考方法、藉以觀察許多時事及論戰,並接著接觸了演化模型、社會心理學、道德分析等領域的知識後,我非常深刻且篤定地理解到:我們是好逸惡勞的非理性動物

我們的意見與價值可以輕易地被身處的群體所左右;我們的推論能力大多數時候只是用來合理化直覺的工具;多數人根本沒有足夠的心智強度去仔細檢視自己的信念;更別說透過理性去產生一套自己對世界的理解、更更別說要去理解別人的意見與價值中是否有我們的可取之處、更更更別說追求共識的可能性……(我為什麼這樣講話?)

你,和我,和所有你我知道的人,都幾乎總是忙著相信及實踐那些對自己來說最輕鬆的事。毫無質疑與反思的動機,更沒有這麼做的力氣。

也因此,你我自稱為「我」的這個東西,絕大部分其實只不過是我們有生以來,從身邊的人、媒體、社交環境等來源攝取了各種微小影響後,所堆積而成的身份。這其中不僅包含我們主動吸收的資訊和影響,還有更多是我們無意識地允許進入自己腦袋裡的。

從一個「初階」的角度看,多數人往往從未仔細反思過他們攝取的影響、放入大腦中的資訊、丟進身體裡的燃料,於是他們會越活越肥、越遲鈍、越不善生產、越缺乏創造力——很似曾相識的畫面,不是嗎?又或者,他們會成為他們永遠沒有想過、也從來不期許自己會成為的樣子,放棄一個又一個他們曾經想過、現在卻只能「面對現實」所以當作沒發生過的微小夢想,就算那只是讓身材瘦回來、戒掉菸酒、重燃夫妻之間的感情、或修復與父母之間的關係。

Jim Rohn說:「你是五個你最常共處的人的平均值。」而那可以是你那些扯後腿不上進的狐群狗黨、巴著你不放的匱乏女友、負面能量源源不絕的糟糕父母、或充滿狗屁資訊的網路和電視媒體。

是的,這就是你成為那個你從來不期待自己成為的人的最快方式。

然而以一個稍微「進階」的角度看,如果你在已經樹立了清楚的意見與核心價值、知道自己想要用怎樣的姿態活著、瞭解自我期許的為人之後,卻沒有將相應的標準拿出來衡量你所在的外在環境、並且做點什麼(無論是要嘗試改變這個環境或選擇離開它),那麼你的價值再清楚堅定,你也只是令自己陷入日復一日的憤怒掙扎中。你非常可能會像我父親一樣,在一個「舉世皆濁唯我獨清」的泡沫裡感到無比的窒息,最後搞得一肚子的苦水,無處發洩。

當你向你永遠無法認同的環境妥協、甚至必須仰賴它來生活時,你怎麼有可能不變得苦悶、負面、既憤怒又困惑?

 

矯正你身處的結構

我之所以說要矯正你身處的「結構」而不是「環境」,是因為你並不總是能夠修正你所處的環境——或許你身邊的老朋友就是這麼懶惰負面又不求上進、或許你現在的另一半就是個拚命拖累你人生腳步的婊子、或許你的父母壓根就是頑固到病入膏肓的愚民、或許你此刻賣命的就是一家靠著運氣撐到現在但隨時都會被老闆玩垮的爛公司……若是如此,試都別試。

我不管那是你從小最好的朋友、跟你契合到噁心的真命天女、或是你從來沒有想過可以「放棄」的家人——無論是你生命中的誰,都一樣會有「轉身離開」的停損點。

但你可以矯正的是自己身處的「結構」,亦即一連串你容許自己收受的影響、以及身處的環境和社交圈。無論你在乎的價值是誠信、良善、公正、同理心、或理性溝通,無論你有意成為的是更具創造力、更有紀律、更善於交際、更有領導力的自己——對你所攝入的影響、你所處的環境,都要維持極強的知覺。

當你發現特定的人、資訊來源、或社交圈正對你產生負面的潛移默化(對我而言,就是所有新聞媒體、沒營養的網路資訊、任何自私或負面的人),將他們一律排除;當你自覺特定的生活模式、生理及心理習慣正在阻礙你的成長甚至拖累你(暴飲暴食、日夜顛倒、鑽牛角尖的思緒、菸癮酒癮等),盡你一切所能去改變;當你發覺你身處的工作環境、常交涉的人際版圖裡出現了抵觸你核心價值、冒犯你正直誠篤的作為或風氣,請審慎考慮「離開」這個選項。

矯正你身處的結構往往是艱難的,但如果有個你永遠不該承擔的風險,那會是將你自己置於向下沈淪的處境、還自期能夠出淤泥而不染。

別犯蠢了。我們都沒有這種遺世獨立的強大自律,所以我們最好還是別擋著自己的去路、別無聊把人生搞得更複雜艱難。

建立你的「自我提升儀式」、創造正向行動中的「動能」、將之轉為能夠幫助你成長的上升「結構」,這才是你達成自我期許、實踐核心價值的最佳辦法。永遠別為任何身外之物去妥協你所在乎的價值與良善,無論那是金錢、女人、友情、工作、或任何利益。

而堅毅的自尊也才能由此而生。

 

glass-door-1245938_1280
出淤泥而不染可不代表你會活得很快樂,你比較可能會一邊自命清高一邊覺得困惑惱人。(Sorry Dad.)

 

「無所作為」的雙面刃

作個結語,我想你現在應該能夠理解我們的「無所作為」如何是把雙面刃,以及我們如何避免它的傷害:一方面,我們應無所保留地堅持那些值得堅持的價值、並透過我們自身的正向與正直去使生活周遭變得更好,而非對生活中毫無誠信、自私苟且的行徑視若無睹;另一方面,我們也應有意識地保護自己、排除負面影響的毒害、乃至於篤定地離開那些正在傷害你我核心價值的環境。

你的價值與為人,永遠會是你所擁有最珍貴的資產。所以無論什麼利益,都不該驅使你去甘冒傷害這項資產的風險。

 

讓你的個人底線顯現在那些你採取的行動,以及那些你並未採取的行動中。

 

coffee-1030971_1280

多數人所忽略的、自我修正的利器

亂無章法的思考,是自我成長的天敵。

 

引言

「我的腦子總算被啟動了!」這是我五六年前首次接觸了哲學、面對自己思維的轉變,所能夠想到最戲謔卻也最精確的描述方式。

當然,那並不是一夕之間、彷彿把自己拔離母體般的驚人頓悟,而是在我感受到自己思維的日益清晰後,回想過去那些簡直像是活在迷霧中的日子所發出的感嘆。

從這個網誌上的文字脈絡看來,你大概不會感到意外:哲學的確是我最大興趣之一。而我在最近一年多來為自己發掘的一個特長,正是透過理性、分析的口吻,去解構你我心靈成長與內在提升的各種洞見。

有趣的是,浸淫哲學幾年來,我一直未曾想過能夠將批判性思考的能力與自我提升劃出連結。直到最近,透過對身邊人們的觀察以及思想的激盪,我才驚覺自己的內在成長,其實有很大一部分深深地受惠於我熱衷哲學所培養的批判思考能力,同時我也看見許多缺乏這個能力的人如何受限於自己的既定思維、無力最有效地透過生活經驗去攝取所需的新知、甚至徬徨於自己的內在成長方向。

批判性思考,作為一項多數人所忽略的、自我修正的利器,究竟是以什麼方式嵌入你我內在提升的拼圖裡,正是我接下來要討論的。同時我也將指出,你可以透過哪些觸手可及的資源去培養這項重要的能力。

 

「自覺」的限制

一如我已經討論過的,「自覺」與「目標」在你我的個人成長中永遠是缺一不可的關鍵:缺乏自覺,你就無力發現自己行為和思維中的缺漏;缺乏目標,你就不會清楚自己企圖提升的方向並做出相應的修正。

 

多數人會終其一生活在「心靈霧霾」中,他們對於任何外在刺激、內在情緒及想法都已經建立了根深蒂固的習慣性反應:他們不需要太刻意去覺知自己的內在狀態、不需要去檢視自己當下感受的情緒、不需要去檢討自己每個想法的真正來源……為什麼?因為人生沒有帶給他們足夠的困境去使他們必須這麼做。

於是人們往往仰仗著各式各樣的「習慣」在生活,只因依循「習慣」過活總會是個相對輕鬆的選擇:當你習慣直接對惡言相向的人發飆時,你不會想到要去瞭解對方言語背後的動機;當你習慣為未來事件感到無謂焦慮時,你不會試著去考慮現實中最糟糕的結果會是什麼;當你習慣捍衛自己的立場、習慣證明自己總是「對的」時,你不會反思或許你相信的一切價值其實都是源自你的無知、不安全感、或自以為是。

人們因此受制於自己的既定思維與情緒反應,在人生中採取被動姿態,漫無目的地回應著自己的原始本能、自私動機、無謂情緒、及不理性想法。這是多數人過完他們一生的方式,即便他們之中有許多人的人生被視作「成功美滿」、許多人被視為高水準的權威或知識份子,也未必會使他們成為例外。

 

然而,就算你透過適當的練習從「心靈霧霾」中醒來、開始能夠清楚感知自己的行為與內在狀態,仍舊是遠遠不夠的。擁有自覺,僅代表你站上了成長及改變的起點,但你朝什麼方向踏出腳步,卻不是自覺能夠回答的問題——單純的「覺知」並無法賦予我們一個自我檢驗的準則。

這是為什麼你可以看見許多人擁有充足的自覺、知道自己有怎樣的人格缺漏和心理習慣、並且口口聲聲地說「我知道我有這個缺點,我會改」、「我還在努力」之類的話,但事實是:他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做。

因為他們不但對探究內心的方法、自我修正的關鍵都一無所知,更鮮少能夠以以百分之百的誠實來面對自己。

 

自我修正的關鍵

我很欣賞的自我成長作家Mark Manson在他的新書The Subtle Art of Not Giving a F*ck中以非常精湛的筆觸,討論了我們為何其實對這個世界、對我們自己,都所知無幾。我們所相信的信念往往是源自我們本來就「想要那麼相信」的初衷,而不是源自確切的觀察及證據,然而我們總是緊抓著那些我們自以為牢不可破的「真理」,不願意承認「我可能是錯的」的可能性。

但一如Mark所寫:成長的契機只會存在於犯錯的可能性中。如果沒有犯錯、沒有對錯誤的坦承,我們是不可能有絲毫進步的。

擁抱自己犯錯的可能性,是我們自我成長的第一步。而當自覺僅能夠作為我們成長的起點,真正能使我們探究內心、積極修正、甚至自我懷疑、自我批判的有效準則,是透過不斷向自己探問「為什麼」,來揭露自己犯錯、並因此有所精進的可能性。

當你浮現了特定情緒或遭受思想上的挑戰,與其任由你習慣性反應掌舵,直覺地選擇逃避、壓抑、自怨自艾、攻擊他人、或企圖證明自己是對的,藉由你的自覺、向自己探問「為什麼」:為什麼我感到難過、為什麼我感到難堪、為什麼我充滿恐懼、為什麼這件事令我焦躁、為什麼我無法容忍對方的作為、為什麼我認為有證明自己的必要、為什麼我相信對方必定是錯的……

在這些「為什麼」之後繼續探問下一個、再下一個的「為什麼」,你最終將得到自己每一個情緒和信念之下最深層的根基:「我之所以感到難堪並想要駁倒對方,是因為我將自己的價值建立在『贏得辯論』、『總是對的』的形象上,而不是創造雙贏的溝通」、「我之所以認定我妹妹的婚姻將帶給她災難,實是源自我在遭遇沈痛分手之後,對於親密關係的不安全感、以及對她的嫉妒心」、「我之所以對於同事的屢屢刁難感到憤怒,是因為我認定自己工作的成績理當被大家所看見,我其實默默地認定其他人都是沒有敬業精神的」等等、對於你的內心更清晰的理解與詮釋。

如你所見,這的確是件對自己極其殘忍、難以做到的事,畢竟「嚴以律己」是我們大多數人都毫不擅長的。

 

自我修正的盲點

Morpheus那天才剛給了我一個很有趣的洞見:多數人的「心理堡壘」——即一個人的思維、框架、價值及世界觀——都是為了抵禦他們個人的自我批判所建立的。

換句話說,你我的價值觀在這世界上最善於防禦的挑戰者,正是我們自己。

我們實在太擅長說服自己去相信任何我們「想要」相信、能減輕我們心理負擔的東西,而非客觀理性地檢視每一項遭遇的事件及證據,這是為什麼調查指出多數人往往會過於高估自己在平均分配中的位置、相信自己的表現優於平均;幾乎有點可笑的是,憂鬱症患者的自我評價卻經常較逼近現實。

無論你的自我感覺多良好,你都可能位在鐘行曲線的左半邊。比較實際的作法,是認清這個事實,並做出你所需要的努力去精進自己。

當然,正因為我們往往缺乏自我質疑的勇氣、缺乏認清自己不足的心理強度,所以許多人即便有需要改進的自覺,也必得藉由外界的幫助、透過他人客觀誠實的角度,來找到自我修正的方向。有個叫做心理諮商的東西,正符合我這裡所說的。

但當你我如此擅長躲避自我批判、而缺乏百分之百的誠實及顯露脆弱的勇氣;當你我寧願執著於確切的錯誤信念,也不願擁抱現實的模糊複雜,即便我們問了「為什麼」,前進的距離也仍然有限。

而這便是批判性思考在這幅拼圖中的重要位置。

 

批判性思考的力量

一如各方人士已經不厭其煩地指出的,我們從古代承襲的教育體系、以及人們心中仍驅使著的迂腐教育理念(所以我們才不會愚昧地將責任一味歸咎於公僕),都在在阻礙著下一代鍛鍊批判性思考的能力。

雖然這個話題上我想講的實在太多,但受限於這篇文章的主軸與篇幅,我大概沒辦法闡明為什麼我支持學校應該教授邏輯和哲學、投入像樣的師資去引導學子的思辯能力養成、否則我們的社會和媒體環境依然會像現在一樣充斥著破碎愚蠢的邏輯和狗屁不通的論調、人們會繼續想都沒想就將他們腦中的蠢想法脫口而出……噢等等,我已經講太多了。

在這裡我真正想指出的是,批判性思考除了能協助我們在生活中辨認思考的謬誤、更加清楚地洞悉現實,還能夠在你我自我修正、追求思維提升的面向上提供偌大的幫助。當然,我在文末將指出一些我個人推薦的資源,使你知道可以從哪裡開始培養你的批判性思考能力。

 

擷取維基百科對「批判性思考」一詞的定義以方便說明:

「批判性思考是一種有目的而自律的判斷,並對判斷的基礎就證據、概念、方法學、標準釐定、背景因素層面加以詮釋、分析、評估、推理與解釋……有理想批判性思考能力的人凡事習慣追根究柢,認知務求全面周到,判斷必出於理據,心胸保持開放,態度保有彈性,評價必求公正,能坦然面對主觀偏見,判斷必求謹慎……」

嗯夠了,我相信你知道我在講什麼了。

事實是,當你瞭解怎樣是有效完備的推理、能夠指出常見的邏輯謬誤、懂得追求證據、並體認了質疑與思辯的價值,你便絕無可能再睜著眼、拿那些你「想要相信」的瞎話說服自己,也絕無可能再容忍自己繼續秉持漏洞百出的思維,因為你已經懂得如何分辨一個信念較另一個更接近真相

而透過解構你自己的思維、挑戰既定信念、剔除沒有好理由支持的價值、向新資訊保持開放、持續自我校正、建構更完整全面的世界觀,且一次又一次地承認你並不知道、也不需要總是知道任何真相——這便是真正的進步與成長將發生的時刻。

批判性思考,對我而言,可謂最重要的自我檢驗工具之一,因為它賦予了我們清晰思考的方針、及對邏輯謬誤的認知。你我因此能夠更清晰更理性地為自己思考、有效修正自己的世界觀,而不需要總是拿著你未經修飾的價值觀在生活中四處碰撞,也當然更大幅減低了我們繼續對自己鬼扯的機率。

你不可能透過批判性的眼光繼續相信自己的鬼扯,因為你總會知道自己的信念多麼地沒道理——你的自我成長則會因此突飛猛進。

 

批判性思考的培養

「講了這麼多,所以我到底要怎麼培養批判性思考的能力啊老闆?!」

好啦好啦,我這就要講了。

我必須澄清的是,我相信培養批判性思考能力的最有效方法,就是不斷地和擁有清晰邏輯能力、並且與你意見迥異的人進行辯論。換句話說,你想學會戰鬥最快的方式就是討架打,打到你鍛鍊出自己的求生之道。當然,進行論辯並不會陷你於生命危險之中,只不過你的自尊心可能會一次又一次地被碾過就是了。

話雖如此,學習一些像樣的招式——也就是辨識謬誤、整理論證、建構觀點的方法——對你的整體思辯能力絕對是有幫助的。而很多時候,閱讀不同觀點的非文學類書籍,也往往就像是我們在和擁有不同見解的人進行過招;只要你懂得如何思考、如何檢視雙方所擁有的信念及證據、如何分析雙方想法背後的預設前提和可能的思考謬誤,那麼閱讀對你的幫助絕對不亞於與人辯論(尤其當你身邊找不到像樣的、夠理性的對手時)。

 

以下是我推薦的一些網站、作家、書籍、以及任何值得一看的內容:

《哲學家的工具箱:一本教你如何有效思考的技術手冊》

《我們為什麼要活著?尋找生命意義的11堂哲學必修課》

(上述兩本書都是由朱立安・巴吉尼所寫,非常精湛的哲普作家,他的其他書也都很值得一讀)

《邏輯謬誤鑑識班》

《是邏輯,還是鬼扯?》

(上述兩本書都解釋了許多基本的邏輯謬誤,能夠給你非常紮實的基礎能力)

思考的藝術:52 個非受迫性思考錯誤

(這本書討論的不只是單純的推論謬誤,而指出了我們更深一層的思考錯誤,能夠使你大規模地反思自己的信念究竟是否正確)

哲學哲學雞蛋糕(台灣做得最好的哲普推廣網誌)

Wenson的隨筆網站(不算是很頻繁更新的網誌,但我一直很喜歡站主的筆觸和客觀公正的論調)

Sam Harris

Richard Dawkins

(上述是兩位頗負盛名的學者,皆以無神論者的身份著稱,他們挑戰既定思維、突破思考盲點的能力非常值得我們學習)

另外Nassim Nicholas Taleb、Robert Greene、The Rational MaleIllimitable Men等都是很值得一看、也能夠順便鍛鍊你思辯能力的作家。

由於我自己的批判性思考能力有很大一部分是來自無數的YouTube影片,看學者相互辯論、攻堅彼此論點、或演講者帶領聽眾一起挖掘事件背後的運行法則等比較沒有清楚脈絡可尋的來源,所以在這裡我想我能推薦給你的資源相對有限。但再一次地,我認為鍛鍊批判性思考最好的方法就是實戰,而這往往只需要你找到一兩個願意與你透過理性思辯各種議題的朋友就夠了。

 

結語

在你我培養批判性思考能力、學習自我修正的路上,我們追求的並不是成為「正確的」,但只是從「錯的」走向「比較沒這麼錯」的位置而已。

永遠別希冀自己能夠將真理緊抓在手中。我們需要做的,只是學著辨認真理的方向、並一點一滴地朝它逼近。

 

只有當你願意承認自己腳下所踩的還不是終點,你才有繼續前進的可能。

 

hallway-1245845_1280

信仰痛苦

如果我可以在痛苦與愉悅之間作選擇,我每一次都會選擇痛苦。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瘋了嗎?」

這大概也是我父親對我的看法。

我父親從年輕以來就是個非常清楚自己人生目標的人,他幾乎打出生就知道自己想要和不想要什麼。他從來就不會理睬任何人對他的期待,他只會執意並致力於滿足他對自己的期待。我不確定他清晰的人生目標有多少其實是社會教化的產物,畢竟他過的人生並沒有和大部分人差別甚巨,不過事實是,他對自己的人生幾乎從未有過迷惘或混沌(直至他的中年,但那不是這裡的重點)。

而我,卻在自己的青春歲月中迷惘了將近十年。出生在一個具有太多可能性、卻也太多變異性的時代,我在那些日子裡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對我來說,這是個巨大到根本無從回答起的問題。事實是,我至今仍有許多迷惘:我仍然不清楚自己生命中至高的志業是什麼、自己對感情與家庭真正的期待為何、自己究竟適合哪種人生的風景。

然而我與我父親間真正的巨大差異,並不是我迷惘、他篤定;而是我曾受苦於這些茫然與混沌,但他沒有。

我在那些前景一片模糊的歲月裡所經歷的一切障礙與打擊,是我人生至今最美好的禮物。我過去在感情上的不幸、我靈魂的徹底崩解,是造就今日的我的最珍貴基石。我的父親是如此地篤定於自己人生的方向,他幾乎無法苟同一個男人在「小情小愛」上的耽溺。他或許對我曾經歷的困境缺乏諒解,但那不是他的錯——我們各自有不同需要學習的事。

背負著我過去的一切痛苦,我發展出一套對於痛苦的至深信仰,因為我的人生一次又一次地向我驗證了這件事:每一分痛苦,都是我超越自己的契機。毫無例外。我父母過去曾帶給我的精神折磨,形塑了我對生命的熱忱與自我鍛鍊的毅力;我過去幾段感情的挫敗及背叛,驅使我投入兩性動態的研究、並使我成為一個更好的愛人。

而這些,都是我父親在他篤定、無所困頓的人生旅途中渾然未知的。

也因此,當某一天我在談話中告訴我父親:「如果(看似不幸地)我接下來還會有許多段感情、如果我有選擇,我每一次——每一次——都會選擇當被甩的那一個。因為我總是知道,從那些失去愛情的痛苦中,我必定——必定——會重生成為一個前所未有的、更好的自己。」

他用幾乎無法理解的眼光看著我,回答:「你這樣想,實在有點病態了。」

病態?是啊,我看得出為什麼我這個想法很病態。

但多數人汲汲營營於趨樂避苦的渴望,在我眼裡只有更病態的份。

我承認,可能正是出自我自己那些「殺不死我的,使我更強大」的經驗,我對於其他人的自我成長所抱持的惻隱之心,幾乎是蕩然無存的。意思是,我一點都不在乎「在說服你改變之前還得讓你保有安全感」、「選擇用柔和規勸的方式來激勵你的成長」等雜碎考慮。

如果你想要成長,那麼我絕對不會跟你客氣——即便我的手段必將造成你的痛苦。這是為什麼我三不五時就會在這個網誌上毒舌伺候你。噢,聽起來真是令人難受,不是嗎?難道我就不能考慮用比較讓人舒服、考量他人自尊的方式來驅使他人改變嗎?

是啊,的確有人這麼問過我。而這麼問的人,對於生命、對於人性、對於成長,都肯定抱持著荒謬的誤解。

你以為,當生命要迫使你成長時,它還會考慮你的小小自尊是否受傷嗎?

這就是為什麼多數人不會改變、不會成長、不會抓住超越自我的機會,他們只知道要竭盡一切地逃避痛苦、排解痛苦、壓抑痛苦、掩藏痛苦。痛苦是個令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可怕事物,我們都應該懼怕它、憎惡它、躲開它;我們理當渴望愉悅、追求愉悅、捍衛手上的任何一絲愉悅、死守在愉悅的狀態中拒絕變異。

多數人忙著追求愉悅,而不懂得如何信仰痛苦——他們終將因此淪為平庸之輩。

如果你像我父親一樣、總是清楚自己人生的前景、篤定於你做出的每一個決定——恭喜你,請昂首闊步向前邁進。但如果你和我一樣懷抱迷惘與困頓、遭遇逆境與痛苦——那麼更恭喜你,你比那些無緣領受痛苦的人要幸運的多。

因為你的每一分痛苦,都將為你形塑出無人能及的獨特優勢;你的每一分痛苦,都將是你人生所能收受的、最珍貴的禮物

視你所遭遇的任何痛苦為你獨一無二的優勢、你自我超越的絕佳契機。它們不是「於你身上」發生,而是「為你」發生。容許自己從痛苦中重生、容許自己從痛苦中散發光輝。

下一次,與其問「為什麼是我?(Why me?)」,改問「何不就是我?(Why not me?)」

graffiti-1209854_1280

贏家心理:如何停止當個魯蛇(下)

(前往上篇)

(本文翻譯自Illimitable MenChampion’s Mentality – How To Stop Being A Loser & Become Epic)

 

談輸家

貧窮只不過就是把電玩的遊戲難度調高罷了,而你知道為什麼窮人會繼續窮嗎?因為「匱乏」心理。真正夠格的人永遠會迄及他們所值的價值,但多數人得到的遠不及他們認為自己所應得的,為什麼?

因為他們不夠功於心機

那些無權無勢的人會耗費一輩子像個傻子般替其他人工作,而當你細數他的豐功偉業時,他只能給你看他欠的一屁股債。這是多麼悲慘的、根本不值得一活的人生呢。

如果你只懂得認真工作而不是聰明地工作,你仍會是個窮光蛋。聰明人不只知道要認真工作,更知道如何聰明工作。他們知道一旦時機允許、他們就得開始為他們自己工作,而為其他人工作只不過是為了迎接那個時刻來臨的暫時性手段罷了。與其為自己被低估的辛勞成果感到心滿意足,他們早就在自己的閒暇時間鍛鍊出獨到的技藝並將它商業化了。

當魯蛇看到你的理想時他們只懂得吐槽,因為他們秉持著「匱乏」心理。生活在匱乏之中的人往往極端自私、毫無一絲雅量。魯蛇會尋找障礙(事情不可能被完成的原因),贏家則尋找解答(我該怎麼完成這件事?)。

自以為是的魯蛇是最可笑的,他們有無止盡的力氣去吐槽各種事情、卻從沒想過把這些力氣拿去提昇自己。對世界感到憤怒並不會使你值得尊敬、有力改變、或成為贏家;如果你不有效地運用你的憤怒,你只會成為被他人嘲諷的白痴。

憤怒是極具力量的情緒。贏家藉其創造價值;輸家則一如往常地恣意揮霍它,把它拿到網路上進行無謂爭執。

魯蛇總是企圖掠取,因為他們永遠「需要」更多。無論一個魯蛇做什麼或在什麼職位上,他總是會想「拿」比他「給」的更多——假如他有任何付出的話。一個魯蛇會抱持著「渴求」心理,他總是想要被幫助,可能是精神或經濟上。魯蛇無法自給自足、也從不打算這麼做,他們是永遠的小孩。女人比男人更適於成為輸家,只因她們能夠更輕鬆地內化「受害者心理」;但這個病徵同樣出現在兩性之上,且對任何人都是毫無吸引力的。

贏家會將自己置於比自己更優異的人身邊,所以他們才能自我鍛鍊;魯蛇則樂於和其他輸家為伍,所以他們才能自我安慰。為什麼魯蛇會成為魯蛇且持續是個魯蛇?因為他們徹底相信自己被外界壓迫、沒有什麼是自己的錯。對他們來說,相對舒服的選擇是為自己的弱點怪罪外界,而非謙卑地面對自己的不足並有所作為。

魯蛇就是如此:他們不懂得為提升自我而迎接痛苦與掙扎,但追尋安逸怠惰。他們因此疲弱。

要默允你的不足、為你的平庸怪罪任何你意圖栽贓的敵人,遠比自省、提升、並競爭來得容易。

只有那些擁有一技之長的人會偏好菁英體制,因為他們有機會出類拔萃;微不足道的人則想要社會的免費贈品,他們逃避競爭。當然,如果你出生自了無生機的社會底層,你必須為自己「重灌」許多你過去被教導的廢話,但晚一點開竅總比永遠昏睡來得好。

 

「質」勝於「量」

想要超越平庸大眾?多數人只關注數量,所以你該反其道而行、專注於品質。

這整個網誌都是圍繞著這個核心價值而建——質重於量。我所得到的瀏覽、追蹤者、收入都遠比許多較我更早開始寫作的人還要多,只因為我的焦點從來就是品質、而非數量。

如果你一味複製他人或純粹為了生產而生產,你永遠舉足毫無輕重。如果可能成為獨創,有誰會想要單純地仿效別人呢?你基本上就是在對世界宣告你是個寡廉鮮恥的竊賊罷了。人們可沒瞎了眼,你或許以為自己很聰明,但低估你的讀者的智商是極其愚蠢的一件事。

當世界上有成千上萬的出版品爭取著每一個讀者有限的注意力,他們憑什麼應該看你所寫的胡言亂語?如果你要人們閱讀你的文字,你的意見就最好值得一看——這代表盡你可能地具有原創性、講那些你真正有話要講的主題,而不是為了被關注被當一回事而講。

我沒有任何一篇文章是為寫而寫,我是因為有話要說才寫。我真心地熱愛寫作和分享我的想法,寫作對我而言不是其他意圖的附屬品,而是獨具意義的主要目的。

問任何一個這個網誌的常客,他們會說我的確沒有其他部落客寫得這麼勤,卻常說我的文章內容至少能與其他他們見過的筆者並駕齊驅,甚至更為優越。我選擇做的任何事都要具有點石成金的效果,否則我一件都不會做。

當有些人以為他們在數量上贏過你就代表他們高人一等,你和其他真正有眼光的人都會知道你在品質上遠勝過他們。我舉寫作為例只是因為這是我正在做的事,但你當然可以將這個道理運用在生活的其他面向。

 

「質勝於量」運用於銷售

一個我常聽到用來反駁「質勝於量」這句話的說法是「你賣得多永遠會比賣得少要好,因為你能賺更多錢。」

這樣想的人顯然只願意當條小魚,他們認為自己必須將一文不值的東西賣給平凡大眾——想法就像路邊攤老闆一樣。

在銷售上運用「質勝於量」的原理其實很簡單,獲得一筆大合約或一個大客戶(質)比擁有十個普通或平庸的客戶來得好。大量的低需求客戶往往會導向高壓力及低投資報酬率。即便十個普通客戶的總和勝過一個大客戶,想辦法拿下兩個客戶你仍可以做得相對地少、卻賺得比十個普通客戶所帶給你的還多。贏家會將有限時間的價值最大化,輸家則恣意揮霍。

輸家會叫你贏得越多客戶越好、趕著他們盡快買單盡快滾蛋、然後你才能緊接著追到下一個客戶;贏家會建議你爭取那些最有價值的優良客戶、並為他們貢獻你的最大價值。

「質勝於量」從不代表「只挑這麼一個、只要最好的」,它代表「僅以品質為目標工作、建立高品質、並專注於品質」;如果你想要一個領域中的佼佼者,你必須對品質有無人能敵的堅持。Kim Kardashian或許在魯蛇之間頗有名氣,但沒有人會認為她擁有任何驚人的技藝或天賦——因為她的確沒有。

在所有事物上都要追求卓越,結合最好的產品和最優異的人脈與團隊。再一次地,「質勝過量」不代表「我不能把好產品賣給越多人越好」,別犯蠢了。如果你有最好的產品,任何買得起的人都會買單,它自然會大紅。

以寫作為例,你寫過一本好書遠比寫過五本拙作來得好。我的書已經寫了兩年半都還沒有完成;外頭則有些一年內寫了三本書、在Patreon上的收入卻遠不及我的三流寫手。很可笑,但也很可悲。我的用意不在取笑任何人,但我要這個論點深深地打進你的腦海裡:品質永遠勝過數量。

一本極具價值的好書能夠賺比五本爛書更多的錢;讓你的讀者殷勤期盼著你的書,比出版未完整的斷簡殘篇好多了。

我非常相信,專注於數量而非品質將會是通往平庸的捷徑;而真正的卓越,只會發生於創新與追求頂尖。

我將這個道理應用於所有事情:我要求最好的重訓操作,而非最多的組數;最值得信賴的朋友,而非濫竽充數的社交圈。

魯蛇老愛完成很多平庸無奇的事然後自以為成功,而不是將一件事做到頂尖、成為佼佼者。如果你問一個人「你擅長做什麼」而他沒有一個特定的答案,那麼答案就是什麼都沒有。一個人若不知道自己擅長什麼,代表他根本不夠著迷任何領域、以致無法發掘自己的長才並追求卓越——他們因此流於平庸。

 

輸家的「應得心理」——現在就給我!

人們經常想在他們下定決心的那刻一蹴迄及自己渴望的成功,但進步從來就是一步一腳印,而不是一飛沖天的。那些拚命消費、卻不懂得生產的人,將會極其無趣。

低價值的人總是從他人身上掠取價值、而不創造價值;高價值的人將價值施予他人、並時刻在創造更多價值。那些假裝自己很忙的人其實價值低落,因為如果他們有高價值,他們會忙著生產出像樣的成果。

當一個人期待著速成和毫不費力的改變,我就可以確定他是個輸家了。這是人生的運作法則。行銷企劃總是鎖定魯蛇、透過「輕鬆快速的成果」吸引他們,因為這滿足了多數人對於「成功無關技藝和毅力、但可以被購買並獨佔」的幻想——不,這大錯特錯。

這些廣告行銷唯一達成的,就只有將魯蛇口袋裡的錢賺進大公司裡,但無法停止輸家繼續輸下去。如果這個網誌上的建議被放上電視,會讓一大票公司虧錢,尤其是瘦身健美產業。

為什麼?因為只有魯蛇會相信廣告商的愚昧承諾、把錢砸在號稱能讓你輕鬆塑身的花俏器材上;他們也正是那些繳了健身房年費卻從來沒有登門過的人——輸家!

整個健身產業的收入都是建立在這些魯蛇的荷包上,這實有些可笑,卻也很可悲得看到一整塊產業用這種方式經營。

贏家能夠以較少的錢獲得較多成果,因為他們有像樣的工作態度、毅力、和相應的技能,而不會被商人光鮮亮麗的虛偽承諾所矇騙。

 

別尋求輸家和受害者的建議

現實並不是政治正確的:贏家接受它,輸家則否——感性是個奢侈的牢籠。過度敏感的人會毫不避諱與顧忌地表露他們的想法感受,他們是輸家;避開這種人,因為不但你得浪費你的精神擔心自己該說或不該說什麼,而且這些輸家也不可能為你的人生創造任何價值。

魯蛇唯一的產出是自以為是的「建議」,他們的建議糟糕透頂,請一律忽視。你真正需要尋求建議的人永遠不會排隊爭著給你建議;那些排隊要給你建議的十之八九都是魯蛇。

魯蛇沒有像樣的成績可以拿來自我安慰、因為他們並未迄及任何成就,於是他們藉以自我膨脹的最好方式就是拿他們自己想像的狗屁建議來誤導你。他們會汲汲營營地指導你如何過你的人生,即便他們自己的人生根本不足掛齒。

愛抱怨的人不是真的想要贏,他們只是想被可憐——尋求著極其可悲的憐憫。即使是出生自最惡劣的環境,真正有價值的人也絕不會將自己認定為魯蛇。你越是想要和自認為是受害者的人講理,他們就越只會將自己沈浸在人生的不公不義之中。可悲。

任何讀過這個網誌的人大概都可以想見,如果我願意、我大可以威脅到許多人的人生;但與其竭力於摧毀他人,我反而致力幫助他們。

我的初衷是為世界奉獻、創造價值,以及終極目標:一步步將西方文明的男子氣概重新建立起來。

我擁有一個比我個人還要遠大的理想,而這意味著,比起那些並不在乎當代男性、更透過刺激男性不安全感(身高、陽具大小、荷包深度等)來斂財的公司,我為自己弟兄們的奉獻實不遺餘力。贏家需要比他們自身更高的目標;如果你沒辦法看破自身得失,你就無法迄及卓越。你當然該有所自私、該追求個人的提升,但一旦你建立了足夠的動能,別將自己設限於貪婪;尋求一個更高的、甚至崇高的目的,你將遠比那些純粹被利益驅使的人還要走得更長更遠。

贏家具備正向的心理、樂於創造;輸家抱持負面的心理、急於破壞。

我的人生向我證明了:你可以從徹底的一無所有之中升起成為贏家。我得克服比其他人更多的困境才能來到我今天雙腳所站的地方,而這是為什麼我對那些抱怨的人一點憐憫和耐心都沒有。你可以任你開心地成天抱怨家父長制或白人特權,但那全是虛構的屁話。那些抱怨著空洞狗屁的人顯示了他們根本沒有像樣的人生困境可以抱怨;那些真正經歷過艱難挑戰能夠一眼看出這些抱怨者的虛偽矯情。

我曾是個徹頭徹尾的魯蛇,曾經一無所有也無可依靠。我成長過程中沒有人、真的沒有人鳥我。我之所以成為如今這個男人,並不是因為我有個輕鬆愜意的人生,而是我竭盡所能將自己從精神與物質的匱乏中拔出來。

我曾經無家可歸、睡在下著雨的公園樹下只因我無處可去;我自幼就接受社會救助、我不知道自己父親是誰。根據上述,我早該成為一個不必多廢話的魯蛇、窮困潦倒在街頭像坨糞便受人睥睨,然而,我卻比所有我認識的人都來得堅強——我堅強到能把這些遭遇寫在這個網站上任由成千上萬的人瀏覽,也毫不擔心任何人可能因此攻擊我。

我絕不會壓榨這人生交給我的坎坷、以贏取人們的憐憫,因為我不是個魯蛇。我不需要他人的憐憫才能前進;我可以單純地靠一己之力向前邁進,而這也是我對人們的期待。我是靠創造價值以迄及此刻的人生風景,而不是消費自己可悲的故事。以此作為你的模範、成為贏家、成為一個有所輕重的人物。消費自身不幸的道路上並沒有尊嚴或榮耀。

我知道如何幫助無助者,因為我曾經無助。

如今你知道我的故事、知道為什麼我對於幫助當代男性懷著龐大的情感投資。我曾過著艱困而缺乏指引的人生,而今我試圖給予那些我未曾有幸擁有的協助、給需要從生命的泥濘中自拔的人們。

 

結語

牢牢站穩腳步、無所畏懼地面對你的生命。魯蛇以為美好事物將發生、只因為他們如此期待;贏家則毫不退卻地將之實現。如果尊嚴或性生活都無法激勵你提昇自己,對於我們近在咫尺的文明崩解所抱持的畏懼也該足以驅使你。

人們會為了錢幫助你、或你可以任你開心地讀這些網誌,但沒有人能夠填補的空洞,是那份根本不存在的堅毅工作態度。如果你認定自己是個魯蛇,那麼你就是。別期待更好的人生,創造它。